• 第六章 撞上几伙人

    更新时间:2018-08-23 11:05:10本章字数:3044字

    “都冷静点,里面有声音!”

    肖子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侧着耳朵朝着后殿看去。

    我也侧耳听去,这才听到貌似有不少脚步声,朝着我们这边跑了过来,貌似得有十来个人。

    我心下了然,估计是之前那个最先出发那伙,这些人也不全是笨蛋,自然有人先我们一步进来。

    嗒嗒嗒……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地面的波动幅度也越来越大,易小妹险些站不稳。

    我赶忙和易姑娘一左一右扶住她,她才不至于摔倒,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如果地面晃动的幅度再大一点,我们也会摔倒。

    如果在这种地方摔倒,那基本就爬不起来了。

    这时从后殿一股脑的跑出来一堆人,这些人都同意穿着黑色的短褂,黑色的裤子,看上去整齐划一。

    看到这副装扮,我的瞳孔不由的紧缩了一下,心里已经暗叹,自己怎么会这么倒霉?居然会到这家伙。

    “哈哈,肖爷,季兄弟,还这是太巧了,距离京城上千里,咱们还能遇到!”

    人还未到,但幸灾乐祸的声音,却已经从后殿传了过来,声音中透着几分嚣张。

    “我当时谁呢,原来是王三爷!”

    肖子听到这声音,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说这话的时候,他虽然一直在笑,但眼神中透着寒意,完全没有一点高兴的样子。

    “就你们几个?申屠老爷子呢?”

    王三爷显然知道的还不止一星半点,这让我们十分被动。

    从前我虽然也听说过家伙,但多半是听说这厮心狠手辣,为了钱可以做任何事情,完全没底线,在这个圈子里算的上臭名昭著了。

    换句话说,在这个圈子里,如果遇到其他人,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遇到王三爷,除非你比他能制服他,不然他绝不会给你活路。

    “他看到山顶那边有几株珍贵的草药,他随后就过来!”

    我尽力稳住身形,发现地面渐渐恢复了平静,我当然不能告诉他申屠老爷子不过来,这家伙明显忌讳那老爷子,这对我们来说绝对是好事。

    “咱们都遇到了,就一起走吧。”

    王三爷呵呵一笑,对我的话不置可否,他冲周围的伙计使了个眼色,那些拿着火铳的伙计,就快步围了过来。

    他这话表面上是在客气,但实际上是想让我们给他们趟雷。

    “你有枪你说了算!”

    肖子咬牙切齿,不过表面上却还一脸淡定,不过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他现在估计已经想要杀人了。

    “肖爷就是痛快,那您请吧!”

    王三爷冷笑了一声,脸上的肥肉跟着抖动了两下。

    肖子看到这样的情形,转头看了我一眼,就快步往前走。

    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们只能迎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依旧是肖子率先,我断后,将易家姐妹夹在中间,如果真的遇到危险,至少能确保她们没事。

    穿过前殿,是一条通往后殿的走廊,走廊的宽度,也就足够两辆马车并排通过。

    路的两边每隔几米的墙壁上,就镶嵌着一个壁灯,壁灯也是人形的,有一半露出来,手中拖着油灯,看上去十分怪异。

    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一般这种情况,这些壁灯都是活人的尸体塑造而成,极为残忍,所以我根本不会去碰他们。

    但我不碰,不代表王三爷不动,这家伙尽管有不少财富,才京城都算得上富户,却始终改变不了吝啬和雁过拔毛的秉性。

    这些油灯上都镶嵌着指甲大小的夜明珠,以他的个性肯定是要弄下来的。

    前殿的如果不是太高,搭人梯都够不着,他估计也不会任由那些夜明珠,继续留在上面。

    “别动!”

    肖子走在最前面,起初并没有在意,但当开始留意的时候已经晚了。

    我们两个合作多年,自然形成了一种默契,在听到他的声音之后,我立刻拉住旁边易姑娘的胳膊,就将她按倒在地,几乎同时肖子已经拉着易小妹趴在地上。

    嗖嗖嗖……

    在我们趴下的瞬间,我突然听到几声弓箭飞过的声音,如果刚才反应稍微慢一点,我们现在估计已经成刺猬了。

    身后接连传来几声惨叫声,说明已经有人中招了,而且中招的还不在少数。

    我的尽量将脸贴在地上,静静的等着,直到半天都没听到弓箭飞过的声音,我才松了口气。

    “这不可能,这怎么成死胡同了!”

    比我更显爬起来的是王三爷,他刚才跑到前殿入口的位置,已经被一堵墙给堵死了,前面的路估计也一样。

    肯定是刚才我们趴下的时候,机关启动,将这个地方彻底封闭起来。

    我深吸了口气,闻着周围泛起的淡淡血腥味,和刺耳的呻吟声,心里不由的烦躁起来。

    “混蛋,你特么早死别带上老子!”

    肖子一直都是炮仗脾气,自然一点就着,何况现在这种局面,完全是王三爷造成的。

    “别动,肖子我的枪法你是领教过的,这么近的距离足够在你脑袋上开个洞!赶紧着好机关让我们出去,不然我就……杀了这两个女人!”

    王三爷瞪着肖子,经过这事之后,他干脆撕下伪善的面具,威胁起我们。

    肖子梗着脖子,眼睛都有点红了,显然很不服气。

    但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不是和他们硬碰硬的时候。

    我大致扫了一眼对面的人,不禁有点意外,这些人中只有三个人受伤。

    其中两个都已经死了,没死的那个伤在左边肩膀,看样子伤的不是很重。

    我不禁有些失望,现在还有七个没受伤的人围着他,而且这些家伙手中都有火铳,我们依旧占不到便宜。

    “肖子,我帮你找!”

    我低头看了一眼易小妹,发现易小妹的胳膊被弩箭擦伤,好在伤得不重。我赶忙拍了下肖子的肩膀,让他先冷静一点。

    肖子推开我的手,算是发泄了一下情绪,这才朝着墙壁摸索过去。

    我赶忙走到另外一边的墙壁,也开始找起机关来。

    这两边的墙壁上没有任何壁画,绘制十分粗糙,和整座墓室比起来显得十分不搭调。

    “这什么破地方?”

    肖子只找了一会儿,就不耐烦的锤墙,大吼了起来。

    他这人本来就没什么耐心,尤其是现在被强迫做事的时候,心里更是不甘。

    “我知道你们身上有匕首,刚才没全都没收,完全是敬你们两个都是英雄,你们最好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一旁的王三爷显然等急了,他坐在地上,有点不耐烦的盯着我们,手中的枪对着我们比比划划。

    “你丫有种自己来找,刚才让你别动,你特么自己作死,现在却让老子给你找出路,有种你就一枪崩了老子,老子还死个痛快!”

    肖子本来就气闷,听了他的话之后,彻底火了,冲过去就要和王三爷打一架。

    “肖子冷静点,小妹受伤了,咱们不能在这耗太久!”

    和他说别人没用,只能说自己人坚持不住了,才能让他暂时冷静下来。

    肖子眼角抽出了一下,没等王三爷反应过来,我们两个就转身继续找起路来。

    “咱们现在在陪葬坑里,这里根本不是通往后殿的甬道!”

    我找了一阵之后,猛然间反应过来,心里就只剩下惊恐了。

    “这怎么可能?”

    易姑娘瞪大了眼睛,仰头反驳我,但话音刚落,她的脸色也变得煞白。

    原因无他,这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臭味,这味道根本不是该在墓室里出现的尸臭。

    “陪葬坑不应该在这个位置,咱们没走那么远!”

    肖子也闻到了浓重的尸臭味,心里肯定更加疑惑。

    啊呀!

    就在我们所有的人注意力,都放在周围的环境上时,突然身后有个伙计惨叫了一声。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

    我看到面前的清醒时,不禁呆住了。

    此刻原本已经死透的两个人,竟然又活了过来,他们趁着周围人不备,突然袭击周围的伙计,周围一下子就乱作了一团。

    我趁乱赶忙将易家姐妹全都拉到了另外一边,和肖子挡在前面,只要那些“活过来”的伙计,袭击过来的话,我们至少能抵挡一阵。

    好在王三爷的手下也不是吃干饭的,在短暂混乱之后,何况就将出事的几个伙计全都一把火给烧了。

    “如果这里是封闭空间,咱们肯定早就闷死了,但现在咱们还活的好好的。”

    我摸着下巴,觉得有点好笑,怎么一到这个地方,脑子都不太好使了。

    我仰头看着头顶,既然其他地方出不去,那为什么不试试上面?

    “这地方貌似会移动一样,谁知道未免是什么地方?再说……”

    王三爷摸了摸下巴上胡茬,依旧摆弄着手中的枪,眼珠子滴溜溜转着,不知道在酝酿什么坏水。

    “你跳两个手下,我和他们一起出去探路,这总行了吧!”

    他的话话没等说完,易姑娘就突然站起身,仰着头不耐烦的说道。

    “行,就这么定了!”

    王三爷根本没打算征求我和肖子的同意,一摆手就招呼出两个手下,显然是打算让他们三个一起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