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弓箭有毒

    更新时间:2018-08-23 11:05:10本章字数:3060字

    “带上这个,记得千万要小心!”

    我将自己的匕首交给易姑娘,虽然易姑娘也带了软鞭,但我还是不放心,觉得匕首能称手一点。

    易姑娘也没含糊,点了下头,就踩着人梯跟另外两个伙计一起,熟练的往外面爬。

    “季百,我胳膊怎么这么疼!”

    这时一直没吭声的易小妹,突然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刚才一直留意易姑娘,没发现易小妹有什么变化。

    听了她的声音,我赶忙凑过去看,这才发现她的脸色特别差,浑身都在微微颤抖。

    原本受伤的胳膊,此刻正往下留着脓血,根本不像刚受伤的样子。

    “肖子快过来帮忙!”

    我脑子嗡的一下,立刻意识到,刚才的弓箭上有毒,我们实在太大意了,竟然没发现这一点。

    “赶紧吃点药,再坚持一下,欧阳先生肯定会解这个毒!”

    肖子迅速从包里拿出一粒药丸塞到易小妹的嘴里,出生安慰道。

    我将易小妹绑伤口的绷带打开,看到她的伤口之后,也是被吓了一跳。

    她的伤口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腐烂、化脓,我已经依稀看到里面白森森的骨头。

    “这药能止疼,我得帮你处理一下伤口,不然你这条胳膊就废掉了!”

    我将止疼药塞到易小妹的嘴里之后,从肖子那要来匕首,简单消了下毒,让肖子举着马灯,我则将易小妹伤口附近的烂肉,一块块割掉。

    其实就算吃了止疼药,也不可能一点不疼,只是现在没别的办法。

    几乎用光所有的刀伤药,我才将她的伤口重新包扎好,易小妹看上去却只剩下半条命了。

    “小妹怎么了?”

    这时易姑娘也赶了回来,我赶忙将事情的经过和她说了一遍,这才询问外面的情况。

    和我料想的一样,这座古墓貌似会移动,在不知不觉间,我们被困在这里随着古墓机关的移动,被挪到了陪葬坑的位置。

    “这里随时会移动,下个地方说不定比陪葬坑还危险,咱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我不知道自己脑子里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不过总觉得没什么不对。

    其他人貌似也是这样想的,我还没等将这样的想法说出来,王三爷已经完全顾不上我们,带着伙计就飞快的往外爬。

    “还是我殿后,你先把易小妹带出去!”

    我拍了下肖子的肩膀,现在没别的办法,易小妹已经彻底昏迷了,只有我们三个合力,才有可能将她弄出去。

    “肖子,你千万要照顾好小妹,她伤得太重了!”

    易姑娘有点不放心,眼看着肖子背起易小妹之后,就立刻嘱咐道。

    “放心,有我在她死不了!”

    肖子漫不经心的冲着我们两个摆了摆手,背着易小妹就跳了下去。

    “你先。”

    这时周围就只剩下我和易姑娘两个人,我蹲在地上指了指上面。

    易姑娘有点担心的朝着旁边一团灰烬看了一眼,貌似想说什么,不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把她托上去之后,正要爬出去,突然发现头顶上貌似多了个什么东西。

    我仔细用火把照了照,才发现是顶棚,这顶棚貌似在无线的往下落,将这个空间彻底盖住。

    看到这样的情形,我脑子里不由的闪过一个念头,但始终没抓到重点,我来不及多想,生怕自己彻底被困在这个空间,赶忙奋力爬了出去。

    刚跳下强,我就发现自己的双脚,正踩在一堆白森森的骨头上。

    这些骨头有人的,也有动物的,密密麻麻的一片,有的地方还飘荡着磷火,看上去极为阴森。

    “我上次来时候,就查过资料知道这座宫殿是元代末年的风水师,韩服所建,史料上把这人夸得天花乱坠,就差没明说他是神仙了。

    原来我也觉得古代人在吹牛皮,现如今再次进到这里,我算领教韩服的厉害了!”

    肖子难得佩服一个人,乍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

    我干嘛让他打住,匆匆跑到易小妹身边,查看她的状况。

    和我预想的一样糟糕,易小妹发烧了,我将治疗伤寒退烧药给她吃了几丸,但看上去一点作用都没有。

    “别磨蹭了各位,赶紧带路吧!”

    原本以为好不容易逃出来,至少能松口气,却没有想到这是我们身后突然传来王三爷的声音,显然这厮还想让我们继续给他趟雷。

    “带路没问题,但你管好自己的爪子,要是再遇到刚才的事,老子就算死也要拽你当垫背!”

    肖子横了王三爷一眼,冷笑了一声,不屑的说道。

    “肖爷,您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你最好赶紧决定,不然咱们都得死在这里。”

    王三爷呵呵一笑,指了指周围,笑着说道。

    “咱们轮流背着小妹。”

    我将易小妹背起来,就招呼肖子快走,刚才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说不定有办法拜托如今的困境。

    我们几个带头,走出陪葬坑之后,就看到面前横亘着一座白玉桥,和之前阴森的陪葬坑完全不同。

    这座桥非常华丽,就像是一条分界线,将之前残破的环境,和富丽堂皇的场面,彻底分割开来。

    我有点惊讶看着眼前的一切,总觉得一切都有些虚幻,但还是快步走了过来。

    “这里应该就是后殿了吧。”

    易姑娘帮易小妹擦了擦汗,随意将她扶到一把鎏金的椅子上。

    “不是,这里和我上次来的时候不太一样,连我都有点分不清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肖子有点恼火,他很少这样苦恼,现在遇到的肯定是超乎他理解的难事。

    “都愣着干嘛,赶紧装东西!”

    王三爷看到到处都摆满的珠宝之后,立刻催促手下装东西。

    这些人完全顾不上我们,自顾自的忙了起来。

    如果易小妹没受伤的话,我可能现在也在忙着装珠宝,但现在眼看着一起来的伙伴变成这副德行,我突然没了心情。

    我和肖子交换了一个眼神,肖子立刻背着易小妹,我们四人就悄悄离开了那个富丽堂皇的地方。

    按照原路,我又带着他们回到刚才困住我们的地方,果然和我料想的一样,这地方真的被彻底盖住了。

    “你大老远又跑回来干嘛?要逃也换个能出去的地呀!”

    肖子是个大老粗,看到我硬拽着他们不由分说的回来,心里大为光火,如果是一般人他估计已经动手了。

    “这个地方上面被盖住了,咱们爬上去试试,这座墓既然能移动,就说明它可能不止一曾,再往上走说不定就能出去!”

    我将自己的想法和他们说一下,说完就打头阵率先翻了上去。

    易姑娘又冲着肖子嘱咐了一同,这才第二个爬了上来。

    和我料想的一样,这上面并不是平的,而是一个斜坡,周围光线太差,不太确定这斜坡通向何处。

    “小心点。”

    我小心的扶着易家姐妹,同时提着马灯快步往上面走。

    迟了那些家伙肯定会发现我们,只要一个火铳打过来,我们谁都别想好过。

    这里的地面基本都是用粗糙的石板铺就而成,看上去十分沉重。

    我看不透这机关的原理,只能按照意识,一步步坚持往前走。

    直到走到路的尽头,我才突然发现,前面没有路了,往下看是漆黑一片。

    不过再往上差不多三米左右的地方,貌似有光线照下来。

    这说明就算再往上不能通向外面,也至少是个有光源的地方。

    “不算高,我先上去!”

    肖子见我有些犹豫,立刻抢在我们前面,要往上走。

    然而他刚要往上走,身边就突然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我心里不由的一沉,这多半是王三爷的手下追过来了。

    “肖子快点!”

    易姑娘心急,立刻催促了一句,肖子没有吭声,一个纵身就想爬上去。

    然而他刚跳起来,从上面突然深处一直毛茸茸的手,狠狠地冲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什么东西!”

    肖子吓了一跳,整个人都跌了下来,我赶忙拽住他想要将他拉上来。

    心里暗骂自己出的馊主意,刚才为了急于摆脱王三爷,竟然出了这样的办法。

    啊啊……

    然而我还没等将肖子拽上来,身后就突然传来一阵尖叫。

    我转过头朝着身后看去,这才惊愕的发现,我们身后突然多了不少人,这些人全都面色铁青,双眼赤红,一看就不是活人样子。

    此刻易姑娘正试图挡住他们,但她只是一个女人,势单力薄,哪里有那样的力气,挡住这么一大群暴走的东西。

    “别管我,赶紧去救他们!”

    肖子见状就想挣脱我的手,整个人都拼了命的挣扎起来。

    “你特么老实点!”

    我拿出刚才趴在地上的时候,顺来的火铳,就朝着那些东西打了过去。

    然而火铳打在他们身上根本没用,这些东西依旧只是稍微晃悠了一下,又继续来攻击我们,简直僵尸一样。

    “怎么办,怎么办?”

    易姑娘紧紧的抱着易小妹,急得都快哭了。

    我被重重的打了几下,只觉得脑子眩晕不止,恍忽间我看到易姑娘把肖子拽了上来。

    我松了口气,连着挥退了两个发疯的伙计,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