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血腥图案

    更新时间:2018-08-23 11:05:10本章字数:3035字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还有点意识,却怎么都醒不过来,我甚至能隐约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现在怎么办?”

    “上边上不去,那就只能下去看看,这下面没准有出路。我先下去然后你把小妹丢下来,我接住……”

    ……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浑身酸疼,像是从高处摔下来的感觉。

    挣扎着起身,才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昏暗的地宫里,和前殿一样,这个地方的上方也有夜明珠,只是光线更加微弱。

    我踉跄着起身,恍忽间看到不远处躺着个人,这人的背影和易姑娘很像。

    我赶忙走过去,想要把她扶起来,然而我当我走到距离她两步远的时候,她突然站了起来。

    中间没什么缓冲动作,她像是突然从地上直挺挺的弹了起来,紧接着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就面无表情的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你要去哪呀?”

    我有点急了,只觉得她的精神不太对劲,生怕她这样乱跑会遇到机关,于是我赶忙追了过去。

    眼看着她钻进一条甬道,我只好也跟着跑了进去,然而进了甬道之后,我就立刻傻眼了。

    其他地方至少还有微弱的光线,但这里却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我不敢贸然进去,于是赶忙点燃了一个火折子,然而火折子点着的瞬间,我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张血淋淋的脸。

    是肖子的脸!

    “你这是怎么搞得?”

    我吓了一跳,心里不由的担心他,然而火光一抖,肖子的身影竟然在我面前凭空消失了。

    这些事都发生的太突然,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漆黑的甬道上就只剩下自己了,易姑娘早已不见了踪迹。

    我大致扫了一眼甬道壁画上面的内容,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上面的画画的极为精致,但内容却异常血腥,至少比我曾经看过的地狱变相图,还要细致血腥百倍,上面有无数折磨人致死的图案。

    我一路小心的往前走,一路看着墙壁上的画,百十来米的走廊之间,还是不是的出现几个岔路。

    我直接无视岔路,一直往前走,将墙壁上上千种死法全都看了一遍,不禁感觉后背一阵凉意。

    “季百,可找到你了!”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易姑娘的声音,她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激动,听上去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我迅速转过头,发现肖子正背着易小妹,而易姑娘则站在他的身旁,看上去无比正常。

    “易姑娘,你刚才怎么了?”

    我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感觉哪里不对劲。

    “我刚才是被你小子引到这来的,易姑娘是被易小妹引过来的,懂了吗?这特么都是幻觉!”

    肖子铁青着脸,将易小妹放在墙角的地方靠好,一脸抓狂的说道。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然后飞快的朝着刚才来的路走去。

    我刚才一路都没拐弯,一直是朝着一条直线走,通往刚才那个地宫的出口,如果还在的话,肯定就在尽头的位置。

    然而当我走到这条路的尽头时,看到的却是一堵冰冷的石墙。

    “别白费力气了,我试了很多次,这里根本出不去!”

    肖子没阻止我回去,不过已经预料到我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

    我一拳砸砸在墙上,心里不由得骂了起来,又是这一招,真是太大意了!

    “咱们是怎么下来的?”

    我走到肖子身边坐下,从包里拿出吃的分给众人吃。

    我脑袋上貌似还有个包,肯定是刚才被打出来的,头有些眩晕,但并不严重。

    易姑娘看了我一眼,有点无奈的说:“咱们看到的其实都是幻觉,根本没人攻击咱们,我也只跳下来之后才发现,有个疯了的人和咱们一样从上面掉下来,但他落地的时候,就消失了。”

    易姑娘的脸上充满了疑惑,她像是在努力组织语言,奈何这件事太过诡异,她想了半天依旧说不清楚。

    “别想那些没用的了,咱们现在得想想怎么从这鬼地方出去!”

    肖子摆了摆手,有点不耐烦的打断我的思路,催促道。

    我挣扎着起身,有点不甘心的,钻进距离这里最近的岔路。

    马灯在掉下来的时候,摔坏了两个,最后一个还要留在易家姐妹那里。

    我只拿着火折子,一步步往前走,然而走了没几步,我就发现这墙壁上的壁画,和刚才那条路上一样的。

    在拐角的入口,和出口的位置,还有肖子留下的记号。

    我走出这条路,面前立刻又出现了一条一模一样的路,而且上面也有记号,不过不是肖子留下的。

    在我们来之前,肯定还有人被困在这里。

    在入口和出口的位置做好记号之后,我又一次往前走去。

    走到尽头的时候,面前又出现一个拐角……

    如此反复七八次之后,我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走重复一条路,直到这样走过十三条路,我才又回到肖子和易家姐妹休息的那条。

    “这里肯定是个迷宫,如果申屠老爷子在就好了,他懂得奇门遁甲之术,说不定能把这给破了,靠咱们……”

    我没说下去,但大家心里都清楚,这里就像是一个循环,看似无害,但绝对不是只想把我们困住那么简单。

    既然有生门可以出去,那肯定有死门,一旦踏入我们就死定了!

    “说点有用的行不行,这是我们之前在一个前辈那看到的,你看看能不能看懂!”

    肖子一向喜欢简单粗暴,这种细活他根本没耐心做,干脆将图丢给我,让我来研究。

    我揉了揉肖子递过来的纸,这纸至少是三十年前的,都有些发脆了。

    我小心的将纸摊开,仔细琢磨起来,这上面画了很多条甬道,甬道的中央有一个交汇点,分散到四面八方。

    按照这上面的推断,这里一共有一千九百九十条相同的路,而出路就隐藏在众多的路径当中。

    “我们就是找到这图,才在这乱走的,但腿都快溜断了,也没找到出去的路!”

    易姑娘给身边的易小妹擦了擦汗,之后苦着脸说道。

    肖子没吭声,冷着脸不知在想些什么,而易小妹从在上面的时候就一直昏迷,直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这图不能全信,不然画这图的人,为啥没走出去!”

    我坐在地上,揉着酸疼的双腿,颇为无奈的说道。

    易姑娘叹息了一声,突然想起来什么,朝着肖子踹了一脚问道:“你不是来过一次了吗?上次你是怎么出去的?”

    “额……我也没到过这呀,上次很顺利就到后殿,捞了两件宝贝,就出去了,哪知道会有这么多事!”

    肖子挠了挠鸡窝一样脑袋,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我和易姑娘对视了一眼,都有点惊异,看肖子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但这里根本不想他说的那么安全。

    我们还没拿到任何宝贝,就已经被困住两次,而且都受了伤。

    倒斗这么多年,这还是我最狼狈的一次。

    休息了一刻钟的时间,我招呼他们把绳子都拿出来,想试一下,用绳子能不能走出这里。

    他们都一脸不看好的表情盯着我,但还是帮我将所有的绳子都绑在一起。

    我绑好绳子之后,将一头系在腰上,让他们在原地等着,就拿着火折子往前走去。

    经历和上次差不多一样,只不过在每次走进一条路的时候,我还特意点根蜡烛,放在入口和出口的位置,依旧在入口和出口的位置做上记号。

    只要看到入口处有蜡烛,我就不在进去,连着饶了三十多条甬道之后,我猛然间发现了一个规律。

    这个规律是曾经隔壁的司徒诸葛先生说的,他在一次醉酒过后,信手就画出了这个阵法,眼中尽是感慨。

    然而第二天等他酒醒之后,我再去问他,他却矢口否认,显然不想提这件事,现在看来,司徒先生也来过这里。

    我仔细回忆那个阵法的排布,摸索着往前走,又饶了差不多十三四条甬道,就在我快要走不动的时候,突然发现面前的甬道,和其他地方不一样,甬道上的壁画上面绘制的是一对人,踩着云朵站在半空中,表情十分平静。

    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狂喜,意识到自己终于走出来了!

    然而当我转过身想要拉动绳子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原本系在腰间绳子,竟然不见了……

    我整个人都凌乱了,完全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时候,将绳子解开的。

    我匆匆在出口和入口全都做好记号之后,拿着火折子,赶忙一路往回走。

    然而当我按照记忆回到原地的时候,发现肖子他们已经不见了。

    我站在原地差点爆粗口,不过好在地上的绳子还在,墙壁上有肖子做的记号。

    他们是见我半天没回来,顺着绳子去找我了。

    但鬼知道这绳子的另外一边通向何处,我来不及多想,转身就追了过去。

    我饶了十多条甬道,才终于找到他们,然而当我找到他们的时候,发现肖子正背着易小妹在原地绕圈,而易姑娘则木然的跌坐在地上,不知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