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找到出口

    更新时间:2018-08-23 11:05:10本章字数:3049字

    他们周围对着不少尸体,有很多都已经风干了,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一股尸臭味。

    “肖子!”

    我没敢过去,顺手捡起一把,不知道多少年头的铁伞,大喊了他一声,就将铁伞丢了过去。

    肖子毫无防备,被铁伞一下拍到在地上,等他再爬起来的时候,就骂骂咧咧的喊道:“谁他们敢打老子!”

    “肖子,赶紧把易家姐妹带过来,你们刚才魔怔了!”

    我没耐心跟他废话,赶忙催促道。

    肖子爬起来,转头看到易姑娘还在原地转圈,不由的也是一愣,他赶忙将易小妹背起来,死拉硬拽,硬是将易姑娘拽到我身边。

    “你拽着我干嘛?”

    易姑娘刚离开尸体聚集的范围,突然像是回过神来,挣脱肖子的手茫然的问道。

    “先别说这些,我找到出口了!赶紧跟我走!”

    我揉了揉一跳一跳的太阳穴,激动的招呼他们,跟我去那个出口的位置。

    这次还要感谢司徒先生,如果不是他当年无意中画出那个迷阵的图,我们多半会被困死在这里。

    两人脸上都露出喜色,也顾不上疲惫就快步跟着我往出口的方向走。

    这次轻车熟路,我很快就找到出去的那条甬道。

    “古代人都想做神仙,看这壁画上的人都踩着祥云,应该是没错。”

    肖子摸着下巴,故作深沉的说道。

    这家伙肚子里没多少墨水,但凭着多年倒斗的经验,对古墓的里面的东西多少有些见解。

    听了他的话,我算彻底放下心,招呼他们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我没敢大意,拿出腰间的别着的火铳,率先走出入口。

    果然面前出现的是一座地宫,和外面看到的一样,我松了口气,这说明我们真的走出来,只是觉得这一切貌似都太容易了。

    我试探着又往前走了一段,确定这座地宫中没什么危险,我才招了招手,示意他们也进来。

    “棺材!这个规制里面肯定有好东西,打开看看!”

    肖子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大半辈子,一看棺材就特别想打开看看,顿时忘了疲惫,将易小妹放在角落,拿出撬棍就跑了过来。

    我也有点犹豫,但看着这汉白玉棺椁,就不禁手痒,想要打开看看。

    “那咱们快点,拿完东西就赶紧走!”

    我拿出蜡烛在角落点燃,确定没灭之后,拿这洛阳铲,就帮肖子翘棺材。

    肖子的嘴角都快裂到耳根子了,我们两个熟练的撬开棺材,就朝着棺材里面看去,丝毫没有留意到,放在一角的蜡烛,在棺材被打开的瞬间,就变成了绿色。

    “快跑,蜡烛变绿了!”

    还是易姑娘最先发现,冲着我们两个惊叫了一声,拉着易小妹就想转身往迷宫里跑。

    然而早就来不及了,机关不知何时启动,早就将我们和迷宫隔绝开来,这间墓室已经彻底被封闭起来。

    我和肖子同时看到棺材里,穿着铠甲的干尸,猛然坐起来,一手一个,狠狠地掐住了我和肖子的脖子。

    我脑子当时就像是瞬间一片眩晕,这家伙的别看死了上千年了,但手劲却一点都不小,直掐得我眼冒金星。

    我拿出火铳,胡乱的就朝着这家伙的胳膊打了过去。

    巨大的响声,在整个墓室里回荡着,在干尸胳膊上打出好几个窟窿。

    他这才松开手,我又连着冲着他另外一条胳膊打了好多下,他的放开肖子。

    我的举动显然彻底激怒了这爷们,他嗷嗷的大吼了几声,愣是从棺材里面跳了出来。

    等这家伙出来之后,我才发现,这爷们至少得有两米来高,在我和肖子面前简直就是巨人。

    “妈的,这是陪葬的!”

    肖子骂骂咧咧的被追得再墓室中绕着圈跑,我则飞快的跑到易姑娘身边,拿出油和火折子,这爷们本来就是死的,和他硬拼我们绝对没什么胜算,也只能靠智取了。

    肖子看到我的举动之后,立刻明白过来,他立刻闪身躲到一边,我迅速将一大瓶油都砸在他身上,点着了火折子丢了过去。

    只听砰的一声,这家伙迅速燃烧起来,像个大火球一样,在墓室里胡乱的转悠着,不停的发出凄厉的嘶吼声。

    我稍不留神就被这爷们丢过来的一盏油灯砸到了头,身上更是不知道挨了多少下,我只觉得天旋地转,如果不靠在墙上,根本站不稳。

    肖子的胳膊还滴着血,看样子也没少吃亏,就连易姑娘也受到了波及。

    她想要护着易小妹,替她挨了好几下。

    “他要干嘛?”

    就在我快晕倒的时候,突然听到肖子大喊了一声。

    我歪着头无力的朝着那个爷们看去,发现他在推棺材,巨大的棺椁竟然真的被他推开了一条缝隙。

    我有种预感,他这样做肯定是要对付我们。

    “快阻止他!”

    我颤抖着手,用最后一点力气喊道,但我们现在谁还有那个能力。

    眼看着棺材被推到一边,地面立刻剧烈的颤抖起来,我无力的靠在墙角,甚至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只觉得身下一空,整个人就掉了下去,彻底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醒过来,感觉浑身都黏糊糊的,十分不舒服。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腥臭味,这味道竟然比之前在陪葬坑的时,更加的难闻。

    周围一片死寂,我根本感觉不到肖子和易姑娘的存在,就好像整个世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迷迷糊糊的随手抓起一把身上黏糊糊的东西,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就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是血,我浑身都是血!

    这个念头把我给惊着了,这都是谁的血,不会……

    我没敢再继续想下去,赶忙睁开眼睛朝着周围看去。

    突然听到有人哭的声音,哭的很伤心的样子,我锤了锤头,朝着那个方向看去,发现哭的人是易姑娘。

    我心里咯噔一下,再看她怀中抱着的人,心里不免有些凄然。

    易小妹的双手垂落在黏糊糊的血池里,面色惨白,嘴唇发青,胸口没有半点起伏,显然已经死了。

    虽然早有预料她有可能走不出这里,但朝夕相处好几年,她就这样死了,我的心还是像被打了一下,疼的窒息。

    肖子坐在不远的地方,浑身全都是血污,疲惫的半眯着眼睛,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从血池中游出来之后,谁都没吭声,易姑娘一直抱着易小妹的尸体,眼泪像不要钱一样,不停的往下掉。

    沉默了足有半个时辰,我才硬着头皮走过去拍了拍易姑娘的肩膀,让她放下易小妹,我们现在都不能保证活着离开,自然更没法带她出去。

    易姑娘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她拿出匕首割掉了易小妹的一撮头发,起身擦干眼泪,就朝着血池的另外一边走去。

    “过一段时间就好了,这地方太特么恶心了!”

    肖子催促了我一句,就绕过我继续往前走。

    我将脸上的血水擦掉,才小心的绕过足有半个篮球场大小的血池,紧跟着他们离开。

    “季百赶紧装,估计这次就能捞到这点了!”

    肖子走到另外一边,看到一堆珠宝,眼前不禁一亮,强烈开一个难看的笑,冲着我催促道。

    “也是。”

    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坐在一旁,脸上还挂着泪的易姑娘,赶忙去装珠宝。

    等我们两个各种了一袋子之后,才将视线移到别的地方。

    这座墓室要比之前见多的墓室都打很多,大得显得有些空旷。

    遍地尸体更是将这里装点得格外阴森,我大致扫了一眼,并没有看到门或是明显的机关之类的东西。

    “这地方我怎么觉得这么熟悉?好像……我来过!”

    肖子嚼着干粮,走到一盏油灯跟前,摆弄了几下之后,脸上终于露出几分喜色。

    我和易姑娘同时朝着他看去,并没有表现出多惊讶。

    他十年前就来过万靇宫,来过这间墓室,也没什么奇怪的。

    “我们当时是从另外一个入口进来的,没有掉进那个血池,所以我对那个血池印象不深,我记得还在这打了个盗洞来着。”

    肖子在原地转着圈,像魔怔一样不停的絮叨。

    听说这里有盗洞,我赶忙起身提着马灯四出找寻起来,这地方太大,又堆了太多的尸体,找起来很麻烦。

    肖子看到我找,也赶忙找了起来,他记得大概的位置,一溜烟跑过去,很快就找到那个藏在尸体堆后面的盗洞。

    “就是这个,从这出去正好连通修建万靇工人挖的逃生通道,走到头就能离开这鬼地方了!”

    肖子脑门上的青筋都一跳跳的,看来这次是真的激动了。

    我们赶忙收拾了东西,肖子迫不及待的钻了出去,一个劲的催促我们赶紧走。

    我爬出盗洞,看到这里非常简陋,一看就是临时挖出来的,不由的松了口气。

    至少这里没有移动,变成乱七八糟的地方,不然我们肯定又要被绕到其他地方去。

    这里很黑就算提着马灯,也只能照亮周围一尺左右的距离。

    我本来想问问肖子上次来的时候,有没有在这遇到什么,但话到嘴边又被我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