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勇战恶狼

    更新时间:2018-08-23 11:05:10本章字数:3066字

    就在我趴在地上的时候,突然听见易姑娘的喊声,听得不是很真切。

    我以为是幻觉,可是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听声音的方位马上就要进来了。

    心中急切,真是添堵给乱,早不来晚不来这个时候赶来不是送死嘛。

    獠牙拳狼大吼一声,易姑娘的声音顿时停住,声音也变得颤颤巍巍的,“季百,你在里面吗?”听着声音,估计是易姑娘看到什么了,要是再不上前估计要出人命的。

    我拿到在石壁上猛地一敲,“咣当”一声,刀口敲在墙壁上的声音在沉寂的洞穴里不断的回荡,易姑娘听见后急匆匆的朝这边走过来,易姑娘脚踩在地上的声音很大,我还没来得及张口喊易姑娘已经举着火把进来了。

    易姑娘手中火把的火焰并不是很大,可我还是看到她身后张着血盆大口的獠牙拳狼。

    “趴下!”易姑娘反应极快,把火把朝身后一忤腰肢一歪便趴在地下。

    原本有些光亮的洞内又变得黯淡,我爬在地上看着易姑娘忤在后面的火把被拳狼叼在嘴里摔向一边。

    心里做好漆黑一片的准备,没想到的是掉在地上的火把周围“嘶嘶嘶嘶”的响起来,听着非常熟悉。

    我正疑惑这是什么东西呢。

    一股子熟悉的味道传过来,硫磺,硝石等一些火药里才有的器物烧起来散发出来的刺鼻气味儿让我想起来。

    两头獠牙拳狼“呜呜呜”的冲着冒出火花的地方怒吼着,那群小狼崽也学着“呜呜”的哼着。

    地上冒出丝丝火花,我心里一震,难道这里有火药?还没等我想清楚,火把周围的火花越来越大,并且开始不断的蔓延,刺鼻的味道也呛得易姑娘和我不断的咳嗽。

    我对易姑娘说:“捂住鼻子。”

    说完我拿出衣袖中的磷光草,搓了一把等冒烟的时候我一甩手就把它扔到身前的墙边。

    刚扔过去,地上轰的闪出一大片刺眼的白光,就在我身边不远处的一头獠牙拳狼被火光燎到皮毛,火苗顺着它身上的毛发蹭蹭的往上窜。

    獠牙拳狼极是聪明,登时伏在地上来回的打滚,它没料到的是,这个洞里到处都充满了火药。

    它来回的滚动把火苗带的到处都是,每滚一处地上的火苗便哗的烧起来,不多时那头獠牙拳狼全身都着满了火,跟我们之前烧死的那一头一模一样。

    我看准时机对易姑娘说:“快过来,扶我出去,这里的火药太多,再不出去一会儿准爆炸。”

    这爆炸的事儿我还真是经历过好几次,一次是在湖北的汉阳,汉阳有个名气非常大的汉阳铁厂。

    那是两湖总督张之洞督办的,汉阳铁厂附近就有兵器厂,专门给朝廷制造枪支弹药。

    那次是肖子的一个老乡带我俩去转里转悠转悠,刚进到弹药库就闻到一股子刺鼻的味道。

    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说这里的味儿停难闻的,说着便转身出去了,受不了那种味道,太刺鼻子了。

    比过年放的爆竹味儿还要刺鼻好几倍,我前脚出去,肖子和他那老乡见我不感兴趣便出来领着我去别的地方溜达溜达。

    我们仨出去了没多久,一阵巨响后又有一阵阵气浪把我们仨掀到半空中,我迷迷糊糊看见好多人朝那个我们之前去过的地方跑去。

    后来才听说是这是有人蓄谋已久的,把汉阳的弹药库给炸掉了。

    那次我们三人就是命悬一线,要是我没出来再在里面多呆一会儿,我们仨早就去西天去参拜佛祖了。

    现在这个洞里面的味道和我当年闻到的一样样,事关生死的,怎么我都忘不了。

    易姑娘听完便站起来,远处的拳狼已经被火烧的动弹不得,刺鼻的火药味掺杂着肉被烤糊的味道甚是难闻。

    易姑娘扶我起来后我心里奇怪,我看到的是两头獠牙拳狼,烧死了一头,怎么不见另外一头呢。

    正疑惑间,易姑娘猛的向后一退。

    我抬头看去,眼前猛然闪现出拳狼的两只长长的獠牙,来不及想我丢下手中的短刀抬手一把抓住两只獠牙,脚下一阵刺骨的疼痛,身子一晃就倒在地上。

    易姑娘尖叫一声要去扶我,我咬着牙说:“快捡,刀子。”

    易姑娘极是聪明,话没说完便捡起地上的短刀,看也不看的就朝我戳来。

    我头一偏冲易姑娘大声喊道:“错了。”

    易姑娘转过头这才发觉捅错方向了,扭转刀锋朝狼头劈去。

    易姑娘虽说不上精通匕首一类的暗器,但武学方面的东西大都触类旁通的,使用起来也算是应手。

    易姑娘手腕一歪,刀锋划过拳狼的两只大如瓷花碗的俩眼,一股黑水溅了我一手臂。

    獠牙狼犬被划瞎双眼,暴性大发,突然间力大无比。

    我也早已预料到,易姑娘刀锋划过它双眼的时候我手里的劲道已经卸了六成,等拳狼发怒的时候我松开手,忍着脚腕子的痛楚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拐棍,拉着易姑娘朝洞外颤颤歪歪的走去。

    易姑娘搀扶着我一步三晃的走着,洞内的烟气已经熏得我跟易姑娘睁不开眼看,火花发出的啪啦啪啦声也愈来愈响,耳朵也有些发蒙。

    那六七只小狼崽子跟在我们的后面,也顾不上之前咄咄*人的对我,现在逃命要紧。

    我脚腕子疼的厉害,走一步就跟用万根针扎似的,实在是迈不动步子了,我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松开易姑娘的手对她说:“你先跑,我脚疼得要命,你快点先走。”

    说着我还倒吸几口凉气,疼的我都快撑不住了。

    易姑娘看着我,虽然洞穴里很黑,但是我还是能看到易姑娘的表情,有些些不舍。

    我冲她挥挥手,让她赶紧走。

    突然易姑娘走到我跟前,蹲下身子抓住我的双手,往自己悲伤一靠想要站起身来。

    可易姑娘一个弱女子哪能背的动我这么一个男的,易姑娘试着站了几次都不行。

    我对易姑娘说:“别等我了,你快点走吧。

    一会儿就来不及了。”

    就在我说话的功夫烟气已经飘过来了,地上火苗的哧啦声也听得很清楚。

    易姑娘了解我这脾气,有时候我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易姑娘一把抓过我手中的拐棍,我想着我要它也没什么用了,反正是走不出去了,便松开手。

    易姑娘夺过我手中的棍子,走到我身后。

    我猛然间知道易姑娘要干什么了,转过头想要抓住棍子。

    我头还没有扭过去时只感觉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易姑娘使的力道不是很大,在我昏倒的时候又听见易姑娘说了一声“对不起,季大哥。”

    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到了洞外,我这个开眼想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易姑娘低着头对我说:“别动。”

    我这才看清楚,原来是在易姑娘的怀里躺着,易姑娘正在给我清理伤口。

    易姑娘抚摸着我身上的伤口,我这才感觉到一阵疼痛,特别是脚腕子格外的疼痛,想必是易姑娘把我击昏后拖着我出去的时候脚腕子不知道碰了多少道石坎。

    身上也是一阵一阵的疼,真不知道易姑娘到底是怎么把我给拖出去的,这得多大的力气。

    易姑娘身上的味道直往我鼻孔里钻,心里顿时乱起来。

    我看着易姑娘说:“你是……”我刚一开口,只听“轰,轰——轰”的几声巨响,震动的身旁的树都乱颤,我躺在易姑娘个的怀里感到剧烈的震动。

    我勉强抬头看向远处,原来是獠牙拳狼的洞穴爆炸了,飞石沙尘扬得到处都是,易姑娘弯下身子低着头以避免被乱石砸到头。

    脸上顿时软软的,我睁开眼看到易姑娘的胸部贴在我的脸上,我咽了口口水闭上眼心里对自己说:“季百你个不是东西的,易姑娘这么对我我怎么能这么对她呢。

    该死该死,该死。”

    睁开眼的时候易姑娘一双大眼睛盯着我,我赶忙偏过眼睛假装都没看到她那含情脉脉的眼神。

    沙石被扬在半空中落下时砸到树叶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就跟下雨一样,有的石头砸到地上发出咚咚的响声,我忙对易姑娘说:“小心点,别被砸到。

    找个地方避避。”

    “算你还有点良心,我当你死了呢。”

    易姑娘生我的气,就是我刚才假装没有看到她凝视我的眼神。

    说着,易姑娘往树林里挪挪,我躺在她怀里,她动的时候我一点也动弹不得。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易姑娘的腿已经抽回去,我的头没了依靠咚的掉到地上,脑袋里一阵眩晕。

    大地一阵颤抖之后就是一片寂静,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么大的声儿就是聋子也听见了,我跟易姑娘就在这儿等他就行。

    抬头看一下天,差不多有两更天了,肖子找不到我们也该过来,至少山洞里的爆炸能惊动不少的野兽,使它们不敢过来。

    困了很久,我跟易姑娘两人就坐在树林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自打进到那个倒霉的洞里就没有安生过,我偶尔的歇息也是昏倒那几次。

    我心里说着不能睡不能睡最终还是头一歪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