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标记

    更新时间:2018-08-23 11:05:10本章字数:3034字

    在睁看眼的时候,肖子已经在我们身旁生了一堆火,上面烤着几串肉,滋滋的直往外冒油。

    本来就又累又饿,醒来还是被肉味儿给熏醒的,太香了。

    我咽几口口水对肖子说:“你还活着啊,昨天晚上我跟易姑娘为了救你差点儿喂狼吃。”

    肖子板着个脸对我说:“你大爷的,老子去给你找草药,回来就不见你们俩了。

    我看地上有你们俩走过的痕迹,便匆匆的跟着脚步去找你们俩,走到一半儿大火就烧过来。

    还好老子跑得快,要是慢点儿这烤的就不是兔子了,烤的是你大爷我了。”

    易姑娘听见我俩说话也睁开眼,满脸的倦容。

    肖子见易姑娘醒来急忙献殷勤的把早已烤好的一串肉地给易姑娘,火上的几串肉就这一串肉外边焦亮油腻,看着我都直流口水。

    不管了,先拿一串放在口中便吃,也顾不得是不是能吃的,再不吃快饿死了都。

    肖子的手艺还真是没的说,一点佐料都没有烤出来的肉能这么香。

    我看肖子一点都不吃,根本不是肖子的个性,一边嚼这一边说:“你怎么不吃?”“嘿嘿,老子要是吃起来再来十份都不够我吃的。

    我早都吃过了,给你找草药的时候我逮了一窝子兔子,大的我早就吃完了,你们吃的这是小的。

    不过小的肉也香。”

    说着肖子从身后拎出一只大兔子,还是活蹦乱跳的。

    肖子拎着它的耳朵疼的它不停的踢跳着,我们看罢肖子又把它给挂到树上,说:“回去的路上吃。

    这叫手中有粮,心里不慌。”

    我看肖子一脸的得意像,真想把手中的烤肉扔他脸上。

    不过现在不是糟蹋粮食的时候,还是老老实实的吃吧。

    肖子烤的肉不多不少,我跟易姑娘吃完肚子也饱了。

    我看着地上的柴禾对肖子说:“昨晚上你听见没爆炸声?”“怎么没听见,我当时正顺着你们留下的标记往这边赶,还没走到便地动山摇的,昨晚上是怎么回事?”肖子看我俩吃完把剩下的肉往嘴里塞。

    自打我跟申屠父子进来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们二人,一直到我跟肖子出来。

    接着就是在山顶的断崖上看到申屠父子出了万靇宫,等我们下到山脚时又遇上了鬼掌灯。

    这些咒术又不知是何人所为,招招阴险,非要把我们三人*到绝路上。

    肖子我在遇到鬼掌灯的时候就怀疑是贼马子和常七妹他们,但是自始至终就没有见到他俩的影子,难道倒霉的事儿都让我们几个赶上了,他们就平安无事的回去了。

    其实最让我疑惑的则是申屠父子是怎么出去的,而且下山也比我们快多了。

    申屠老爹这次根本就没有理会我便带着申屠景跑了,而易小妹更是无辜的被害死在里面,到现在我都没有见到小妹的尸骨。

    而自从出来后好像一直有人在陷害我们,可这个人从未出现过。

    想了好半天都没有想到点子上,只是想之前的事情。

    可眼下是要想出个办法摆脱那个跟踪在我们后面的“尾子”。

    易姑娘的问话打断我的思绪,“季百,我没留记号,只是记得我鞋子上的花头在跑的时候掉了。

    路上跑的慌里慌张的根本没有机会留记号,也不知这记号是什么样子。”

    易姑娘其实是想知道那标记的模样,但是易姑娘就是不跟肖子说话,我也不知这是为什么,应该和易小妹的死有关系吧。

    肖子想了想说:“都是些石头摆出来的标记,摆放很简单,我以为是你们匆忙间留下的便顺着标记找来。

    走到一半的时候便听到爆炸声,我刚进跑过来,跑了好一阵子才找到这个地方,我是在树林里找到你们俩的。

    看到你俩的时候你俩都睡着了,我就在旁边生了一堆火,顺便把逮住的兔子给烤了。”

    听他罗里罗嗦就一句话让我注意,就是堆放在地上的石头标记。

    肖子说那石头标记摆放的也是很匆忙,很明显摆放石头标记的人一共是两伙人或者更多。

    倘若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可能是贼马子和常七妹,这样我们就得多加小心以防那群人。

    想到这些我真是心力交瘁,我就一个盗墓的怎么会有这么多事。

    肖子猛的想起什么来说:“在看第一个石头标记的时候我还蹲下来看看,每堆石头的最上面不是石头,而是一个骷髅头。

    后面的标记我都是匆匆看一下,我当时心里就纳闷儿,你们摆个记号还放个骷髅头。

    搞什么玩意儿。

    现在听你们这么说,那就不是你们留下的记号。”

    我听的更是毛骨悚然,做一个标记上面竟然还放有骷髅头,这种奇怪的标记我是闻所未闻。

    不过我知道的是,那些石头摆放的绝不会像肖子说的那样是匆忙间摆放的,肯定是有规律的,只不过是他这个大老粗根本看不出来罢了。

    “你还记不记得三年前那个洋毛教案?”易姑娘猛的问我,我一时就想不起来那个什么洋毛教案。

    我茫然的摇摇头,肖子也是一脸迷惑的看着易姑娘。

    “就是三年前发生在大栅栏泰裕钱庄的拿起案子。”

    易姑娘对我说的时候急得不行,恨不得我马上就能想起来当年拿起案子。

    可我实在是没有一点的印象。

    肖子猛的一拍大腿,冲我说:“哦,我想起来了。

    易姑娘说的那个案子发生时咱们那会儿还在新疆,都没赶回来。

    回来的时候那个案子早就销声匿迹了,没有再听人提起过。

    我还是跟孤哀子喝酒时听他说起过。

    我当时就拿它当一下酒菜,根本就没往心里记。”

    我还是没有一丁点的印象,好想就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什么洋毛教案,更是听不懂肖子说的什么。

    易姑娘见我一脸的迷惑,便从头开始对我说起。

    洋毛教案事发在光绪二十年初,大栅栏最大的钱庄泰裕钱庄一家老小还有店铺活计丫头全部被杀,一夜间五十八口人全部被杀。

    死者均是头颅消失不见,其余完好无损,而且韩家被害的人都没有挣扎打斗的痕迹,要不是头颅没有了谁也料想不到这是一起谋杀案。

    案发的时候是晚上,可一直到了第二天晌午的时候才有人觉得不妙,这才报了官。

    官府派的人最先到的地方是泰裕钱庄,捕头带着几个衙役砸了半天门都没有人开,最后无奈,和周围的街坊一起把门给拆了。

    打开门的时候把一帮子围观的人骇的要死,一些个胆子小的人吓得连滚带爬的回去了。

    当时易姑娘之所以记的这么清楚是因为当时易姑娘正在大栅栏买胭脂水粉之类的东西,刚好看到这边围了一大群人。

    易姑娘平时没什么喜好,就是喜欢热闹,那里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她就往哪里凑。

    这个案子当时太大了,惊动了宫里的老佛爷和皇上。

    所以发回,刑部直接审查此案。

    一个晚上死了五十八口人,实在是骇人听闻。

    破案那两个月,整个京城里都是鸡飞狗跳的,查审案子捕头衙役到处抓人,牢狱里都撑不下了。

    查到最后有两个疑点被困住了,这两个疑点很奇怪,一个是在案发之前就有的,很多人都注意到了。

    是在案发之前泰裕钱庄门口被放了一堆石头,石头上面是一个骷髅头。

    一开始泰裕钱庄也很害怕,当时就报官了,但是又没死人也没失窃,多以衙门里也没有当做一回事。

    接下来发生的事越来越离奇,每天早上只要泰裕钱庄一打开门准能看到堆放在门口的一堆石头和石头上摆放的一个骷髅头。

    一脸摆放了一个月,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搞得泰裕钱庄一家老小都神经兮兮的。

    报官衙门不管,只好自己找人解决。

    一开始是让家丁和学徒守在门内,只留一道门缝,等了几个晚上不管是活计还是家丁最后都会打个盹,就在打盹的功夫那块石头就诡异的摆放好在门口。

    实在是没法子了就只好请些个僧侣道士之类的给做个道场消灾驱邪,足足做了一个月。

    可白天晚上通宵达旦的做道场,第二天准能看到一堆石头和一个骷髅头。

    后来韩家是在受不了,关门歇业。

    关门歇业都不行,那堆瘆人的东西准时每天出现,一连出现了三个月,到最后韩家认为是同行里的为了打垮自己故意这么整的。

    也不管不顾的,每天照常看门经营,晚上按点关门歇业。

    早上看门时第一件事就是清理那堆东西,这东西整整堆放了一年,但是每天摆放的都不一样。

    第二年泰裕钱庄的门口突然不再出现那堆以前总是出现的石头和骷髅头,就是不出现的第二天韩家全家都被杀害。

    当时京城里有人说这是鬼符印迹,所谓鬼符印迹是一种暗号。

    一些绿林中的人在接到票后便会通知将要被害的那家人,但是通知的方法不一样,有的有点直接,有的让人看了不明不白的,跟没有通知一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