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鬼符印迹

    更新时间:2018-08-23 11:05:10本章字数:3073字

    其实这个通知方法是和买家给的钱多少有关系的,这也算是绿林的人勒索买家的一种方式。

    给的钱越多通知的方式就越含糊,反之通知的方式则很明白。

    杀害韩家的那个通知方式就很稀里糊涂的,没有一个人看了能明白那是什么东西。

    这就是仇家花了大价钱,京城里有钱的主儿多了去,而且韩家很少与人结仇结怨,如若不是深仇大恨也不可能把一家五十八口人杀的一个都不剩。

    第二个疑点就是在杀害后的第二天,离大栅栏不远的美国教堂外也开始出现这种一堆石头上面放了一个骷髅头。

    刑部的衙役捕头如获至宝般的天天派暗岗偷偷监视,最让人感到奇怪的就是只要一到半夜,看守的人准睡着,不睡着也会打盹。

    就打盹的那一会儿功夫,一堆石头和一个骷髅头摆好了。

    朝廷听说这件事也是万分焦急,韩家的那个案子当时还接着审查,但更重要的则是美国教堂里人的安危。

    朝廷派重兵把守,保护洋毛子的安全。

    每天晚上火把通宵达旦的亮着,令人称奇的就是第二天还有那堆东西,只不过是地方每天都变。

    洋毛子的人也听说这件事情,便把教堂里的人给接回到美国公使馆里,教堂暂时废置不用。

    随即那堆东西开始每天出现在美国公使馆门前,美国公使馆里的洋毛子不信这个邪,用枪嘣。

    到了第二个月,公使馆里着火了,不过里面的洋毛子并无大恙,只有几个女的受了些惊吓。

    美国大使极度愤怒,朝廷换掉京兆尹和刑部尚书,重新任命几个官员限期一个月破案。

    不过一个月里这个案子也没破出个头绪,加上没过多久朝廷就跟东瀛日本打仗,两下里夹起来哪有功夫再破这个案子,最后这个案子也不了了之。

    接下来就是朝廷跟日本打仗打败了,李鸿章李中堂亲到日本去谈判,最后李鸿章在日本下关签署城下之盟。

    听说是赔偿白银两万万和割台湾琉球岛给日本。

    这个消息传到京城的时候,京城正举行会考,全天下的书生都前来京城赶考。

    赶考的秀才在京城闹事儿,那一阵子搞得京城时鸡飞狗跳的,连八大胡同都不安生,吓的歇馆了有小半个多月。

    当时听说闹事的是叫康有为和梁启超这两个人,朝廷也是焦头烂额的。

    本来这个案子是没有什么头绪的,刑部也看朝廷心绪不宁的想趁机把这个案子给压下去,时候一长就不了了之,好多的案子破不了都这么压下去了,成了死案,烂案,冷案,旧案。

    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事情就出在赶考的秀才在京城闹事的晚上。

    巡捕的衙役奉命宵禁,每天晚上在街上巡视,查看还有没有人晚上在街上游逛,只要有在宵禁以后还在街上的人统统抓捕起来,按犯夜处理。

    实施宵禁以后城里果真不再闹腾了。

    但是宵禁后的一个月巡捕就抓到了一个犯夜的嫌犯。

    三审五审之下竟然牵连出泰裕钱庄的韩家五十八口人被杀的案子。

    刑部秘密审查此案犯,没想到那案犯是个怂货,刑具刚摆出来都没有对他用刑这家伙就招供了。

    刑部后来顺藤摸瓜按着嫌犯招供的名单一个一个抓捕,全都落网。

    最后才查个水落石出。

    就是京城里的一帮子流民窜犯干的,但是一帮子流民窜犯是不可能干出这种事的,肯定有幕后主使,最后查不出个头绪来。

    幕后主使也没有揪出来,那几十个流民窜犯全都被押到菜市口斩首示众。

    这个案子中的鬼符印记和肖子说的鬼符印迹有相似之处,不同的就是那是有人唆使人这么干的,而且是要杀害人才这么干的。

    而我们眼前的这是突然出现的,不可能是为了杀害我们而准备的,再说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他摆放好了也没什么用处啊。

    易姑娘讲完这个洋毛教案后我有点不明白,这个案子跟洋毛子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会叫做洋毛教案呢?我刚要问肖子已经开口替我问了,“既然是洋毛教案,那怎么听你说的跟洋毛子一点关系都没有啊?”“我忘说了,在后来审查的时候发现,泰裕钱庄的一家都相信洋教,而京城里信洋教的都是些穷苦人家,像泰裕钱庄韩家这样的信洋教的很少,后来有谣言说是只要是信奉洋教的人都没一个好死。

    说是死了的人没有头下辈子就不能投胎托生,谣言出来后还真有好一阵子没有人再敢去洋教堂里拜去了。”

    易姑娘偏过头尽量不看那些被烧死的鸟兽。

    我对肖子说:“肖子,你认不认得路?”肖子拍拍胸脯说:“放心吧,这地方我也是头一次来。”

    “滚你大爷的,头一次来你让我们放什么心啊。”

    我恼怒的冲肖子说,什么时候来说话也不靠点谱。

    “我是说,这地方是我头一次来,不过我肖子走山路还真没迷过路,老子是天生的鹞子。”

    肖子扭过头冲我说的时候还抬了下下巴。

    天生的鹞子是指方位感特别强,我跟肖子一块儿倒斗,从没有迷过路。

    不管是在凶山大川里还是荒漠戈壁,只要肖子认准的方向那准没错。

    这种本事只能是天生的,根本学不来。

    肖子之所以敢这么说就是因为他是天上的鹞子,不管怎么弄他他一定能找到他想找到的方位。

    一路走了不知多少山路,走的我脚腕子的伤口崩裂开,脓血顺着往下流疼得我不得不停下来歇息一番。

    肖子这才想起来装在他衣袖里的草药,肖子跟着申屠老爹没少学东西。

    找草药这方面跟我一样不分伯仲,看什么伤口找什么草药,一点儿都不出错。

    想都不用想他找的肯定是喇钻草,喇钻草到处都有。

    这种草很是不起眼,但是止血特别有效。

    喇钻草的叶子边缘上全是小刺儿,在手上使劲儿划拉一下准能流血。

    但把这种草给揉碎,别让里面的草汁流出来,放在伤口上就能很快的止血。

    不过喇钻草揉碎后放在伤口上特别的疼,比放了一把盐还要疼,就是因为叶子的边缘上有一圈刺儿。

    我咬着牙对肖子说:“放快点儿,别他娘的磨磨蹭蹭的折腾我。”

    说完我紧闭双眼,用手攥着拐棍等着肖子把喇钻草放到伤口上止血。

    我绷紧身子咬紧牙关,等了好一阵子也没有什么反应。

    我大声对肖子说:“你他娘的,快点。”

    “好拉。”

    易姑娘冲我耳朵大声叫了一下。

    “好了?”我慢慢的睁开眼看我的伤口,还真是的,脚腕子上两边都糊有草泥,我疑惑的看着肖子说:“怎么会不疼了呢?”“那是。

    老子还找到了地龙花。

    我他娘的头一次在这山旮旯里见到地龙花,真是难得,这么好的草药让你给糟蹋了,真是好菜都让猪拱了。”

    说着在我的伤口上猛的拍了一下,虽然有地龙花敷在伤口上,但肖子拍的那一下力道可不轻,还是疼的我全身直打哆嗦。

    我对肖子说:“他娘的,那是老子命大福大。

    快把剩下的地龙花给我,省的老子伤口一会儿又崩裂了疼的走不动路。”

    肖子不舍的从裤腰上把被团的不成样子的地龙花塞我手里。

    我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撕下衣服上的一块布抱起来。

    地龙花本是南夷之地的一种毒草,可这种草移植到江北地区却成了一种益草。

    有止血消痛,泻热通火之功效。

    就跟橘子一样,长江以南为之橘,长江以北为之栀。

    这种草虽然在江北也可由长成,但是很少有人能找到,原因就在它的名字上。

    地龙花,这东西跟人参一样,会跑。

    地龙花只要长到半年后没有人采摘便能钻地换位,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花盆里养着。

    但是这种草一颗两颗的也没多大的用处,晒干了也就几钱的重量,没不出价钱。

    只有上了重量才能卖出个好价钱。

    伤口上有地龙花的麻醉,再走的时候虽然还很疼,但明显疼的不再那么厉害。

    还是我殿后肖子打前开路,走到太阳都照到头顶上也没有见到驿路,我气喘吁吁的对肖子说:“你他娘的肖子,你到底走没走错啊。

    这眼看着都晌午了,咱们还没有走出去,老子还能看见那个山头。”

    说完我伸手指指那个最初我们出来的山头。

    “滚你大爷的,走没走过山路啊,望山累死马。

    就咱这两条破腿还想一会儿就走出去啊,可没那么容易啊。

    这次咱们走错路了,要不是昨天晚上出那么多岔子咱们早就……”肖子说着说着突然停下脚步。

    易姑娘在我身前也停住,我闪到易姑娘前边,问肖子怎么回事,肖子侧身让开,一堆石头出现在我面前。

    那石头摆放的很有秩序,一共是三层。

    最下面的一层是六块石头,石头圆不溜丢的。

    第二层是三块石头,也是圆圆的。

    第三层是一块石头,我用手中的拐棍捅了一下最上面的石头,那石头动了一下我手中立马卸了一些力道,不让那骷髅头从上面滚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