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唱情歌

    更新时间:2018-08-23 11:05:10本章字数:3057字

    肖子说:“日他娘的,怎么回事?”我没吭声,又用棍子把骷髅头给拨到一边,骷髅头轱辘着滚到我脚边。

    肖子用脚给踩住,我忙说:“小心五孔里有东西啊。”

    话刚一出口肖子的脚立马抬起来,骷髅头失去稳定接着轱辘下去,我用棍子给挡着。

    然后对肖子说:“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没有。

    “肖子蹲下身子,随后折断一根小树枝,小心翼翼的捅了捅骷髅头,见没什么动静这才放心大胆的翻过骷髅头,使骷髅头的正面朝着天空。

    我也眯着眼看了看里面,什么都没有。

    “好像当时听他们说泰裕钱庄门口摆放的就是这种石头,可是这里怎么会有呢?”易姑娘很奇怪的看着我们挡在我们眼前的石头。

    我和肖子是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种石头阵法,什么诡异妖邪的诅咒阵法我都听申屠老爹和司徒诸葛说过,怎么就没有听他们说过还有这么一个奇怪的石头摆法。

    肖子也是奇怪,用树枝一个一个的把第二层上面的石头给捅掉,上面什么也没有。

    肖子回头看我一眼,我点点头示意他接着捅石头,肖子站起身子一踢脚把最下面一层的几块石头给踢散,顿时一张黄裱纸露了出来。

    黄裱纸上什么也没有,肖子好奇的用棍子把黄裱纸给挑起来,我很奇怪石头下面放一张黄裱纸是用来干什么用的。

    便伸手去拿,手指刚一触碰到黄裱纸,黄裱纸“轰”的一声烧起来,吓得我赶忙缩回手。

    黄裱纸顷刻间烧成灰烬飘散在空中。

    顿时我么几个人愣在一旁,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肖子破口大骂一声,便接着要往前走,我隐约觉得不对劲。

    喊住肖子,对他说:“这山林里也没有路,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这对石头?肖子,和你昨天晚上看到的一样吗?”肖子摇摇头说:“他娘的,记不清楚了,好像没有三层,下面几个石头上面放着一个骷髅头。

    我就是顺着这些记号找到你俩的。

    现在咱们几个也都四肢健全,管那么多的鸟事干逑啊,赶紧走吧。”

    说着便打头迈开步子。

    我一时也想不起什么东西,只能对易姑娘点点头示意跟着肖子走。

    一路上山花烂漫的,原本压抑疲劳的身心顿时好多了。

    肖子是不是扯两嗓子四川的情歌,唱出来的味道跟死人家里出殡请的唱丧似的,笑的易姑娘捂着肚子笑,我也是笑得全身发疼,我对肖子说:“你他娘的还是唱戏得了,你唱戏都还比唱山歌好听。”

    “你懂个屁啊,老子这是在唱情歌呐。”

    肖子回头狠狠瞟我一眼。

    “滚你大爷的,发情也不是这个时候,扯这个嗓子也不怕把母狼给找引来……”母狼刚一脱口而出,身后一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哈哈的口气吐在我的脸上。

    我微微偏头眼角扫一眼看见一只毛茸茸的蹄子,吓得我大气都不敢出,只是盯着身前的易姑娘和肖子。

    肖子还一步三晃的在前面开路,用棍子括打挡在身前的杂草枝蔓,一点都不知我身后的凶险。

    这是狼搭肩,在进山洞之前也遇到过狼搭肩,不过隐约记得好像是有人说那群狼是肖子养的。

    我还是头一次听说狼也能喂养,还是成群的喂养,光饲料可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不过我也没有听说过肖子私底下还养的有狼,不过身后的这只应该就是狼,它就等着我转过头后一口咬在我的脖子上。

    冷汗顺着我的脖子直淌,眼看着肖子跟易姑娘两人越走越远,再他娘的走下去就钻到树林里看不见了。

    狼搭肩的时候是不能动不能喊叫的,它就是等着,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它就咬下去,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易姑娘跟肖子钻进树林里。

    我的腿也快坚持不住了,伤口有点发疼发痒,好像是有蚂蚁爬上去了。

    不行了,不能这么干耗着,得想办法让他俩过来救我,吧不然就我这近乎残废的人哪能斗得过狼。

    “肖子。”

    我深吸一口气,猛的对着肖子钻进树林的方向大吼一声,趴在我身后的狼不防我大吼一声,身子猛的一抖,嗓子里“咕噜”一声响张口向我脖子咬去。

    在我喊肖子时候早就做好了防备,在它嗓子咕噜一声时我迅速蹲下身子,蹲下身子我顺便把棍子往上一戳,想用拐棍戳它一下。

    哪里想到,蹲下的时候抬头一看,头顶上左右两边各有一个白花花的长獠牙。

    草,是在洞里面没有被炸死的那只獠牙拳狼,没想到它竟然跟着我一直到这儿,看来是不吃了我们几个是不罢休的。

    这畜生很是精明,见我蹲下后面的两只拳爪腾空踢在我后背上,我一个狗啃泥向前趔趄下边马趴在地上,棍子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我趴在地上,忍住脚腕子上的疼痛缩起腿把插在破烂不堪的靴子上的短刀拔出来,手还没有摸到刀柄,眼前猛的变暗。

    拳狼腾空扑到我身上,后面两只拳爪踩在我的大腿上,让我动弹不得。

    我手臂猛的发力,把倒抽出来,看也不看的便向后背上戳去。

    没想到这獠牙拳狼甚是狡诈,料到我要用刀,抬起拳爪踢在我的手腕上,顺势把我的手臂也给踩在地上,刀子当的一声落到地上。

    脑后一阵风,感觉是要张口咬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猛的转过身子用另一只手抓住它的一根獠牙。

    睁开眼一看,心里一阵害怕,獠牙的尖儿已经戳到脸上了,要是再慢一点儿,这畜生的獠牙就戳到我脑子里了。

    僵持的一会儿,獠牙拳狼后面的两只拳爪使劲蹬我的大腿,前两只则朝着相反的方向蹬去,这畜生是要把我活活给撕开。

    心里大惊,这只手腾不出来了,我转过头看被踩在下面的手,一看之下发现那畜生的爪子上的指甲露在外边,我翻起手腕一把抓住一个指甲猛的朝上掰。

    哪知掰它指甲时带出来藏在毛发下的脚趾,手紧紧抓住指甲往下一握猛的一掰,獠牙拳狼吃不过疼痛,腾起拳爪一跃而闪。

    我瞅准时机,扬手抓住他的蹄子朝着反关节一扳,只听“嘎嘣”一声脆响,这畜生的腕子被我硬生生的给掰断了。

    畜生只要一发怒,挣扎起来挡都挡不住。

    拳狼疼痛难忍,张口朝我扑来,我抓住它被我掰断关节的蹄子朝它嘴里塞去。

    就在此时突然那畜生身子一歪扑倒在我身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我赶忙翻过身子把它压在下面以防这畜生使诈。

    就在我翻过身子的当间儿我瞥见肖子和易姑娘一人那一根大粗木棍子,身子当即瘫软。

    趴在这畜生身上对肖子说:“快,用刀捅死它,别等一会儿醒过来又祸害咱仨。”

    说着肖子蹲在地上捡起短刀照着獠牙拳狼的脖颈猛的一插,一股血水猛的飙到我身上,一阵滚烫疼得我连连喊叫着从獠牙拳狼身上滚下来。

    不多会儿灰尘飘散,肖子被拳狼拱了很远,我揉揉眼看得我一身冷汗。

    肖子身后是一块大石壁,看来拳狼是打算跟肖子同归于尽,我忙冲肖子喊道:“小心后面。”

    肖子听到连头也不回,一记鹞子翻身,抓住獠牙的双手使劲儿向下一按,身子腾空翻转踩在拳狼的脊背上落在地上。

    而卖命向前拱的拳狼料想不到肖子还有这么一手,想停也停不住,一头撞在石壁上头一歪死了。

    本来已近被捅了一刀,折腾也折腾不了多久,这下只是让它死得痛快些。

    我靠着一棵树,让易姑娘帮我把掉在地上的拐棍和短刀捡起来给我。

    肖子擦擦脑门上的汗对我说:“你这个丧门星的,走个路都能遇到狼,这是他娘的倒霉到家了。”

    “我丧门星,你他娘的看看我这伤,”说着我伸出手背,让他看刚才狼血飙到我身上烫出来的伤口,脖子上,手背上全都是燎泡,“你他娘的不整死我你是不罢休啊。”

    “你让我用刀捅死它,捅的时候你他娘的就不会闪开一点儿,非要烫的全身都是了你怨我来了。”

    肖子一边说一般捡起一块地上的石头猛砸獠牙拳狼头上獠牙,我心中本就对着怪兽有气,我举起拐棍猛的朝那队獠牙砸去。

    肖子还未来得及缩回手,棍子一下子砸到肖子手上。

    肖子哀嚎一声蹲在地上,一边不停的甩手一边骂我:“你个狗日的东西,自己受伤也要把我搞死啊。

    亏得老子背你上山下山的,临了你给我一棒子,你这是卸磨杀驴过河拆桥上树搬梯啊。”

    我讪讪的走过去,低头看看怎么样了,肖子抬着肿胀得发紫的手让我看。

    刚才那一棍子砸的很是生猛,肖子的手又胖了一圈,我刚忙满脸堆笑的说:“哟呵,胖了不少啊。

    赶紧走吧,别等天又黑了,我发现这里的天过得特别快,一转眼怎么就到下午了。”

    易姑娘见我说这个问题便插嘴说:“其实我也注意到了,在我们走的时候我就发现,咱们没怎么走太阳却已经偏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