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烧山开道

    更新时间:2018-08-23 11:05:10本章字数:3059字

    山林里的大火一把就够了,而我们竟然放了四把火还没有把山给少净,眼前还有没有被烧到的地方,我对肖子说:“昨天晚上,你去找我跟易姑娘时,在听到爆炸声前有没有遇到大火?”“大火?什么大火?”我听他这么说便知道他没有遇到我跟易姑娘为了防止獠牙拳狼而点燃的大火,那这就太奇怪了。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一把火只要在山林烧起来的话那就是一发不可收拾,不把这个山烧光这火是不会灭的,除非天降暴雨。

    而肖子却没有遇到我们烧到大火,更奇怪的是我们一共烧了两把大火,都没有把山林给烧起来,难道说火在燃烧的过程中慢慢熄灭了,可是这里是艳阳高照的,火只要烧起来根本就不可能自己熄灭。

    易姑娘也不解的看我,我想完后便对两人说:“走,咱们跟着这火,看看它能烧的哪儿?”肖子说:“嘿嘿,老子本就打算烧山开道,就指望这个破棍子开路早他娘的累死了。

    走。”

    说着我们三人跟着火不远不近的走着,火烤的我们三人脸上红彤彤的,易姑娘原本娇嫩的脸一时受不了这么炎热的炙烤,只能跟在我跟肖子身后,我则靠着肖子的搀扶才慢慢悠悠的走着,易姑娘则拉着我给她的棍子在后面小心的走着。

    被火烧出来的路也是坎坷不平的,时不时有些被火烧的将要断掉的树干枝杈,等我们走到跟前的时候突然折断砸下来,要不是肖子手疾眼快,肖子早就被砸死了。

    走了有半个时辰的时候,路面也越来越难走了,走在上面脚跟被火烧一样,疼痛无比,易姑娘的脚原本就已经走不了多少路途,现在更是走不动,我对肖子说:“不能停,的接着走。

    你背着易姑娘,咱们赶紧跟上,别走错方向。”

    肖子蹲下身子把易姑娘背在身上,搀扶着我对我说:“老子上辈子欠你狗肉账没还,娘的这世来还债来了。

    老子累的快死还要搀着你走。”

    易姑娘哼了一声说:“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说着在肖子背上挣扎着要下来,易姑娘本就不怎么搭理肖子,他又这么一说,易姑娘当然以为肖子是在含沙射影的说她是个累赘。

    易姑娘的性子也古怪,肯定不愿了。

    我赶紧和稀泥,捶一下肖子说:“你他娘的就是不欠我账也得搀着我走,别他娘的废话,赶紧走。”

    艰难的把靴子穿上后,再踩在地上的时候果真不似之前那般滚烫的让人走不成,眼看着火越少越远,我催促着肖子抓紧的点儿,别让火少不见了。

    等肖子把木头垫进靴子里后,又背起易姑娘匆匆忙忙的向前赶去,虽然或还在烧着,但是已经很小了。

    我奇怪的看着眼前的境况,肖子破口大骂:“他娘的,怎么回事,刚才还烧得好好的怎么就灭了?”“别让他灭,肖子,赶紧点火,让火接着烧,我倒要看看这火能烧到什么地方。”

    我手持拐棍,盯着渐渐微弱的火苗心里疑窦丛生。

    易姑娘扶着我问我:“你跟着火苗跑是想干什么?”“山林起火从没有自己会灭的,从来都是把山上的东西给烧光少精才会灭,而咱眼前的火竟然自己灭了,太奇怪了。”

    我拄着棍子做到肖子跟前,肖子正拿着快要熄灭的棍子一点点引火。

    我突然拦住肖子,让他把他手里的那根木棒给我,肖子疑惑的把手中将要熄火的棍子给我。

    我接到手里仔细的看一番,这根本不是木头,而是用蜡烛油做成的很像棍子的烛木。

    易姑娘觉得我查出来什么东西,凑过来问我:“怎么了?”我使劲的把手中的棍子掰开,果真不出我所料,“棍子”里面泛出白色的渣滓,一股子腊味。

    肖子疑惑的站起了也把手中的棍子掰断,里面也是些黑黑的渣滓,倒在手里闻过后说:“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树枝里怎么会有蜡烛末?”“他娘的,咱们不是在梦中,咱们一直就在韩服修建的宫殿中,咱们他娘的压根儿就没出去!”我把手中的蜡烛狠狠的扔到地上骂道。

    肖子跟易姑娘听我这么说都懵主了,说:“怎么回事?你他娘的说清楚点儿,刚才还不是在梦中这会儿怎么又成了连洞都没有出来?”我走到火苗熄灭的地方,对肖子说:“你往前走。”

    “往前走?怎么了?”肖子不明白我什么意思,双眼盯着我迟疑着没有往前走。

    我拿起肖子手中棍子放在一旁将要熄灭的火堆上,等棍子烧起来的时候我把棍子上的火苗对准眼前的一棵树烧去,那棵树慢慢的向我们这边歪过来,肖子吃惊的撑起手把“树枝”给挡开。

    我对他扬扬下巴,说:“你往前走走看。”

    肖子抬脚边往前走,“咚”的一声撞到看是山的东西上面。

    易姑娘看得瞠目结舌,伸手向前摸去,手未伸直便碰到如同一面墙一样的东西不能再向前伸了。

    “他大爷的,这是什么东西?怎么看着前面还有路都不能走了?”肖子踹着对面的“墙”咚咚作响。

    我心里一阵冰凉,又掉陷阱里了,想韩服修万靇宫殿又有这么多的机关陷阵仅仅是为了防止有人毁坏万靇宫我心里一阵感慨。

    光这个假造的山林不知得花费多少的人力物力,韩服哪儿来这么多的钱财去修建这个地下宫殿。

    “季百,你大爷的想什么呢,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我们还真没有走出来?可是我挖的那个盗洞我可是千真万确的,我不认识我爹娘我还能不认识我自个儿挖的盗洞不成?”肖子拉扯着我问我。

    “别说话,让我好好想想,让我想想。”

    我推开肖子,靠着看不见的“墙”在想到底是那个地方我没想到。

    当我在长明灯台的地方遇到肖子跟易姑娘后,便和王三爷的人一起进了那个隐藏在其中的通道,然后我们逃掉了。

    有一个地方我一直在心里疑惑,那就是我堵在前面说台阶抬高被绑着上不去让他们给刀解开我们身上的绳索的时候,他们一点儿都没怀疑,只是穿了一番话后便把刀子给我们了。

    疑惑就在于,当我们把身上的绳索解开后他们竟然不向我所要刀子,而是任由我把刀子藏起来。

    这一点是最不合情理的地方,既然能绑了我们几个那就不可能再放了我们,最后任由我们逃掉。

    想到这里我一身的冷汗,这是一个王三爷或者是跟申屠老爹有关的大阴谋,我们一步一步的往他们摆好的套子里钻,一个比一个深,这可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王三爷他们本来就是想让我们逃跑,我们刚好遂了他们的心愿,然后就是我们爬到高墙之上,再顺着墙一直爬到迷宫里,在迷宫里我们掉进血池里后肖子找到了出口,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巧合,巧合的让人无法相信,而我们就是这样做了。

    可是肖子所说他挖的盗洞那一点在这里解释不通,每个人对自己的活计那只有自己熟悉的,哪怕是个坑,在那个地方这都在心里面清清楚楚的,根本没法作假。

    而肖子背我们出来的那个盗洞肖子咬口说是自己挖的那就没假,问题就是肖子十年前挖的盗洞怎么会在十年后领着我们到了这个假造的山林。

    这个又应该怎么解释?一时间我脑子里乱如麻,从一开始进盗墓洞之前的事情到现在之间发生的事情一个个闪现在脑海里,可就是理不出头绪,想不起来究竟是在那个地方我们遇些不注意的事情。

    脑子乱七八糟的,耳畔突然想起咚咚的声音,我转头看见肖子正拿着我的拐杖使劲的敲打着那面看不见的墙壁。

    “别打了,没什么用。

    要是能让你敲打几下就破的东西韩服修它还有什么用,那还不如不修。”

    “那可不一定,从秦朝到咱大清朝你算算这都过了多少年,修的再结实能过得了上百年也不可能过得了上千年,这会儿我倒是想知道把对面这东西砸穿了,那边儿是什么东西。”

    说完又举起粗棍子朝对面抡去,我看着肖子咬着牙使出全身的力气朝上砸去,可是除了一道白印子外什么都没有。

    砸了有十几下肖子便泄气的坐在地上揉着肩膀。

    不多时,天亮了,太阳照在我们脸上。

    易姑娘猛的站起身子对我说:“记得你说我们还没有走出万靇宫是不是?”我这时看见太阳也愣住了,这又该怎么解释。

    如果说我们出了万靇宫,可我们眼前的这堵看不见的墙和蜡渣滓做成的树无法解释;倘若算我们还没有走出了万靇宫的话,那这白天的太阳晚上的月亮又该怎么解释。

    刺眼的光芒照在我脸上让我偏过头,霎时间我脑子猛的想起来司徒诸葛曾告诉的我一个传说——藏山于泽。

    所谓藏山于泽是司徒诸葛很久以前告诉我的一句话,当时我并未在意,只是有两句话记得很是清楚:藏舟于壑,藏山于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