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藏山于泽

    更新时间:2018-08-23 11:05:10本章字数:3082字

    之所以能记得很清楚就是因为他当时说过,但凡开山凿墓,必依古人之法,凡古人之法必尊天理,天理存于道。

    而藏山于泽是指把山藏在深泽之中,韩服究天人之力竟然能搬山填海,把一座山藏在两山夹川之中。

    这样一想,所有的事情都解释清楚。

    我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的太阳对他俩说:“我想明白了。”

    肖子急于知道怎么回事,插嘴说:“那你倒是说,咱们到底走没走出你说的那个万靇宫?”我想了一下说:“算是迈出去了一条腿。”

    “什么叫迈出去了一条腿啊,你他娘的能说明白一点儿行吗,出去就是出去了,没出去就是没出去,你他娘的整个迈出去了半条腿,买猪大腿呐你,卖出去了半条腿。”

    “你说你记得很清楚,那个四方的盗洞就是你十年前所挖的盗洞,你没看错?”“老子看错了把眼珠抠出来,以后洗手不干盗墓这一行,老子去给人守墓去。”

    “那就容易解释了。

    我们现在不在山上,咱们是在半空中。

    咱们出来的这个盗洞还是你十年前挖的那个盗洞,只不过位置变了。”

    肖子听到我说位置变了更是瞪大眼睛一脸鄙夷的盯着我说:“你他娘的没毛病吧,老子头一次听说挖的盗洞还会变位置的。”

    易姑娘觉得肖子不停的打断我说话,很烦的咳嗽一嗓子,肖子还算是有眼色,很聪明的闭上他那张臭嘴。

    易姑娘见肖子不再说话便示意我接着说。

    我拿过肖子手中的火把,把火把上面的火拨动一番,让火烧的更旺一些。

    火把被我拨动后燃烧的更亮堂,原本就是白天,显得很是奇怪。

    我没有理肖子跟易姑娘奇怪的眼神,而是自顾自的拨动火把。

    拨完后我把火把对着那堵看不见的墙接着说:“司徒诸葛当年对我说过一句话,好像是什么子说的,反正不是孔子就是孟子,我也记不清是什么子了。”

    肖子插嘴说:“瓜娃子。”

    易姑娘狠狠的瞪肖子一眼,肖子立马就怂了,看着我不再吭声。

    “管他娘的什么子说的,反正就是说的藏舟于壑,藏山于泽。

    这句话我当时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我他娘的也没经历过我肯定是不明白的。

    不过,现在我想明白了,咱们所处的地方就是藏山。

    就在咱们的脚下,藏山于泽本身是指沧海桑田的变化,当这种变化被是施以外力的话,那么这种变化就会加快。

    而咱们在一开始动土的时候便触动了这机关,而在我们触动机关以后藏山还没有动,直到我们爬上那堵墙的时候,易姑娘昏迷过去,我们几个人都感到无力,那就是山在动的缘故。

    山在动的时候会触发很多的机关和瘴气戾怨,这就是我们感到无力的缘故了。”

    我说了这么多,肖子跟易姑娘听的有点明白,我喘口气对他俩说:“当我们从洞口出来后易姑娘的症状都不治而愈,当时我就在想这是怎么回事,不可能在洞里面的时候因为阴阳调和使她的阴气受损,而刚一出来就好了,这不应该的。

    现在就很简单了,易姑娘并不全是像我说的那样,而是在山体转动的时候散发出来的气体让她受损伤,我跟肖子在上面和你一样也是晕晕乎乎的没有力气,但是还没有到你那种程度昏迷过去就是因为那墙上面八卦图确实在阴阳调和。”

    说到易姑娘昏迷的时候我心里一直就有疑惑,现在虽然解开了,但是如果出不去解开了也是白搭的。

    肖子听的不耐烦,挥挥手对我说:“你他娘的就不能说快点说简单点,就说我们现在怎么出去吧。

    出去后你再说咱们是怎么进来的。”

    我看易姑娘也是这个意思,便喘口气说:“咱们现在在两山所夹的地方,唯一出去的方法就是把我们脚下的地给砸开掉下去。

    如若咱们下面是大江大河的话那咱们掉下去还能留有小命,要是咱们下面不是江河而是峡谷山道的话,那咱们下去只能是粉身碎骨。”

    肖子听得不明白,开口嚷嚷说:“你到底说的是他娘的什么啊,怎么咱们只能从下面下去吗?就不能从这里下去吗?”说着肖子用手捶了捶那堵看不见的墙。

    “你要是有沉香的本事把这后面的山给劈开的话,那我也跟着你从这后面走。

    也不用冒险把咱脚下的地给砸开。”

    一直在旁听我说话的易姑娘突然发话问我:“你说的后面的山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非得把地给砸开?”我对肖子说:“你不让我说怎么进来的,怎么一回事,现在又绕回来了。

    还得我把这件事给说清楚,不然你们不知道我为什么非要这么做。”

    “那不一定,倘若咱们不放火烧山的话,那肯定想不到会是这样。

    咱们走了这么远……”我正要接着往下说,看见易姑娘欲言又止的,我便问易姑娘想说什么。

    易姑娘顿了顿说:“我有一点不明白,就是你一直没有说清楚的问题。

    既然你说咱们是在现实中,那咱们头顶上的太阳是怎么回事,现在可又到头顶了,这是怎么回事?”原来易姑娘一直在疑惑我们还是在梦中,我转过身子,让易姑娘看对面的山林。

    易姑娘看了一眼说:“怎么了?”“你仔细看那边的太阳现在到哪儿了?”易姑娘手搭凉棚,看清楚了。

    太阳就在我们交谈之间竟然已经偏西了,较之“前日”太阳落的更快了,记得太阳刚刚升起来,现在竟然又要落下去了。

    易姑娘诧异的看着我,我心里猛的沉一下对她说:“藏山于泽的厉害之处就在于藏于泽之中。

    咱们站着的地方马上就要沉下去了,再不出去咱们可就真的玩完儿了。”

    肖子怀疑的看着我说:“老子天生的鹞子,怎么会能认错方向呢,太阳东边升西边落我他娘的看不走眼。”

    “你没看错,咱们确实是沿着一个方向走的,可问题就是这是韩服建的山,你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时咱们脚下的山体也在改变。

    有一点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咱们走的时候从没有遇到过上坡,咱们一直走的都是下坡之类的路,只是这一点我也在看到这里的树木使用蜡油做成的才注意到。”

    肖子听的目瞪口呆的,十分不相信山竟然会动。

    “那你说说,这假造的山里面怎么会有那长着长长獠牙的狼,还有兔子,还有那个爆炸,这些该如何解释?”易姑娘也是很奇怪的问我。

    “那些东西都是真的,不过他们是怎么进来的……”易姑娘的话猛的提醒了我,“这里还有出路,我们赶紧走,快点。”

    易姑娘说到兔子和獠牙拳狼提醒了我,我们不经意把机关打开后它们刚好从别的地方钻进来的,不然这里有没有吃的怎么回到这里来。

    它们进来后找不到出路,刚好遇到我们。

    易姑娘跟肖子两人站起身来对我说:“哪有出路?”“找找看,易姑娘刚才说那头狼和兔子是出现的,让我想起来它们可能是从别处钻进来的,既然有入口那肯定有出的地方。”

    我站起身要走,伤口剧烈的疼痛让我难以忍受,一看手里的拐棍已经不知何时被烧的只剩下一半了。

    易姑娘没有动身,只是坐在地上,手里握着一根小棍子在地上划着。

    我看不清楚是些什么东西,但还是凑近看一眼。

    原来是易姑娘把一路上的疑惑都给列出来,第一条就是,那群小狼崽子。

    小狼崽子,看来獠牙拳狼不是刚刚一开始就钻进来的,而是一开始就有的。

    八九只狼崽子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生出来的,我这么一想,精神为之一振奋,拍拍易姑娘肩膀说:“快走,我知道出路在哪儿。”

    肖子一听能出去,唰的一下子站起来拍拍屁股对我说:“快点儿走,这天可都黑了。”

    但易姑娘仍没有动身的意思,只是抬头看我说:“你刚才说藏山于泽,这山是是要往下坠的,咱们要把这地给砸开才能出去,怎么现在又变了,我觉得现在不能冒冒失失的。

    你把事情都给想清楚,不能再疲于奔命。”

    已经走出去的肖子听易姑娘如此一说便退回来对我说:“我觉得易姑娘说的挺有道理的,咱们不能老是跑来跑去的,就跟在地下一样差点连命都丢了。”

    对你大爷的,易姑娘说什么你都点头,易姑娘要是让你吃屎你都屁颠屁颠的去。

    我心暗骂肖子,可嘴里默不作声的,想着有哪些个地方还没有弄明白,但这藏山于泽是很明显的。

    还从没有那个地方有过这种情况,不到几个时辰一天便过去了,这就是司徒诸葛所说的藏山于泽。

    但想了想易姑娘所说的,的确如此。

    我仅仅知道出口的大致位置,倘若我们赶过去找不到亦或是消失的话那就真是瞎跑了,还不如好好想想可不可以在原地就出去。

    想了一阵也想不出个头绪来,眼看着天将将黑了下来,再不想办法出去等这夹山真坠落下那可就是有九条命也得交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