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死老鼠

    更新时间:2018-09-01 15:04:38本章字数:3413字

    将那药水喝下之后,我才知道并不是想像中的那种姜茶,而是一种又苦又涩叫做正气水的东西。

    今天一共6节的课我都错过了,不知道刘姥姥后来又没有去串门,但愿他知道我是真的晕倒在操场里,不是故意要翘课的。

    “好很多了,谢谢老师。

    如果问题不大的话,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现在已经6点多了,今晚回去还有作业要写呢。”

    吐着舌头不停用手去扇着寒风,虽然我在这里留级了三次,但正气水这种东西还是第一次吃,平时中暑这种悲剧可从来没有发生在我身上过。

    而今天刘姥姥也是很奇怪,居然会答应我提出趴在操场上那种乱七八糟的要求,他一向都以这种东西为借口来反驳学生的。

    现在却阴差阳错的帮我逃避了今天所有的课,还附带着做了个噩梦。

    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虽然这个点回家并不算太晚,但多少还是得和这里的老师讲一下才行。

    而我对于这里的老师脾气秉性并不熟悉,他们可能比认课老师还要容易糊弄,也有可能比刘姥姥还要奸诈。

    学生和老师提出要回家的条件,用写作业无疑是最完美的借口,白大褂的医师听了我的话之后,点点头并指了指门口。

    伫立在病床一侧的我,很块就会意了他的意思,要我做其他的事情会很难办,但让我回家却是易如反掌,三步并作俩步走到了门口,接着眼前是一条长长的走廊。

    医务室虽然我不常来,但偶尔还是有注意过这边的,在四中它属于中等的建筑,只有4层楼左右的高度。

    到了走廊的尽头,沿着楼梯一路向下,那楼道一侧的窗外,天色已经渐暗了。

    比起每周五放学后那种死一般的寂静,今天这个时间点,学校还不算太安静,在路灯下,以及一些黑暗的角落里,随处可见所谓的情侣携手同行的情景。

    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们,我心里感慨万千,如果有一天我也能拉着寒冰的手,在操场上,发黄的路灯光下走走该有多好。

    “同学,你不是着急回家些作业么?怎么还站在这里?”

    正想入非非身后却传来了刚才那个老师的声音,我回过头去,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番。

    在离开时他穿在身上的白大褂已经不在了,此刻他身上穿着一件百色的背心,双手揣着兜正朝着我走近。

    “呃……抱歉,老师。我刚才想东西想的有点入迷了……呵呵……”

    说着快步朝前走去,直到从医务室里出来,确定那老师并没有出现在身后,我才长吁了一口气。

    在门口那堆叠着鹅卵石的小路上,即使太阳已经下山,我仍然在空气中感受到了一丝沉闷的氛围。

    梦境中的一切如影随行,好在现在还没到闭校的前一个小时,在一些相对幽暗的地方都有路灯已供照明。

    尽管心里已经有准备,在经过传达室门口的那个小门的时候,我还是被胖保安那满是肥肉的脸从窗帘后探出吓了一个趔趄,要不是身后有墙壁,可能已经坐在了地上。

    “呦,这不是一年365天都迟到的小顾么?

    你这是打算在咱们学校再新创个离校最晚的记录么?

    平时放学我一开门,你总是第一个冲出去的,怎么今天姗姗来迟呀?”

    对于我狼狈的举动,王胖子看在眼里,他为人风趣这点在学校里是公认的,尽管这话说的不好听,但确实在理。

    迟到对我来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罢免的。

    玩游戏就如同赌博一样,输了总想赢,然后不知不觉的就超过了原来在心里定下的时间。

    “没……”

    本来这时候,我已经在家里的电脑桌前,带着刘备诸葛亮他们和曹操火拼了,而现在却要步行半个多小时才能到家。

    喘了几口大气之后,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接着低声否决了他那充满讽刺的猜想。

    “咕噜~”

    也不知道那个白大褂的医师所指的中暑是在早上还是晚上,但除了背刘姥姥罚跑操场以及那之前的事情以外,其他的通通记不得了。

    心里对于那些有车一族永远都只有羡慕的份,在离开四中大门后,我还没迈开往家里狂奔的步伐,肚子却打起鼓来。

    走在路灯的光芒之下,我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馋性,但在经过超市门口的时候,还是把持不住将手伸进了兜里。

    将周身的口袋翻了一个遍之后,除了一张皱巴巴的5块钱纸币以外,连个硬币都没有剩下。

    在B市这个豪华的不夜城里,50块钱都买不了什么东西,更别说5块钱了。

    不管是校里校外,所有的消费都异常的贵,记得过年的时候回乡下奶奶家,在那边花5块钱可以买好多东西,比如零食和小鞭炮打火机之类的。

    超市里走一遭,面包的最低价格可能你都想不到,正好和我手里的钱一样,碍于面子的问题在那导购小姐问要不要配饮料什么的,我只能摇头拒绝她。

    学校里的小卖部在价格方面,要比校外的便宜一些,但仅仅也只是5毛的差距而已。

    边疾走边吃着嘴里干巴巴的面包,那种口干舌燥的感觉让我连喘气都觉得费劲。

    路边,远处几个大型的广场上,数千的大妈聚众在跳着广场舞,一首成年的旧歌响彻着B市的每个角落。

    比起四中闭校后那种沉溺黑暗死一般的寂静,这外面的街道要热闹很多。

    虽然有城管在抓,但依旧有些为了赚钱不要命的小贩在路边的行道树下摆摊,还有一些甚至选择了十字路口。

    四兜皆空,面对周围那些潜在的诱惑,我坚定了心里唯一的信念,今晚回去之后一定要把花在学校以及回家路上的这些时间玩回来。

    “呦,又被老师留堂罚抄了?这么晚。”

    回到家已经快7点半了,在楼下大老远就听着卧室里传出来老爸那堪比惊雷炸响的鼾声。

    随手将门带上之后,我一转身就对上了老妈的脸,她戴着围裙以及一双红色的橡胶手套,身后远处楼梯下的厕所门缝里正亮着光。

    “是……”

    有些无奈的点点头,不管在学校发生了什么的,只要回家晚了利用这个借口就能完美的骗过老妈,似乎在她看来自己的儿子也就那么点出息了。

    “饭在锅里,我刚拔了插头应该还热的,你上去看看如果不行就自己炒,冰箱里鸡蛋和包菜都有。”

    不知道是出于对我的失望,还是清洗厕所累了,老妈随后在我踩着楼梯口的“平安出行”垫子换拖鞋的时候,冷冷的叹了一口气,接着转身朝厕所那边走去。

    “知道了。”

    留级让我不论在校里校外都很有名,亲戚家的孩子都谨记这父母的教诲,不和我玩而邻居的孩子更甚,大老远见我过来,邻居那些家里有孩子的大叔大妈就纷纷将自己的儿女往家里带,特别在学校读书的,感觉好像我会带坏他们似的。

    而在学校里,朋友几乎是个不存在的,毕竟我并没有杨国强那样的身家姿本,也没有寒冰那种科科满分让刘姥姥都舍不得罚的实力。

    收拾乱七八糟的心情之后,我迈步上了楼梯,在客厅将就着吃了点冷饭,回房间将上衣一扒,就坐在了电脑桌前。

    比起网络上那些花哨的烧钱网游,对我来说三国志更具有诱惑力,毕竟这是一款真正免费无需花一分钱的游戏,只是这中间的坚持能做到的人少之又少。

    记得第一次在中考拿了几个鸭蛋回来之后,老妈有对我说,如果你能把对游戏的坚持不懈放在学习上,别说自行车就算是电动车妈妈都给你买。

    虽然这么说有点夸大其词了,但在经历后面的几次考试之后,老妈寄放在身上的希望彻底破灭了,以至于我回家晚了具体的原因她都懒的问。

    在学校里度日如年,而在家里打游戏时间却过的飞快,不知不觉已经过去4个多小时了。

    “靠!又TM阵亡!”

    昨晚费尽心机依旧没有完成的大业,在今天依旧重蹈覆辙,爆粗之后准备收拾残局重新来过,门外却传来了老妈的脚步声。

    “吱呀~”

    “新之。

    明天还要上学,早点睡。”

    开门进入房间,对于电脑桌前我那忙碌的身影,老妈已经见怪不怪了,她知道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是个天大的错误,所以只是口头上的提醒罢了。

    “哦。”

    倒是我有些诧异了,从第一次留级之后,我就爱上了游戏,虽然老妈发现了也没制止是因为对我失望透顶,但我实在想不出来是什么让她每天都对我重复着这句话。

    回想着早上的经历,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貌似明天的第一节课,又是刘姥姥亲自上的战场。

    退游戏,关电脑,上床睡觉。

    在我睡下之后,老妈也出去了,毕竟明天还要工作,看她刚才一脸倦容的样子,估计已经睡下了,怕我玩的太晚才起身过来提醒我而已。

    再次感觉到了一种来自未来无形的压力,或许再这样邋遢下去,在几十年后我会沦为街边翻垃圾找食物的乞丐。

    或许一个败家子的养成,邋里邋遢只是最开始的一部分而已。

    “哇嘞,这TM什么东西?”

    躺在如同杂货铺的床上,闭眼后翻了个身,就被一种及其恶心的腐臭味弄的睡意全无。

    连忙将被子掀开,借着床头小台灯的光,我看清了眼前的一切,那是一只死掉的老鼠,身上正有不少的白色蛆虫啃食着他的内脏以及表皮。

    “呕~”

    目视着老鼠腹腔里群虫争食的场景,胃里那些还没完全消化的食物残渣一下子就涌到了喉咙口。

    强忍着剑拔弩张的那种感觉,我捂着嘴下了床,直到电脑桌后头的垃圾桶边上,才将手放开,接着是一阵天昏地暗倾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缓过神来,忍着那种干呕的痛苦将死老鼠处理掉,但房间里那种腐臭的味道却并没有因此消散。

    前前后后处理了2个多小时,才勉强弄干净,犯困到了极点的我,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倒在床上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