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避坑落井

    更新时间:2018-09-03 14:32:55本章字数:3472字

    一脸无辜以及发抖的双腿,已经把我内心的忐忑表露无疑,尽管在不爬起来的情况下抬头去看身前的一切,是出于本能,而这一切在数学姥的眼里却是极为猥琐的行为。

    想着这事情要是闹大的后果,我脑门上豆大的汗珠直冒,心里祈祷着数学姥不会把这事情闹大,尤其是让我们班主任刘姥姥知道。

    叫家长还算小事,如果把猥亵罪强加在我头上,再丢进看守所几个月的话,那才是最严重的后果。

    在耳侧,我仿佛能听到在隔堵墙之后,杨国强那猥琐的奸笑声,从我坐在他前面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无时无刻不想着挤兑我。

    而现在正好有个机会,如果这事情真的闹大了,从看守所出来,我也基本就告别四中了。

    而我的去留,完全囊获在了数学姥手里,今天要不是因为这事情,估计她都懒的理我。

    “顾新之,你怎么不说自己比窦娥还冤?

    有什么请求就说,别说我作为老师不讲理,今天就让你心服口服!”

    在自己乱七八糟的推测之中,我完全忘却了身前还有个火冒三丈的数学姥,直到她走到近前,香水味弥漫在空气中才反应过来。

    犀利的目光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或许是怕有失优雅,数学姥才强压着心里的怒火,将手里的钢尺由我的脑门一路移到了脸上并轻拍了好几下,才咬牙切齿的说道。

    冰冷的钢尺和火辣脸颊的撞击,我紊乱的心跳在那一刻被一锤定音,而对于这种事情,最好得解释就是数学姥也参与了杨国强的“阴谋”。

    毕竟有句老话讲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而据我所知数学姥本身也是个拜金女,所以才会冒着被请出四中的风险去当主播。

    “写……写点东西。”

    在数学姥那及其恶毒目光下,仿佛已经将我秒杀了千万遍,颤抖的手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几经踌躇还是吞吞吐吐的开口了。

    虽然说就这点小事,数学姥还不足以杀人灭口,如果说是写遗书的话,估计能把她笑死。

    “什么?就你一个目不识丁的差生,还写东西?

    别告诉我是遗书……”

    “嗯……”

    “哈哈哈……遗书?你个被老刘体罚最少几十次的差生,脸皮比这桌面还厚,居然要写遗书?”

    “啪啪啪~”

    听我这么说,数学姥笑的前仰后翻,随后还拿着钢尺在身侧的办公桌上猛拍了几下,对他来说我或许我的学历只在小学一年级。

    在心里严重的鄙视数学姥这种对于学生分别对待的态度,记得上一届老师评比大会上,校长讲的很清楚,为人师需要做到有教无类才能保证一个班级里优差生的成绩差距不会太大。

    而四中里,能做到这一点的老师少之又少,毕竟对于非自己职教的班级,他们总抱着一副你爱听不听,不听拉倒的态度。

    “其实我……”

    “叩叩叩……”

    对白没有一丝深度,但在数学姥问起写什么的时候,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词能代替遗书俩个字更能诠释此刻自己万念俱灰的心情。

    隔壁班朗读课文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恶鬼的哀嚎,就在我准备提笔的时候,身后办公室的大门却传来久违的敲门声。

    看一眼窗户顶上那白净的墙壁中央,差不多有我脸大的时钟,这个点距离下课还有10分钟左右,来的人应该不会是老师。

    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了好多,看着眼前脸色霎变的数学姥,我绝望的内心在不安中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谁呀~”

    将钢尺放到身后,数学姥走到了那门后,她努力的克制着自己那不耐烦的心情,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叶老师,怎么今早我们班的第一的节课不是你的么?”

    在心里给这个门外神秘人的身份建立了几十个假设,而他的开口却完完全全的出乎了我的意料。

    在门外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刘姥姥。

    背对着办公室的大门,我那刚得到一丝放松的神经,却在这一刻紧崩起来,照着数学姥的性格,不借此在刘姥姥面前参我一本是不可能的。

    听刘姥姥的口吻,在得知办公室里的人是数学姥之后,明显有一丝的意外,或许此刻班里的氛围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原以为门外的神秘人,是救我脱离苦海的稻草,却不想只是另外一个煞星。

    “砰~”

    将刘姥姥迎进办公室后,数学佬用生硬的态度将门给上,那如同惊雷般炸响的声音,让我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顾新之?

    怎么你作业又交空白的了?”

    要说他俩不是地下情人,任谁都不会相信,在我微微回头看去的时候,刘姥姥的手已经搭在了数学姥的肩上,碍于我的存在,只能乖乖的放开。

    紧接着刘姥姥就一个跨步走到了我身前,质问的语气之下,或许在他看来不管因公因私,我在办公室的存在感就是个灯泡。

    原本独处充满邂逅韵味的氛围转瞬之间只剩下尴尬,看着数学姥那绯红的脸颊,这一切和我的存在有脱不开的关系。

    面对刘姥姥的质问,我不知道是该承认下来还是推脱,数学作业从开学到现在,都是全空白上交的,至于数学姥有没有和他说就不知道了。

    “不……不……”

    感觉好像打破了一对地下情侣约会的氛围一样,我木纳的转过身,低头不去看数学姥那一脸委屈的神色。

    说句不好听的,贱人就是矫情。

    “刘老师,你平时都是怎么教学生的?

    诶?

    看到女生穿短裙,就不要脸的往人家裙底钻,这就是你号称全四中最德高望重的刘云德刘老师教出来的学生?”

    下一秒还没等刘姥姥开口,数学姥就不羞不臊的指责起他来,这话一出我心跳到了嗓子眼,转头去看身前的班主任已是一脸铁青的神色。

    说着数学姥走到我们身边,并将手里的钢尺转手递给了刘姥姥,从他们眉眼间传递的信息来看,似乎在酝酿着驱虎吞狼的阴谋。

    “呃……抱歉,这个我真不知道,顾新之除了成绩差总迟到以外还有这样变态的嗜好。”

    面对数学姥的变相指控,刘姥姥那在人前一向淡定的表情,这一次居然有些慌了,虽然这种事情在四中并不新鲜,但在他的班级底下还是头一次发生。

    给数学姥倒了个歉之后,刘姥姥看我的脸色瞬间严肃了许多,钢尺拍打手掌发出清脆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

    “顾新之,你怎么回事?

    平时班里平均分被你拖后腿,上课迟到还爱睡觉,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你倒好现在居然还好上了流氓那一口。

    这事情要是传出入,你让我这个当老师的以后还有什么脸面站在德高望重四个大字前面……”

    涛涛不绝一顿训,让我深刻体会到了刘姥姥作为一名语文老师那空前绝后的口才,但言下之意更多是为了自己的脸面着想。

    数学姥这一步借刀杀人将我彻底的逼入了绝境,而对我来说最亏的还是真没像它说的那样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看来这个流氓的黑锅我是背定了,被刘姥姥那双囧囧有神且充满杀意的小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莫名觉得后背上一阵的凉意。

    “叮铃铃……”

    比起我对于刘姥姥来说,数学姥的话可信度要高一些,毕竟作为一个出轨的有妻之夫,小情人说的永远都对。

    在心里祈祷着奇迹的出现,在平静了几分钟以后,姗姗来迟的下课铃声终于响了起来。

    “呦~都在呢。

    刘老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早上好像没有你的课呀。

    哦~

    我知道了。

    事成之后别忘了请我喝喜酒呦~”

    窗帘耷拉着,办公室的大门被打开,一个看上去和刘姥姥年纪差不多的老师抱着课件走进了办公室,而眼前的一切让她傻眼了。

    原以为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居然并肩站立着两个人,而且是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一对,这无论是谁看见了都会打吃一惊。

    “哇嘞……”

    “哇……”

    “哇……”

    “哇塞……”

    “哇,咱们不是走错办公室了吧?”

    “嗯,如果没走错,那就说明……”

    “说明咱们来的不是时候呀……”

    “那个,刘老师,叶老师,我们……没打扰到你们吧……”

    转身被一睹人墙挡住了视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好几个女老师集体吃惊的壮观景象,但随后她们也发现了在刘姥姥身后的我。

    比起数学姥,这些女老师的服装要保守很多,至少裙子的长度都在膝盖以下,更没有所谓的低胸装撩人注目。

    随后整个办公室的气氛就平静了下来,如果不去说隔壁以及门外那些乱七八糟的喧嚣,在这里真的掉一根针都能听见。

    伫立在数学姥身后,一股淡雅的香水味扑面而来,我悄悄的侧过脸去,就看着刘姥姥那汗如雨下的脸颊,这一刻的他就好比刚被叫进办公室的我一样。

    “刘老师,顾新之是你的学生,具体该怎么办,你是不是得给我一个说法?”

    如同木桩一样的杵在原地好一会儿之后,数学姥才轻咳了俩声,接着理理衣领转头一本正经的对刘姥姥道。

    “呃……对,对……

    顾新之,你现在立刻马上下楼给我去跑操场20圈,没跑完不准回家!”

    一脸歉意的傻笑,对于数学姥的要求,除了把自己的学生往死里坑以外,刘姥姥完全找不到能用来代替我去给她解恨的理由。

    而尽管眼前的一切并没有如同自己料想的那样,那些女老师在短暂的尴尬之后,再没有调侃刘姥姥和数学姥什么,而是回到自己的座位批改作业去了。

    “扑通~”

    一听说要跑操场20圈,我原本颤抖的双腿瞬间失去了支撑身体重量的能力,随后一发软就跪在了地上,而紧接着发生的一切,让刘姥姥都觉得脸红。

    原本经过数学姥的暴风雨洗礼之后,内心就只剩下了恐惧,而这一次却刘姥姥的惩罚完全击溃了我的内心,只是这一切却在不经意间把我推进了火坑。

    “哇呀~

    刘老师,快管一下你的学生呀。

    刚才在教室就是这样子,现在……现在……你自己也亲眼看到了啊!

    不严厉惩罚一下,这让我以后怎么敢去你们班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