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尴尬(一)

    更新时间:2018-09-04 14:38:37本章字数:3559字

    沉闷的氛围笼罩着整间办公室,没得到刘姥姥的允许,我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

    都说伴君如伴虎,虽然刘姥姥还不至于昏庸到喜怒无常的地步,但刚才发生的一切,和数学姥有目共睹的人除了他还有几个女老师。

    而女人免不了会八卦,更何况这事情还牵扯着职教与客教老师之间的复杂关系,毕竟他俩这段地下情在四中还是有一定名气的。

    而作为一个当事人,兼刘姥姥的学生,我心里不希望这事情闹大,毕竟不管是为公为私,这对于四中来说都是关呼学校师生的做风问题。

    如果这事情传到校长或者刚才那个肉丸子耳朵里的话,刘姥姥搞不好要挨批的,毕竟有句话说的好,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哈嘁~”

    不到几分钟的功夫,彻骨的寒意就在我周身蔓延开来,随后一个喷嚏打破了办公室里的平静。

    感觉好像进了冰窖子一样,浑身一阵麻木之下,我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悄悄的回过头去看身后一言不发的刘姥姥。

    平日里上课他一张嘴能持续不断的说上40多分钟,并且都不带茶水的,然而此刻却阴沉着脸保持着和平时截然不同的态度。

    “老……老师……我……”

    感觉刘姥姥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双手放在办公桌上,一手拿笔一手握着茶杯,看他手背上暴跳的青筋,我踌躇了一会儿以后,还是战战兢兢的开口了。

    原以为接下来会挨刘姥姥一顿揍,却不想他只是沉吟了一声,然后挥手示意我离开,似乎此刻他的大脑已经陷入了思想斗争。

    点点头,我恭恭敬敬的一路面朝着刘姥姥退到办公室的大门后,才转身将门大开一个大约60度的夹角,一溜烟钻了出去。

    敲门以后,面对着全班30多双眼睛的关注,低头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哎……怎么回来这么晚?

    看咱们数学姥刚才那气势,你们在办公室里,不会……”

    这节课还是数学姥的,一想到刚才她在办公室里那种态度,我心里直窝火。

    原想着睡一觉等中午放学,却不想刚趴下还没来得及闭眼,身后杨国强这厮就开口了。

    “滚!”

    没好气的低声骂了一句,我强压着转身掀桌子的冲动,如果不是他这犊子干的好事,我根本不会被扣上流氓的屎盆子。

    “滚你妹,小样!

    看都看了,不如说出来和我分享一下呗,兴许我能考虑今天之内不作弄你。

    怎么样?”

    “啪”一声,一记巴掌打在了我冰冷的后背上,比起去看数学姥在讲台上来来回回的身影似乎他更希望从我嘴里得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杨国强,你怎么回事呢?

    平时上课都蛮认真的,怎么今天这么有空开小差?

    还是和顾新之这个小流氓!

    老师现在郑重的警告你们!

    尤其是后排的那几个,你们以后理顾新之远一点,否则,以后数学课你们都给我去走廊罚站!

    听到没有!”

    不耐烦的看了眼杨国强那猥琐的笑容,我正准备说你怎么不自己去看,却被身侧那如同喇叭般洪亮的声音所惊骇。

    转身就闻到一股迷人的香水味,在不知不觉中数学姥已经走到了我的身侧此刻正恶狠狠的瞪着我,似乎在办公室里的事情,她还没有释怀。

    将数学课本放在我的桌上,数学姥一番话让我颜面尽失,随后杨国强带头后排的几个差生都满口答应了下来。

    平日里他们除了欺负以外,其他的时间几乎不鸟我,而这一次却把我当成了反面的教材,本来就没有什么人缘,现在更是连说话都找不到人了。

    “冰冰,你出来一下。”

    脆弱的自尊瞬间碎了一地,我已经懒得再去和数学姥解释这一切发生的缘由,咪缝着眼准备管自己睡觉,这时教室门口却传来了刘姥姥的声音。

    一瞬间烟消云散的睡意,让我有些心慌,抹了把嘴角溢出的口水,低头开始在抽屉里翻找着数学书。

    在自己班有学生上课心不在焉拿书本滥竽充数的情况,刘姥姥心知肚明,但他的底线是你上课可以不认真,但书本一定要拿到桌面上来。

    黑板上,复杂的各种公式,我看着就好像电影里那些催眠的桥段中所用的怀表道具,越看越困的慌。

    在闭眼的刹那,只觉得右眼皮蹦哒了一下,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数学姥滔滔不绝的讲解着各种数学公式的算法,而这一切对我来说只是一首安抚差生睡觉的摇篮曲罢了。

    一想到今天下午放学后,能连打2天的游戏,心里就迫切的希望着时间能快点过,最好是睁眼醒来就是放学。

    “啪~”

    如果不是肚子会饿,我可以直接睡到下午放学,在梦里正筹划着排兵布阵围剿曹操,结果就在这时候听到一声巨响,还没出师就全军覆没了。

    “杨国强你TM有完没完……”

    惺忪的睡眼一睁开,我本能的抡起身前课桌上的作业本子就朝身后猛扇,从前这种情况十有八九是这家伙做的好事。

    “怎么,我就那么向杨国强?”

    然而这一次课本却扇空了,原本坐在我身后的杨国强早已不知去向,回头就对上了寒冰那充满嫌弃的脸色。

    一句看似平静的话,却让我感觉到了无比的尴尬,都说走多夜路容易见到鬼,没想到现在白天也能见到。

    “额……班……班……班长,有事么?

    作业我……我……”

    一栏但身前寒冰那冰冷而又充满气质的脸蛋,在心底那原本那无法压抑的愤怒顿时烟消云散,燥热的脸颊让我在面前不自然的拘谨起来。

    掐指一算上次她主动找我还是2个月前刘姥姥让她过来催我教语文作业本来着,之后就连对上眼的机会都没有。

    都说流水有情落花无意,这话用来形容我和寒冰简直贴切到不行,课间哪怕是我走到她身边去,都无法引起她的注意。

    对寒冰来说,看小说比搭理同班的同学更有价值一点。

    我记得有一次成德生喝饮料从寒冰身边经过,饮料壳上的水滴不小心滴在了她的课桌上。

    看着寒冰双手将书一和,伸手拽住了成德生的衣角,指着桌上的水滴,要求他用舌头舔干净。

    而那时候,在我们班的女生,有姿色的对杨国强来说都是菜,这个寒冰自然不例外。

    眼看着自己手下的马仔被人欺负,杨国强自然不会放过插一脚的机会。

    “舔?

    舔桌面不行,舔你……”

    “啪~”

    原本打算欺负寒冰,成德生却没想到捏柿子捏到了板栗,先是脸上挨了一记耳光,接着还没动手脑袋就被按在了桌上。

    “道歉!”

    “我……不道!

    强哥,我昨天才交的保护费,这种情况你不过来帮我搞定么?”

    “呵~早听说你们几个蛇鼠一窝。

    不过我可不是柔弱的小女生!”

    扭头撇了眼杨国强,寒冰将成德生手里的饮料一把夺过去,并将里面剩余的液体都倒到了他的脑袋上,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手将空罐抵在了身后杨国强的胸口上,并扭头冷冷的说道,

    “我不想惹事生非!

    但我不妨告诉你,在这个班级,就凭你们,给我提鞋都不配!”

    面对寒冰那及其嚣张的表情,杨国强当即认怂,并退回自己座位而成德生最后还是乖乖的把她的课桌面舔了一遍。

    从那以后,杨国强一干人等,不管是小打小闹,还是欺负别人,连走路都对于寒冰的位置避让三分。

    将凌乱的思绪纠正回眼前,我回想起在睡前刘姥姥叫她去办公室的情景,心里一阵凉意,昨晚放学可连黑板都没看,也不知道有没有语文作业来着。

    其实说白了即使看过,关于这些记忆在我的脑海里根本保持不到半个小时,毕竟对于差生来说写作业是最痛苦的事情。

    而面对我一脸尴尬的傻笑,寒冰甚至连鸟都懒得鸟上一眼,径直把手掌张开并摊放在了我身前,一副极为不屑的样子。

    “什么?”

    多看书少说话是她一贯作风,更何况是对我这种目不识丁长的又不怎么样的差生,但她并不知道这样伸手的暗示,对我来说是及其费解的。

    回想这差不多快半个学期的时间里,我和寒冰之间并不存在肢体上的接触,就连搭话也仅仅只有一次而已,更不存在借钱之类的问题了。

    短短的三分钟过去之后,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我,在私下开始翻身上的衣裤兜,就寒冰摊手的暗示来说,借钱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你……干嘛?”

    翻遍了所有的口袋,只有一张皱巴巴的5块钱纸币,出于好面子我只能小心翼翼的把钱塞到寒冰手里,而她的反应却让我脸红,貌似摊手不是为了借钱。

    “这……我……你……不是……”

    恨不得把脑袋挤进抽屉里去,看着寒冰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我心里不是滋味,曾几何时也幻想着能和她手牵着手漫步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寒冰一句话引来了不少的同班女生,这些好事的大喇叭,最喜欢在背后说人是非,特别是那些八卦的小道消息。

    “呦,这缴班费呢。”

    “看不出来这平时穿的邋里邋遢的顾新之,还能拿出5块钱呀。”

    “就是,成绩科科倒数第一,上学还总迟到,赖在咱们班拖后腿也就算了,还对咱们敬爱的数学老师做出那种变态的行为,简直是败坏咱们班的名声呀!”

    “好了伤疤忘了疼,都说人要脸树要皮,我看他呀,没脸没皮!

    天天迟到被罚也不长记性!”

    ……

    木纳的坐在位置上,我转脸看像窗外,面对她们那一肚子的怨气,只能忍气吞声默默的捱下来。

    在班里我只是个成绩倒数穿不起名牌衣服穷人家的孩子,除了像乞丐一样赖在班里不走,再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了。

    我们班在高一段的各种负面待遇,几乎都和我有脱不开的关系,话说的难听了一点,但是却在理。

    “谁要你钱了!

    我指的是书!

    你刚才那去甩的是我的数学作业本!

    你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

    自己的在桌面上还有一大滩口水呢!

    快把书本还给我,要是弄脏了你这本倒贴送我都不要!”

    将5块钱纸币重重的砸在了我的脸上,寒冰极不耐烦的一把将我手里的数学作业本抢了回去,接着拿我的作业本将上面的口水泼了我一脸接着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醒醒吧!

    我就算穷困潦倒没房子住,睡在马路边,也不可能伸手向你借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