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狗眼看人低(二)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5:59本章字数:3304字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那只白皙的手上,那是寒冰的手,平日里用来翻书拿笔的纤纤玉手,这一次居然面不改色的挡住了杨国强那沙包大的拳头。

    眼前的一切在旁人人里,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但似乎寒冰在背景靠山上要比杨国强略胜一筹。

    “后悔?

    就你这点力气还想让我后悔?

    呵,真是笑话!

    不过你刚才的话,误会我的意思了。

    我阻止你欺负人,不是我想为他,包括任何人出风头,而是你打他的血,溅到我的书本了!

    懂?”

    原以为他们会就这样僵持着等到上课铃声的响起,却不想在短短几秒钟后,寒冰就将杨国强的手放开并推了他一个趔趄,接着轻描淡写的说道。

    在寒冰身后,那些女生已经恭恭敬敬的退到了两侧,接着就看到她手拿着的语文书回身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而我清楚的看到,在寒冰手持的书本上,课后习题那一页的页脚,沾染了鲜红的液体,那似乎是她话里说的血迹。

    “知……知道了。”

    头一次吃亏让杨国强对于刚才那种无名醋意微微释怀,但他嘴上认栽,心里却并不服气,而没有谁比他清楚,刚才那一下寒冰究竟使出了多少力。

    不过这也让我知道,寒冰不是软柿子,而是一颗浑身长满了钢针的板栗,平时看似默默无闻,实际上只是神华内敛罢了。

    之前寒冰教训成德生的时候,估计是因为那份别人比不上的狠劲,才让杨国强没有出手保护自己的马仔,而今天他自己也吃了一个颜面扫地的大亏。

    或许这就是神话电影中所谓的一物降一物吧,孙悟空大闹凌霄殿所向无敌,却被如来压在了五行山下,而杨国强在四中横行霸道,却对寒冰的位置避让三分。

    摸了摸被打肿的脸颊,我艰难的从课桌上翻了一个身,再去看寒冰的时候,她已经息事宁人的在看小说了。

    书本页脚的血迹,她并没有刻意的去擦拭,或许对她来说,有那时间不如多看几页小说来的值一些。

    身侧那些原本打算看好戏的人群已经散了,我偷摸着回头,才发现杨国强正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这一次杨国强并没有指着我的鼻尖撂狠话,比如放学别走之类的,或许是碍于寒冰的存在怕她误会吧。

    侥幸逃过一劫,我揉了揉几乎没有感觉的脸颊,才意识到嘴里满满的血腥味,正考虑着去小卖部买瓶水漱口,该死的上课铃声却响了起来。

    撕了几页的日记本将课桌上的血迹擦拭干净,我才将语文书摆上课桌,并翻到了课后习题那一页,静待着刘姥姥跨入教室的那一课。

    “呃,冰冰,你上来一下。

    大家安静,这节课你们班主任有事来不了,让你们自习,由班长管理纪律,都听明白了么?”

    过了两分钟之后,刘姥姥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在教室门口,就在我准备趴下睡觉那一刻,体育老师的声音却在讲台上响了起来。

    “清楚了。”

    “明白了。”

    “了解了。”

    ……

    在全班同学口齿不一的应允声中,体育老师离开了我们班,而寒冰则坐在了讲台上,她管理班级纪律的手段让人心寒,被戏称为刘姥姥的接班人。

    自习课一般都是班长在讲台上管理记律,如同老师一样用犀利的目光游走在台下的学生之间,而寒冰却并没有如此,她依旧自顾着看小说。

    面对那些在台下窃窃私语的同学,她从来都不予以干涉,只是一脸平静若无其事的将其名字记下来,然后拿给刘姥姥去挨个问罪。

    不过据说成德生他们几个没少被刘姥姥拉去办公室问罪的差生,之所以会乖乖听话,是因为杨国强私下里的命令,目的是为了给寒冰一个面子,毕竟班长总要有一点威慑力的。

    要是平时刘姥姥的课转成自习,我会开心的拍桌子,不过这次却怎么都开心不起来,毕竟冒着生命危险抄的习题答案,这会儿已经派不上用场了。

    有些无奈的将语文书放进课桌,自习课唯一的一点就是不能说话和离开自己位置,此外无论做什么都可以,同时也包括睡觉。

    叠了两层的书之后,将下巴放上,不知道脸有没有被打肿但疼是肯定的,在杨国强那粗糙的巴掌蹂躏下,能继续呆在课堂上感觉都是佛祖保佑了。

    闭眼几次还是无法安静的入睡,在脑海里重复播放着寒冰毫不费力接下杨国强一拳的场景,要不是她俩老死不相往来,我真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不过具我对寒冰的一些片面了解,她不是个容易被接近的人,哪怕是在正午的操场4~50度的气温下,她一句话都能让你感觉遍体的凉意。

    听班里女生私下里聊天,说寒冰是某某武校转来我们四中的,在那之前貌似有失手把人打进重症监护室的案例,简而言之就是被那所学校给“请”出来了。

    现在看来了似乎寒冰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她们的说法,也只有她能以暴制暴让杨国强敬畏三分。

    不过在我心里更好奇那时候我的血到底有没有溅到她的书角,还是她看不下去我给杨国强虐待,所以用书被我血弄脏作为出手制止的媒介。

    但我更乐意去相信她是为了我才出手的,毕竟已经是第二次了,不过这也仅仅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哪怕她眼光再低,也不可能看上我这穷小子。

    揉了揉微微恢复知觉的脸颊,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讲台上寒冰认真翻页看小说的身影,整个人就一点都不困了。

    或许真正能治愈我上课睡懒觉的良药,就是她在讲台上那优雅而又端正的坐姿了吧。

    越看越是投入,越看越是痴迷,不知不觉间一节课就结束了,而寒冰从讲台上起身的时候,才发现我在看她,不过她的反应让人失落依旧是一脸冰冷的模样。

    目送着寒冰离开教室,我颤栗的转过身,照着往常的经历,这会儿杨国强会把我连拖带拽拉去操场教训一顿,不过这一次他却已经消失在了我的身后。

    离开四中,我倒不担心杨国强会在半路截道,但不知道为什么眼皮总是跳的不停,感觉好像会有什么坏事发生一样。

    原以为是回家会因为一些家里的事情被老妈训斥,不过从我吃完饭出门回学校,并没有什么坏事发生,只是眼皮依旧保持着一秒俩下的频率跳动着。

    都说左眼皮跳凶右眼皮跳吉,而照着这句俗话来讲,貌似今天我不宜出门了。

    不过这并没有根据,但一想到杨国强,我浑身汗毛就都竖了起来,他属于那种记仇的小人,早上寒冰干涉让他颜面扫地,看样子下午八成是要找我麻烦了。

    今天下午俩节课都不是刘姥姥的,但要是因此不去学校的话,事情搞不好会大条,毕竟逃课班主任会直接联系家长的,老妈要知道估计今晚得念一宿“紧箍咒”了。

    但杨国强也不是什么好茬,人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中午放学他没拖我去操场教训一番,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一路走到了四中门口,教学楼2楼走廊上,寒冰又一个人孤零零的出现在了那个能眺望远方山林的角落。

    高冷的人性情都很古怪的,同一件事,同一风景,在你看来并没有什么值得去欣赏的地方,而在她们眼里却不尽然。

    曾几何时我也站在同一角度去眺望过那一片并不怎么美的风景,除了车水马龙的街道外,远处的山林是完全模糊的存在,感觉就好像被打了马赛克似的。

    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走廊上寒冰的身影,我内心的不安平静了好多,似乎她是除了老师以外,唯一能将我从杨国强的欺凌中解脱出来的人。

    上了二楼,我准备就早上的事情去和寒冰道谢,在距离还剩大约50公分的时候,她却如同有预感似的转过身来,并摆出了一种类似正当防卫的姿势。

    “早,早上的事情……谢……”

    都说会功夫的人在自己觉得不安的地方,总会时时刻刻保持着警惕,寒冰怪异的举动让我退避三舍,而面对我的答谢,她的态度却显得有些不礼貌。

    “啰嗦!”

    简单的俩个字出口,让我尴尬的杵在了原地,貌似这是第一次和她开口,却感觉好像是讨债几十回没成功的冤家见面一样。

    冷冷的目光从我身前扫过,寒冰冰没有刻意的停留,而是选择了将小说合上,并迈步朝着教室走去。

    距离上课的时间还有10几分钟,尽管寒冰已经离开了,但她强加在我身上的那种尴尬一时半刻却挥之不去,貌似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

    几个班里大嘴巴的女生目睹了这一切,开始指桑骂槐的嘲讽起我来,说到底还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之类暗讽的潜台词。

    叹口气算是勉强给自己一个下的台阶,就在我准备也回去教室的时候,目光却停在了之前寒冰眺望的那一处远方。

    那里,究竟有什么?

    回头望去,我不止一次站在和寒冰同样的角度,却无法从那烟尘滚滚的街道乃至模糊不清的山林间看出点什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么?

    或许寒冰只是习惯一个人安静,那一片所谓的风景,在她眼里和我看到的应该是一样的吧。

    看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玄机,低头族自欺欺人的想法将我从去留的纠结中解脱出来,或许暗恋一个人,还是不被知道的好。

    回到教室,比起往常上课前那种如同清晨菜市场的嘈杂,要平静许多,而这钟情况除了刘姥姥突袭班级纪律以外的可能,就是杨国强在睡午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