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煽情

    更新时间:2018-09-10 15:17:23本章字数:3448字

    原本就感觉没什么希望的我,经过小琪一番话的指导以后,顿时感觉已经生无可恋了。

    先不说成绩,下课不打闹这个我100%能做到,但要看小说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密集恐惧症已经困扰我好几年了。

    而小说除非是漫画那一类的,但依寒冰那高冷的性格,即使我成功的引起了她的注意,要是被发现我看的漫画,肯定要说幼稚的。

    然而在寒冰消失后没多久,杨国强那如同梦魇般的警告再次浮现在了我的脑海,而只要他肯下功夫,班里所有的人都会愿意替他监视我的一举一动。

    “怎么了?

    是不是突然感觉在寒冰这只大天鹅前,突然发现自己只是只可怜的癞蛤蟆?”

    见我脸色沉重,小琪用肩膀顶了我一下,随后笑笑道。

    “不……不全是。

    那个,小琪!你这手环上的那些功能,除了超能魔卡以外,其他的有没有时间限制?”

    “没有限制,但也是依照使用者自身的体能进行衡量的。

    以你现在的体能,启用散打类功能的话,估计撑不了一个小时。

    启用其他的功能,比如写作业,打扫卫生之类的,时间相对要更长一点。”

    对于我的脾气秉性,小琪了然于胸,而他的坦言相告,却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的刺入了我的心脏。

    回到电脑桌前,将抽屉打开后我取出了那只被寒冰拿去写过字的黑笔,闭上眼睛去回想她细心向我解释方程算法的场面。

    尽管那时候,她也当着不少人的面去坦言,说如果不是因为刘姥姥,自己根本不会搭理我。

    但我相信这是命运的安排,而小琪对寒冰的分析也很有道理,只有拥有和她一样的成就和习惯,想相处或许并不难!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一点是,距离期末考还有不到一个月,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上寒冰那科科满分的成绩,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想着不经有些心灰意冷,而杨国强还得陪我整整三年,这其中如果我和寒冰的关系越来越好,保不齐他气疯后会做出什么坏事来。

    “叩叩叩~”

    “谁?”

    “新之,你在里面呀,能开门一下么?”

    就在我愁眉不展感觉未来的前途暗淡无光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而敲门的人却是那个进我房间从来不敲门的老妈。

    “妈,怎么你下班了?

    今天有点早呀。”

    照着先前的套路让小琪在床下躲着,然后我起身去开门,而这次眼前的老妈却一副满面春风的样子,莫名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

    平时我在房间里的时候,她总是不声不响的就开门,从来没有想过作为她儿子的我的感受,但好在我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几乎都在电脑前打游戏被逮个正着。

    而今天看她这反常的态度,我唯一能联想到的就是隔壁的王姨和她说了什么,比如白天小琪的那个玩笑,人老了就容易较真。

    本想着老妈看一眼就会走,或者只在门口聊几句,而令我没想到的是,下一秒她直接把我推开,并走进了房间。

    看着干净整洁的房间,老妈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并且前后三次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似乎是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原本桌上电脑侧的方便面碗里,还有两只小强在游泳,床侧四周满满汗臭味的衣服,自己枕头边那几个月不曾拿去洗的臭袜子。

    而上诉的一切,已经不存在了,比起这些,或许真真让老妈开心的是,今天她嗜游戏如命的儿子,并没有在打游戏。

    从整理房间苦劝到远离游戏,老妈对我已经绝望了,而这一次眼前的一切却恰好相反,沉迷游戏的儿子已经从那堕落的深渊中爬了出来。

    “妈,那个,从前是我不好,

    把打游戏看的比命还重要,留级三次花了那么多你们辛苦赚来的血汗钱。

    而且上课还不认真,每天晚上回来打游戏通宵,然后上课迟到,从来不关心老师有没有布置作业。

    但从今天起,我不会再打游戏了,这台电脑我也不会再用了。

    我要努力学习,争取在这个学期的最后几天,认真去复习之前落掉的功课。

    争取期末的成绩,每一科都及格,不再给你们丢脸!”

    看了四周好一会儿,老妈并没有说话,看着她那逐渐湿润的眼眶,我心里不是滋味,但同时回想起了小琪刚才对我说的话,似乎认真学习可以达到一举俩得的效果。

    听了我一番出自肺腑的话,老妈欣慰的点了点头,并轻拍着我的肩膀,虽然没有言语,但对我来说却是一种无形的压力。

    伫立在老妈身前,那一条条皱纹已经爬上了她的脸庞,那饱经风霜的头发,已经没有晚日那种乌黑发亮的风采,我心如刀割,想起从前的所作所为不经悔恨万分。

    “新之,妈刚才回来听隔壁王姨说,你中午带着女朋友出去玩,是真的么?”

    而事实却往往出乎意料,接下来老妈的话,让我有些猝不及防,看情况王姨那个大喇叭真的已经把中午的事情在邻里宣传开了。

    而老妈对于这事情却表现的一脸期待,似乎在她心里并不相信自己的宅男儿子也有带女朋友出门玩的一天,只是这一切的真假都需要我的回答来验证。

    在心里把王姨臭骂了一顿,但面对老妈这个问题,我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毕竟这事情小琪在之后并没有承认,而如果因此而承认下来,以后要是掰了,我们一家人在邻里会连头都抬不起来的。

    “呃……这个,她……我……是,是真的,只是老妈这事情其实不你们大人想的那样,你不要听王姨胡说八道。

    有些事情有变数的嘛,这个情况咱们以后再说。

    你快点去煮饭啦,我饿了!”

    将老妈一路推到了门口,将门带上之后,我背靠着门板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现在牛皮已经吹出去了,如果期末再拿鸭蛋回来,估计连老妈都要放弃和我的语言沟通了。

    但一想到只要成绩提高,就可以博得寒冰关注的目光,我便摒弃脑子里从前那些游戏中排兵布阵的杂念,将学习放在了第一位。

    “想不到,你还挺会煽情的呀。

    一句话把亲老妈哄的和颜悦色,怪不得人都说男人的嘴巴甜呢。”

    正低头思索着将来的何去何从,一个大大的黑影一点点的将我吞噬我身前的光明,直到完全被笼罩着,我抬头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琪已经从床下出来,此刻正伫立在我的身前。

    看她嬉皮笑脸的样子,似乎在嘲笑我说那么多的废话只是逢场作戏逗家里人开心而已,并不是出自真心。

    坦诚而言,说句不带良心的话,说这么多其实真正让我有心去学习的不是对于从前打游戏荒废光阴的懊悔,而是出于对寒冰的暗恋。

    尽管没有谁比我更清楚,在学校里成绩优秀家财万贯要追她的人往大了说能围操场一圈,而自己只是不管从哪个方面去比,都被甩几条街的穷屌丝。

    “没,你们机器人懂什么叫煽情么?

    其实我这是……”

    “一石二鸟之计对不对?

    成绩好了不仅能接近寒冰,还能讨好和家里人的关系,与其是那个至今不肯和你说话的老爸。”

    “怎么……我不管什么事,你都那么清楚的?”

    从地上爬起来,我一脸狐疑的看着身前的小琪,似乎和她在一起,我就是张白纸,不管写了什么都能被他一眼看穿。

    “嘻,我是机器人呀。

    概率,你懂么?

    在未来学校有一种你们这里没有的学科,叫概率学。

    就是根据一件事的起因经过去推断好坏的结果,而最终选择的是概率最高的那个。”

    “具体呢?

    麻烦举个例子给我讲解一下好么?”

    “比如说,你在18层楼上砸下一个花盆,而楼下有从A、B、C三个路人正好并肩从下面经过,你觉得花盆会最先砸重谁?”

    “呃,A吧,毕竟他距离房子最近。”

    “错,答案是B!

    因为他在中间,根据力学与杠杆原理,将三人连成一根筷子,而头部与尾部被砸中的概率,只有50%,而中间那个受力面积最大,所以被砸中的概率最大!”

    “哦,原来是这样,说白了就是把一根筷子分成头中尾三个部分。

    而想把它折断,从头尾下手即使能成功也是很费力的,但握住头尾从中间下手,却很容易。

    而原因就是中间部分受力面积最大,是这样么?”

    “哇塞,看不出来新之你不笨呀!

    这个概率题,在未来我问遍了小学生没有一个能答出来的呢。

    想不到你居然一下子就意会了。”

    “呵呵。小琪,那什么以后我学习上的事情,你会帮助我的,对吧?”

    尽管听出了小琪话里另一层的意思,但碍于她那反人类的能力,我看破不说破,默默的接受了下来,并用带着诚恳的目光望着她道。

    “这个还用说?

    不过你刚才说我是你女朋友的事情,我可从来没有承认,更没答应过。

    虽然我一个女孩子和你呆在一个房间,但不代表我是个随便的人,知道么?”

    或许是看出了我读破她话中的意思,但看着我诚恳的态度,小琪强忍着想笑的冲动,努力挤出一本正经的样子。

    虽然对王姨说是我女朋友的人是她自己,但此一时彼一时,虽然我没有接触过多少妹子,但哪壶不开不能提的道理多少还是懂的。

    点点头后,再次坐回床侧,面对眼前干净的地面以及床头柜,我反而觉得很不自在,房间脏兮兮的时那种直心直行的作风,已然无法在这里得到施展的空间。

    “新之,吃饭了!”

    “来了!”

    起身深吸了一口气,我应允一声,遂迈步朝着饭厅走去,或许该试探下老妈的口风,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在意那个所谓的女朋友。

    虽然家里只有三个人,但饭桌下却有四张椅子,而那多出来的椅子在靠背上有朵玫瑰的花纹,老爸老妈从来不坐,也不让我坐。

    在我记忆里,这张椅子很早就有了,而具体谁坐过我并不清楚,但貌似每天老妈都会拿抹布把它擦的干干净净,吃饭的时候,还特意把它从饭桌下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