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诱惑

    更新时间:2018-09-14 09:00:49本章字数:3518字

    离开那怪癖的乞丐以后,为了给自己争取时间,一路马拉松似的狂奔,等到了家我才发现,今天倒霉的事情并不止是在路口差点被宝马撞飞。

    客厅里紧张的氛围让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老妈已经发现了小琪的存在。

    还没等我溜进饭厅饱餐一顿,就被老妈从身后揪住耳朵拖进了客厅,丢到了小琪的身边。

    对坐的破旧沙发,老妈手头拿这鸡毛掸子,看她一脸严肃的样子,似乎在小琪的嘴里并没有弄出点什么有用的东西。

    你怎么回事,不是说自己飞檐走壁易如反掌么?

    转头看着小琪,我心里充满了问号,身为特工居然会暴露的这么快,原来还想着等过几天带她去办入学手续,现在看来是没可能了。

    我没料到你的房间,你老妈会有钥匙呀!

    小琪用眼神回复我道。

    我是她儿子,如果家里儿子房间的钥匙老妈没有的话,那儿子还是亲生的么?

    说不定呢?

    哎,说话别带刺,我可是亲生的!

    又没有什么亲子鉴定,你怎么就知道你是亲儿子?

    眼神的交流小琪不依不饶的态度让我有些窝火,不过这一提起来,之前那个关于客厅的噩梦,又浮现在了脑海。

    “行了,别秀恩爱了!

    新之,我问你,你们交往多久了?”

    老妈问道。

    “我……其实她……”

    “交往,2个多月而已,阿姨。”

    面对老妈严肃的表情,小琪笑嘻嘻的伸出玉手比出了一个2的手势,私下里朝我吐舌头似乎在炫耀着自己的口齿伶俐。

    这一下轮到我坐立不安了,或许老妈真正的意图,不是问交往的时间,而是小琪呆在我房间里多久了。

    “喂,咱们明明……”

    眼看着老妈对我那最后一点的信任将要被无情的拐带,我连忙转头连连朝小琪使眼色,心里只希望她这些废话不要成为我们彼此断交的媒介。

    “新之,你闭嘴!

    小琪,我问你,那你是不是整整两个月都呆在我儿子房间里?”

    老妈阴沉的脸色让我不安,同时证明她轻易的相信了小琪所说的一切,而且这类的事情不管怎么处理从来都没考虑过我的感受。

    在经历了10多年前老爸那场外遇的变故之后,老妈对于随便的女人从来都不客气,骂街撒泼赶走一个是一个,以至于老爸在家里和公司那些女同事都不敢有电话的来往。

    因此被公司的同事戏称为妻管严,不过老爸偶尔喝醉酒被男的同事送回家的时候,老妈的态度又很和善,完全是个贤妻良母的典范。

    现在回忆起那场差点打官司各奔东西的家庭变故,虽然结果老爸并没有承认下来,但这事情10多年来老妈依旧耿耿于怀,几乎天天都要去查看老爸的手机联系人,一但出现女的名字都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而让我心寒的是,小琪完全不知天高地厚,这一通胡说八道下来,如果老妈全信的话,估计以后也得向对待当初的老爸那样对待我了。

    “差不多吧。

    阿姨,你的儿子人不错呀,身体那么健壮,力气还大。

    这段日子是我人生中……唔……”

    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小琪并没有搭理我那一脸慌张的神色,她自顾着去信口开河,硬搬出了一些在现实中完全没有经历。

    “stop!

    小琪你是存心想整死我么?

    咱们才相处几天,而且什么事情都没发生OK?

    你再这样被扫地出门,我可救不了你!”

    眼看着小琪越玩越大越扯越荒唐,我心如刀绞,终于还是没有忍住让她闭嘴冲动,一手将她拦腰抱住以后,强势转了个身,用命令的口吻对她道。

    “嗯……啊啊……”

    “喂!嘘~嘘~”

    “嘘什么呀,阿姨看到了么?新之总是这么猴急,每一次见到我就二话不说扑过来。

    这几天我都没出门,偶尔还想吐,很想吃酸的东西,阿姨,你是过来人,能不能替我看看,是不是有了呀!”

    拍开我的手以后,小琪滑稽一笑,将我推到一边,然后双手扯着衣领对老妈道。

    听着小琪的话,我只觉得身体里血气上涌,要是早知道她会这样胡说八道,早该答应她入学四中,根本不用担心会被老妈逮住。

    眼神苦劝换来的只是变本加厉,面对着完全没有羞耻心的小琪,我不得不放弃了最后的拯救。

    现在唯一的希望已然寄托在了老妈的身上,我心里只希望她能信一次自己养了20多年亲儿子的话,而不是任由小琪这个外人在边上指鹿为马。

    “你你你你你你~

    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都这么随便的?

    新之我问你,这孩子是不是你的?”

    愤怒的火焰将老妈脸颊烧的通红,随后老妈手持着鸡毛掸子将茶几敲的“啪啪~”作响,末了指着我的鼻尖质问道。

    扭头就看见小琪恬不知耻的将双手握拳放到了茶几上且面带微笑,老妈直接被气糊涂了,结结巴巴一连说出了几个女字最后愣是没有说出点什么。

    或许比起从前老爸带回来的那些女同事之类的异性,小琪是属于比较狠的那种类型,为了避免被气坏身体,老妈意图从我这里找出个突破口。

    “什么孩子?哪有什么孩子?

    妈,你听我说。

    这个,小琪他本来是在一个扑克牌盒里,是我把她放出来的,然后他就呆在了我的房间,还有她不是人,是从未来穿越来的机器人的特工,是一个叫king博士的人发明的。

    她来这里是为了……”

    “够了!

    新之,我不想再听你废话!

    小琪,我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我……我可以把你留在家里,但是……如果你要在这里混口饭吃的话,家务洗衣做饭扫地得做。

    如果你不做,想留下来也行,一日三餐自己解决!

    还有如果你真有了孩子的话,记得去医院拿掉,哪怕真是新之的骨肉!

    现在你们在一起名不正言不顺的,以后没事少出门!

    我不希望再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和邻居废口舌,清楚了么?” 

    原以为老妈会爆粗撒泼摆出悍妇的姿态,三两下把小琪撵出门去,而这一次却并没有。

    似乎按照王姨之前和我说的,老妈急于抱孙,已经对儿媳没有任何的要求了,哪怕真是那种站街女都可以接受。

    “谢阿姨体谅。

    嘻嘻,我就算不在这里吃一日三餐,也一样会把家务做好的!”

    看着老妈妥协离开的背影,小琪已然无法压抑那种属于胜利者的姿态,在恭恭敬敬的点点头以后,她一下就扑倒在了我的身上。

    这份热情让我有点懵,但并没有借此推开她,和小琪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拥抱却是第一次。

    尽管距离往回学校的时间越来越紧迫,但我却沉醉在她那近乎真人的体温以及富有弹性的皮肤上,科技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很神奇。

    “喂,新之,怎么你还赖上了呀!

    我只是有点小兴奋而已,快点放手啦。再不放手你中午去学校要迟到了!”

    听到老妈下楼的声音后,小琪才在我怀里挣扎起来,似乎这段秀是为了做给她老人家看的,而不是真的想和我拥抱。

    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看了眼手表剩余的时间顶多够我吃顿饭然后下楼,要想在上课之前到四中,除非得插对翅膀。

    有些扫兴的将小琪放开,我转身朝饭厅走去,现在虽然已经把小琪安顿在了家,但却影响到了她去四中读书的这一打算。

    毕竟亲口答应的即使不吃家里的三餐也会认真做家务,而如果进入四中的话,就得受老师以及那些乱七八糟规条的约束,放学回家再做饭是绝对来他及的。

    而老妈是个比较认真的人,尤其是对于这些看似无心的话,不过我想小琪既然有胆子说出来,肯定有两全其美的对策。

    吃了饭以后,我起身回了房间,从床头柜下的抽屉里拿了包七匹狼,不管这一次回学校来不来的及,这么做至少不用担心校门会进不去。

    “哎,我以为你走了呢。怎么还在房间里,下午不打算去上课?”

    将烟往兜里一揣,我转身就看见小琪正迈着性感的猫步朝我走近,上身那件高龄的短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改为深V的诱惑,一脸妩媚神色已经将她的意图表露无疑。

    看着小琪傲人的身材,我吞了吞口水,在学校里寒冰属于比较保守的女生,从来不会穿短裙或者V领的短袖,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深V类型的衣服。

    “呃……我这就去……

    回来拿烟而已……”

    莫名感觉心里有一团火焰在无止境的膨胀,我强压着心里属于屌丝的欲望,后退了一步却仍旧惊魂未定,期期艾艾的开口道。

    “那既然你都不关心上学会不会迟到的话,不如今天下午就别去了吧!

    在家陪我一起为了你老妈的梦想而努力。”

    黑色短裙下一双白皙的玉腿格外惹眼,小琪说着已经走到了近前,那傲娇的上围此刻已经近在咫尺,她用娇嗲嗲的语气对我道。

    “这……这不太好吧?

    上学迟到可是要罚操场10圈的。”

    “怕什么嘛。

    该不会是你起不来,所以才拿怕上学迟到做的借口吧。

    新之,你不是一直都很想得到寒冰么?

    现在她可就在你身前哦。

    抛却学校里那些不开心的事情,这里只有咱俩,做你情我愿的事情,有什么不好?”

    面对我委婉的拒绝,小琪娇笑着用玉手环住了我的脖颈,芬芳的香水味随即在空气中四散开来,四目相对下彼此感受着对方的心跳。

    一句话在我平静的心湖里激起万丈波澜,比起惩罚和现在这份殊荣的待遇,很快理智就处在了心战的下风。

    跑操场今天迟到得跑,明天迟到也得跑,但和小琪共度良宵的机会,今天错过了明天了就没有了。

    “小……小琪……其实我也想……但我不是那种……那种……”

    轻浮的人还没说出口,小琪一句话让我肠子悔青,原本以为推脱一下再勉为其难的接受,可以保住自己有贼心没贼胆的那种作风,却不想这一下却适得其反。

    “哼,算了。

    起不来就直说。

    浪费本小姐时间!

    既然你爱跑操场的话,那就去跑好了。”

    见我一推再推,小琪原本妩媚的神色顿时变得愤怒,她一把将我推开,随后以一个华丽的转身将身上的衣物变回原来的高领短裤保守装,撂下话后管自己朝着房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