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回眸

    更新时间:2018-09-15 18:02:05本章字数:3515字

    下午的课程除去已经上掉的体育课以外,剩下的两节是物理以及化学,现在接近期末的时间段,照着我之前几届的经历,大多都是发一张模拟考的卷子,然后整节课的写。

    这是每一所学校在期末上课时的普遍现象,其实有很多时候只会适得其反,这对于成绩好的学生是个新的挑战,但对于差生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

    平时连抄作业都只是为了敷衍老师检查,现在要自己写一张6面的考卷去应对随时可能来袭的领导检查,如果被查到没写的话,会被当面训话,情况要是严重的,班主任都得挨批。

    有句话说的好,教不严师之惰,而有教无类的现象,也仅仅在期末的时候会发生,平时从来不关心自己客教班级学生上课睡觉的老师,在期末的前几天会突然变的很“关心”。

    又是一节极度无聊的考试课,要是平时我只要把书叠好管自己睡觉就可以了,而今天却不得不认真的备战,现在和刘姥姥有个生死的赌约,为了确保期末考不出意外,适当性的写点东西貌似没有什么坏处。

    果不其然物理老师拿着一叠的考卷出现在了讲台上,随后示意各个组的组长上去拿,然后每人一张的发到我们手中。

    “这节课我们……”

    “老师,最后一组缺一张……”

    “谁没有?”

    “顾新之。”

    “那就没少,反正他也不写的。

    这节课咱们做考卷,请大家把相关的书本放进抽屉,如果翻书被我逮住,直接免考。清楚没有。”

    “清楚了。”

    “老师,我现在想写了,你能不能给我张卷子?”

    眼看着全班的学生连我身后这个恶霸杨国强都有考卷,我踌躇再三终于还是举手并起身找物理老师去讨。

    而回答我的是全班乃至物理老师在内的笑声,似乎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我说自己要痛改前非写考卷更好笑的了。

    关门关窗的教室,笑声回荡让我面红耳赤,甚至想把头埋进桌底去,虽然物理老师这么做有些偏见,但将原因归咎一处还是出在我的身上。

    试想一下,3次发考卷,同一个学生,前两次睡觉完全没把考试当回事,然后第三次考卷正好缺一张,他突然说自己想写,这我要是老师也不能给他。

    悻悻的坐回位置,照着物理老师的态度,我不知道接下来的其他课如果都是发考卷的话,自己是重抄旧业还是干坐着看别人写。

    “行了,这节课考卷没多,顾新之同学,你要真想写的话,就先把物理作业本给我补起来下次上课前交给我看,不然考卷免谈。”

    见我有些失落的双手护着头将脸埋在桌下,物理老师走到了我身侧,原本以为她会把自己手里的考卷给我,而事实上却是过来叫我补作业的。

    平时补作业总是让我最头疼的问题,毕竟不会写又没人给抄,瞎写的话答案有对两个还好,如果全错就等于是默认了自己在敷衍了事,遇到脾气不好的老师,一顿训在所难免。

    “那好吧,我先补作业就是了。”

    被揪出空白的作业本,我才不得不放弃觍着脸要考卷的想法,然后翻开了连名字都没写的作业本,开始将过往的空白一一补齐。

    见我一本正经不像开玩笑,物理老师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或许一个差生能在期末的时候悬崖勒马不再睡觉,对于认课的老师来说是种莫大的安慰。

    等着物理老师回到讲台上,我才悄悄的开启了手环的写作业模式,随后作业本那复杂而又让人头痛的题目在笔下迎刃而解。

    一节课45分钟,而我放慢速度也在半个小时内将作业本补完,为了避免让物理老师看出问题,只能放到下节课再把作业本交给她换一张空白的考卷。

    期末的模拟考算是一种海选类题目的考试,在最后的10几天里,几乎所有的老师都会选择将自己的课改为考试,而且每一期试卷上的题目很少有重复的出现,借此来考验学身的随机应变能力。

    而语文考的却是很多课外的知识,6面的考卷,客内学过的内容占不了一面,而且还不算作文在内。

    一个学期最忙的10几天,每个班级多少都会出现有学生以各种荒唐借口请假的事情,比如说我们班那个马屁精成德生,下午就没见人影。

    将作业本上的名字写好以后,我将它摊开,放在桌上,叠双肘压着一半的书面,准备趴着睡一会儿,结果还没来的及打盹,就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给打乱了。

    “顾新之,我就知道你……”

    还没等我抬头,就引来了物理老师一顿数落,不过在他看完我得作业本之后,整个人都呆住了。

    “老师,其实我是写完了作业本,觉得没事可做,才打算睡觉的。

    哪一题如果做的不好,出错了麻烦你给我指出来,我立马改。”

    伸了个懒腰之后,我一手托着侧脸,一手旋转着黑笔,百无聊赖的看着物理老师那着我得作业本那颤抖的手。

    “不,很对……很对……

    顾新之,你要做考卷,老师这张给你就是了,没必要等下节课!

    你快写吧。”

    颤抖的手愈演愈烈,最后物理老师将作业本递还到我的手上,转身去拿讲台桌上自己的考卷,看她那湿润的眼眶,似乎是一场梨花带雨的前奏。

    将考卷递给我,物理老师便转身离开了,而她这一走并不是回讲台上,而是回办公室,或许是为了找张一模一样的考卷,又或许是……

    在我提笔准备写考卷第一题的答案的时候,却发现身前远坐第一排的寒冰正转头看着自己,虽然依旧是那气质不凡的高冷态度,但这在冥冥之中却暴露她对于朋友的最低标准。

    或许小琪说的对,只有拥有满分的成绩,才能博取寒冰的目光,哪怕只是短暂的一瞬,这在不少的男生眼里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她的目光,在我手里的黑笔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才因为物理老师进入教室而不得不将脸转回。

    毕竟平时这种情况大多都是刘姥姥威逼之下不得不找任课老师要一张考卷,但面对任课老师的刁难,几乎没有差生能做到全身而退还附带拿了一张考卷,或许这也是寒冰回头看我的原因。

    尽管只是普通的回头,可能她所关注的并不是这个,但一厢情愿是我唯一能聊以自慰的,只要只要她没有亲口否认,那这就算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很快教室里窃窃私语的声音就变成了笔尖触及试卷页面写字的“纱纱”声,这些题目对于开了外挂的我来说并不

    算太难,以至于有了心猿意马的想法。

    其实作为一个上课走马观花的差生,我更好奇的是物理老师作为我们班三个任课女老师之一,平日里上课对于差生向来不闻不问的,今天居然三番俩次的王我这边跑,这不刚到的教室,就朝着我这边走来。

    “写的怎么的样了?

    距离下课只有不到5分钟的时间了!”

    物理老师对我道。

    “写,写好了。就是……就是字迹有点草……”

    第三次被老师光顾,我连忙收起自己内心凌乱的思绪,将考卷双手递上,语气里带着一丝怯意,这一次10几分钟一张考卷,效率貌似有点过快了。

    眼看着物理老师将考卷拿去之后,并没有停留而是转身朝着讲台走去,我心里顿时一凉,如果答案全是对的,会不会被怀疑是抄的答案?

    将作业本放回抽屉,我双手托着腮,眼巴巴得看着物理老师开始着手用手里的红笔批改我的考卷,如果有错的题目还好,要是没有的话,搞不好会被训一顿。

    一个从开学到期末每一节课都睡觉的学生,而考试的时候,却拿了个满分,这对于老师来说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这学生是神童,要么就是做弊,而他们更多的情况都愿意去相信后者。

    这一来除非实题去测试,不然真的是百口莫辩,但愿物理老师能给我一个公正的机会。

    在不安的等待中,没有得到物理老师的结果,却换来了下课铃声的响起,目测5分钟的时间,改一张考卷并不是问题,而事实上物理老师却只改了俩面。

    “现在大家把手里的笔放下,由每组的组长收上来交到办公室给我。

    还有,顾新之你来办公室一趟!”

    物理老师起身交代完话,拿着我的考卷以及她的备课资料转身朝办公室走去,但后半句话不说还好,说了让全班同学的目光再次汇集到了我的身上。

    从前完全被人遗忘在视野之中的那个上课永远都在睡觉的学生,在这一刻已经不负存在了。

    攥紧手里的黑笔,我红着脸在众目睽睽之下朝着办公室走去,身后是杨国强寒冰一群人诧异的目光。

    下午尽管天气并没有骄阳似火的那么猛烈,步入走廊上那沉闷的氛围瞬间将我笼罩,迎面吹来的微风,带着不低于体温的热度,肆无忌惮的游走在办公室隔壁空旷的大厅里。

    走进办公室,这一次唯一让我心安的是,刘姥姥那张办公桌后的椅子是空的,其他老师都在。

    “顾新之,你这成绩,真是你写的?”

    办公桌上物理老师正批改着寒冰的考卷,见我已经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他将我的那张翻了出来,指着上面满风的成绩用质问的口吻对我道。

    或许早该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一个上课总睡觉的差生,居然能在短时间内写完考卷和作业本,并且一题不错,这搁谁都会起疑心。

    “真……真的是我自己写的。

    老师你要不信的话,现在出个题我来写答案,不就清楚这张考卷的成绩,是我自己的还是抄的么?。”

    看着那满分的成绩,我强压着那种想要欢欣鼓舞的冲动,双手紧攥着口袋边缘,小心翼翼的朝着她的办公桌走去。

    虽然这样的要求有点挑战老师权威的意思,但实际上没有什么方法比这更直接了,毕竟在老师面前,再多的解释也只是借口而已。

    更何况现在办公室里还有其他的老师在,与其解释半天被判个抄答案的“死”刑,还不如直接在她面前秀一回来的痛快。

    听我一句话在物理老师身前的那张办公桌的女老师也转了过来,下一秒那目瞪口呆的模样让我忍俊不禁,面子这个东西,想回来挡都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