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寒冰的鼓励

    更新时间:2018-09-15 18:06:05本章字数:3364字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出题考考你,如果答错的话,你就老实交代一下究竟是抄谁的答案,才有的这张满分成绩的考卷!”

    古怪的脸色转瞬被吃惊所替代,一般的情况,作业本10题9错的学生,如果突然10题全对,面对老师的质问,总在无形的压力下站不稳脚然后老实交代出是抄谁的作业,而我凛然的态度却恰恰相反。

    在我这些年的留级生涯之中,几乎没有抄过别人作业的,因为没有人脉的关系,每一次都是到学期末等领导来检查,班主任才会让班里成绩好的同学拿作业给我抄用来对付过去。

    而现在头一次拿到满分的成绩,却被怀疑是抄的,痛心之余我在心里发誓,这一次一定要用实力向她证明,差生考试拿拿满分的成绩不一定要靠抄的。

    物理老师说着用红笔在笔记本上写了一道题,然后将本子交给我,简简单单一个手势,似乎已经将她的猜疑都写在了纸上,之前的作业本或许只是为了给我一个台阶下罢了。

    关于物理的那些所谓公式力得作用什么守恒定律之类的东西,虽然面对物理老师出的题目我脑子一片空白,但还是在短短几分钟内给出了正确答案。

    “老师,我做好了!”

    装出反复仔细检查的样子,最后我还是没有按耐住心里那种想要一鸣惊人的欲望,转手将本子递还给物理老师。

    在将作业本放在考卷堆上的时候,物理老师拿着红笔的手徒然一抖,她随后抬头仔细打量了我一番后,才一脸疑惑的问道,

    “这答案,你在这写的?”

    “就在桌上写的,怎么了?

    不对么?”

    “没,顾新之你先出去吧。

    考卷下节课再发。”

    “哦。”

    转身准备回教室,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而那人不是别人,而是下午在自己班里没课的刘姥姥。

    将头埋低,我以为能和刘姥姥擦肩而过安然回去教室,结果还没走俩步,就被他给挡住了去路。

    一间办公室虽然不大,但除去俩边的办公桌长度,留下中间的过道也有差不多2米宽,但我心里清楚,刘姥姥不是眼瞎,他是专门来堵我的。

    居高临下那种略带鄙夷的眼神,将我的灵魂照的通透,伫立在我身前,刘姥姥既不退开也不避让,似乎是在等我做出尊师重教的抉择。

    “等等!”

    眼看着要被刘姥姥那犀利的眼神秒杀,我抹了把脸上的汗水,学着螃蟹走路挪动身体,准备闪人,刚到边上就被他一把拽住了。

    “怎、怎么了?”

    这一下完全应验了我心里不好的预想,而往常被刘姥姥叫住,不管是课内课外都不会有好事。

    有一次体育课跑完操场正在停车棚一侧的草坪上休息,结果被刘姥姥叫住,愣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拉去校长的办公室做了将近半小时的义工。

    而除此之外的事情还有很多,这将近一个学期里,不重复的事情我十根手指都数不过来。

    “你上课又睡觉?”

    当着在坐的女老师面,刘姥姥问了一个让我很尴尬的问题,但对于那些老师来说,差生上课睡觉比东张西望影响别人上课要好很多。

    “没,物理老师叫我过来,说我考卷满分,不相信所以出了道题给我。

    我刚写完。

    上节课我真的没睡觉。”

    在心里庆幸作为刘姥姥的御用义工,这一次逃过一劫,而在办公室遇到我然后拦下来问是不是上课睡觉,对于他来说已经成为了习惯。

    而这种情况完全取决于下节是不是他的课,如果不是训一句就能了事,但要是的话就得准备接受站一节课的惩罚了。

    不过上课因为睡觉被客教老师叫到办公室的情况很少,但有领导来视察的情况除外。

    “满分?

    顾新之你睡糊涂了吧?

    天天熬夜打游戏,你怎么不说你穿越到三国改写历史了呢?

    回去写份检讨书,下一节语文课交给我!

    上课睡觉还那么多理由!”

    上一次在办公室被老师训话让刘姥姥撞见是什么时候我已经记不清了,但他对于我一万个理由而做出的回答基本没变,都是说写检讨上课交给他然后两人都忘了。

    起初我想起来的时候还拼命的去补,直到后来才想明白,刘姥姥这么做并不是想将我这一摊烂泥扶上墙,而是做戏去堵办公室里其他老师的嘴而已……

    化学课依旧是做的考卷,有了物理老师给的前车之鉴,这一次面对少一张考卷的“优待”,我选择了沉默。

    现在有了小琪这个手环,哪怕未来的10几天直到期末考,我都在睡觉中度过,也不用当心会重蹈之前的覆辙。

    看了眼讲台一侧,目光正在学生间游走的化学老师,我冷冷的打了个哈欠,将科学书以及作业本垫在桌面上然后倒头鼾睡。

    在心里回味着之前因为作业本以及考卷让寒冰俩次回眸的精彩瞬间,虽然说心里很想做一些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博得她的关注,但这写考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要是再被刘姥姥逮住可就不是训几句的事情了。

    而这几天也是市里领导视察的高峰期,所以每个班级的班主任都很小心,哪怕没有自己的课也会留在四中里随时准备处理突发的事件。

    而更多的情况是怕在期末前的几天,被市里领导发现自己班里的学生上课睡觉的问题,这直接影响到作为班主任在四中的声誉以及一些奖金之类的东西。

    听说在四中每个班主任在自己带的一届毕业生里,如果有人考进清华北大之类的名校,身为班主任是可以到教育局领取奖金的,好像说是进一个学生几万块,具体是多少没有人知道。

    以至于很多老师都宁愿把更多的经历放在自己班的学生身上,而不是其他客教的班级,除非是市领导来检查,不然在别的班级上课,哪怕台下学生睡了一半都能接受。

    “砰!”

    睡的正香,耳边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让我从获得北大录取通知书的美梦中惊醒,有些不爽的抬头,却发现早已经放学了,此刻班里除了我以外,还有几个连同寒冰在内的同学正打扫着卫生。

    而这动静,是班里一个女生用扫帚把子拍打我的桌子发出的。

    “干嘛?

    我睡的好好的!”

    有些懊恼的白了她一眼,我扭头理了理双手肘下被压平的书准备继续睡觉。

    “今天你值日呀!

    还睡!”

    她没好气的又敲了一下我的桌子,这次动静比之前更大。

    “哦。”

    一听是值日,原本挥之不去的困意瞬间烟消云散,这一连几天宛如电影剧情般的经历让我乐此不疲,早早忘了还有值日这回事。

    揉了揉双眼,我起身后伸了个懒腰,环顾一眼四周,今天值日的一共5个人,而成德生没来,剩下的就是三个女生,其中除了寒冰以外,另两个女生叫什么我有点记不清,毕竟从来都没有搭过讪。

    “去,把垃圾倒了,然后提两桶水来,我们拖地!”

    走到教室后排的角落堆放卫生工具的架子前,我准备拿把扫帚和她们一起扫,正准备伸手就被寒冰手里的拖把头子给挡了一下,吓的我连忙将手抽回。

    仔细打量了眼他们手里的卫生工具,我才发现她们已经把教室打扫干净了,只剩下拖地这最后的收尾环节。

    不知道是她们没看见还是一直把我当空气,才所以才在扫完地以后把我叫醒。

    而倒垃圾和提水都是体力活,由于我们班女生多男生少,所以刘姥姥在值日的分配上,每组至少有两个男生,为的就是处理这件有可能让女生绝望的事情。

    倒垃圾对我来说并不算多耗费体力的事情,但提水就另当别论了。

    从垃圾场折反回教室,我提着俩个笨重的加厚型钢化水桶去走廊尽头的洗手间打水。

    虽然往返的路程并不长,但这净重5公斤的大水桶,如果装满水的话,俩手都提一个对于我这个从来都不锻炼的人来说根本就是寸步难行。

    “嘿呀,顾新之,你怎么这么笨的?

    俩桶水一起提就不行?非得多走一趟?”

    将干净的一桶水提到教室门口,还没等我喘一口气,就迎来之前那个女生的抱怨,随后寒冰将手里的拖把放进了水桶里,打湿之后开始拖地。

    “我……我脚闲的慌,不多走一趟就难受!”

    碍于寒冰就在眼前,我不得不把粗鄙之语咽回肚里,抹把额头上的汗水,略带歉意的朝她们笑笑,然后转身去洗手间提另一桶水。

    打扫完卫生,寒冰让我整理后面的卫生工具角落,还有检查门窗,说是她们女生太晚回家不安全,所以先走一步。

    毕竟人家是班长,这样的话在班里不管是哪个男生都听,就算是杨国强都甘愿成为替她抬大腿的众多男生中的一员,更何况是我这个习惯性选择屈尊的低头族。

    整理完卫生工具后,我开始检查门窗,却发现在自己的桌上,那堆叠着的书本中间夹了张纸条。

    “上课表现不错,希望你能再接再厉!”

    原本以为是自己以前无聊的时候夹进去的,而当我打开看到上面一行字的时候,手随之一颤,上面的笔迹和之前寒冰给我看的语文课后习题上的答案笔记一模一样。

    “有戏,有戏!哈哈哈~”

    将字条塞进口袋,我大喊着,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却不想这一次残酷的现实没有将我的美梦扼杀在摇篮之中,说到底还是女生比较懂女生。

    将教室门锁上,我一路蹦蹦跳跳的下了楼梯,哼着小曲来到了校门前。

    由于周一到周四学校里有住宿生,所以大门在放学30分钟后就关闭了,只留传达室一侧的小门可以让一些迟出学校的非住宿生离开四中。

    为了防止一些人恶意进出四中,所以传达室的小门开关也是电动的,由王胖子手里的遥控器控制。

    “怎么,今天磕药了?

    这么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