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不换的位置(二)

    更新时间:2018-09-18 17:21:55本章字数:3403字

    最后一篇文章是之乎者也的文言文,虽然说是讲课,其实是将几个关键点的词汇着在黑板上然后去讲解一下在文中起到的作用以及其本身的含意。

    “顾新之,你上课怎么又走神?”

    能和小琪从家里的相处搬到学校同一间教室的相处,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意外的事情,刚想着去看看她在干嘛,还没等转头就被刘姥姥给逮住了。

    “没……没有……”

    被刘姥姥点名,我只觉得脸上一阵的燥热,虽然心里是有想法去做的,但碍于之前的赌,不得不把心神收回来,然后将目光放回到黑板上去。

    “现在是期末的最后几天,你们之中,那些平时作业都不写,上课总睡觉的都给我注意点!

    如果,期末考有谁交白卷的,或者写满答案全不对的,下学期开学给我叫家长一起来!

    尤其是你!

    成德生,昨天请假说是你外婆走了,结果在网吧打了一个下午的游戏!

    今天值日的,放学可以直接回去,留他一个人扫地!

    以后,如果有人不想上学,请假都给我实话实说,像这样拿家里死人了来请假的,除非真实,不然被我发现一律严惩!

    成德生,今晚给我认真扫地,如果敷衍了事的话,让你扫到期末考结束!

    清楚没有!”

    见我态度转变,刘姥姥有一丝的欣慰,但随后他的目光却停留在了黑板报边上的锦旗架上,这个学期我们班各种的评分都不算好,而且是中等偏下的。

    或许是积怨以久,或许是看不惯有些学生做着口是心非的事情,原本打算先把黑板上的词汇一一做解释的刘姥姥,却强势的揭了成德生的底。

    除开杨国强以外,成德生也是个下课比较野的人,据说他在自己原来的学校,被校方列为十大“敢动”校园人物之首,还经常性的被校长骂,但却从来没有长过记性。

    “哦。”

    对着刘姥姥那几乎要撕破脸皮的训斥,成德生并不以为意,在原来的学校经过一番的锤炼以后,这样的场面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乱打火警电话,偷园丁的大剪刀放进保安办公室,抓蛤蟆放进同班女生座位的抽屉……

    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他都干过,虽然我只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从他的笔记本里看到的曾经辉煌事迹录。

    在那本子后面还有几页是空的,估计是打算在四中继续,但在和杨国强不打不相识以后,这类事情就没有再做过了。

    而且四中里几乎每个角落都有监控,像灭火器、火警铃之类的东西都有专门的保护措施,防止有像成德生这种学生恶意破坏捣乱。

    不过值得一说的是,我在四中的这几年还从没听过有谁乱打火警电话和动灭火器的事情,或许是学校的一些用具安保措施做的比较完善吧。

    “现在你们自己看书,成德生,来办公室一趟!”

    刘姥姥走后,我耐不住好奇心,还是转头看了眼杨国强身侧那张桌子,小琪正心无旁鹜的看着书,全然和寒冰一个态度。

    刚才蟑螂那件事,全班所有的同学几乎都过来凑热闹,只有寒冰管自己拿出书本去认真预习思考课后习题的答案。

    之前我听说有个高年级的男生拍了张寒冰在操场上的背影作为自己的手机壁纸,边上还写了句话,高冷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生活!

    这样一张普通的壁纸随后在四中传播开来,上一次杨国强在班里炫富拿爱疯8打电话的时候,我瞄了眼上面的壁纸也是那张图。

    但就是这样一个高冷到连朋友都不屑去交的女生,却比那些成天穿的花里花哨卖弄风骚的女生要更受欢迎。

    而杨国强更是不止一次的去买花,买化妆品,买耳环这类东西去讨好寒冰,但换来的却是一次次的碰壁。

    本着自己得不到,也不成全别人的野心,杨国强以自己在四中那仅次于校长老师的地位,开始着手垄断那些变着法给寒冰送情书的途径。

    半个学期后的现在,寒冰的桌上再没有出现过情书,倒是杨国强自己每逢节日就写一张字条塞进她的抽屉,内容虽然恳切,但总是有炫富的成份。

    上一次寒冰没来的及把他的字条给丢进垃圾桶,而是放在了桌角结果不知道谁做的好事给拿到了讲台上。

    让完全不知情的刘姥姥给看到,并且还当众读了出来,并要求那个写字条的人主动站出来,结果成德生被迫替杨国强顶罪扫了一个星期的地。

    这事情让杨国强很火大,但碍于不知道是谁做的也没有办法去报仇,后来在得知了寒冰的手机号码以后,才改为发微信去卖弄自己的陈词烂调。

    “砰~”

    教室大门传来一声巨响,全班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同时也将心猿意马思绪远飘的我拉回了现实。

    讲台上成德生的身影依旧那么潇洒,他一路慢条斯理的走回座位,吊儿郎当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下课!”

    随后刘姥姥就走进了教室,而在他拿起书本的同时,下课铃声也响了起来。

    走马观花的一节课让结束了,而我的心神也回到了起点,下一节课要争取在答题的基础上再次博的寒冰关注的目光才行。

    想着我开始拿起黑笔,去做课后的习题。

    或许小琪说的对,我和她只是合作的关系而已,哪怕她再像也只是个赝品,无法替代现实中那个高冷的寒冰。

    做完习题以后,我准备起身去看看今天的课程,却发现在小琪身侧,杨国强已经在教育那个连刘姥姥都没怎么放在眼里的成德生。

    比起口头的训斥,杨国强的做法让恐惧浮上了成德生的面庞,在开学第一天他俩就在学校的操场打了一架,听说是争四中地下黑社会老大的位置。

    而成德生在上初中的时候,在他自己的学校,也扮演着和杨国强现在一样的身份,可惜在四中他没能继续从前的辉煌。

    而关于杨国强在四中背后的地下黑社会城府极深,在我留级的几年里从来只是听说,并没有真实的见过。

    在那之后,成德生就认怂成为杨国强的跟班,偶尔去找一些人收收保护费什么的跑跑腿。

    比如我们B市的一些初中小学之类的地方,几乎都有人买他的保险,有很多黑帮都和他有剪不断的关系,以至于在道上混的人都称他为老李或者李哥。

    眼前的一幕有点类似周瑜打黄盖,但让我颇为吃惊的是成德生在吃了苦头以后,居然真的被迫去找小琪要求换位置,只是仍旧被婉拒了。

    “老,老大……

    这不怪我了吧?

    关键是她不换呀。”

    一脸痛苦的表情,在得到小琪的回复之后,成德生才转身看着杨国强,身体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或许也是听过了后者在四中乃至B市的地位,语气里更是充满了无奈。

    “她不换?

    她不换就是你的理由?

    成德生我告诉你,如果几年前那种事情再发生,就算死我也拉你一个垫背!”

    被拒绝或许也是意料之中,只是我开始把杨国强想的太高尚了,他之所以要打成德生是因为怕小琪一旦出了事,自己也会跟着遭殃。

    虽然几年前那个道士说他们现在坐的位置,只要坐的不是女生就不会出事,但现在中间这张被称为下了诅咒的座椅上坐了一个女生,是福是祸还是只是和开始。

    “我……我也是听你说了才知道的呀!

    我要早早知道的话,打死也不会说。

    老大这事情真要那么邪,我也算是在列的。

    如果真出事,我一定会死在你前面的。

    现在人家不搬,我也没有办法,不如你替我……”

    “免谈,看在你也脱不了干系的份上,这事情我以后再和你算!”

    被成德生一句话点醒,杨国强看了眼他的座位,方才收手独自走出了教室,而这一切却完全没干扰到小琪,她不知道从哪拿的一本小说,正全神贯注的看着。

    作为目睹了俩次惨剧的三朝元老,我甚至想去劝小琪,但出于对她身份的了解,又不敢贸然去搭讪。

    面对小琪的执着杨国强没让成德生下手从某种角度上讲也是说明了这盘菜他已经先别人一步点了。

    而成德生自然也懂得其中含义,所以刚才被拒绝的时候才没有暴粗,要是换做别的女生以这杨的态度对他,早拖家带口的骂开了。

    好容易反应过来,在我准备起身的时候,却发现杨国强已经折返回了教室,并且拿了俩瓶的营养快线。

    “你叫小琪是吧?”

    这看似平常的行为,却无法掩饰住他想要采花的野心,将手里的饮料放到了小琪的桌面上,杨国强开始主动找她搭讪,一开口差点没让我撞墙,炫富也不带这么玩的呀。

    在我们这里,营养快线一瓶要8块钱,而学校外面更贵,普通的矿泉水都至少要3块钱以上,所以四中又被称为贵族学校。

    “是呀。

    我听说在咱们班有个风度翩翩号称情场浪子的富二代叫杨国强的,还是个大帅哥呢?

    只是还不知道是谁,哎,你能告诉我么?”

    将小说一合,小琪转头的回答让我心寒,一个人面兽心欺软怕硬的浑蛋居然愣是被夸成了帅哥,一边成德生已经笑的拍桌子了。

    “呃……

    这个,你先告诉我谁和你说的好么?”

    而让我疑惑的是,杨国强平时那爱出风头的性格这一次居然没直接说承认下来,真不知道这家伙在搞什么名堂。

    “很多呀,在我们那个学校,有很多女生的手机上壁纸都是他的背影呢。

    炫富,是一种低调,更是一种责任……”

    “哈哈哈哈~

    太逗了太逗了~

    笑死我了,炫富还责任!

    哈哈哈~

    嗝……”

    “砰~”

    小琪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成德生那堪称发神经的捧腹大笑给打断了,而这可怕的笑声在杨国强一拳砸在他的课桌桌面以后戛然而止。

    “怎么,咱们的德生兄好像对我平时炫富很有意见呀!”

    搭讪还没有完全成功,就被不识时务的成德生给打乱了,杨国强转身捏着手指皮笑肉不笑的对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