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邀文彧李公款宴 会帝都双星聚义

    更新时间:2018-08-24 16:40:14本章字数:4751字

    文彧随玉汝而行,问到那里去,因为道路并不是通往知吾公家,而是往城外而走,玉汝回答说:“先生让我引你去城外弼世园相会,彼处还有几个学生,要与你认识,都是有所安排的。”出城外,转过城郭,走上一条山路,有幽深的曲径穿过一片林子,不出二三里,继而出现的便是知吾公的弼世园。园子坐落在山坳之中,扎下三五间茅草房屋,三面环山,丘峦连绵,密林蓊郁,院门嵌在三山凹口之间,形状钳制隘口,院门外溪流静静流淌,有浮桥能够通过往来。远远地已经看见知吾公引着三五个青年出院门外,迎面走来。

    惠风和畅,徐徐吹拂,衣襟随之缓缓飘动,日有高升,还不至于燥热,林子里断续传来鸟儿的欢快歌声,山村人家还有隐约的报晓鸡鸣,走在林中小路,安详宁静,脚下落叶飘飘,缓缓降落,归于沉寂。荷花池里游鱼野鸭嬉游,小荷才露尖尖角,已有蜻蜓立上头,停歇片刻,似乎是听到有人欢笑之声,然后惊起飞走。林中的飞鸟相互追逐,有时在此空旷之地俯冲遨游,无拘无束。李公回顾与大家说道:“眼前良辰美景,大家何不一试才能,各赋诗词以壮之?”玉汝抢先进道:“我已经有了,还请先生和大家指教。”说着吟道:

    《纤纤竹》

    惠风清芬顾,抱玉吹笙箫。

    琼牒逐鸟落,晓梦作逍遥。

    蒹葭茂摇了摇头说道:“这个还不算好。”接着吟道:

    《环山潦水》

    潺涓穿云线,漫绿着峦绫。

    飞鸟游潜底,游鱼戏修林。

    雪湿秦乐奏,天外有弦音。

    忽复饮铜雀,争辉日月情。

    文彧应知吾公作诗道:

    《朝露莲》

    泉宫云月雾,风散与君来。

    流绿凝甘露,华辉照彩衣。

    霓虹云髻带,平湖作镜台。

    若然风乘客,毓秀自天裁。

    修心治叹了一口气说道:“以为大家的诗文都各有千秋,然于大道而言,还是风骨不振,不足夸赞。”大家静下来听他有何见识,但听修心治意味深长,自作诗道:

    《新林》

    欲揽星空影自怜,彩云招摇若影现。

    芳歇本歌迟朝暮,镜水拨分照眼前。

    温床有梦存根系,冬雪郁葱青不见。

    花开寓合裙钗带,本来梁栋柱擎天。

    栈道又叹了一口气,一个人独自往前走着,大家跟在身后,觉得心意复杂,都变得沉默不语,信步而走。“最近出了一件新鲜的事,有谁知道?”长风突然打破沉默,转而说道。“什么事?”大家抢问道。长风笑道:“据说东都尉宿于柳巷,酒到酣畅之处,见身边来的一侍女貌美,忍不住垂涎若滴,举止轻佻浮躁,老鸨等知道的都佯装不闻,亏这女子聪明,借口如厕,逃出去后找了隔壁的一个大汉求救,大汉领小女子去与东都尉理论,呵斥让他不要自找没趣烦扰女子,免得还有祸害上身,东都尉恼羞成怒,和汉子动手,结果不是对手,但铜铃一响,立即找来百十壮丁,都是自己衙门里的差役幸亏汉子跑的快,没被当场揪住,可你们猜着汉子是谁?竟是西京的将军,回头的及时,没等东都尉欢愉享乐占到女子便宜,带了三五百的营中军健赶到,扬言说东都尉抢了自己的女人,因此要杀之以泄心头之恨。”“后来怎么样了?”文彧追问道。长风继续说道:“后来经邦中都督斡旋调解,两个好汉和如初。事关要害机密,都督不让对外流传,因此外人多不知道。因我好友叔父在吏部充职机要,因此略闻其事。”

    玉汝首先气愤说道:“如今天下,正义不存,偏邪肆虐。风俗不古竟无人过人,暴虐横行而不加治理,不以修身养知为要,却都蝇营狗苟以求私利,吓死胆小之人,撑饱逞能之辈。纲常不存,试问国法安在?”

    修心治也道:“或许出于教育疲敝,沐化之风不振,读书之人或惟古人之道是从,不能分辨区别,悬颈懵懵懂懂以诵读,虽有精深,没有自我见识,纵有自我见识,也是夸夸其谈,甚至纸上谈兵,于修身齐家治国多无用处。敢问这样的学问要之何用?或者惟今人是从从,全然不通圣贤道理,自以为贤达聪明,古人是不务实观,更无自省之心,善思之念,因此丑态百出。选才用人之时,好听一面之词,宁愿相信一纸文书,未见其人,已然信赖名声,等到见之面貌,则更有亲近疏远心情,试看人情大多经得起你对他的甜言蜜语,始终受不了逆耳忠言,竟然还偏听什么信誓旦旦的谎言,专注耳目欢愉,殊不知满嘴仁义道德的,其实一肚子坏水。正人君子因耿直不能进身,钻营取巧之辈善于逢迎拍合而春风得意,相互勾结,贪赃枉法,纲常法纪荡然无存,富贵者不以为意,视作一纸空文,不过吓唬百姓,尽欺压无知百姓,不以天下为公,独谋取私利,风气恶臭,终于失信于天下正朔人心!”

    栈道笑道:“天下之治,看起来风平浪静,却不知下面浪涛翻滚。舍身道法以变革,不惧死生求真人。若能效商君之法术,四海之内莫不宾服,终于仪风正朔,树尊强立,仁义礼智信传播四海,勇正公平法流通充斥,铲除偏邪叛逆之属,荡涤脏乱淫恶之辈,人都心悦诚服,官军效力死命。寰宇同一,上善知境!”

    文彧笑道:“大家各有昂扬见识,然彧以为可能说的有些激切,毕竟眼下世事治理的风平浪静,没有动荡祸乱,百姓各得其所,安享天伦之乐,自在耕种田亩,收获劳作,没有蠢蠢欲动的不安心份,民风淳朴憨厚,尽管有一二偏邪心思,还有国家纲常法纪约束,律令严明,也不能肆虐长成;嗟怨不满之人只是少数,况且每朝每代都会有些愤愤世事的人,大多怀才之人还是能够得其所用,尽其所长;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况且文武将校保辅国家劳苦,有所参差也在所难免,但要旨意不差,不必要加以苛求。以为大家似乎略有悲怨之感。”

    蒹葭茂笑道:“以为郁鸿出生公侯世家,因此不能体会下人心思。”

    玉汝说道:“‘治世不一道,变故不法古’,大家愤愤时事也是徒劳无用,还惹人笑话,指责说尔等缘无能之由,不受重视之故,因此愤愤不平。继往开来成大事者,立足实地,不以艰难险阻为借口,不好口舌之争,言语软弱无力,不如简而言之,全以作为表现,进而施展抱负,急切猛烈而胸怀勇略,退而布施计议,修身齐家缮性情。”

    长风说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我等不过都是些穷酸文人,好逞些口舌之争辩,夸夸其谈而已,任凭有大志胸怀,满腹经纶韬略,不能施展,到头来也是枉然,反而惹人笑话,岂不自取其辱?多管闲事,或许招致祸害,也未可知。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既然天下不能因我而变,何必屈心抑志而心为形役?不如纵身于江海,遨游心智,谑浪笑傲,落得轻松自在?”

    大家相对勉强而笑,流觞曲水,继续游玩。

    话说连庶在园子,玩着玩着不名的感到有些失落,鸣娟问他怎么了,表现得沉闷,也不多说话,站起身冒出一句话说:“我要出去找他回来。”唬的鸣娟也是糊里糊涂的,还没来得及细问,连庶出园子,已经远远的走了,解颐问鸣娟怎么回事,鸣娟把话略说了一遍,还问怎么回事,解颐揪鸣娟说:“你怎么就不长个心眼,出了事情谁能担得起?”赶紧让文呓跟着出去,在后面照应,或者劝说带他回来。

    知吾公请文彧赴宴,连庶心情落魄,就出门去找。半路之上,见到张贴告示,说是有名伶演技,剧目是“武功传”,演的是南陈三败北周国的故事,人物围的水泄不通,往来的客人都向前探看,延颈期待模样,连庶好奇,也跻身进取探知究竟,滴溜溜的眼睛转绕了半晌才理出些许的眉目出来,叹说:“这里面一句话说的最是乖巧,却又最是无礼,说什么‘咱英雄儿女除贼尽拔去’,不过是自慰的话,拔一颗草木尚且还要动摇那方寸的土地,何况是杀人呢?”不以为意的抽身要走。“连庶要到哪里去?”连庶说话的时候,旁边的一位壮士石破天字辟蒙,余光瞄了连庶一眼,紧接着就大步上前身后长臂搭住连庶臂膀说话,连庶转身一看,仔细打量眼前人物,早惊了一惊,紧接着就拉着石破天到僻静处说话。“想不到出门吉祥,竟然能与哥哥在这里相见。”连庶掩抑不住心中喜悦,“哥哥何时来的?怎么也不去找我?”两个人不知不觉的来到一处酒楼坐下说话。

    说话时,听楼下人嘈嚷,不知发生什么事,辟蒙楼梯口斜身看见一人风流健壮,仪容粗重,正往楼上来,掌柜的弓背哈腰的陪着他一起上楼,楼上的客人一见到来的人,都一声不响的倏地灰溜溜走开,酒倌首先上楼,对诸位客人说有贵客光临,还请大家不要见怪。石破天与连庶两个情意笃厚,还在那里述说分别后思念心情,终于再见,怎不倾心畅快谈吐重逢,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人情景。“两位怎的还赖在这里,尽管茶钱不要,也劝你们快点离开……”酒倌看见还有两个人没有离开,走到身边劝话。石破天瞥了酒馆一眼,连庶说道:“不是因为招财揽生意你们才开张的吗?我们不少你的酒水钱,更不说在你这里滋扰是非,好端端为什么要急着撵我们两个出去?”石破天以为如此。酒倌补充说道:“没有小瞧两位的意思,不过怕来的客人你们得罪不起,他可是富甲海内的百万钱的公子,已经包下了我们酒楼,不让外人逗留,说是免得妨碍他愉快心情。”“我就不明白了,一样的人物,真没天理,他凭什么就独占偌大的地方不让别人存在?”连庶有点不服气的说道。酒倌怯怯的说道:“你们两个真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难道没有听过这样的话——通过栈道取金钗?本来兄弟是一家,尽管长大分开,割不断的是骨肉亲情。你们注意权和钱调换半边,只要一点联系,一个化作金‘钗’,一个化作‘栈’道?”

    “没关系的杂碎,还不赶快滚蛋,留在这里废什么话!”钱意浓的一个随从,因脸上有一条刀疤痕迹,鬓角垂一缕斜发,隐约遮掩,故外号作“老疤”,见酒倌没把人都赶走,还在废话理论,大为不满,亲自上前与石破天两个说道:“两位客人还没舍得挪挪尊驾,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人贵自知,不能丢了脸面,大家都不好看,也没了做人的情绪,是不是?要是没钱付账,全都算在我家公子的账上。”酒倌连声点头称允。石破天附耳与连庶说道:“连弟且到斜角楼上看我让你明白,之后在故地相见,如何?”连庶开始仍不明白辟蒙究竟要做些什么,还是先告辞离开。老疤绷着脸与辟蒙笑着说道:“他都知难而退的走了,你还在这里做什么?现在的世道,还有真的勇士?”看到连庶已经走远,这时候钱意浓也已经上了楼,走到身边,身后的随从劈头盖脸的打得酒倌血肉模糊,“没用的东西!”自己动手一巴掌抽抽老疤翻转过身去,嘴角汩汩的流血。辟蒙坐在那里冷冷嘲笑,钱意浓指石破天道:“泼皮!还不滚开,在这里做什么,竟不懂做人的规矩?”辟蒙啐了一口骂道:“朗朗乾坤,要有个先来后到,到底哪个乱了规矩?”钱意浓生平还没受到这样侮辱,怒不可遏,提拳拽脚来打,说时迟那时快,辟蒙侧身躲过,就势摞住意浓臂膀,提膝磕断,摆腿踢翻在地,老疤乘辟蒙与意浓纠缠时背后挥拳,却被辟蒙握住,攥在手里,两个人试比气力,辟蒙脸上渗透汗水,老疤面部开始抽搐难堪,等到石破天松手,倒退几步,跌倒在地,痛苦呻吟,手掌被辟蒙捏碎,旁边的几个喽啰患难见真情,约一起都上。但见:

    一腔怒火气哼哼,热血闹翻腾,青衿公子把话嗔,泼皮手脚伸。儿郎心中自度审,青筋突着摔板凳。众客人,莫伤身,扑通通,轰隆隆,锦绣乱纷纷,雕花楼案好栖身,自若言谈笑话哂,小室猛夜昏。星夜满星辰,一来一往破胆魂,拳挥漫向血花痕。呜哇哇,叫瓜瓜,一地爪牙滚攀爬,再见扛鼎儿,纷纷跳水癞蛤蟆。戏罢各寻家。

    辟蒙不敢纠缠,直接从楼角跳下逃走,没走多远就看到许多官军赶到。辟蒙能够逃脱,深感庆幸。辟蒙出城外,与连庶在望江亭中相见。

    文彧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暮色昏沉。走到落虹桥上,缇云远远的望见,朝一处靠近,文彧疑问:“有什么事情?”缇云道:“着急你还没有回来,不知道该怎么办,御心来了,还在屋里等着。”文彧慌忙问:“什么时候来的?”文彧与御心友善,时不在家,缇云尽礼相待。御心白衣飘袂,宽袖长袍,腰间常配一柄宝剑,文章剑术并茂,为人不拘一格,好游心志,谑浪笑敖,状似游仙侠客。御心当时在文彧书房之中略看,忽闻门外脚步之声,略略一笑,等到转身走进,猛地转身,两个人的视线对面撞见,笑道:“文章略有进步,不似往日懵懂,追随着世道的绮丽萎靡之风,不负有所见闻,眼界始大!”文彧笑道:“你还是‘御心从我,乖张在人’?”文彧请御心落座,晚上留御心宴饮,御心请辞道:“我也是从外面路过,听说你读书回来,借便探望,还有要事在身,不宜耽搁,须快些回去回复,不如改日再来叨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