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同房

    更新时间:2018-08-24 17:01:25本章字数:3151字

    原因很简单,因为……

    虽然我不是第一次,但兰小叶却真的是第一次,我相信是个男人就会兴奋无比对吧?

    兰小叶也很配合我,她一开始的时候的确是一副痛苦异常的表情,不过她并没有推开我的意思,而是拼命迎合着我,让我很快就有种控制不住要登天的感觉……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隐隐用余光看到兰小叶用她的长腿朝着床铺下边轻轻一勾,接着我就听到了一阵“乒乓”的盆子和地面的碰撞声。

    我皱了皱眉,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那蛊虫的事情,我心说这难不成是要给我下情蛊了?盆子一翻,里边的毛虫不就要出来了?

    被这事情一分神,我要登天的那股感觉也瞬间消失了,接着我就感觉自己身后有个湿漉漉的东西爬上来了。

    我吓了一跳,立马就要起身,但是瞬间就被兰小叶用双腿将我的腰部狠狠夹住了,只见她一脸紧张的样子说道:“大哥……你现在不能离开我!否则这情蛊虫就没法种下去了!而且这虫子还会死掉的!到时候我就真的完了!”

    “怎么种?难道让它钻到我身体里?”

    “嗯!”兰小叶点了点头:“你千万别离开我!今天如果对你下蛊失败,我就死定了!”

    我只能强忍着那毛虫在身上攀爬的感觉……

    但我心里还是有些诧异,心说难不成这情蛊虫种的时候,还必须得让我和这兰小叶发生关系吗?

    否则没道理这兰小叶不让我离开她。

    再联系上之前那蛊婆阴阳怪气地让我和兰小叶同房,我几乎更加可以确认这点了。

    兰小叶现在明显是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呢,开始用她的两条长腿如同水蛇一般狠狠盘住了我的腰,她开始尽全力把我的注意力引到她身上。

    而且说老实话……我也真的被兰小叶引诱到了,很快我就感觉不到自己背上的毛虫了,我开始拼命地在兰小叶身上运动起来,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自己肚挤眼上一凉。

    我赶忙低头一瞧,正好看到刚才那毛虫的尾部在我肚脐眼边上一闪,接着就完全钻了进去。

    我吓得浑身冷汗都冒了出来,虽然我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但到我真正看到的时候,还是感觉震惊无比。

    “大哥……成功了……”兰小叶在我身下红着脸说道。

    “这……这就成功了?”我惊奇地说道:“可我没什么感觉啊。”

    “那是因为你现在还没有违抗过我的意志,所以你感觉不到而已……”兰小叶依旧红着脸说道。

    我心说反正这情蛊也下完了,虫子已经进到我体内了,那我也就管不了这么多了,既然如此,我还不如尽快把自己能享受的乐趣都享受完呢。

    想到这里,我开始继续和兰小叶缠绵起来,足足又和她折腾了半个多钟头,我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她。

    看着床铺上殷红的一片,我才明白这兰小叶真的是个雏儿……

    完事之后,兰小叶脸上也是红扑扑的,我恍惚间竟然有种想和这姑娘成亲的想法。

    不过她的话很快就把我拉回了现实。

    “大哥,我们走吧。”

    “去哪儿啊?”我问道。

    “见蛊婆。”兰小叶低声说道:“只有让她知道我给你种了情蛊,她才会放过我们的。”

    我点点头:“那之后呢?”

    “之后还得看她的命令。”

    我“嗯”了一声,继续问道:“对了,我一直不明白之前那个蛊婆是怎么发现我来过这里的?我昨晚上来的时候可是仔细看过周围了,根本就没人在附近。”

    然而兰小叶却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也奇怪的很……”

    我点了点头,心说这倒也是,如果兰小叶知道放我走蛊婆会发现,她肯定也没这个胆子让我走了。

    这些事儿到时候恐怕还得和秦璐问问清楚才可以。

    至少现在看来,秦璐的心眼似乎还是不错的,起码要比我那个“女友”秦瑶好多了。

    很快我俩就穿戴整齐了,这时候我的好奇心上来了,我叫兰小叶试着给我下个命令,看看我违抗了之后会怎么样。

    兰小叶似乎有些担心:“大哥……不好吧,我听说很痛苦。”

    “没关系,就试一下,反正不会死人对不对?”

    “嗯……这倒是……”

    “那就试下好了。”

    “大哥……”

    “兰小叶,你也别叫我大哥了,咱俩这都同房过了,我也把我的名字告诉你,我叫肖辰,你以后就直接叫我……肖辰好了。”

    我本来想让她喊我“老公”,但想想还是拉倒吧……

    兰小叶这才点了点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指了指刚才装蛊虫的那个盆儿说道:“肖辰,你去把那盆儿拿给我。”

    我立马摇了摇头,然后远离那盆儿走了几步,接着我就发现自己心里似乎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有点像是人生闷气时的那种感觉,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多的不适。

    我说这也没啥太大的感觉啊。

    然而兰小叶却摇了摇头:“这只是因为我没有实心实意让你做这件事情而已,而且你现在就在我身边,这情蛊的主要作用其实也不是让你听我的命令,而是为了把你限制在我周围,只要你距离我太远,那你就会痛苦无比,自然会回来找我。”

    我心里暗骂了一句,接着问道:“距离有多远?”

    “我不清楚,不过你估计只要一出了这村子,就会多少有点反应了。”

    我点了点头。

    “还有呢……”兰小叶这时的脸色有些发红:“这所谓情蛊,就是要男女情投意合,我和你……亲热的次数越多,这情蛊在你身上就越牢靠,你就更加离不开我了。”

    我心里一紧,心说怪不得那个李梅拼了命的和木羽凡做那事儿呢,难不成是为了把木羽凡死死绑在她的身边?

    “但是这样也有好处。”兰小叶说道:“你现在既然被我下了情蛊,那蛊婆就放心了,他不会再严密监视你的一举一动了,因为她已经知道你离不开这村子了。”

    “那你知道这个蛊婆到底要做什么吗?她把我们弄在这里想干嘛?”

    兰小叶摇了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蛊婆倒是承诺过,只要我们不给她添乱,而是尽心尽力帮助她的话,等到她的事情办完,自然会放我们离开的。”

    我心说真有这么好的事儿?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帮帮蛊婆也没所谓了,毕竟人家也送给我这么个漂亮的黄花大闺女。

    但我还没天真到这种地步,因为当时秦璐和我说过,说木羽凡和另外三个小年轻“暂时还死不了”,这话外的意思岂不就是说他们将来迟早会死吗?现在我和他们的情况一样了,那岂不是说我将来也必死无疑?

    刚才我因为邪火上身,根本没想这么多,只是想尽快和兰小叶合体,但现在邪火发泄完了,理智重新占据上风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很可能已经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了。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我俩很快就出了门,出来之后整个村子依旧一个人都没,看样子那些女人还在屋里“反省”呢。

    兰小叶开始带着我快步朝着她之前被绑着的地方走了过去。

    看样子蛊婆的住处果然不在之前秦瑶带我去的那个大院子。

    蛊婆居然住在靠山的一个小棚房里边,里边看起来黑漆漆的,完全不如那些民房亮堂。

    不过这也不奇怪,这个蛊婆一看就不是正常人,她的居住习惯当然也和正常人不同,说实话我都有点怀疑这蛊婆到底是不是人了,她说不定是什么动物化成的妖精呢。

    到门口之后,兰小叶冲我使了个眼色,明显是叫我别吭声呢,接着就见她很是恭敬地喊了一声:“蛊婆大人……我们来了……”

    过了好久,我才听到棚屋的黑暗里传出来那蛊婆懒洋洋的声音:“事情办完了吗?”

    兰小叶轻轻“嗯”了一声,同时我注意到她的脸又红了。

    这姑娘还真是爱脸红,搞的我又是一阵邪火乱窜,恨不得就在这地方把她按在地上再来一发呢。

    接着我就听到里边穿来一阵“窸窣”声,听起来像是在穿衣服呢。

    我有些惊奇,现在是大白天,难道这蛊婆刚才也是光着身子的?

    不过我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既然这蛊婆手下的女人们都这样引男人,蛊婆自己八成也会这样做吧?难道她刚才就在和一个男人在这棚屋里边办事儿呢?

    这还真不是没这个可能!

    同时我又想起来另外一件事情!

    这村子里头,不可能只有我所见过的那几个男人来过,肯定有许多猎艳的男子来过这里,他们现在去哪里了?为什么村子里头看不到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蛊婆已经从棚屋里出来了,她此时脸上果然也是一副红晕的神色,很像是女人刚完事儿时的那种状态。

    我草……

    不过现在我已经知道蛊婆并不是秦瑶她妈妈了,也就是说,秦瑶之前说的什么“保养”之类的根本就是假话,这蛊婆的年龄恐怕真的也就只是三十出头,这种年纪的女人,那女人味儿也是最足的。

    妈的……我这是想到哪里去了……

    此时蛊婆已经走到了我和兰小叶面前,她先是扫了我一眼,接着我就看到她竟然把手朝着兰小叶裤子里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