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联系木羽凡

    更新时间:2018-08-24 17:01:25本章字数:3123字

    李梅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我本来以为她肯定不会轻易答应,谁知道她居然立即点了点头:“羽凡就在屋里,你自己进去找他吧。”

    羽凡……叫的倒是怪亲切的,看样子这木羽凡的床上功夫不错啊,把李梅这小妖精弄的服服帖帖的。

    说完李梅就离开了,她并没回家,我看到她似乎是在朝着蛊婆所在的小屋方向走了过去,我也懒得管她了,赶忙敲响了她家的院门。

    敲了三声,接着就听到里边传出了那木羽凡的声音:“小梅,回来了?”

    小梅……

    这俩人看来关系比我想象的近了不少啊。

    我立即高喊道:“我不是你的小梅!我是肖辰!”

    “肖辰?”这木羽凡明显有些意外,接着我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再然后院门就被打开了。

    微微让我心安的是,这个木羽凡的黑眼圈已经没了,虽然脸色稍微有些泛黄,但比之前倒是正常了不少。

    “你怎么来了?”木羽凡明显有些意外:“你还没走?”

    “走个毛。”我无奈地说道:“我想找你问点儿事。”

    只见木羽凡探头到门外朝着两侧看了一圈说道:“不行,李梅回来就麻烦了。”

    “我刚才已经见过她了,是她让我来找你的。”

    “你确定?”木羽凡一副不信我的样子。

    “废话。”我摆手说道:“你行不行,一个大老爷们儿还怕女人。”

    不过我这话一说出来,就发现自己有点装大尾巴狼的嫌疑了,这村子女尊男卑是明显的,我现在装的这个逼,以后肯定会加倍偿还……

    木羽凡又跟我确认了好几遍,这才点头把我放了进来。

    李梅家的院子要比兰小叶的院子稍微大一些,院子里的东西也要多不少,我还看到了很多古怪的工具,比如一些带把的漏网、有着怪异角度的长棍子。

    很快就跟着木羽凡进了屋子,这屋里烧着火炭,很是暖和,暂时驱走了我的寒意。

    木羽凡居然像个主人一样叫我随便坐,又给我倒了一杯热茶。

    “擦。”我说道:“你是打算长期在这儿住下去了?”

    木羽凡看了我一眼:“你那女友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你了对不对?”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我和秦瑶闹翻的事情他还不知道呢,我立即说道:“我和我那女友吹了。”

    “吹了?”木羽凡皱了皱眉:“她……没给你下情蛊?”

    木羽凡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他肯定已经被李梅下了情蛊。

    当下我就把自己和兰小叶的事情说了一遍,顺便把昨晚的那仨小年轻的事儿也说了,还有那个已经死掉的胖子。

    木羽凡听到有人死了,脸色也有些发白。

    “木羽凡,我问你,你和李梅之前是在上海认识的?”

    “对。”木羽凡点了点头。

    “介绍的?”

    “嗯。”木羽凡再度点了点头。

    我立即详细问了一下,木羽凡倒是也没有隐瞒我的意思,一五一十说了出来,情况还真的是跟我和秦瑶几乎一样!

    唯一的区别也就是他俩相处的时间要比我长了那么一点,他俩在上海同居了大概有一个来月,期间这李梅也是一样不让木羽凡碰他。

    我心说这俩女人钓男人的手法还真是够高明的,这越是难得的东西,就越是引人向往,想想两个大美女不让你碰,但是你只要跟着她们回这村子一趟,就可以让你为所欲为,那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样的诱惑?

    我又问了一下木羽凡之前让我“滚出村子”的事情,问他是不是故意那么说的。

    木羽凡果然也承认了。

    “肖辰,我不瞒你,当时我让你滚的时候,其实我已经被种下情蛊了,那个时候李梅就把一切都跟我坦白了,说是我以后都不能离开她半步,我也试图逃跑过,但都被她用情蛊逼了回来,我知道自己走不了,这才让你赶紧走。”

    我点了点头,心说我自己之前果然没看错人,这木羽凡虽然有点奶油小生的意思,但是做起事儿来还真是讲义气。

    此外,木羽凡也把李梅和他坦白的事情告诉了我一遍,大体上和兰小叶所说的没什么太大出入,也提到了这些会蛊术的女人级别问题。感觉李梅知道的东西好像并不比兰小叶多,不过我感觉更可能的是李梅有很多事情并没告诉木羽凡。

    “这么说,你妥协了?”

    “我不妥协又能有啥办法。”木羽凡叹了口气说道。

    “那你之前和她怎么还动上鞭子了?”

    “当然是她的要求……”木羽凡似乎有些尴尬,不过他的这种尴尬神情很快就消失了,而是换了一副稍微有些色色的表情:“不过啊,换个角度想想其实也不错,至少这里的姑娘都漂亮啊,李梅那更是能把人爽上天的那种……”

    “草。”我骂了他一句:“这么说你喜欢上她了?”

    “我本来就喜欢她。”木羽凡耸了耸肩:“而且李梅答应我了,只要我听话不逃跑,她也不会害我,这里不愁吃穿,又有美女相伴,何乐不为。”

    他娘的……

    我算是知道木羽凡今天为啥比之前看着正常不少了,原来他的心已经定下来了。

    但我却很清楚天下绝对没这样的好事儿:“木羽凡,你可别太大意了,你想想,我们这些男人将来要给蛊婆干活,你想过是干什么吗?”

    “能干什么?应该就是农活吧,等开春的时候估计我们就要开工了。”

    “开个狗屁的工。”我摇了摇头:“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啥问题?”

    “你既然已经知道这村子的情况了,就该明白,像我们一样被弄到这里的男人肯定不在少数对不对?”

    木羽凡明显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皱着眉想了半天才点了点头:“嗯……好像是……”

    “那你就没想过这些男人去哪儿了?”

    “这……”木羽凡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还有呢!”我继续说道:“你家那个李梅看上去在这村子肯定待的时间不短,你觉得你会是第一个被她弄到这里来的男人?”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李梅……”

    “没错!你肯定只是李梅钓来的众多男人之一罢了,她肯定以前弄来了很多男人,你没见这村子里有那么多单独的女子吗?她们肯定也给很多男人下过情蛊,但她们还在揽客,说明这里一个女人会给很多的男人下情蛊!”

    木羽凡听到这里已经彻底呆滞了,感觉上他之前好像一直以为李梅是对他专一的呢……

    妈的,以为人人都是兰小叶啊,我继续问道:“你和李梅滚床单的时候,她肯定不是处吧?”

    “额……”木羽凡又出现那种尴尬的表情了:“不是。”

    “那就对了!你就没想过李梅之前弄来的男人都去哪儿了吗?她肯定在骗你,你想跟她永远住在这儿?没那么好的事情!她一直和你求欢,只是为了让你的情蛊更牢靠而已,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等时机成熟,她肯定会把你送到蛊婆手里的,至于做什么事情,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木羽凡眉头紧锁,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兄弟,我们现在是一根绳儿上的蚂蚱了,看来这地方的确有问题,咱们该怎么做?”

    我心说这木羽凡看来还是多少有些胆识的,此时居然没有太多惊慌的意思,我立即说道:“我和你一样,也是被骗来的,对这里的情况狗屁不知。这样吧,我看那些女人暂时还不会害咱俩,既然李梅同意咱俩见面了,那以后我们之间就常联系,彼此之间绝对不能相互隐瞒知道吗?”

    木羽凡立马点了点头。

    这时我听到院门响了一下,木羽凡的神色立马紧张起来:“哥们儿!李梅回来了!”

    他这和我一通谈话下来,也不喊李梅叫“小梅”了……

    我心说回来就回来呗,反正我进来的时候都已经经过她的同意了。

    很快李梅就进了屋子,木羽凡一脸紧张的样子看着她说道:“你回来了?”

    “嗯。”李梅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不过我却注意到她手上拿了个小盒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盒子好像在隐隐颤动一样,我估摸着里边肯定是放了某种蛊虫。

    李梅把那盒子放到了角落的柜子里,这才看着我和木羽凡问道:“你们两个的悄悄话说完了?”

    她这话的意思感觉很像是在赶我走,再者说李梅在这儿,我也不好再和木羽凡聊下去了,便起身说道:“那行,我先回去了。”

    李梅立即点了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

    我又看了木羽凡一眼,这才推门离去。

    出来后我发现天色变得有些阴沉沉的,感觉上像是要下大雪一般,这么冷的天,这些蛊虫还能存活,着实让我诧异不已。

    由此可见,这些被蛊术改造过的虫子,想必生命力都是极其顽强的。

    见过了木羽凡,我自然还得去找那仨小年轻,我现在先得把这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我所见过的男性情况都搞清楚才行。

    我的记忆力还是挺不错的,之前那仨小年轻所进的院子我都记得一清二楚,很快我就到了那黄毛所在的院门口。

    这村子里头的院门上白天好像并没有挂女性服饰的习惯,此时这院门上也是空空如也,我上前轻叩了几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