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我的奖励

    更新时间:2018-08-24 17:01:25本章字数:3243字

    “哦?”蛊婆眯着眼睛瞅了我一眼:“那是谁的错?”

    “是我的错!”我大声说道。

    “肖辰!你别胡说八道!”秦瑶和秦璐一起朝我喊道。

    “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蛊婆冲着她俩怒吼了一声,这俩姑娘吓得立马不敢吭声了。

    接着就见蛊婆又转头朝我看了过来:“你说是你的错?怎么个错法?难道是你放跑了那个男人?”

    “没错!就是我让他走的!”我继续高声说道:“你也知道,我和秦瑶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我怎么能让他跟了别的男人?所以我就把他赶跑了!”

    “那男人长的五大三粗,凭你就能赶跑他?”蛊婆明显不信我。

    我脑中开始快速盘算起来,看来蛊婆已经见过那个鸭舌帽的男子了,我现在如果硬要扯谎说我能打的过他,蛊婆不可能相信我。

    这人到了紧急关头,也就是潜力爆发的时候。

    这个潜力爆发可不仅仅是体力的爆发,更是头脑和心智的爆发。

    要说我这个人其实还是比较软弱的,按照常理来说,我肯定是优先自保,但我一看到秦瑶看我的眼神儿,就鬼使神差地做了决定,今天就是拼了这条命也得把她救出来。

    因此我急中生智,立即说道:“我不是把他打跑的!而是把这村子的情况告诉了他!他听了之后害怕,这才跑了!”

    “肖辰!你疯了!”秦瑶似乎被我这话吓到了,开始冲着蛊婆再度哀求起来:“蛊婆大人!他在说谎!是我一个人的错!”

    接着就见蛊婆转头再度狠狠瞪了秦瑶一眼,我听到她嘴巴里发出一阵怪声儿,这声儿有点像是秦璐之前的“啾啾”声,但却又不完全是,感觉是另外一种发声的方法,同时秦瑶发出了一声惨叫,开始捂着肚子在地上打起滚来。

    我刚想出言阻止,秦瑶却已经停了下来,蛊婆冷冷地说道:“再敢插嘴,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只见秦瑶此时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从她脸颊两侧流淌下来,嘴唇上也被她自己用牙咬出了齿痕,可想而知她刚才有多么痛苦了。

    这下我明白为什么蛊婆能把这村子里的女人控制的如此牢靠了,这蛊术还真不是闹着玩儿的!

    蛊婆用这种方法控制了这些女人,再让这些女人控制更多的男人,如此反复,就如同传销的上下线一般,如大树一般开枝散叶……我真的不敢想象在蛊婆手里的男人还会有多少!

    蛊婆再度看着我说道:“这么说……是你的责任?”

    “对!是我的责任!”我急忙点了点头。

    兰小叶此时也是一副屏息凝神的样子,不过她可比秦瑶和秦璐胆小多了,只是原地颤抖着,也不敢出声。

    只见蛊婆又定定地看了我一阵子,接着就见她冷笑了一声,冲着台子下边的一个女人说道:“你!去把那个家伙带过来!”

    “是!”这女人很快就离开了,我看到她在朝着附近距离我们最近的一处民居跑了过去,不多时,这女人便再度回来了,不过她回来的时候却拉扯着另外一个人,这人被套着黑色的头套,但我却一眼就把这人认了出来。

    这人的体型分明就是昨晚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啊!

    这家伙居然没死?

    他很快就被带到了台子上,那女人冲着那鸭舌帽男子的腿上踢了一脚,这家伙立即跪了下去,同时他的头套也被摘掉了。

    只见这鸭舌帽此时一副鼻青脸肿的样子,明显被人胖揍过一顿。

    我心里暗暗叫好。

    不过让我惊奇的是,这鸭舌帽的脾气还不是一般的暴躁,都到这地步了,居然还在冲蛊婆叫嚷着:“妈的!你们这些疯女人,赶紧把老子放了!否则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不得不说从这一点上来讲,我还是挺佩服这家伙的,起码我是没这个胆子的。

    蛊婆冷笑了一声,冲着刚刚带他来的那女人说道:“把他的嘴张开!”

    那女人立即两手朝着鸭舌帽的嘴上抓了过去,同时把一个竖着的钢条硬塞到了他嘴巴里,将他的上下颚撑开了。

    接着我就惊恐地看到蛊婆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只黝黑的大蜈蚣。

    这蜈蚣有多大呢?这么说吧,长度都快接近我的小臂了!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我甚至都以为这是一条小蛇!

    那鸭舌帽这下似乎被吓到了,“啊呜啊呜”的似乎想说什么,不过此时他嘴巴被撑着,也说不出清楚的句子。

    蛊婆明显是在为了故意吓唬这个家伙,不停地把这来回扭动的黑蜈蚣在那鸭舌帽男子的嘴边晃荡着,一会儿将蜈蚣头部放到他嘴里,一会儿又拿了回来。

    我看到那鸭舌帽浑身都开始打起了摆子,就和得了帕金森一样,他额头上的汗珠简直比刚才秦瑶受难时流的还多。

    看来蛊婆对于玩弄别人的心理是很得心应手的,如此反复了几次,那男子就被彻底吓得服软了,开始用眼神讨饶起来。

    蛊婆又反复了几次之后,这才将黑蜈蚣收了起来,接着又将那鸭舌帽嘴巴里的钢棍取走了。

    “怎么样?现在服了吗?”蛊婆冷笑着说道。

    “服了服了……”这鸭舌帽喘息着说道:“你到底要我做什么?”

    “很简单。”蛊婆指着我,接着便把我刚才撒的谎和他说了一般,再度问道:“他说的话是真的假的?是他告诉你的吗?你最好实话实说。”

    “不是!”鸭舌帽一看到我,两眼便好似要喷出火来一般:“这小子昨天跑到那院子里头!和我抢女人!”

    妈的,我心里暗骂了一声,心说这下完蛋了。

    这鸭舌帽明显对我恨之入骨,很快就把我之前对他做的那些事情全部说了一遍,居然还叫蛊婆杀了我。

    蛊婆听完之后点了点头,摆摆手叫刚才那女人把这鸭舌帽重新带走了。

    ……

    蛊婆一时间没吭声,其他人自然也不敢有动静,时间仿佛突然间静止了一般,蛊婆期间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过了不知多久,蛊婆突然拍了拍手,叫其他人都离开,各自回家反省,正午之前不许出来。

    蛊婆唯独留下了我和秦瑶、秦璐。

    兰小叶临走前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不过她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不过……我却发现自己现在其实并不怎么慌张了,原因很简单,从之前的经验来看,这个蛊婆每次杀人的时候,好像都喜欢把全村的女人召集过来亲眼看着,可能是蛊婆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信才这么做的。

    但是现在蛊婆既然让那些女人都离开了,是不是意味着她不会杀人了?

    同样的,我发现秦瑶和秦璐现在的神色明显也放松下来了。

    果然,等女人们全部离开后,秦瑶立即小心翼翼地问道:“蛊婆大人……您原谅我们了?”

    蛊婆怪笑了一声,并没有理会秦瑶,而是冲着我招了招手:“你过来。”

    我皱了皱眉,不知道这蛊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看了秦瑶一眼,秦瑶立即冲我点了点头,明显是叫我照着蛊婆的话去做呢。

    我只能硬着头皮朝着蛊婆走了过去,才一靠近她,就见她竟然又把刚才那条黑蜈蚣拿了出来,我吓得急忙后退了一步。

    蛊婆立即哈哈大笑起来:“你真是胆小如鼠。”

    我心里有些不服气,妈的,这么大个儿的蜈蚣,给谁看了不怕啊?也就是你这玩儿惯虫子的变态女才不会怕。

    不过我可不敢把这话说出来,只是屏息凝神地等待着她继续往下说。

    好在蛊婆并没把黑蜈蚣朝我丢来,而是再度收了回去,冲我怪声怪气地说道:“肖辰,你的确和其他男人不太一样。”

    这是蛊婆第二次说我“和其他男人不一样”了,上次是我救兰小叶的时候说的。

    我依然没吭声,因为我完全捉摸不透这蛊婆的脾气,更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我怕自己说错话再把她惹怒了。

    没错,现在是真正的沉默是金。

    蛊婆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样吧,你不是想救这两个人吗?”

    我一听这话就来精神了,蛊婆既然这样说,那就说明这事儿今天有戏!

    我赶忙点了点头。

    “那好,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那我不仅今天会放了她们,而且还会给你一个大大的奖励。”

    “您说!”我急忙说道:“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答应!”

    蛊婆点了点头:“很好,我的要求也很简单,最近一段时间,我可能有些事情需要你来帮忙。”

    “我来帮忙?”

    “对。”蛊婆说道:“只要你答应今后完全服从我的命令,我今天就放了她俩,但是如果你胆敢违反约定,她俩的下场你应该很清楚。”

    我皱了皱眉,心里疑惑不已。

    按理来说,她控制了兰小叶,兰小叶又控制了我,那我听她的摆布不是理所应当的吗?为什么她现在还要说这样的话?

    不过我还是立即点了点头:“我答应!”

    “很好。”蛊婆似乎很满意的样子,接着就见她转头看着秦瑶和秦璐说道:“你们两个,下不为例。”

    两人立即站了起来。

    这时我又想起来蛊婆之前给她俩人下达的那个“钓男人”的命令了,我立即趁势恳求蛊婆别再让她俩接客了。

    蛊婆居然立即就答应了,只见她笑着说道:“肖辰,我刚才不是答应过,说要给你奖励吗?”

    我皱了皱眉,不知道这蛊婆啥意思:“算了……奖励就不要了……只要您能放过她俩……”

    “你就不想听听这奖励到底是什么吗?”蛊婆笑着说道。

    “是什么?”

    “奖励就是……我会把秦瑶和秦璐都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