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赵氏寻死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34本章字数:2038字

    一人一兽同时冲击,季海棠闪身从野牛身侧掠过,镰刀刺入野牛咽喉,野牛哀嚎一声,倒地不起。

    季海棠前世随师父在野外生存,杀个猎物不在话下。正要带野牛下山,倏然听一阵咆哮声。不好,野牛群要过来了。

    她迅速砍下藤条,将野牛绑起来,拖着野牛跑到外山,那些野牛不知顾及什么,追到外山便不再追了。

    季海棠拖着野牛回家,路上经过的村们皆惊讶,这疯子是咋将这么大的野牛弄死的?

    季海棠将野牛放在院子里,柳氏撞见,吓得后退几步:“海棠,这、这是?”

    “放心了,死的,等我得了空把它处理了,我们这几个月都有肉吃了。”季海棠大咧咧的地摆摆手,不理会柳氏惊愕的表情,去煮药。

    安安吃过药,好一会儿才醒过来,一双湿漉漉的眼,骨碌碌的地转动。见季海棠在身边,眼底的不安才散去,小心翼翼的扯了扯她的袖子:“大姐。”

    声音虚弱,如蚊蝇似的。

    季海棠抱起安安,朝外走去:“你这几天都住在大姐家,等身体好点再回去。来,大姐带你去吃肉。”

    季海安还想问问娘为什么没有来,但想了想,只乖巧的地点头。

    季海海从季海棠家家门口跑回来,就见赵氏坐在地上,双目无神,好似丢了魂儿似的。她暗道不好,她去看安安之前,她娘就坐在这儿,这都有半个时辰了咋都没动弹。

    “娘,你咋了,咋还坐在这儿呢。”她伸手在赵氏眼前晃了晃,赵氏愣是连眼皮都没眨。

    季海海吓了一跳,跑到院子去找季峰:“爹,你快来看看娘这是咋了,我叫她都不应我。”说罢,扯着季峰的袖子往屋子拽。

    季峰面露不耐,挥开她的手:“你娘那么大的人,能出什么事,不是让你去看你妹妹吗,她怎么样了?”

    季海海的力气哪能和季峰相比,被挥的得踉跄几步,面色一寒:“我只在门口,没进大姐家。爹若想知道妹妹如何了,那就自己去看吧。”

    这个父亲指望不上,她自己又不能将娘抬到床上,这可怎么办。季海海心急如焚,余光瞥见出来倒水的三娘,犹豫片刻,走上前去:“三娘,我娘她生病了,三娘能不能帮我把我娘抬到床上去。”

    陈氏暗道晦气,出来倒个水还能碰上这事。在季家,没人看得上四房,她对四房倒是没什么偏见,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愿意招惹麻烦。

    季海海会来找她,也是因为平日里陈氏虽说过几句闲话,却不曾挤兑过他们。见陈氏未表态,哀求道:“三娘,求您帮帮我娘。”

    陈氏极为不耐,冷着脸:“还不带我进去?”

    季海海喜出望外,忙带着陈氏进屋,与陈氏将赵氏抬到炕上。陈氏见季峰只在旁边看着,冷哼一声,离开屋子。

    季海海摸着赵氏冰凉的身体,心里阵阵害怕,忙爬上床,用体温温暖着赵氏。肚子唱起空城计,她却不指望季峰能找来什么吃的,只麻痹自己睡着便不饿了。

    夜逐渐暗下,季峰也上炕睡觉。月上树梢,季家村也没了平日的嘈杂,寂静且黑暗。

    无人留意到,在这黑暗下,原本熟睡的赵氏,悄悄爬了起来。

    赵氏脸上的神色比这黑漆漆的夜晚还要悲寂,悄悄走到厨房,拿起菜刀。当冰冷的刀刃抵在手腕上时,她想起了安安。

    安安别怕,娘这就去陪你。

    “哐当”。

    菜刀落地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下尤为刺耳。季海海原本便没有睡熟,听到这一声,猛然醒来。伸手摸了摸身旁,娘呢?

    季海海用力推着季峰,边下地穿鞋:“爹,你快醒醒,娘不见了。”又急忙往外跑,突然被什么绊了一下,低头看去。

    借着月光,隐约看清躺着个人,心头一慌。伸手抹去,黏糊糊的触感,仔细一看,跌坐在地。

    沾满鲜血的手颤抖,朝炕边走去。但见季峰还没起来,心头升起怒火:“爹,娘自杀了!你咋还在睡?”

    小女儿性命攸关,季峰哪能睡熟,只是没想起罢了,在他看来,赵氏是掀不起什么大风浪的。但听见这话,几乎弹坐起来,慌忙下地。

    季海海点起唯一一只蜡烛,季峰看见地上的血,面色惨白,唇瓣发抖,双腿一软,跌在地上,怎么也起不来。

    “爹!”季海海懊悔万分,又万分恼火,她就不该将希望放在这个没出息的爹身上。

    季海海望向三房的方向,鼓足勇气前去打敲门:“三叔,我娘自杀了,您快来帮帮忙,我娘要死了。”

    正和陈氏温存过的季青听见这话,震惊不已。任谁也不会想到,懦弱的赵氏竟有勇气去死。震惊归震惊,仍迅速穿上衣裳出去帮忙。

    陈氏本还不满,但听见这话,也跟着季青出了门。

    季青将赵氏抱到炕上,找到一块头巾,裁剪下来布条,将赵氏割破的手腕包住:“流了那么多血,能不能活下来,看她的造化了。”回头看向不敢上前的季峰,气都不打一处来。

    “老四,不是我说你,你这个大老爷们是干嘛的,自己媳妇儿都看不好了?海海都知道去找我,而不是指望你这个爹,你真是……”

    季海海冷着脸,也不看季峰,声音微寒:“三叔,您别说了,我这个爹是什么样,大家都清楚。大半夜麻烦您了。”

    季峰的亲闺女都这么说,这让季青更不悦了,也未再多说什么。

    季青一走,季峰面露惭愧,他不配当这个爹,照顾不好妻儿,否则安安不会被欺负,赵氏也不会自杀了。

    他嘴唇蠕动,似要说些什么,但见季海海神色冷然,话皆咽回肚子里。

    张氏听着外面的动静,腾地坐起来:“大半夜的不睡觉,闹啥子闹,老娘不去收拾了他们,一个个就不知道消停!”

    说罢,作势起身。季正义将人按住,不悦道:“行了,大半夜去闹啥,没听见那丫头说赵氏寻死呢,还嫌不够乱。”

    张氏一听赵氏寻死,咒了声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