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34本章字数:2011字

    阑尾炎虽是小病,但在古代却是大病。设备没有,药材不全,光鲜也不足,季海棠很是头疼。是故回到家,便在书桌前写着可行的手术流程。

    正写着,倏然觉阳光晃着眼睛,抬头一看。靠,屋顶咋有个窟窿?当下也不写药方了,大喊道:“沈慕祁,家里屋顶漏了,快找人修一修。”

    沈慕祁盘算着趁她不在家,将野牛肉卖了,突然被她一喊,顿时心虚,敷衍一句:“知道了。”

    欸?他咋这么好说话了?季海棠心下奇怪,见他神色如常,只当他开窍了:“那你去找个工匠来吧,把屋顶翻新一下。”

    沈慕祁适才未反应过来,眼下听清了,瞪大双眼:“翻新?你个败家女人,你知不知道翻新屋顶要多少钱?那屋顶好好的,翻新它干啥?”

    “都漏了,一下雨准漏,这钱是必须花的。”

    “那就等下雨再说,今晚又不会下。”

    “抠门!”季海棠满头黑线,省钱也不是这么个省法,这古人也忒固执了。

    沈慕祁抬头看了眼天色,唇角微抽。应当不会下雨……吧?

    夜,沉闷压抑,轰隆隆的雷声响彻云霄。

    季海棠迷糊睡着,倏然一个激灵坐起身,暗道完了。怕什么来什么,屋顶还没修,老天该不会看不见吧?

    思忖间,电扇交加,豆子大的雨点拍向地面,掉在她脸上。

    季海棠石化片刻,恼火万分,一巴掌拍在他身上:“我擦,漏雨了!沈慕祁你给我起来,这叫不会下雨?”

    沈慕祁早便听见雷声,因怕她牢骚才装睡,眼下也无法装了,坐起身:“没事,雨不大……”

    老天似作对似的,倾盆大雨拍打房屋,狂风大作。

    沈慕祁抿了抿唇,翻身下地:“去娘的房间,娘的屋子应当不漏雨。”说罢,将被子塞进衣柜,留一件外套给她,便去柳氏的房间。

    借着闪电,可看清柳氏正躲在桌子下,地上已湿漉漉了。

    季海棠躲到桌子底下,气鼓鼓的地道:“看你日后还小气不小气,修屋顶这么正经的事儿你也心疼那点银子,现在好了吧?”

    沈慕祁理亏,不吭声。

    “听人劝吃饱饭,你这书都学到哪儿去了?”

    “……”

    他又不知今晚会下雨,数落他有何用。

    柳氏听季海棠数落自己儿子,不知为何,不仅不生气,还觉二人感情好。沈慕祁若知道他娘在想什么,非要气上一天不可。

    大雨在黎明破晓时,终于停了。随着太阳升起,更加清晰可见雨后季家村狼狈的模样了。

    几户人家的房顶被大风掀起,道路泥泞,赶着修屋顶的人却踩在水坑里,步步艰难的施工。

    张氏的屋顶也未能幸免,一大早便破口大骂,瞧见只有自己这屋的屋顶被掀起来了,连沈家的茅屋都好好的,十分不满,蹭蹭跑到沈家门前。

    “季海棠你个不孝子,亲奶奶家屋顶被掀起来了,你还不找人来修屋顶,在屋里窝着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你给我滚出来!”

    叫声尖锐,生怕邻居听不见似的。

    田氏扒着门偷听,原以为上房的屋顶被掀,张氏定会压榨他们,但听张氏去找季海棠了,心里松口气。只是季海棠会出银子?

    季海棠昨晚躲了一晚上雨,早上又没饭吃,窝着一肚子火没处发泄,恰好有人送上门来。她快步推开门,见张氏掐腰站在那儿,一脸刻薄,火气蹭蹭的涨:“你口口声声说我不孝顺,为何还来找我,不找你那些孝顺的儿子孙子?”

    “你……”

    “还是说你偏喜欢压榨不孝顺的?老太太,人在做天在天,这么缺德可是会天打雷劈的。没看见我家屋顶也漏雨呢,都还不知道怎么修呢,哪有闲钱给你修?找你孝顺儿子去。喏,那不就有一个。”季海棠眼尖的看见偷听的田氏,心下冷笑。

    要看她的笑话,来世吧。

    张氏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后知后觉想起自己是来要钱的。但她反应过来,季海棠已关上大门,她也没辙。

    田氏见她看向自己,忙缩回脑袋,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快步回屋。张氏可不是那么容易骗过去的,紧跟着她。

    打发走张氏,季海棠对着破烂的屋顶叹息:“沈慕祁,不如我们把房子也修一修吧,风再大点,这房子都能被吹跑了。”

    沈慕祁正盘算着修屋顶要花多少钱,结果肉疼的不行。听她这么一说,立马反驳:“不行。这屋子能住人,用不着翻新,修个屋顶就要不少钱,也不知道厨房的粮食湿了没有……”

    他忧心忡忡,对翻新房子的事再不提半个字。却忽然看向地窖,眼底晶晶亮:“趁着早市还没散,去县城把野牛肉和皮卖掉,换点银子修屋顶。”

    “不行!”季海棠瞪大眼睛,下过雨山路难走,野兽也不爱出没,下半个月的肉食都靠这头野牛了,卖了她吃什么,“上次不是宰了那冤大头十两银子吗,除去买东西的还有剩,就花那个。”

    沈慕祁看穿她的心思,笑的阴险狡诈:“那点银子花没了呢?我们可就断粮了。况且那么多肉,天气越来越热了,放在地窖若是坏了呢,你吃还是我吃?”

    季海棠泪流满面,这古人何时伶牙俐齿了,偏要打她的牛肉的主意。

    沈慕祁看她吃瘪,心情大好。

    敲门声响起,他哼着小调去开门,但见是季海海,调子一顿:“快进来。”

    季海海面色焦急,快步进门,见季海棠在院子里,急忙道:“大姐,爹突然肚子疼,您快去看看。”

    话音落,见她风轻云淡的地走进屋子,正要跟上,便见她拿着药包出来。

    季海棠昨晚睡觉前便配好药,还好放在抽屉里,没被雨打湿。将药交给季海海:“一包药分三次煮,喝下去就没事了。”

    季海海拿着药包,错愕不已。她爹肚子疼的厉害,大姐都不用去看看吗?但见季海棠没有这个意思,便拿着药匆匆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