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母子谈话。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35本章字数:2035字

    “娘母亲,你知道我的为人,我之前就有去看过爹娘,也给了银子的!”季海棠这真的冤枉,天大的冤枉。眼睛里都是委屈。跟了柳氏这么久,季海棠也算是把柳氏当亲人长辈看的,有时候也会撒撒娇,发了一个月工钱就给柳氏买点衣服首饰。把柳氏乐的不行,也让沈慕祁那几天对季海棠和气很多。

    “好孩子!”

    “传言虽有夸大,但多半也是有事实的,不然哪里的谣言传?不让人抓住机会,又怎么会有人说你?”沈慕祁那讨厌的声音传进季海棠的耳朵里,格外的刺耳。

    “书呆子,你不知道事情就不要瞎说,还是读书人,被两句谣传就能唬住,你的书都是白读了!”季海棠怒瞪着沈慕祁,眼里能喷出火来。

    “死丫头,我书哪儿去了我自己心里清楚,总比你不孝被人指指点点要好!你看看全村的人都知道你不孝,茶余饭后的话题都是你,你要是没做过,怎么会成为他人的笑柄,连带着我沈家受辱!”沈慕祁一拍桌子,怒目而视。明显就是不信季海棠的说辞。

    “你个书呆子,我不和你争这么多,人在做天在看,公道自在人心,我没做亏心,自然不怕鬼敲门!”季海棠没有证据证明什么,只能僵硬的替自己解释。心里也是憋着一股气,同样恨死了张氏。对于张氏和那个季家,再没有半点好感。

    “死丫头,我娶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那你别娶啊!”

    “你以为我愿意?”

    “有本事你现在休了我!”

    “休就休,我现在就去写休书!”

    两人火气上头,尽说出些不管不顾的话来。

    柳氏一听要休妻,也是气的得一拍桌子:“你两俩都给我闭嘴,我还活着呢!”

    柳氏向来软弱,何曾有过这么强势的时候?这一拍可把沈慕祁和季海棠都给吓住了,两个人对视一眼又很快避开。

    “娘母亲!”沈慕祁有些小心的叫道。

    “海棠,娘母亲信你,你现在去看看亲家公亲家母,到底是什么个情况。”柳氏道。

    季海棠点了点头,知趣的地应下。转身出了门!。

    “慕祁,你当真想要休了海棠?”柳氏疲惫的地揉了揉眉心坐到凳子上问道。

    “是,我不喜欢这疯丫头,正整天没个正形,还不孝顺,疯疯癫癫的。”沈慕祁老实说出来自己内心的话。

    “如果娘不准你休妻呢?”

    “娘!”沈慕祁哀求似得叫道。

    “给我跪下!”柳氏一声呵斥。

    沈慕祁依言跪下,看着柳氏。

    柳氏痛心疾首的地说道“你忘了算命先生说的了?”

    “我没忘,可是娘,那算命的指不定就是个江湖骗子,咱们不能信!”沈慕祁反驳道。

    “我不管是真是假,我只要知道是为你好,娘什么都可以尝试,算命先生说了,只要你娶了海棠,就能出人头地!娘就是怎么样也不会让你休妻的!”柳氏态度坚决,容不得半个不字。

    “娘~”沈慕祁哀求之色更盛。但柳氏就是不会松口。

    “娘,我娶了她很久了,也没见的改变什么,您怎么就偏要信那个算命的说的话!”沈慕祁苦着脸抬头望着柳氏。

    “怎么没有?海棠是个能干的,要不是海棠,咱们娘俩现在还吃着萝卜白菜呢!若不是海棠,咱们家能宽裕,你能有钱买更多的书?”柳氏是打心眼喜欢海棠,不说因为算命的书生,就单说海棠为这个家尽心尽力。这个家有了海棠之后,生活各个方面都改善了不少。

    “娘,”沈慕祁还想辩解什么,却被柳氏打断。柳氏继续说道:“慕祁,你的书里难道没有告诉你,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吗?海棠对咱家得的恩情就是让你休妻的吗?”

    沈慕祁被柳氏问的说不出话来,虽然他心里总觉得季海棠疯疯癫癫的,那只是他不敢承认,季海棠其实一点都不疯癫,在外面做完回来还要回来做家里的事情,从没有半句怨言,反而是自己还在挑三拣四,平心而论,季海棠真的不是那种令人很讨厌的人,虽然平常总爱和他拌嘴,可也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有时候不也是一种乐趣吗?

    沈慕祁内心不休妻的念头正在压倒式胜利,只余下季海棠不孝这一点在死死挣扎!

    “娘,可季海棠不孝,这是孩儿不能忍受得的地方,她现在可以对亲爹不孝,将来也可以对您不孝!”沈慕祁大声说道,还在做最后的辩解。

    “你怎么就知道海棠不孝顺?你是亲眼见了还是亲耳听见海棠说不给亲家公治病的?光听外人言,不去查证就怀疑海棠,我看海棠说的没错,你呀就是个书呆子!”柳氏一脸的无可奈何还夹着对沈慕祁的失望之色。

    “娘,我……我……”沈慕祁努力想要找出借口来,最终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不要再提休妻的事,这事儿我不会同意,除非我死了,否则你就别想了!”柳氏又是一剂猛药。

    沈慕祁垂头丧气,不情愿的地点头:“好!”

    “夫妻之间要多些信任才能走下去!怀疑只会坏了夫妻情分知道吗?也要去体贴体贴海棠!”柳氏见沈慕祁收了休妻的念想也放下心来,苦口婆心的地劝道。

    “是,娘!”沈慕祁恹恹的答道。

    “好了,起来吧你去读书吧,等海棠回来,和海棠道歉,以后啊,好好过日子,免得我操心,海棠那孩子,说她不孝,我是不会信的!”

    “孩儿告退!”沈慕祁起身回来自己的屋子里,坐在书桌前,却没有看进半个字。

    却不说沈慕祁在书桌前发呆,只说季海棠出了门,还没走几步,就被一群孩子挡住了去路。

    那群孩子一见是季海棠,有个胆大的孩子,捡起一颗小石子就朝季海棠扔过来。

    还好季海棠及时躲过。另外的孩子一见那个孩子没有扔准,立马嘲笑道:“二娃,你怎么打个疯子也打不到,看我的!”说完,那孩子也捡起一颗石子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