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病入膏肓的季峰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35本章字数:2052字

    季海棠一个十五六岁的人了,怎么还会被小孩子打到。这群小孩见没打中,又嘲笑了那个扔石头的孩子。几个人把季海棠围了起来就是不让季海棠过去。

    季海棠黑着脸呵斥:“让开”那群孩子丝毫不怕,反而对着季海棠唱起来。

    “季疯子,季疯子,不孝子,等着老天收拾你,收拾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下了地狱投胎做猪蹄。”唱完一遍还朝季海棠做鬼脸,吐口水。唱的很是起劲,没有退去的样子。

    季海棠本来就是一肚子气无处撒,这会儿更是想打人,被生生忍了下来,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不能和小孩子一般计较,不能和孩子计较,只能更加大声的吼:“给我让开!让开!不然我要打人了!”

    “季疯子,季疯子,不孝子,等着老天收拾你,收拾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下了地狱投胎做猪蹄。”

    孩子们充耳不闻,依然唱着那首打油歌。似乎觉得非常好玩,越唱越大声。

    季海棠真是忍无可忍,抓住其中一个孩子,就要打屁股。

    “娘救命啊,季疯子要打我啊!”

    其他孩子见季海棠真的打人了有一哄而散,只留下那个背季海棠抓住的孩子尖叫大哭。

    “儿子,儿子,谁打你啊!”一位三十岁左右得的夫妇人连忙跑了过来。

    季海棠这一掌还没有打下去,就被那妇人一把抢过孩子,护犊子似得的将孩子护在身后,双手叉腰,瞪大眼睛盯着季海棠。怒气冲冲:“你打我儿子干什么?”

    “你儿子骂我!况且我也没打下去!吓唬吓唬而已!”季海棠又不理亏自然不会让你妇人指着鼻子说。

    “你这么大个人了,还和个小孩子计较,可别笑死我了,算了你是个疯子,我懒得和你计较,儿子我们走!”那妇人拉着小孩儿就急匆匆的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教训自己儿子。

    “谁让你去惹那个疯子的!”那妇人揪着孩子的耳朵道。

    “娘,我就是看见疯子想要玩完玩而已!”

    “你那疯子是个不孝子,要天打雷劈的,你惹着她了,指不定她一发疯,打你了,或者干出点什么事情来,疯子,可不知道深浅,到时候伤着了还不是的为娘心疼你!”

    “好!娘,我下次不和那个疯子玩儿了!”那孩子蹦蹦跳跳的地答道。

    “嗯,离远点儿,你可别学了那疯子的不孝,那可是被老天爷收拾的。”那妇人又强调道。

    “娘,你放心吧,我又不是那疯子,我长大肯定是个孝顺的!”

    母子两的对话一字不差的传入季海棠的耳朵里。季海棠心里五味杂陈,难受的得厉害。从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一天。

    不过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自己做事自己问心无愧。季海棠也不再理会那些闲言碎语,急急忙忙就往季家跑。

    还没进家门就听见赵氏和季海海季海安三个人的哭泣声,季海棠一急,就冲进来门。

    季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赵氏趴在季峰得床头,季海海和季海安搂在一起。季峰反而在安慰他们娘三儿,说自己没事。

    可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季峰已经瘦的得皮包骨,眼窝逗深深的地陷了进去。轻轻拍着赵氏的手,和那枯树枝似得的。

    “爹,娘,”季海棠一进门,入眼的情景让她眼睛酸涩起来,喉头哽咽。

    这才几天不见,季峰怎么就这样了呢?前几天都还只是肚子疼引发的气色不好,至少还能下地啊。今天怎么就和将死的朽木之人一样了。

    “海棠,海棠,你来了!”赵氏擦了眼泪,红肿着眼睛。

    “爹,娘,你们怎么就不愿意请大夫呢?都这样了,你们还舍不得那几个钱吗?”季海棠已经泣不成声了。眼泪如同掉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地落下来。

    “海棠,娘不该不听你的啊,娘知道,这些天村里人嘴里那些闲言碎语,委屈了你,委屈了我可怜的孩子,也不知道那个杀千乱传这些东西。”赵氏说着说着没完全收回去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娘,我们去请大夫,我没女儿妹怪你,只要您贺和爹知道女儿是孝顺的就好,嘴长在他们身上,随他们爱怎么说这么说!”季海棠抱着赵氏道。

    “好,好,我们去请大夫啊!娘听你的!”看见丈夫相公相公这般模样,赵氏终于顺从了季海棠答应请大夫,季峰还想拒绝,话还没说,就被季海棠瞪了回去。

    被自家女儿瞪的季峰只好转过脸,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好巧不巧,张氏竟然在外面嚷嚷开了。

    “来来来,大夫里边请给我儿子看看去!”边说着,张氏边领了一个郎中进来。

    郎中是个五六十岁的老男人,肩上背着一个像是医药箱的木箱子,手里举着一块旗子,上面黑色打字写着专治疑难杂症。

    那郎中在张氏的带领下进了屋,就给躺在床上的季峰号脉。床边原本坐了赵氏和季海棠,被张氏一把推开,自己了过去。

    外面不知怎么的还让看热闹的人围了起来议论纷纷。

    “大夫啊,我儿子怎么样?”张氏十分关心道。

    季海棠见张氏突然这么好心的带了大夫来,心里不知道张氏又打什么主意。她可不信张氏是带着好意来的。一个能把老母鸡看的被亲孙女儿还重要的人,会好心请大夫给儿子看病?

    “唉,准备后事吧,他原本是小病,可拖着拖着不治,拖久了久耽误了治疗的时间,老夫救不了,救不了了!”那郎中一边摇头一边叹气道。

    “大夫,怎么会这样!”赵氏不相信的问道,有带着恳求眼神望着那郎中道,“大夫你救救我丈夫相公相公吧,救救我丈夫相公吧多少钱都可以。”

    “唉,不是我不救,实在救不了,治病也讲究个时间,你若是早点去看大夫还有救,现在啊晚了,神仙也救不了!”那郎中叹气。

    “谢谢您啊,这是诊金!”张氏拿出几十文钱递给那郎中。

    郎中接过,摇着头往外走,却突然被季海棠拦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