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进城请大夫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35本章字数:2060字

    季青转过头,看了张氏一眼,又转回来看着季海棠,疑惑不解的问:“海棠丫头是指?”

    季海棠冷笑着扫了一眼张氏,张氏不敢看着季海棠的眼睛,往季青的背后缩了缩。

    “出除了奶,还能有谁?”季海棠道。

    季青惊得微微张大了嘴,似乎不曾了道这个原因,不由得认真的转过身,仔细的得看着我张氏。

    “娘……怎么回事?”季青问。

    “你,你别那个丫头胡说,她冤枉我!”张氏一手指着季海棠,面露狰狞。三角眼神闪了闪。

    季海棠讽刺的勾起嘴角,眼神看也不看张氏,她早就看清了张氏是个什么人,脸皮之厚,不要脸的程度之高,算是季海棠这么多年来见过的最奇葩的一个。

    季海棠双手还在胸口:“哦?我冤枉你?你也值得我冤枉?”

    此刻的季海棠早已气急,这是来到异世的第一次发气,之前张氏的各种行为,季海棠都可以原谅,忍让,只是吓吓她。季海棠从来就不是善良的,不会任由他人欺负到头上来了还不还手。

    “呵,明明是你不孝,不带你爹看病,被邻里知道才传遍整个村子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张氏的左手握紧了拳头,三角眼瞪着季海棠,恨不得瞪个窟窿出来。

    “是啊,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也知道呢!你自以为的我不知道,不过是因为我看在你是长辈的份上不予理会。既然你觉得我冤枉了你,那不如我就来和你讲讲证据?”季海棠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盯着张氏,一字一句道:“我前些日子听见这些谣传,使了些方法问了李婶,是谁告诉她我不给我爹治病的,李婶可没给你瞒着,今儿,你既好心带了大夫来给爹看病,可又带的是个江湖骗子还大张旗鼓引起全村人的注意过来看热闹。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们四房,也对前几次得罪了您的我怀恨在心。知道我爹病了,这着不就是很好的报复手段?”

    季海棠说的有条有理,丝毫不差,张氏每听一句,脸色就白上一分。却无法反驳,因为季海棠说的都是大实话。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季海棠又将张氏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地还给张氏。

    季青不是傻子,相反,他能在镇子里做生意,自然是聪明的,听季海棠一说,再联系起张氏的为人和心虚,自然什么都明白了!

    “娘,再怎么说,四弟也是季家的人,你这样乱传谣言,岂不是在坏我季家门楣?您不知道,家丑不可外扬吗?您对老四再不满,也不能这样做啊!”季青握住张氏的手,叹了口气,劝道。却不能说张氏其他什么,到底是自己的母亲,作为儿子,季青也只能劝一劝。

    “我……”

    季青是张氏最待见的儿子,她还指望着季青养她,人再蠢,也不敢对季青打骂。只能忍气吞声。若是眼刀能杀人,恐怕季家四房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季青开口,让张氏先回去,免得再起什么争端,张氏什么话也不敢说,只能灰溜溜的地离开。

    一见张氏离开,季青上前握了握季峰的手,又看着季海棠道:“你奶奶做的是不对,我在这里代她道歉,这事儿就此揭过,毕竟还是自家人。”

    季峰自然是点头答应的,季海棠更不会去反驳自己的父亲,事情闹成这个样子,再闹下去,对谁都不好,不如顺着季青给的台阶下了。

    “海棠,你去城里请个大夫来,我在这儿看着你爹和你娘,若是没有银子,这钱我来出。”季青道。

    “多谢三叔,看大夫的钱还是有的,我回家取了就去。”季海棠抱拳道。

    “好!”

    季海棠出来的急,银子放在沈家,这会儿只能先去沈家取了钱,再去城里。季海棠的走的得很快。不一会儿就看见了坐在院子里的柳氏。

    见季海棠回来,柳氏连忙上前问道:“海棠,亲家公可还好?”

    “母亲,我正要去城里请大夫,回来取钱,我爹的病,怕是很严重了!”季海棠脸上写满了担心道。

    “好孩子,别担心,我让慕祁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娘!”

    “你别怪慕祁,那些都是气话!”柳氏也明白沈慕祁的那些话伤了季海棠的心,只好从中调解道。

    “母亲,这事儿,等我爹的事情处理完了之后再说吧,我先去城里请大夫,这些天可能都不会回来。”季海棠现在哪有心思管那个书呆子,这笔账,她可记着呢,日后再慢慢算。

    “海棠……唉……”柳氏明显还想再劝两句,可季海棠根本不给她机会,取了钱就往城里冲。

    先去回味轩请了假。然后直奔慈济堂。

    慈济堂是城里最大的一家医馆,慈济堂的老堂主医术不说顶尖,但也还不错,更是菩萨心肠,医者仁心。在平民的心里就是活菩萨。

    季海棠来的时候慈济堂很是安静,人也不多,只有一个守堂的大夫坐在那儿打瞌睡。

    季海棠上前,敲了敲桌子,那位守堂的年轻大夫醒神过来,打量了一番季海棠,又靠回了椅背上,懒羊羊的问道:“看病,还是抓药啊?”

    “大夫,请你出诊去季家村。”季海棠虽然不满这大夫的轻视,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好言说道。

    “季家村?乡下?不去不去!外头日头这么大,你把病人带过来吧!”那年轻大夫正眼不瞧着季海棠道。

    “我若是能带,自然不会在这儿请你了!”季海棠皱起眉头道。

    “那不去,瞧你就是穷人屋里的人,我去了连诊金都拿不到,白白跑一趟!”那年轻大夫很是势力,说完不再搭理季海棠,继续打起瞌睡来。

    季海棠一丈拍在桌子怒上道:“你若是为了诊金出来做大夫的,那不如去做个行走的赤脚大夫,再打个专治疑难杂症的牌子出去骗吃骗喝,何必在这儿守着慈济堂?听闻慈济堂的老堂主是德高望重,不想你却是败坏门风!”

    “你要骂出去骂,别打扰我睡觉!”年轻大夫似乎司空见惯,不屑与季海棠争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