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端王

    更新时间:2018-08-24 17:15:24本章字数:2064字

    看着眼前双眼涨红,一头银发微微颤动的老头儿,顾云杳心里忍不住叹息一声,“何必问我,不都传遍大街小巷了吗。”

    老者死死咬着牙,半晌颓然放开顾云杳的胳膊,他早就知道,他那徒弟太过招摇,早晚会有那么一天,只是没想到,到最后竟是这么个下场。

    “我那天去看她了,可却连面儿都没能见着,只远远看着她被人抬进冰冷的地宫之中。”说话间老者竟然默默的掉了泪。

    许是看到那眼泪,顾云杳还有些怨怼的心稍微有些松懈,她张口准备要说些什么,忽然听到巷子头传来一阵脚步声,整齐的很,分明就是刚才追她的人。

    阴魂不散,顾云杳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再次往门里走,这次老者没阻拦,还亲自带路,“娃娃跟我走,还有,别跟那死丫头学,你叫我崔爷爷就好。”

    顾云杳斜眼看了看他期待的目光,撇撇嘴,眼前这个老头儿,本名为崔禀意,曾任帝师,后转为少师,本事确实不小,可……

    “老头儿。”顾云杳丝毫不给面子,依旧老头儿的叫着,崔禀意纠正了几次,地方都到了,顾云杳却还是不肯改口。

    “唉,算了算了,老头儿就老头儿吧,反正也被那死丫头叫习惯了。”崔禀意伸手在墙上的灯上扭了一下,墙后忽然出现了一道暗门,还不待打开,顾云杳已经快步走了进去。

    崔禀意张着的嘴巴还未来得及说一句话,门已经自里面给关上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他不记得刚才有跟这小丫头说过关门的机关在何处呀。

    站在门前想了想,干脆甩甩袖子走到了门口,刚拿起糖人,几个身穿灰衣的人就冲了过来,为首的人见只有他一个老头儿在这里,一皱眉问,“老人家,有看到一个小姑娘过来没有?”

    崔禀意闻言抬头看了一眼那人,摇头,继续低头把做好的糖人从板子上铲起来。

    “老头儿,你看清楚了没有。”另一个灰衣人口气不怎么好的又问了一次,崔禀意这次干脆连头都不抬了。

    灰衣人见状,立刻就要上前掀了崔禀意的摊子,崔禀意在他手还未触及他的摊子前耻笑道,“堂堂王府护卫,竟然也做这些泼皮无赖的事,大开眼界。”

    灰衣人的手在触及摊子时被人生生给拦了下来,拦着他的是第一个询问的人,他上下打量了下眼前的老者,沉声道,“多有得罪,走!”

    崔禀意不置可否,继续捏着手里的糖人儿,这个是最后一次答应给徒弟的糖人儿,可她却再也取不走了。

    一行七八个灰衣人很快出了巷子,火爆脾气的灰衣人不服气的问道,“头儿,为什么不让我砸了那老东西的摊子,看他还敢故弄玄虚不。”

    被他称为头儿的男人,身形比较高大,一脸的络腮胡子,可看见的五官却都温文儒雅,显得这胡子非常的突兀。

    他看了一眼问的人,不冷不热的说,“能看一眼就知道我们是王府护卫,你觉得他会是一般的老者?”

    见问的人不说话,领头人继续说,“别忘了王爷的交代,办砸了,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说完大步往远处走。

    外面的灰衣人刚走,崔禀意连糖人儿也不收了,立刻起身往里走,打开机关快步走进了暗室,一眼就小丫头正站在房间中央,一动不动。

    崔禀意上前一步,“哎呀,你怎么好意思对一个小丫头下手,她可我是徒弟的朋友。”说着,崔禀意给角落里端坐在椅子上品茶的男人一个眼色,示意他赶紧把人给放了。

    顾云杳转动眼珠,这老头儿怎么跟以前一样傻,就这样还做了那么多年别人的师傅,怪不得教出那么多不务正业的徒弟。

    “我没有。”坐在角落里的人开了口,声音略显低沉,清明里带着丝丝冷意。

    顾云杳一下子把目光重新放回到角落里那人的身上,可这暗室里只有一盏灯,从进来到现在,她就没看清那人是谁,只知道是个男人。

    那人从她进来就没说过话,但只要她敢往里走近一步,脚下必然会被一只花生给砸一下,天知道他是用了多少力道,那花生砸在脚面上,竟然疼的狠,所以她现在才一动不动。

    “啊?那……”崔禀意是想问那怎么人不动了,只是目光一触及地面,他就明白了,嘴角不由的抽搐起来,还不如给人点上一指。

    “他是谁?”顾云杳听着那声音觉得耳熟,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但又不是那么清晰的记得,只是觉得听到过而已。

    崔禀意犹豫了一下,角落里的男人已经站起身,随着他一步一步走出来,顾云杳的眼睛一点点睁大,到最后几乎到了瞪视的地步。

    “你认得我?”男人微微眯了眯眼,他一张犹如天神一般的俊美面孔,五官分明,目若凝霜之水,眉若远山深翠,每一分每一毫都恰到好处。

    可顾云杳惊讶至有些失态的不是这个,而是眼前这人,她还真的见过,前朝皇城被破那一日,她远远的看见过这人,他还曾跟她隔着重重楼阁对视了一眼。

    顾云杳很自然的摇头,然后把眼睛里的惊讶转变为痴迷,一个男人长成这幅样子,很难让人不痴迷。

    只是这人却没有她想象中该露出的嫌恶之色,只是把目光很平静的转到了崔禀意身上,“既然你有客人,那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也不待暗室里的两人反应,抬脚就往外走。

    “小娃娃,你刚才还有问问题的闲心,你差点就死了你知道吗?”崔禀意抹了一把冷汗,嘴唇微微抖动,一脸你真是福大命大的样子。

    顾云杳紧抿着唇,他是谁?怎么会到这里来?和崔禀意这个老头儿又是什么关系?

    她的脑子中一瞬间出现了很多问题,这人曾是破城后第一个进来的人,是将领?还是玉戎的儿子?

    “不过你竟然不知道他,你是第一次来黎京吧,连大名鼎鼎的端王都不认得。”崔禀意就这点好处,即便你沉默着,有时候也能从他嘴里知道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