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再次相见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13本章字数:2492字

    近一年来,白城流传着“钻石王老五”为救情人到处找人配型骨髓的事情,苏晴暖坐在位子上,继续“咀嚼”着这个干瘪的新闻,心中还有些可惜,暗自猜想着,真是可怜,这么久了都还没有找到配型骨髓。

    “苏晴暖,经理叫你!”

    门外好心的同事提醒着,这才让她回过神来,走了出去。

    被经理叫到办公室,苏晴暖就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右眼皮一直跳动,眼角也止不住的抖动,浑浑噩噩的一天。

    推开门。

    和一双陌生而熟悉的眼睛对上,一瞬间的电力交汇,苏晴暖的心不自觉加速,感觉快要蹦出来,心中似乎在呐喊着,是他,傅延笙,原本以为不会再见,谁知道就这样不期而遇,眼泪也不自觉地掉落。

    “嗯?”

    傅延笙看着眼前已经落泪的女人,发出不满的情绪,对眼前女子的好感瞬间降低了不少,讨厌爱哭的女人除了她以外,傅延笙就想到了病床上的女人。

    “不好意思,我有点激动!”

    快速擦干眼泪,调整好心态,站在傅延笙面前,苏晴暖在心中暗暗猜想着,傅延笙到底有没有认出她来。

    “苏小姐,我们长话短说,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在医院,白血病,血型和你是一样的,所以我想让你去和她试试骨髓配型,如果成功,我会给你一张支票,如果没有,这张支票,也请你带走。”

    和从前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苏晴暖在心中默默吐槽着,小时候傅延笙也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有什么事基本上都是一句话说清楚的,和现在一样,性格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

    “嗯?我?可是我不缺钱。”

    苏晴暖站在角落,呆呆的说,苏家虽然没有傅家那么厉害,但是在都省苏家也是富伤四甲之一,所以对她来说,钱算不了什么。

    “哦?不要钱,这样吧,如果成功,我把傅氏国际的设计总监的位置给你,没有成功,桌子上的支票你也可以带走。”

    傅延笙不禁冷笑一声,他觉得苏晴暖有些矫揉造作了,一张空支票给她,都没有限制额度,这个女人都不心动,难道需要的是权力???

    苏晴暖低着头,安静的思索着,这个设计总监的位置,她似乎有些心动,如果成了,那她不就离他更近了吗?至少在一个地方工作碰到的几率也大了不少。

    “傅总,钱我不需要,位置的话,我考虑一下吧,这样吧,我们先去配型。”

    苏晴暖小声的嘀咕着,用声音努力掩饰着心中的不安和心虚。

    “恩,好的,走吧,现在就去。桌子上的支票你拿着,我傅延笙不喜欢欠别人东西。”

    见苏晴暖同意,傅延笙也没有在纠结什么,站起来整理起衣袖就往外面走去,全然不顾眼前的女人现在最主要的是配型,一旦成功,一切都好说,也不需要现在这么多条件。

    打完招呼,苏晴暖准备下楼打出租车去医院,谁知道刚下楼就碰见傅延笙的车,让苏晴暖的心小小的悸动了一下,长大后的傅延笙也有了一丝人情味。

    “苏小姐,请上车,傅总在车里已经等了好久了。”

    傅延笙秘书陈明走了下来,站在苏晴暖的面前微微鞠躬,做出请的姿势,原来,他已经等了很久了。迅速坐上车,苏晴暖尴尬的坐在右边,此时的傅延笙紧靠着座位右边,本就是两个座位,活生生的坐出了可以容纳三个人的感觉。

    上车后,苏晴暖感觉空气尴尬的仿佛要窒息,直挺挺的坐在那里,不敢有一丝松懈,在心中仔细思考着,如果他认出她来应该怎么办,她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如果他问到别的问题,她又应该怎么回答,一字一句反复在心中琢磨。

    一刻钟过去,安静的车子里,仿佛没有一丝气息,就连一行人的呼吸声也变得微弱起来,苏晴暖终于坚持不住软了下来,这才明白,刚才的一切想法都是她的自作多情。

    有些懊恼的坐在一边,手指不停地在衣角上摩擦,缓解着心中的紧张,眼神若有若无的飘散,看着离她不到半米远的男人,眼神始终不敢看上他的正脸,而此时此刻的傅延笙早已经因为工作疲惫沉沉在位置上睡去。

    去医院的路上,走过一段颠簸的小路,车子摇摇晃晃,苏晴暖的身体左摇右摆的,时不时的磕碰在车子的金属架子上,摩擦的生疼,直到这段路程结束,苏晴暖才发现颠簸的道路上,傅延笙也没有发出一丝响声。

    这才斜睨着眼神看去,只见他双目禁闭,苏晴暖只是这样安静的看着并不想去打扰什么,白皙的脸庞,没有一丝血色,如果仔细看,他的眼下已经有了深深地眼袋,估计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看到出神,苏晴暖也忘了移开眼睛,灼热的望着,仿佛在看一件罕见的珍宝一样,久久不能自己。

    “看够了?看够了就把眼神收回去,搞得没有见过男人一样。”

    被灼热的眼神盯的实在无法休息,傅延笙毫不客气的说了出来,本就讨厌女人,现在和身边的女人靠得如此近,实在让他厌恶。

    “我我我……”

    苏晴暖半饷说不出一句话,脸上涨的通红,不好意思的地下了头,心中在不断懊恼着刚才所作所为,实在是让她丢脸,看一个男人都可以靠得如此入迷。

    去医院的路上,车流量突然变多起来,司机没办法只好左右闪躲起来,车身随着晃动起来,苏晴暖没办法,只要抓住前面座位的靠椅,努力支撑着。

    晃动一直持续着,逐渐平稳起来,这才让她松了松手,长舒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啊……”

    不知怎么回事,车剧烈的摆动着,毫无防备,让苏晴暖的身体瞬间飞向了傅延笙一边,看着越来越近的脸,立马闭上了眼。

    “吧唧!”

    傅延笙没有反应过来,脸就出现了温热的感觉,这是被亲了???短暂的停留了几秒,两人的耳根都红了不少。

    率先反应过来,苏晴暖立刻弹了回去,刚才看看就好了,现在一不小心又亲到了,不知道是觉得委屈还是怎么了,就是觉得心里有些难受,眼泪汪汪的低着头。

    被吻后,傅延笙长吸了一口气,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但是脸颊上的温热依然在,湿湿的感觉也让他有些感觉。

    这种感觉不像其他的女人,有一种香水或者化妆粉的味道,而是淡淡的,属于她独特的清香,傅延笙觉得越想越深。

    “傅总,不好意思,刚才前面突然冲出了一辆货车……”

    司机在前面结结巴巴解释着,他可不想失去这份工作,这才将傅延笙的思绪拉回来,听着他解释着。

    “嗯!看清楚货车的车牌了么?”

    “有有有,安装了行车记录仪的!可以马上查!”

    “嗯,查到了收购他们的公司!”

    也许是怒火无处安放,傅延笙只好一股脑的丢在了突然冲出来的货车上,这才好掩饰着两个刚才的尴尬,已经浮想联翩的行为。

    没有追究之前的事,傅延笙闭上了眼睛,可是脑海中全是刚才苏晴暖不小心吻过来的情形,安静下来后,车里只剩下几个人的呼吸声,仔细点,苏晴暖身上的清香就可以闻到。

    把窗户打开了一个小缝,空气吹了进来,这才好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