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即将破产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13本章字数:2040字

    手中捏着傅延笙拿过来的所谓的聘礼,在苏晴暖手里翻动的有些褶皱,与其说是聘礼,还不如说是一份合同,一份关于买卖骨髓的合同。

    思考了许久,喜欢傅延笙是真的,想嫁给他也是真的,可是用这样的一个方法嫁也是好的吗?一个又一个问题在心间萦绕,叹了一口气,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决定坐车去公司消磨时间。

    “刘妈,我出去了,你跟爸妈说一下!”

    打好招呼,苏晴暖徒步走到离南湖公馆最近的停车场,乘坐103准备去上班,几十分钟后,公交车稳稳的停在离公司距离50米的公交站牌,一路上,苏晴暖也在思索了许久,配型成功的话,她会去帮助那个女孩,只不过这个婚,她想必会拒绝。

    打定好主意,苏晴暖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压抑的心情也变的很好,去公司的短短的几十米,苏晴暖发现今天的人格外多,才意识到,公司旁边是一家著名的证券交易所,这么多人多半是某家股票价格突然上涨趋势过大,或者下降幅度过大。

    想着和她自己无关,准备快步穿过人群,迟到了就不好了。

    “哎,苏家的股票怎么跌得这么厉害,昨天不是还很高吗?”

    陌生男子的叹一声在苏晴暖身旁响起,她也只是听听,整个苏家,白城不只她一家上市苏家。

    “你说苏家是珠宝行业的大鳄,怎么可以出问题?”

    一句话直达苏晴暖的心底,珠宝行业的苏家除了她们家还有谁???从最外围挤出一条通道,苏晴暖看着最前方的电子显示屏,昨天还是比较稳定的股票,今天就大幅度的跌落下来。

    “喂,爸!”

    按出号码,苏晴暖赶紧给父亲打了电话,仔细询问着,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成这个样子。

    ……

    “什么,二叔把资金给卷走了,导致资金周转不过来?”

    苏晴暖小声的惊叫,虽然二叔是一个贪财的人,可是这好几个亿的东西,不是说拿就能拿的。

    “爸,我们家还有别的资金吗?应该还有吧!”

    怀揣着侥幸心里,苏晴暖安静的问着。

    “已经没有了,前一段时间,我又投了好几个房地产项目,资金可以放出去了,如果现在撤回来,违约金都是一大笔。”

    苏父此时此刻已经焦头烂额,叹息声此起彼伏,所有的问题瞬间爆发出来,让苏式企业遭受着打击,如果不行,苏式企业也只能宣告破产。

    “爸,别着急,我想想办法,还差多少我们才可以周转过来?”

    深呼吸,尽力压抑住心中的波动,苏父说出的数字在以前没什么好吃惊的,东凑西凑的已经有了一个亿,还差这五千万,不知道从何而来,银行,熟人,都已经找了许久。

    “暖暖啊,你安心点,好好上班,放心吧,没事的,神呢事爸爸来想。”

    苏成平平静安慰着,已经年过半百的,对金钱早已经看淡了,他也不一样他的女儿太过于累赘。

    “没事的,爸,我就想着办法。”

    继续安慰了几句,苏晴暖到了公司,烦闷的心情让工作的效率变得低下,脑海中除了怎么获得五千万这个想法没有别的。

    “哎哟,不好意思的,我不是故意把你的文件弄掉的。”

    经理秘书端着架子在苏晴暖身边现在,轻蔑的话语没有看出一丝愧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

    文件纸散落一地,秘书看着也觉得没有意思,踩着高跟鞋走开,只留下苏晴暖安静的捡着文件,从散落的纸张中,明晃晃的支票展现在苏晴暖的面前,才想起来,这是上次傅延笙留下来给他的。

    一百万的巨额放在手里,心中百感交集,潸然泪下,她知道,这个时候傅延笙可以帮助她,帮助苏家度过难关,只不过应该怎么开口。

    一天在浑浑噩噩中度过,苏晴暖没有联系傅延笙的电话,只好苦苦等待着,借钱的方式在心中一次又一次的演示,用最合理的方式去拿,下午六点,苏晴暖等到了这个电话。

    “苏晴暖,你考虑好了吗?”

    直截了当的问出了最终答案,苏晴暖身体颤抖,还是说出了最后的内心的答案,这场交易的婚姻,她不想要,但是白梦妮这个女人,她愿意去救。

    “傅总,这个婚约还是算了,我觉得不合适。”

    电话另一断,傅延笙挑眉邪笑,猜想着,苏晴暖这句话是拒绝了骨髓手术,难道?一场婚姻都买不到一个骨髓吗?可谁有知道傅延笙完全理解错了。

    “嗯?你拒绝,你知道你拒绝的是我傅延笙的婚姻吗?”

    “嗯???傅总,你又不喜欢我,何必要在一起,干嘛结婚???还有一件事,我想请傅总帮忙,希望傅总能借给我五千万,我会还给你。”

    说完她的理由,苏晴暖紧接着说出了请求,想着她救白梦妮,傅延笙应该会同意这个要求,可是她已经忘记,她并没有把依然救白梦妮的事情说出来。

    “嗯?五千万,苏家出了问题是吧,呵呵,同意结婚就好,何止五千万,一个亿都可以,只需要你拿出骨髓救我的人就行。”

    还不等苏晴暖回答,电话变传来一阵嘟嘟嘟的声音,实在无奈,苏晴暖只好回家。不知道怎么回事,往常的这个时候的公交也没有几个人,今天的人数格外多,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也格外不友好。

    “老张,你说他会给我们工资吗?”

    中年妇女,扯着旁边男人问着,女人一句话引起车里大部分人的共鸣,苏晴暖才明白这一群人是要工资的,心中不免有些同情他们,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

    “不怕,我们不是不知道苏成平家在哪里吗?哎,这老板对我们还不错,只不过,公司不是快破产了吗?不拿点钱,我们怎么不过。”

    只是安静的听着,苏晴暖明白了,一车的人都是苏式的矿山里的员工,意识到这些是二叔管理的,二叔走了,那不是他们好几个月的工资不是也就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