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潘贞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14本章字数:2006字

    苏晴暖想不到傅延笙会说这种话,一字一句扎在他的心里。不过她是个乐观的姑娘,她相信以后与傅延笙朝夕相处久了,他迟早会记起来,他们小时候的那段回忆。这也是支撑她继续留在傅家的最大动力。

    苏晴暖推开傅延笙的禁锢,以她的脾气,才不可能等着傅延笙送她回去,绕开他就径直往前走。

    “苏晴暖,你去哪!”

    傅延笙拦住她,刚才答应过母亲要送她回去,虽然他很反感跟她继续待在一块,但是如果让她一个人回家,不免又是遭母亲一顿买谩骂,他只想耳根落得清净而已。

    傅延笙上前抓住苏晴暖的手腕,苏晴暖用力地想挣开却无奈他力气太大。

    傅延笙一边拉着苏晴暖往医院外面走,一边拿出手机按下了一个号码。

    “快备车到楼下等我。”

    苏晴暖就这么与他拉拉扯扯到医院门口,傅延笙虽然是才打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办事效率却很高,已经备好了车子等在门口。

    要说是怎么看出来的,这么豪华张扬的车子,也就傅延笙开得出来了。

    “傅总。”

    一个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男人站在车子外面向傅延笙鞠了一躬,但是将实现放到苏晴暖身上的时候,他平静的脸上却皱起了一丝眉头。大概是没有见过傅延笙身边还会有这么乱七八糟的女孩,自打见到的第一面就一直与傅延笙推推搡搡的。

    “潘贞,你把这家伙送回我妈那,我还要去忙。”

    那个叫潘贞的男子有些狐疑地看着苏晴暖,心里在揣测傅延笙与她的关系,毕竟谁都知道,傅式集团总裁傅延笙眼里只有白梦妮一个女人而已。

    潘贞跟在傅延笙身边已经有好几个年头,这猛不丁冒出一个叫苏暖晴的女人,作为傅延笙最得力的助手,他肯定是要表示一下好奇的。

    傅延笙被他打量苏晴暖的视线搞得有些不耐烦,却无法跟了他很久又衷心的潘贞发起火来,他把苏晴暖扔到潘贞怀里,随意解释道:“她是我找来给梦妮做骨髓移植的,你好好把她给我送回去了,听到没。”

    “是的,请您放心。”

    潘贞一丝不苟地对傅延笙保证,他从接过苏晴暖开始就觉得这个女人太闹腾,无怪刚才总裁抓着他,两个人看起来似乎要打起来。因为即便在他手上,这个女人也没少使劲挣脱。

    傅延笙将苏晴暖交给潘贞,交代她两句,无非是怕她又闹什么幺蛾子,终于放心地离开回到原来的工作上去了。

    潘贞心里虽然对苏晴暖不是很喜欢,但毕竟是傅延笙找来的适配对象,还是不敢对她太过怠慢。他打开车门礼貌性地做了个请苏晴暖上车的动作。

    想不到傅延笙前脚刚走,苏晴暖就停止了闹腾,甚至还对礼貌的潘贞微微一笑道谢。

    潘贞开着车送苏晴暖回去的路上一言不发,苏晴暖本来就是个话多的女孩子,从医院回到傅家的距离还有好一段,沿途都没人跟她讲话不免觉得闷得慌。

    她透过后视镜,看到潘贞至始至终都表情严肃地开着车,因为太过无聊,便想从他口中挖出一些傅延笙的八卦。

    “潘先生,您跟着你们傅总裁多久了啊?”

    潘贞眉头微微一皱:“您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您是总裁请来的贵客,不适合这么称呼我。”

    苏晴暖瘪了瘪嘴巴,想不到潘贞是个这么古板的人。

    “那好吧,潘贞你跟着傅延笙多久了?”

    既然他不许她客气,那顺便也对傅延笙的称呼随意起来。

    潘贞仍是皱着眉头,没想到让她对自己随意一点,她却对总裁也这么随便。

    “已经有十个年头了。”

    “哇塞!十年!”

    苏晴暖激动地大叫,她扳着手指头数了数:“那你们岂不是很早之前就认识了?”

    “我们曾经是高中同学。”

    苏晴暖又算了一算,发现潘贞与傅延笙认识的那年恰好是傅延笙16岁的时候,正是他遇到意外的那一年。她忽然兴奋起来,趴在潘贞的后座想问得更加详细。

    潘贞抑制自己想教育她这样危险的冲动,心里对这个女孩儿愈加不耐烦。

    “傅延笙十六岁那年发生了一次意外,你知道吗?”

    潘贞没想到她忽然会提起陈年旧事。

    说起那件事情,潘贞怎么会忘记,当时他就在傅延笙的身边,若不是他的疏忽,那些地痞流氓怎么会有机可乘打破总裁的头,迄今他还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只是没想到被这个女人揭开了当年的伤疤。

    见潘贞没有回答,苏晴暖有些失落地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傅延笙了,我们小时候可好了,可是傅阿姨说傅延笙因为那次意外头部重创,很多事情记不得了。就因为这个他把我忘记了……”

    潘贞握着方向盘的手忽然微微一颤,没想到这个叫苏晴暖的女人就是曾经傅延笙总是提起的那个小女孩。那时候的傅延笙已经是学校的学习尖子,又因为长相出众,经常收到女孩子的告白。可是他连校花的告白都拒之门外,更别说其他。学校里的人一直觉得他两是基佬来着,可只有潘贞知道,傅延笙只是惦记着小时候记忆里的那个女孩子,却没想到那场意外,他独独就是把他最宝贵的那段记忆给遗忘了。

    “那真是遗憾。”

    潘贞表情冷漠,并没有将傅延笙曾经对她的挂念告诉苏晴暖。

    事情已经过去,如今傅延笙也已经彻底将她忘记,潘贞知道傅延笙心里现在只有白梦妮,没必要跟苏晴暖说这些多生事端。

    “哎,是啊。”

    苏晴暖叹了口气,但表情似乎并没有听着那么无力。

    她双手握拳给字鼓了鼓劲:“我原来以为我和傅延笙就这么错过了,可是命运又让我们重逢了。我一定会努力让他再喜欢上我的!”

    潘贞透过后视镜,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后面的女孩为自己打气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