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疼痛的回忆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14本章字数:2011字

    从森林公园出来,潘贞终于将苏晴暖送达傅家别墅。

    苏晴暖下车,与潘贞道别,想起刚才他确实叫了自己的全名,忍不住探到他的窗头与他说:“潘贞,以后你就叫我的名字呗,总是叫我苏小姐,总觉得非常身份。”

    “你的身份本来就比较尊贵,我不能那么失礼。”

    “可是你刚才都叫我全名了!”

    “这……”潘贞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犹豫了一会只能答应她:“好吧。”

    “嗯,好!那再见咯!”

    “再见,苏小……苏晴暖。”

    苏晴暖满意地挥挥手送走潘贞,走到别墅门口才发现今天居然没带钥匙出门,她慌张地从包里掏了两下,发现真没带出来,心情几乎绝望。

    她拿出手机,翻找到傅延笙的号码犹豫着要不要拨通,毕竟已经那么晚了,猜他应该早就睡着了,不忍心将他吵醒。

    此时傅延笙站在二楼的窗台看着下面陷入纠结的苏晴暖,倒是想看看她到底准备怎么做。

    原来见她许久不回家,便联系了潘贞去调查,发现她竟然留在公司加班,又让潘贞送了饭菜过去。算算时间最多也就10点左右结束的样子,没想到搞到这么晚回来。他说不出上来自己为什么迟迟等着苏晴暖,明明可以自顾自先睡觉。

    终于听到楼下的动静,知道是潘贞把人送了回来,却没想到听到刚刚苏晴暖让潘森改口叫她名字的那段对话,心中忽然泛起异样的情绪,总之,他很不开心。

    他站在高处,看着下面的苏晴暖,知道她忘记带钥匙,倒是要看看她要在下面纠结多久才给自己打电话。

    但没想到苏晴暖只是纠结没多久便将手机放回了包包里,竟然在门口蹲下了身子。

    这个女人,该不会是想在门口蹲到天亮吧?

    傅延笙脑海划过这么荒唐的猜想,觉得应该没有人会那么蠢才是。

    但是苏晴暖蹲下身子将脑袋埋进膝盖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傅延笙不敢相信,居然当真有这种白痴存在。

    他心里有些烦躁,为什么这个女人宁愿蹲在门口受累也不给自己打电话。

    傅延笙快步走到楼下,“砰”一下将门打开。

    原本靠在门板上的苏晴暖因为身后的门打开,忽然重心不稳整个身子往后倒了下去。

    “哎哟!”她疼得大叫一声。

    苏晴暖揉着背缓缓起身,发现傅延笙正黑着一张脸站在自己面前。

    “你没睡啊!”

    傅延笙无视她眼里的惊讶,故意露出鄙夷之色:“听说你加班到很晚,才工作多久,已经掌握不了时间了吗?”

    “我……”

    苏晴暖本来想替自己辩驳,但是想到小媛,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多说比较好,这个锅背就背了吧。

    “我本来就是第一次工作,有不擅长的也是正常的嘛……而且我是忙到工作结束才回来的,绝对没有想过要拖到第二天哦。”

    其实傅延笙并没有真正要责怪苏晴暖回来晚的意思,他知道她一直都在公司忙到现在,只是非常介意刚才听到他与潘贞的那一番对话,莫名的觉得扎心。

    “行了,上去睡觉。”

    他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明明自己对苏晴暖一点兴趣都没有,却又总是忍不住去关注她的一举一动。

    “嘶……”

    他脑袋忽然一阵刺痛,疼得他不由后退一步。苏晴暖见状赶紧上前扶住他的身子,脸上满满都是担心:“你怎么了,阿笙?”

    傅延笙按着自己的太阳穴,看着苏晴暖的脸,不自觉与记忆中的那张脸重合。

    “啊……”

    他痛苦地捂着脑袋,疼痛使他浑身颤抖站不稳身子。

    苏晴暖支撑着他一步步艰难地挪到沙发旁,傅延笙忽然带着她向后一仰,两个人直接抱着摔在了沙发上。

    “阿笙,你有没有哪里受伤啊!”

    苏晴暖担心刚才那一下没有扶稳他,怕他哪里磕着绊着了。

    可是傅延笙此刻脑子就跟炸裂似得头疼根本听不进去苏晴暖的声音,他痛苦地捂着头,脑海中就像走马灯似得变换着不同的画面,可是速度太快他根本看不清里面的人是谁,越想看清脑袋就更加疼痛一分。

    苏晴暖看着傅延笙现在这副样子,忽然想起傅母之前说过的话。

    她说傅延笙只要一想起曾经的事情,以及看到关于她小时候的东西都会出现头疼的现象。

    “阿笙,阿笙你想起来了?”

    她心里按耐不住地激动,虽然她非常心疼傅延笙痛苦的样子,但是这也是他回忆起他们曾经的证明。

    傅延笙按着脑袋,撕裂般的头痛令他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只感觉脑海当中不断有个小女孩的声音,她甜甜的嗓音一直叫着他的名字。

    “延笙哥哥,延笙哥哥。”

    傅延笙想抓住那个模糊的身影,想看清她到底是谁,为什么总是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却又永远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子。

    这一次同样,他想伸手抓住她,但是手一握紧,那个人影便消失云散。

    “不要走!不要走!”

    傅延笙仿佛陷入梦境一般,他伸手,疯了似得想追上去抓那个女孩,可是他越是追的紧,那个女孩子的身影便离得便越是远。

    苏晴暖也不知傅延笙脑中现在是怎么样一副场景,只是看他不断伸手向抓住什么的样子,她犹豫了一会,还是忍不住用自己的手握住了他的。

    就在她握住傅延笙手的那一刻,原本痛苦不堪的傅延笙忽然安静了下来,好像忽然间就觉得无比的安心。疼痛也逐渐缓解下来,但是精神上却因为疲惫不堪导致直接在苏晴暖的怀里睡过了去。

    傅延笙脑海当中的那个女孩子终于转过了脸,居然是苏晴暖的样子,她开心地对自己笑着,嘴里甜甜地喊着他:“延笙哥哥。”

    苏晴暖没想到傅延笙居然就这么抱着自己睡着了,她虽然觉得非常害羞,脸都红了个透,心里却按耐不住欣喜之意,觉得自己离目标又进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