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得天花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43本章字数:2018字

    “顾大傻得的是啥?天花!”

    “她死就死了,还要祸害我们全家?丧门星!”

    尖锐的声音穿透木门,刺入耳中。顾深儿烦躁地拉起被子捂住耳朵,可那声音半分不减,顿时不好了。

    她穿越到这穷乡僻壤的地儿三天了,三天里,见识了原主奶奶的各种偏袒和厌恶,冷漠与嘲讽。

    原主得了天花,除了母亲,无人敢靠近,就连亲哥哥都避之不及。原主奶奶赵氏是个眼皮子浅的,生怕一家子被染上,要将原主烧死。若不是原主母亲柳氏阻拦,怕是这会儿连灰都不剩了。

    这不,见顾深儿还不能下床,在外面折腾个没完。

    “老三媳妇儿,你脑子进水了还是咋地,你闺女重要还是老娘这一家子重要?我看你是巴不得老娘被过渡上天花,趁早给你腾地方呢!”

    柳氏慌忙摇头,肌瘦蜡黄的脸上淌下两行清泪:“娘,您这是说的啥话,我何时这样想了。深儿的天花刚有好转……”

    “啪。”

    赵氏一巴掌甩在她脸上,眉毛倒竖,怒气横生:“老娘让你顶嘴!不烧死顾大傻就分家,你自个选!”

    柳氏结结实实挨了这一巴掌,摔倒在地,却像感觉不到疼似的,满眼绝望。烧死她亲闺女,不是要了她的命。可分家那是要被村民耻笑的,让她如何在村里抬起头。赵氏这不是把她往绝路上逼吗。

    顾深儿本不想搭理赵氏,但听那响亮的巴掌声,怒火蹭蹭往上窜,连鞋子也顾不上穿,快步上前拉开门,怒道:“你个死老太婆,都这把年纪了还不知道积阴德,小心被阎王打进十八层地狱!”

    “哎呀!要死人了!”

    门突然打开,一个长着尖锐的倒三角眼,头发稀疏,却用根银簪子固定得一丝不乱的老太太险些摔倒,顿时不满:“你个死赔钱货,想害死我啊!开门也不吱一声,和你那个娘一个德性,都巴不得我死呢。”

    赵氏稳住身体,瞧见顾深儿坑坑坑洼洼的脸,退地老远:“你个死贱蹄子,得这种害人的病,怎么不死了,克死你姐姐还不够,偏要克死我们全家你才消停?”

    顾深儿慢悠悠的朝赵氏走去,伸手去扶她,阴测测一笑:“我的好奶奶,我怎么忍心克死你呢,来,外面风大,孙女扶你回屋去。”

    赵氏避瘟疫似的忙往后退,一不留神被砖头绊倒,四仰八叉的摔在地上,嗷的一声:“你个不孝子,赔钱货,我可是你奶奶,你、你别过来……”

    “奶奶,我这不是要扶您起来吗,您要我孝顺,也得给我个机会啊。”顾深儿一双小魔爪向赵氏伸去,吓得赵氏连连往后爬。

    “谁要你扶,你个不孝东西,给老娘滚开,滚开!”倏然朝东屋大吼,“你个贱蹄子还看什么,还不快来给我把这贱人拉开!”

    杨氏原躲在屋里看戏,吓得浑身一哆嗦,悻悻然一笑,快步出来,忙扶赵氏:“娘,儿媳扶您起来。”

    顾深儿还当赵氏多彪悍,也就这点能耐。冷笑一声:“是你不让我扶,可不是我不孝顺。”

    赵氏丢人丢大了,怒不可遏,抬手给了杨氏一巴掌:“敢看老娘的笑话,活腻了你。”

    杨氏被打得生疼,还得赔着笑:“娘,我看您教训嫂子呢,没敢打扰您。谁知这短阳寿的突然出来顶撞您,一时看傻眼了。”

    是了,往日闷声不响的傻子咋突然神气了?赵氏当着杨氏的面被个傻子戏弄,老脸挂不住,暴喝一声,指着顾深儿的鼻子大骂:“你个杀千刀的,发天花发的抽风了?老娘今儿个不把你们撵出去,我就不姓赵!”

    “你早就不姓赵了,”顾深儿神色轻蔑,暗暗盘算着。若离开这个家,他们的日子还会好过点,留在这里才煎熬。

    柳氏紧张地爬起来,拽着顾深儿的袖子:“深儿,不准这么和你奶奶说话,快点道歉。”边用眼神看着顾深儿,那意思:忍一时风平浪静。

    赵氏都要烧死自己亲闺女了,她居然还想忍?再忍下去,他们就该办丧事了。顾深儿嘲讽一笑:“娘,你忍了她这么长时间,换来什么了?你每天睡的比狗晚,起的比鸡早,又换来什么了?她连亲孙女都要烧死,我们还留在这里干嘛?”

    柳氏面露难堪,几度张口,都说不出话来。赵氏就不乐意了,抬手就要打,瞥见顾深儿的脸,硬放下手,劈手指着她:“好你个不孝东西,又疯又傻还得这种病,吃我的用的我,老娘没把你扫地出门就够仁慈了,你还敢挑刺,反了你了。”

    赶是没赶,却要烧死她。顾深儿唇畔生出讥讽:“您可真是仁慈,仁慈到在得知我得了天花,就逼着我爹娘分家,连住处都找好了,可真是煞费苦心。”

    “你……”赵氏被戳穿,装也不装了,冷哼一声,“那又怎样,你个赔钱货是死是活和老娘有啥关系,你的命有老娘的金贵?烧死你算给个痛快点,老娘该把你扔到乱葬岗让你自生自灭!”

    柳氏紧紧攥着衣角,面如死灰,唇瓣发抖。她以为婆婆只是不喜欢他们,从未想过竟要深儿死。

    顾深儿将柳氏的反应看在眼里,毫无怜悯。恰好趁这机会让柳氏看清赵氏是什么嘴脸。心思微转:“我的命不金贵,我娘呢?她这么多年辛苦卖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这么对她不怕天打雷劈?”

    “你娘就是个扫把星,嫁过来就克死我儿子,要不是看她干活利索,老娘早弄死她了。”赵氏笃定柳氏不敢反驳,讥讽起来嘴上没个把门的,“天打雷劈也是劈死她个丧门星,和老娘有啥关系?”

    杨氏刚得罪赵氏,这会儿忙献殷勤,与之统一战线,忙附和着:“克死大哥不说,生个儿子还是个不学无术的,净丢老顾家的脸,娘为了你们都操碎了心。”瞅了眼西房,眼底掠过抹贪婪,“老顾家可不留白眼狼,趁早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