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11本章字数:3213字

    黑乌鸦躺在地上,低头打量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从柒情绝的角度望过去,那是一个很美丽女孩。柔顺的长发,白净的皮肤,只是那双眼睛却毫无生气,像两颗玻璃球,漆黑的瞳孔上仿佛蒙着一层雾气,怎么都吹不散。

    沉默片刻,黑乌鸦抬起头,红唇微启,道:“你让我拜你为师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有这么好的事情上门还提条件,这神仙会不会生气?黑乌鸦有些忐忑,小心翼翼地观察柒情绝的反应,而柒情绝也在这个时候看向了她。四目相对的一刹那,黑乌鸦浑身一震。

    他那双如玄玉般漆黑的双瞳里似有繁星闪烁,每次望进去,总会让她有种灵魂被吸入无底深渊的感觉,她本能地移开视线重新低下了头。

    柒情绝的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无由来的微笑,仿佛古老壁画中飞落凡尘的仙人,高贵似乎是伴着他出生的,已经渗入他每一寸肌肤。他望着黑乌鸦的眼神,一直都是慈蔼而温和的,“好,你说。”

    这么轻易就答应了?黑乌鸦狐疑地看着他,犹豫片刻,坚定道,“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报仇。

    黑乌鸦带着柒情绝走进一片阴森森的树林,之所以说阴森森是因为这里的大树都没有叶子,全部都是树干,树干的颜色也是不正常的灰黑色,远远望去,仿佛修罗地狱。

    柒情绝负手走在黑乌鸦身后,凭着暗色的光线望向她,只见其容颜俏丽,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女模样,思及方才她让自己替她报仇的言论,不由微笑道,“你说的那个狼妖,就住在这?”

    想起那只骗走自己食物,害自己饿了好几天肚子的狼妖,黑乌鸦寒了脸,“对,那个畜生作恶多端,我……我……”

    柒情绝微笑着替她接下去道:“你要替天行道是么?”

    黑乌鸦脚步略顿,忍不住红了脸,但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她刚刚修成人形,对人类的感情还不太了解,只当是被那狼妖给气的,遂道:“对,姑奶奶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骗子,今天绝对饶不了他!”

    柒情绝偏头闪开周边枯木的树杈,抿唇轻笑,不再言语。

    两人并肩走了片刻,就见前方不远处有股黑烟袅袅上升,本来静谧的树林也响起一阵阵狼嚎。

    黑乌鸦小手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就在前面!”

    其实柒情绝早就发现狼妖的所在之地,他不说是因为他想看看这只小乌鸦究竟要带着他转多久才能找到,现在算算,也不过小半个时辰,孺子可教也。

    “好,那我们便说定了,待我替你收了这妖孽,你就拜入我门下,做我的徒弟。”

    黑乌鸦连连点头:“只要你能替我报仇,我决不食言。”

    柒情绝略微蹙眉。他和她的区别就在这里,他把这件事当做降妖除魔、替天行道,她却把这当做以牙还牙、报仇雪恨。不过也罢,她才刚刚化成人形,许多事情还需要去学才能懂得。

    “是谁在那边?”

    两个人正在讨价还价,另一边仍不知好日子过到头的狼妖就起先开口了。

    光是听见这家伙说话,黑乌鸦就恨得牙痒痒,“是你姑奶奶我!”

    狼妖闻言一怔,急忙从狼群里挤了出来,待看清了眼前的白衣少女,他越发困惑,“你是哪来的姑奶奶,爷爷怎么没见过你?居然敢跑到雾浊林来撒野,胆子倒是挺大啊。”

    黑乌鸦见他出现十分害怕,忘记了自己已经化成了人形,赶忙躲到了柒情绝身后,扮猪吃老虎道,“这么快就不认得我了?当日你骗我食物的时候,可不是这副嘴脸!哼,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收了你这妖孽!”

    狼妖这才看见黑乌鸦身后还有一个人,只怪黑乌鸦化成人形后实在娇俏美艳,他一时居然移不开目光。

    “你又是什么东西?”狼妖下意识拿出以前屡试不爽的问话,可紧接着就有些凌乱。

    只见站在黑乌鸦身后的白衣男子缓缓朝前走了几步,萧萧肃肃,湛然若神。他站在枯木阴影下驻足凝视着狼妖,就那么一直看着……一直看着……

    黑乌鸦见柒情绝不出手,只是盯着狼妖看,有点搞不明白,心里思索着莫非他要用眼光杀死狼妖?这个想法一出现就立刻被她推翻了,实在太不靠谱。

    “你连他是谁都不知道?还敢自称是狼族的王?”柒情绝不说话,黑乌鸦只好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狼妖现在还是狼身,并未化作人形,这是为了进食方便,并且他觉得对付面前这师徒俩根本没有化成人形的必要,“呸,爷爷长这么大就没见过在雾浊林里穿白衣服的,赶紧自己报上名来,爷爷可没工夫跟你在这瞎耗。”

    黑乌鸦被他气得跳脚,扯着柒情绝的袖子催促道:“你快揍他呀,你看他多嚣张!”

    狼妖跟着黑乌鸦的眼神望向柒情绝,他这是到此地后第一次仔细打量这个白衣男人,只见他头戴净白簪缨墨玉冠,身穿云纹长袍,眉心一点朱砂,衬得眉眼如画,宛若神祗,让他忍不住想要倾身膜拜。

    气场好强大啊,狼妖眯着眼后退几步,一团黑雾缭绕过后,只见一位黑袍男子悠然现出,剑眉星目,皮肤微黑,表情极为冷酷。他身形稍动,移到树杈之上,迅如奔雷闪电。

    黑乌鸦双眸似利剑一般盯着化作人形的狼妖,这个妖孽居然在狂风暴雨的天气骗走一只柔弱可怜的小乌鸦的食物,这种无耻的行为何止令人发指,连妖也要发指了!

    “狼妖,方才见你健步如飞,吐纳却依旧稳定沉静,似乎修行颇佳,请问你修了多少年?”

    柒情绝总算开口了,可却不是追究狼妖欺负“爱徒”的责任,反而是赞赏人家法力高强!黑乌鸦玻璃球似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了。

    狼妖却似乎很受用,倚着树干,嘴里叼着根稻草,面无表情道:“想不到你还挺识货,不怕告诉你,爷爷已在这雾浊林修行了两百多年,你呢?”

    柒情绝嘴角轻轻挑起,眼神一直都平静如水,无波无澜,他双手合十,结印胸前,轻声道,“我?说来惭愧,不提也罢。”

    狼妖很酷很干脆地说:“我都告诉你了,你若不告诉我,那岂不是很不讲道义?”

    “道义?”黑乌鸦忍不住插嘴,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若讲道义,当初为什么要骗走我的食物?”

    狼妖一怔,从树杈上跳下来,仔仔细细瞧了瞧黑乌鸦,怀疑道,“你?你莫不是那日送我食物的傻鸟?”

    黑乌鸦气急,“闭嘴!你才是傻鸟!”傻鸟也是他能叫的?

    见对方承认,狼妖有些底气不足,那日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会骗了这只傻鸟的食物,想不到她居然真的化成了人形,于是只好借口道,“你现在不是化作人形了吗,我也不算是骗你了。”

    黑乌鸦红了眼眶,满肚子委屈,“我告诉你,我能化成人形才不是因为你那什么破密集,是我师父帮我的!”

    “你师父?”

    黑乌鸦扯住柒情绝的胳膊,将他拉到狼妖面前,自己的后背紧贴着他的胸膛,傲然道,“对,他就是我师父,就是他帮我化作人形的,我告诉你,我现在可不怕你,我师父可是神仙。”

    “神仙?”狼妖双目一凝,方才的吊儿郎当全数收回。

    黑乌鸦想要转头和柒情绝说话,可刚回首就冷不防同他四目相接,距离近得甚至可以看到他每一根细长卷翘的睫毛。他远山眉下一双灿若寒星的黑眸,如同夜幕长空上高悬的明月,他的周身似乎都被光芒所包围。

    黑乌鸦倒吸一口凉气,连连后退好几步。她第一眼见到柒情绝就知道他美了,但每当再次观察他之后,又会觉得他比记忆中还要美上千百倍。点尘不惊的绝世容颜,淡得几乎无色的薄唇,眉心一点朱砂,飘逸如雪的白裳,简直就是壁画中才会出现的降世真神,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要顶礼膜拜。

    柒情绝微微笑笑,和蔼地轻抚了一下黑乌鸦的头,抬眼间视线掠过狼妖,素手一扬,金色光芒闪过,一把镶嵌着七彩宝石的圆形罗盘出现在他手中。

    “狼妖,上天有好生之德,我本想饶你一命,不想你百年修行功亏一篑,可你却并不领情。”柒情绝一边说,一边施法术推动手中罗盘。

    狼妖惊讶地瞪起双眸,忙道,“上仙饶命。手下留情呀,你方才也说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就大发慈悲放我一马吧!”

    黑乌鸦得意地挑起细眉,哼,看看他这副样子,哪里有一点狼王的架势?叉着腰,黑乌鸦笑眯眯地一蹦一跳到柒情绝身前,狐假虎威道,“怎么样,怕了吧?早就跟你说了我师父很厉害,你还不相信。”

    狼妖皱眉,使劲皱眉,心里盘算着现在吃点亏没关系,大丈夫能屈能伸,于是献媚道,“小仙人说得有理,是我错,我该罚,我愿意一个月不吃荤,怎么样?”

    黑乌鸦葱白的小手指捏着鼻子,红唇轻启,舌头俏皮吐出,“呸,我师父才不会放过你呢!”收回轻浮的动作,黑乌鸦转头娇俏地拉扯柒情绝的衣袖,软糯道,“师父——哦?”

    柒情绝拍了拍黑乌鸦的肩膀,嘴角泛起一抹淡然的笑容,他略微抬首,对狼妖道,“人鬼妖神四界,等级有序,你不安分守己本应受罚,但你有向善之心,又知悔改,我便饶过你这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