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11本章字数:3176字

    柒情绝不动声息地从高台上一步步走下来,他是个天生壁人,装饰对他来说反而多余,而且这世上无论天地都找不出衬得上他的饰物,反不如素白雪衣简简单单。他肤若凝脂吹弹可破,白皙的颜色好似从来没被日光荼毒过,眉心一点朱砂泛起嫣红,仿佛纯白无暇的牛奶中落入了一滴玫瑰露,美不胜收。

    柒情绝就这样在飞飞和持恩的注视下走到他们身边,他直接绕过了飞飞,对持恩淡淡问道:“昨日命你去请司禄星君,为何没回来禀报?”

    飞飞其实脸皮很薄,只是反应有些迟钝,到现在再怎么傻也能看出人家是躲着她了,她心里一酸,深深地低下了头。

    “禀师父,我昨天回来已是深夜,怕打搅你休息,所以才没来。”

    柒情绝闻言眼睫颤了一下,似是想起了昨晚某只傻鸟“打扰”他的事,笑了笑,口气听不出讽刺,但却冷得让人心底发寒:“和飞飞比,你倒是懂事的多。”

    飞飞的头垂得更低了,想哭,却又忍着不愿在他面前哭出来。她担心柒情绝不相信她,把她当做心机深沉的女人,可她却无从解释,百口莫辩。

    金袍男子不见了,房间也没有打斗的痕迹,她连一点可以证明自己没说谎的证据都没有。她后悔没把人捆紧一些,后悔一切做得不妥善的地方,甚至忘记了,金袍男子有朝一日会回来报复她。

    “结果如何?”柒情绝静静地继续问话,偶尔偏头看深埋着头的飞飞一眼,黑眸里变幻莫测,探不出真意。

    持恩一直在偷偷观察柒情绝和飞飞的互动,直觉二人昨晚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沉默片刻,答道:“师父,司禄星君他……”想起昨日在天璇宫听到的话,持恩欲言又止。

    “但说无妨。”

    “是。”持恩抿了抿唇,“师父,司禄星君说,让我到天璇宫去给他做徒弟。”

    飞飞猛地抬起头:“你说司禄星君要让你去给他做徒弟?”这狼妖怎么那么幸运?

    转念一想,其实走了也好。如果他走了,那天枢宫里不就只剩下……飞飞很自然地望向柒情绝,后者对她的注视恍若未见。

    相对于飞飞的惊讶,柒情绝就显得未免太过闲适,他不过食指轻轻摩擦了一下拇指,便欣然点头,转过身去,迈开腿之前,不轻不重地问道:“他是不是还有别的话让你告诉我?”

    持恩一边感慨柒情绝的神机妙算,一边认真传话:“是,师父。司禄星君他还让我转告您,说是三个月后万象法界灵霄会上,要让我和您的徒弟,也就是飞飞师姐……一决高下。”

    飞飞浑身一激灵,脱口道:“开什么玩笑,我和你打?让我去送死吗?”

    持恩抿了抿唇,想说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说。

    柒情绝毫无反应,漠然道:“这么多年了,还是要同我争。”他似乎也不需要回答,径自接着道:“既然他要你,你便去吧,现在就去。”语毕,掀起白衣下摆,抬脚踏上长阶。

    持恩还想说什么,但见柒情绝心意已决,只能点头应下。

    他双膝跪地,深深一拜:“持恩永远忘不了师父的知遇之恩。”

    柒情绝坐在玉椅上,千年不变的冷淡玉面上没有一丝凡情:“今后你还是称呼我星君,你的师父不再是我,我与你也不再有任何关系,往日情分,你忘记罢。”

    持恩慢慢抬起头,凝视着柒情绝,看着他眼中毫不掩饰的淡漠和无情,总算明白了他为什么要叫这样一个名字。转头看向飞飞,持恩由衷的替她忧心,喜欢上这样一个人,将来会很痛苦吧?

    “师姐多保重,三个月后,万象法界再见。”持恩对飞飞抱拳辞别,话里的深意只有他自己能懂。

    飞飞犹豫了一下,白皙柔软的小手主动握住了持恩宽厚的大掌,细声说:“你也是。”

    持恩对飞飞的转变大吃一惊,茫然地跟柒情绝道了别,茫然地转身,茫然地经过飞飞身边,接着就听到她极小声却很清晰的说了句:“到时候如果你敢对我出手你就死定了,知道吗?这是你欠我的,你要是敢告状我就啄死你。”说完立刻恢复原状。

    持恩愣愣地转头看向她,后者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悠闲样子,十分惬意。

    持恩暗暗长叹了一口气,再没回头,拂袖而去。

    自此,大殿内再次只剩下飞飞和柒情绝两人,而且估计以后还会一直这样孤男寡女下去,飞飞心里有些飘飘然了,可惜没多久就被泼了一脸冷水。

    “持恩的话,飞飞可都听到了?”柒情绝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她,淡淡一句。

    飞飞点了点头:“听到了。”

    “三个月的时间,超越持恩实非易事。”

    可方才师父你欣然答应的模样好像觉得这一点都不难啊?飞飞没吭声,只是在心里腹诽。

    “你来。”柒情绝话音落下,飞飞心跳漏了一拍。

    上次在他身边是被他警告,那这一次呢?不管这一次是什么,飞飞的决定始终不会改变,那就是……上去。

    这次的阶梯似乎变得好长好长,飞飞走的极慢,她看着侧倚玉椅上的柒情绝,观察着他渐渐温和的俊颜下真正的表情,小心翼翼,目不转睛。

    是的,柒情绝就是这样一个人,只要他在你身边,你就看不到全世界。

    柒情绝将飞飞的谨慎尽收眼底,这一次他并未责怪她什么,只是让她跪坐在自己身边的蒲团上,慢慢说道:“持恩走后,便只剩下我们师徒二人了,日子怕是会无聊得很。”

    飞飞挠了挠头,垂首有些泛酸道:“那不是还有苍雪姐姐么……”

    柒情绝微微蹙眉,一点朱砂映衬眉眼如画,“苍雪与你我的关系不同,她既是云中殿的掌案仙,亦是在这修行,终有一日要成正果,到时,师父不会再留她在此。”

    飞飞听了这话心里莫名高兴,又见柒情绝面目和善了许多,似乎也忘记了昨晚的事,胆子便大了起来,两条细细柔柔的手臂环上柒情绝的胳膊,俏脸上满是笑容:“嗯,师父,我知道了。”

    柒情绝眉头蹙得越发紧,若非有眼角细碎的星光遮挡着,飞飞应该能看见他黑眸深处的排斥。不过话虽如此,他终究是没有把她推开,他想他也需要渐渐适应,有个女儿似的徒弟时常向他“撒娇”。

    “……”无言良久,柒情绝轻声道:“今后,师父会教你识字,教你法术,教你弹琴下棋。若你想学别的,只要师父会,师父都可以教你。”

    飞飞鼻息间都是柒情绝身上淡淡的冷香,靠着他就好像靠着一块不会融化的冰,那股清冷之气似乎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永远无法抹去。可越是如此,就越是让你忍不住想要打碎他平静坚硬的外表。

    听到他说要教自己那么多东西,飞飞不由苦笑:“可是师父……我那么笨……”

    柒情绝抬起没被飞飞环着的手,执起桌子上的书简,低下头细细品读,长发如流水般滑过他的削肩:“无妨,你是师父的徒弟,要教你的是师父,你无须忧心这些。”

    飞飞在心里幻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和师父一起御剑而行,对弈弹琴,不由心生向往,暗暗决定一定要苦下功夫,三个月后灵霄会上,必定要让他刮目相看。

    “恩!只要师父肯教我,我一定好好学,全都学会!”

    柒情绝勾唇一笑,眼中的宠溺一闪而逝,抬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头,接着便听见云中殿门口传来瓷器破碎的声音。

    柒情绝和飞飞循声望去,只见苍雪惊慌失措地站在原地,看到二人发现了她,赶忙蹲下身去收拾地上的残局。

    柒情绝睨了一眼,淡淡道:“既已碎,便不要在它身上耗费时间。”他略一抬手,苍雪手里已经捡起的碎片和地上剩余的全部消失不见。

    飞飞惊喜地拍手叫好:“师父你好厉害啊,这法术我是不是也能学会?”

    柒情绝回首冲她清浅一笑,飞飞立刻鼻孔一热,似有温热的液体流出,忙仰起脖子使劲地吸。

    “你若想学,师父自会教你。”柒情绝柔声说道,片刻,转向苍雪,吩咐道:“稍后我会同飞飞前往灵山福地修行,这些时日都不会回来,你可暂离云中殿,不必守候。”

    苍雪听完还来不及发表意见,就被飞飞抢了先,“灵山福地?师父,我们要离开天枢宫吗?”

    柒情绝略一颌首。

    “就我们两个?”飞飞指了指他和自己。

    苍雪耳朵也竖了起来,这才是她们两个女孩子最关心的问题。

    柒情绝没有犹豫,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

    飞飞立刻心花怒放,但机灵的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使劲的拽着柒情绝的胳膊摇晃,将喜悦都转成了这一个动作,抿着的红唇忍不住划开微笑的弧度,从苍雪的方向看去,真是十足的狐狸精相。

    “多谢星君惦念,苍雪是云中殿的掌案仙,即便星君不在,苍雪也会守在这寸步不离。”终于得到说话的机会,苍雪面无表情一字字道。

    柒情绝微微侧目,看了她一会,无可无不可的略微颌首:“也罢,你自己决定。”语毕,起身牵起飞飞的手下了高台,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当飞飞和苍雪擦肩而过的时候,苍雪几乎就要伸手将她扯回来,但她不能,现在还不到时候,她只有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