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11本章字数:3200字

    飞飞睁开惺忪地睡眼,靠在柒情绝怀里静静凝视着他。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他,清俊的面颊透着瓷釉般的光泽,细长而卷翘的黑睫轻轻颤动,灿若寒星的双眸黑白分明仿若漩涡,淡的几乎没有颜色的薄唇半开半合,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还残留着方才说话时吐出的清幽香气。

    只见他抬手掸去白衫上扰人的尘,低沉动人如丝绸般质地柔滑的声音自口中缓缓淌出:“醒了便好。”

    飞飞迷蒙中似乎闻到一股清馨的冷香,引得她不由自主朝那股香气的源头寻觅而去,她不知不觉贴上了柒情绝的胸膛,直到两个人的鼻尖挨着,她才被那冰凉的触感惊得彻底清醒……她这到底在干什么?

    飞飞瞪大眼睛去看柒情绝近在咫尺的俊颜,他的脸离她不过一指的距离,晨光蜜蜜照耀之下,她看到他的脸如一块毫无瑕疵的上好碧玉般透明。

    ……天衣斜披,绝世风华,飞飞的心砰然一动。

    “起来。”柒情绝变了脸色,薄唇轻吐二字,严厉至极。

    飞飞怔住,条件反射的从他怀里爬了出来,待稳下心神,偷偷回头去看,只见后者神情淡漠,面无他色,冷冰冰的模样与之前无异,在他脸上看不到半点师徒情分,整个人仿佛处于遥远的云端,方才所见到的那个温和亲近的师父似乎完全是个幻象。

    “过来。”依旧是听不出情绪的漠然语气。

    飞飞咻得一下回过首去望着地面,她使劲挠了挠头,半晌才苦着脸爬回到柒情绝身边,垂头道:“师父……”

    柒情绝伸出手,冰凉的食指指腹抵在飞飞的额头上,飞飞惊住,而紧接着柒情绝又将中指弯曲着抵在食指之下,一瞬间白光乍起。

    他薄唇微张,盯着她念道:“上灵三清,下应心静,修行仙法,切记要心无杂念。”

    飞飞面上微僵,半晌才不情不愿地“哦”了一声。

    柒情绝换了手势轻轻敲了一下飞飞的头,似嗔非嗔,似怒非怒:“和师父出去。”

    飞飞跟着柒情绝站起来,见他白衫下摆有褶皱,下意识去帮他抚平,弄好后直起身就发现他有些怔怔地盯着自己,不由也愣住了。

    “师父,你怎么了?”她小心翼翼问道。

    柒情绝回神,转过身去摇了摇头,轻道一字:“走。”

    说罢,领先出门。

    飞飞连忙追上去,一路都捂着头在柒情绝身后撅嘴瞪眼,不过却不敢出声。而且照她现在这种满心都是师父的状态,恐怕早就把那日在僵尸林中和云珂的约定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师父,我们这是要去哪啊?”憋了太久,飞飞终于还是忍不住跑到了柒情绝身边,和他肩并肩,边走边问道。

    柒情绝未答话,只是忽然停住不再往行,他伸出手臂拦着飞飞,看着远方道:“有人来了。”

    飞飞转头循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不远处青山绿水之间,踏云走来一位身穿紫色锦袍,墨发如瀑,极其俊秀的青年男子。在他身边,还有一位同样穿着薄如轻纱的紫色琉仙裙的绝美女子。

    远远望去,两个人浑身上下难以形容的美态看得飞飞自惭形秽。

    察觉身边人的退缩,柒情绝低头睨了她一眼,疑道:“嗯?”

    飞飞正唉声叹气,忽然听到这声关切,心里猛地一酸,眼里含着泪,轻咬下唇摇了摇头:“没事。”

    柒情绝望着飞飞,她清秀的鹅蛋脸上长着大大的杏眼,眼里明显含着泪光,小巧的鼻子泛着光泽,轻咬的下唇红润且丰厚,他不由心中一动。

    “掌门师兄。”

    一声清脆如泉水叮咚般悦耳的呼唤打断师徒二人之间微妙的沉默,飞飞本就被柒情绝看得红了脸,听到这声呼唤连忙抬头去看,入目便是一个眉心贴着紫色金边花钿的女子绝美却阴沉的脸孔,她有些胆怯,不由自主朝柒情绝身后钻。

    “瞧瞧这是谁……看来蓝泉说的是真的,掌门师兄真的收了个小丫头回来。”紫衣女子莲步上前,弯身勾唇望着飞飞笑,只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

    飞飞低头不敢看她,将脸埋进柒情绝身后。

    柒情绝横了一步挡在紫衣女子的面前,将飞飞护在身后,冷道:“怎的如此无礼。”

    飞飞的侧脸贴着柒情绝宽阔的后背,闻着他身上独有的冷香,只觉得满心都是幸福,忍不住露出一个稚气的笑容。

    这笑容刚好被同紫衣女子一起前来的男子看到,他随后便伸手拦住了还要说什么的紫衣女子:“冰冰,够了。”

    紫衣女子,也就是紫衣男子口中的冰冰蹙起黛眉,隐忍地咬了咬唇,自是一番风情绰约,清丽绝伦:“多日未见,却不想掌门师兄性子依旧不改严苛。”

    柒情绝睨了她一眼,略微颌首,不答反问:“何事?”

    洛冰气急生笑,扭着柳腰闪到紫衣男子身旁,懒洋洋道:“还是由无涯师兄来说吧。”

    紫衣男子白无涯还没开口,飞飞就小声地发出一声疑问:“咦?乌鸦?”

    白无涯嘴角抽搐,解释道:“是无边无涯,并非姑娘你所想的乌鸦。”

    飞飞猛地听到白无涯和自己说话,有点吓到的“啊”了一声,随后急忙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听错了……不好意思。”

    白无涯和蔼地笑了笑:“无妨。”说罢看了看柒情绝面无表情的棺材脸,他若是有妨,估计也会被北斗掌门、他的师兄司命星君给弄到“无妨”。

    飞飞吐了吐舌头,觉得这个穿紫衣服的大哥哥人还是挺好的,而且名字的谐音还是和她真身一样的乌鸦,以后一定有事没事给他烧点香。

    可有人却并不买这个帐。

    洛冰嘴角冷冷一晒:“无涯师兄真是大方啊。”

    白无涯皱起眉头,在柒情绝看不到的地方扯她的衣裳,洛冰看了他一眼,沉默半晌,总算有了些收敛,不再言语。

    白无涯赶紧趁机向柒情绝道:“前几日听闻掌门师兄游历归来,可手下事情实在太多,抽不开身,一时无法过来探望,遂拖延至今日,还望掌门师兄不要介意。”

    柒情绝一直没说话,这时也没吭声,只是抬臂牵起了洛冰的手。

    洛冰一呆,瞬间红了脸,含羞带媚地回望着柒情绝,楚楚动人。

    在场之人除了柒情绝之外都惊呆了,最不敢相信的就是飞飞,她拧眉看着柒情绝,眼里的难过连白无涯见了都忍不住心疼。而就在这时,情势急转而下,只见柒情绝缓缓翻转手腕,五指一拢,“嘎吱”一声将洛冰的手腕掰得脱臼。

    在场之人再次大惊无比,洛冰痛得眼角液出泪珠,在她千娇百媚的脸上划下一道泪痕:“掌门师兄,你……”

    柒情绝扣腕时迅速至极,没有一丝罗嗦,让人反应不过来。他收手的动作更是完美得仿佛对着镜子练习过千百万次,每一下都风华绝代,尤其是当他迈开那修长的双腿,走路时跨开的弧度也优雅到了极点:“目无尊上,这次只是小施惩戒,若有再犯,严惩不贷。”

    洛冰含泪握着被掰脱臼的细柔手腕,紧咬下唇:“……是……司命星君教诲,洛冰谨记在心。”

    白无涯在心里叹了口气,美人含泪真是我见犹怜啊,可惜当事人却完全不放在心上。

    柒情绝牵起飞飞的手,对洛冰点了下头,然后向白无涯说道:“我要下凡几日,若有大事,你自知如何找我。”说罢,领着飞飞朝越过二人,头也不回离开。

    飞飞愣愣地跟在他身边,心里很邪恶得有点开心,是因为师父不是牵洛冰的手而是断她的腕吗?

    洛冰不甘地望着柒情绝和飞飞的背影,丽眸中满是怨气和怒火。她虽名级低微,处在北斗最低之七位,但好歹也是手握天权的瑶光星君……难道在柒情绝心里,她竟还比不上一个小丫头么?

    白无涯看穿了洛冰的心思,拍了拍她的肩膀,叹息道:“你还看不出来掌门师兄有多看重这个徒弟吗?莫再胡闹,他的耐性,可不是你我能挑战的。”

    洛冰回头看了他一眼,度厄星君比她更了解柒情绝,他的话不无道理,所以她虽有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只汇做了一个字:“……恩。”

    与此同时,天际之边,腾云凌空而架,飞飞和柒情绝乘了上去才想起了他那句“下凡几日”,不由大喜:“师父,我们要下凡去吗?”

    柒情绝迎风而立,右手压着左手雪白广袖,及地的青丝高高地绾在脑后,玉簪横别,锦带自两边直直坠下,眉心一点朱砂已消失不见,想来是为了下凡隐去了,可尽管如此,依旧可以一眼便看出他绝非凡人,只因他实在是美得惊为天人。

    他并未转头,只是背对着飞飞回答,声音和蔼,或许是因为在云层里,所以还显得莫测而飘渺:“是。”

    “我们下凡去做什么呀?降妖除魔吗?”飞飞兴奋地跪爬到他脚边。

    柒情绝垂头望了她一眼,忍不住微微一笑,瞬间笑傻了飞飞。她只觉脑子轰鸣一响,什么都看不到了,什么都听不到了,除了他,只有他所在之处才是一片光明。

    柒情绝薄唇微启,星眸凝视着她,道:“你涉世未深,不懂人情世故,若单看书上所写,无法领悟真意,所以,师父这次要带你下凡去学。”

    “学?学什么?”飞飞迷茫地仰视着他。

    柒情绝望向腾云之下万丈凡尘,轻声道:“学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