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王爷好湿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18本章字数:2090字

    “一、二、三、四、五、六、七。”

    上好的老红木柱子里自上而下整齐的排列着七根红绸系尾的银针,根根入木十分,无一例外。

    “好功夫!”

    随着银针的没入,立刻叫好声响成一片。

    被众人簇拥着的女子一身紫色蟒纹锦袍,工艺细密的嵌着银线滚边。腕间窄袖略微挽起,露出小半截手肘,领子处却系的中规中矩,那人那景,美得不像人间有的。

    前提是如果她没有说出下面的话……

    “一二三四五六七,红木红绸……红油漆。”

    收回落在柱子上的视线,东方醉看向身后平静的问:“方才是哪位大人最先夸奖本王银针的?”

    所有人自觉自发的后退一步,将一张老脸可谓是愁云惨淡万里凝的太女太傅留在了最前线。同僚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啊……

    东方醉眯起一双多情的桃花眼,右手抬起抚上头顶束发的黑玉,亲切对那颤着手从袖口里抽出手帕擦汗的女人说:“那也请太傅大人先行鉴赏一下本王的诗吧。”

    太傅表情凝重,目光闪烁不定,迟疑了一下,咬了咬牙终是开口:“王爷这诗……”

    “恩。”东方醉没有表情的在太女太傅省略号这段时间发出一个单音节,“如何?”但却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她。

    深吸一口气,太傅忽然觉得轻松了起来,那种感觉和将死之人真的面对了死亡反而不惧怕了有异曲同工之妙:“王爷的诗,通俗易懂,用词精准,绝句,绝句啊!”

    东方醉听完,在众人小心翼翼的探究目光下缓慢而轻微的点了点头,“太傅大人果然不愧为我大周第一才女。”

    太傅见逃过一劫,立刻拿着已经湿透了的手帕猛的擦汗,口中还不断的说着“惭愧惭愧”。

    身处之地的初夏骄阳、冷冽寒风都完完全全无法和东方醉相提并论,在东方醉面前,它们都天真可爱的无可救药!

    谁人不知,周国第一猛将,当今女帝最宠信的八皇女东方醉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尚武嗜酒且风流成性。不知道如今这是吹的哪门子的“春风”,难得回京一趟竟不去和府中美人缠绵,偏偏拉着满朝文官在她那仅次于皇宫的王府之中“吟诗作对”、“附庸风雅”……

    美其名曰陶冶情操,其实三句话不离老本行。俗话说的好,没那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王爷您打仗就好好的打仗,尚武就本本分分的和武官们去教场切磋,何必为了一个男人搞得要在上下官员面前丢脸呢?

    “那么……”东方醉的个子很高,在一米八左右,她的目光从一个个官员的脸上划过,不太费力的就找到了缩在众人最后的右丞相,东方醉的眼中含着丝丝寡凉的笑意,“右相觉得,本王的诗和新科状元水风轻的比起来,又如何呢?”

    右丞相顾留芳本来很想把自己不算高大的身躯隐藏在人潮之后,却终究是孙猴子逃不过如来佛祖的五指山。

    没有抬头,顾留芳朝着东方醉微微鞠了一躬,流畅而快速的回答:“王爷的诗更……犀利。”

    东方醉闻言挑眉,她平生最恨别人说话拐弯抹角了,偏偏这些满嘴之乎者也的书呆子们就是喜欢这一套,着实让人受不了,叹了口气,东方醉没有说话。

    她为什么非要和水风轻作比较?她们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水风轻除却那几首酸的掉牙的淫词艳曲儿之外,还有什么拿的出手?可是,那些少爷公子们偏偏还就吃这一套……搞的她满是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王爷。”王府的管家将手里提着的篮子放在东方醉脚边,恭敬的说:“三清观又把东西给退回来了。”

    东方醉面无表情的看着那食盒,沉默了一会,问道:“是谁出的主意让送吃的?”

    身后一阵吵闹,礼部尚书被推了出来:“回、回王爷,是卑职。”

    东方醉也不看她,略一颌首:“你不是说任谁也无法抗拒美食的诱惑么?”

    “这……”礼部尚书脸上的肉皱成一堆,“也许……也许扶苏道长不喜欢吃点心吧……”

    东方醉身子僵了一下,然后就见她若无其事的将那食盒提了起来,再一脸和蔼的交到礼部尚书手里:“既然扶苏不喜欢,那本王就将这些美食赏给尚书大人好了。”

    礼部尚书根本不相信东方醉这样就会罢休,一脸不相信的提着食盒盯着东方醉,等待下文。可是后者似乎真的没有其他的想法,十分坦然的斜靠在了柱子上盯着那飘扬的银针红绸尾出神。

    ……真的结束了吗?礼部尚书还是不肯相信,直到东方醉转过来淡淡的对她说了句:“快吃,别凉了,底层用木炭温着呢。”

    顾留芳一直低着的头有些微微的昂起,只是仍然没有全部抬起来,她埋的很低的脸上带着一股若有似无的幸灾乐祸的笑。

    “是,卑职遵旨。”礼部尚书寻思着看来是真的没事了,于是大胆放心的把食盒放到了地上,打开盖子准备吃一点,自从一大早被请到了燕王府到现在她可是连一滴水都没喝,这只消耗不补给,号称“阎王”的武将燕王东方醉受得了,她们这些搞文艺的可熬不住。

    但……神爱世人只是传说,东方醉会转性根本是妄想,比玉皇大帝在老妈王母娘娘的赞助下娶了嫦娥生下了太上老君和哪咤这么一对非常有爱的兄弟年上还要来的荒谬。

    “王爷送这些东西给扶苏道长?”顾留芳终于忍不住出招了,嘴角抽搐的看着那食盒里一碟碟烹饪技艺十分精湛的菜肴,卖相色相都是极佳,可是怎奈那却每一道都是荤菜。

    一直斜靠着柱子的东方醉直起身子斜了一眼夕阳,坦然道:“马不吃夜草不肥,扶苏那么瘦,应该多吃肉。”

    “王爷,马不吃夜草不肥这句话不是这么用的。”太女太傅哀痛而勇敢的跳了出来,伤心欲绝的指出东方醉的错误。

    王爷您可是皇女啊!您代表了大周几百年来的文明,您不是一个人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您不会用就不要用,闹出笑话在家里不怕,闹出国门可就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