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下不了手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18本章字数:2009字

    顾留芳眼见着东方醉的嘴角又弯了起来,知道这尊大神要发怒了,赶忙抢在她之前说道:“王爷,话虽如此说,但是王爷难道不知道,道士是吃素的吗?”

    “……”东方醉翻了翻眼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看着天花板。

    顾留芳望了望天色,觉得今天闹得差不多了,便温柔微笑提建议:“今日卑职等陪伴王爷这整一天,深切的感受到王爷天资聪颖,卑职觉得大周乃至全天下都再难找出可以超越王爷的了,王爷您何不写首诗赠与扶苏道长呢?扶苏道长出家之前曾是名冠天下的第一才子,如此算来,王爷和扶苏道长真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啊……”

    “顾留芳。”

    顾留芳的“啊”音色还没有感叹完,就听到东方醉平静的召唤。笑着抬起头,顾留芳恭敬地问:“王爷唤卑职何事?”

    东方醉右手一挥,本来深深刺入老红木中的银针一齐‘唰’的一下全部飞回了她的手里。走到顾留芳身边,东方醉用空着的左手沉重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接着又十分神秘的凑到顾留芳耳边,故意放大声音说:“右相的话很合本王心意,果然是天生我材必有用,老鼠儿子会打洞啊!”

    顾留芳眯眼扫过一个个憋着笑的人,不紧不慢的对那个即将消失的紫色背影说道:“王爷过奖了,天若有情天亦老,人不风流枉少年,想当年王爷您金戈铁马,看今朝王爷您死缠烂打,卑职等在此预祝王爷早日与扶苏公子身无彩凤双飞翼,夫妻双双把家还!”

    话音方落,顾留芳身后一女子突然倒地不起,转头探之,礼部尚书曰:翰林院学士气晕也。

    一只略带薄茧却修长漂亮的手紧紧的攥着毛笔,落下又抬起,重复多次,上好别致的宣纸上依旧干干净净。终于,毛笔颤抖了几下,还是被手的主人甩在了桌子上。

    一直站在旁边沉默着的男子安静的将因为力气过大而溅到那人手上的墨汁细致小心的擦拭干净,随后乖巧的退回去。

    东方醉看了一眼自己被处理干净的手,然后又将视线移到男子身上。那是一个十分惹眼的男人,约莫二十上下的年纪,一张不眨含情的凤眸平静的直视前方,即使不语不动也由内而外的透着一股妩媚,那种风情是刻入骨子里的,任凭你如何模仿也学不上两三分。

    只是,那张脸上的表情却太过淡然和无动于衷,这种态度和他的相貌极其的不相配。他不施粉黛,穿的衣裳也是颜色朴素样式简单。究竟是什么样的经历,才会让本该婀娜多姿,风情万种的人学会了知命认命?

    东方醉收回视线,笔直的立在书案面前。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曾经不止一次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回应得到爱的人已经学会了安静的守候。

    只要她要,他便给。她不要,他便躲开,绝不给她添麻烦。

    这又能怪谁?这是不得已的选择,她是皇女,他是皇子,政治联姻,仅此而已,他们都没有错。男人自古便是在家从母出嫁从妻妻死从女,嫁给了东方醉东方醉便是他的天。天底下不会有哪个男人不希望得到妻主喜爱和宠信的,他何尝不曾努力过?

    只是,东方醉的宠爱太过短暂。如果说一开始她会对他的容貌产生兴趣而顺着他由着他,因为他的身份而顾及他想着他,那么在东方醉出战楚国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这一切终将破灭。

    世人只道东方醉是个不折不扣的浪荡女,可是他却很清楚的知道她并不是一个滥情的人。

    楚国毁约侵犯周国边界,东方醉出征的时候他一直都蒙在鼓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敌对的一方会是自己的国家。直到东方醉大胜而归,他才从他人口中得知事情的始末。原以为,东方醉会将他休弃,毕竟这种事情是太过理所当然的,可是她却并没有。

    她跟女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王君自嫁入燕王府以来行合礼经,言应图史。贵而不恃,谦而益光。以道饬躬,以和逮下。四德粲其兼备,没有理由休弃。

    从那里开始他就知道,东方醉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对自己细心关怀了,但是她也从未给过他难堪,至少在别人眼里,他们是相敬如宾,妇夫和睦的典范。

    “王爷,晚膳可是摆在书房?”书房的门敞开着,管家从外面伸了个脑袋进来,观察了一了屋内两人的样子便低眉顺眼的询问。

    东方醉看了一眼身边沉默的楚衍便吩咐道:“摆到王君房里吧。”

    一直安静的直视前方的楚衍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平淡的眼中划过一丝丝的疑惑和期待。东方醉刻意忽略那道眼神,接着说:“本王要去一趟三清观,王君早些歇着,不用等本王。”

    说罢,东方醉一阵风儿似的刮了出去。楚衍看着她匆忙逃离的背影,苦涩的一笑,他还是奢求的太多了,即便人人都说她好男色,可只有他知道,她从未碰过他,就连大婚之夜也只是一场宿酒昏睡,从未越礼半分。

    他早已不该奢望的,尽管他自认不管是相貌还是才华都不比她常常流连的青楼小倌差。

    “王君……”管家踌躇在门口,去也不是留也不是,很是尴尬。

    楚衍如梦初醒的看向管家,淡淡一笑:“不用让厨房麻烦了,本宫不饿。”

    管家点了点头,却又有些为难的小声说:“可是王君,王爷有吩咐过,不管王君让不让上膳,都还是吃一点的好,要不然,让厨房给王君煮点清粥?”

    楚衍呆了一下,随即有礼而顺从的略微颌首:“那就有劳霍管家了。”

    霍岭自从东方醉开衙建府就跟在她身边了,东方醉的所作所为她都看在眼里,心里明白王爷也是不得已,却还是止不住对王君感到同情。大好年华,却葬送与政治中,注定了寂寞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