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浑身带刺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18本章字数:2198字

    这个女人真的很奇怪,即便柳扶苏自认阅人无数,却还是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些什么。自从上个月她与水风轻等人一同踏青之后,在三清观和他说了两句话,就开始每天都送东西过来。

    她甚至还将传说中神秘恐怖的燕王十九骑调到道观外面,日夜巡逻,说不清是监视还是保护……不过,最让人无奈的是她送的东西和她这个人一样的匪夷所思。

    虽然他从不接受别人的礼物,可还是有许多女子送来。直接一点的是珠宝首饰、黄金玉器,诚意一些的是投他所好送些古玩字画,可是没有一个人的表现可以和这位不管是行为还是思维都很有跳跃性的八王爷相比。

    第一次,她差人送来一株盆景。不好看,却很可爱。圆圆的,黑绿黑绿的,浑身是刺,刺的尖头儿周围还毛茸茸的,他从未见过。

    或许是因为经常有人送礼过来,道观里年轻些的小道士们也不免俗的拿这些礼物来进行比较。当他们得知这盆景是八王爷送的之后惊的直咂嘴,说是想不到这富可敌国的八王爷竟然如此小气,根本一点诚意都没有。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份礼物,让他无法拒绝。在送礼的侍卫百般央求下,柳扶苏很不情愿的将她们带到自己的房间,由着她们把盆景摆好之后千恩万谢的离开。

    其实若不是看到观主不停地在一边对他使眼色,示意这位王爷可惹不起的话,就算那些侍卫在三清观门口跪上一个月他也不会妥协。

    毕竟人在屋檐下,他并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而给其他人带来麻烦,否则他也不会离开故乡来到京城当道士。而且,那盆景看上去似乎值不了几个钱,不收倒显得他拿乔了。

    夜间睡觉前,柳扶苏心里痒痒的,还是忍不住看向了桌子尽头的盆景。他很好奇,她为什么要送他这个?观赏?仔细看看那盆景的样子,柳扶苏排除了这个可能。

    不过,他看到了在花盆底下的一封信。

    信封外面什么也没写,里面只有一枚薄薄的纸签,纸签上满篇苍劲有力,霸气天成的草书。

    在这里我们要着重的说一下,虽然东方醉此人恨死了书本,却写了一手好字,究其原因无非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用她的话就是: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内在别人看不见的东西用得着时可以找枪手,这外在时常要用的一定要精益求精,这样才可以将插科打诨、滥竽充数发挥到极致!

    她写给柳扶苏的纸签上不是诗词,她可写不出水风轻那样念一遍就让小公子们一个个脸红娇羞的情诗。那不过是一封说明而已,毕竟仙人掌这玩意儿不是一般深闺男子认识的东西。

    在看完整个纸签之后,已经很少有过情绪的柳扶苏觉得自己被这个八王爷搞得有些哭笑不得,也知道了那被他以为不值几个钱的东西却因稀有而价值连城。

    其实东方醉很无辜的,真的。

    她想着要送点特别的东西给他,他一定见过很多好东西,因为京城不乏富家女子有意于他。如果要在这么多人当中脱颖而出,除了她的身份之外,就只有在礼物上下功夫了。

    后来,就让她想到了盆景,装饰品这种东西向来是首选。

    穿戴饰品?他好像不需要。听守在道观外边挡着那群目的不正当女人的十九骑说,柳扶苏每天都和她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样,不擦脂抹粉,不带任何首饰,一身素色道袍,浮尘在手,在朦朦胧胧的薄雾里,蜜蜜细细的阳光下,温暖的让她特别窝心。

    摆设饰品,古玩排除,那玩意儿不知道被他退回去多少了。最终,还是被她想到了在燕京封底时采买的一匹盆景。

    因为燕京地处周国与西蒙边界处,常常有许多贸易往来,而这也是本来贫瘠困乏的燕京慢慢繁荣起来的主要道路,所以东方醉会经常逛一逛交易市场,也因此每一次回京她带给母皇的礼物总是众人当中最特别最出彩的一个。

    她想要送他一个长久的东西,就像她心里想的那样,想要和这样虽然淡淡的,却很温暖的,让她有家的感觉的他长长久久。

    她在纸签上这样写道:无须操劳,随意培植,只需偶尔少量清水即可。

    其实她还有另一个意思,只是没有写出来。仙人掌的生命力顽强,不像那些牡丹、杜鹃般娇贵难养,稍有不慎便是残枝败叶。

    相同的,要想成为她东方醉的夫郎,不仅要耐得住寂寞,还要可以自立自强。她不需要那种一回来就要赖在她身上埋怨撒娇的小男人,她要的是那种即便自己战死沙场也可以把自己和王府打理的井井有条的男人。

    在她眼里,柳扶苏最合适不过。

    那盆仙人掌就好像是一个头,只要开了就会无终止的延续下去。后来,柳扶苏接连收到了东方醉送来的桌椅板凳、香鼎、火炉甚至还有蒲团……而今天上午她更是没有让人失望,竟然送来许多顶级的荤菜。

    不管是出自原则还是心里的异样,柳扶苏终于还是让人将能退的东西通通退了回去。剩下不能退的或者已经被不知情者给用上了的,例如某个蒲团被打扫的不小心给换上了,或者香鼎里已经被点了熏香,这些也只能留下了。

    不过,这一个月天天被燕王府的侍卫打搅似乎已经成了柳扶苏每天的必修课。每天到了快要正午的时候,道观里的人便不自觉的集合在院子里,等着看八王爷今天又送什么东西过来。

    他一直在思考,思考这个东方醉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虽然他心里已经有了另一个人,但是他还是很好奇这样一个思维如此奇特的人平时生活中究竟是什么样子?

    有些刚刚入观的小道士见东方醉如此坚持不懈的追求柳扶苏,心里嫉妒,就在他打坐的时候跑到他跟前酸酸说些从外面听来的传闻。

    说是东方醉如何如何风流,今天又去了哪家倌楼,又有哪些享誉满京的美人儿被送进燕王府,也不管他到底有没有在听。

    最初的时候,其实柳扶苏真的没有在意,可是你天天说,一直说,恨不得十二个时辰跟在人家耳根子旁边说,那就不能让人不在意了。

    或许,东方醉知道了的话,会很感谢那位多嘴的小道长。

    因为,如果你已经开始频繁的思考一个人的行为举止和想法的时候,那就说明你已经开始在意和爱上那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