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无良负心女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18本章字数:2520字

    秦殇看着东方醉眼神越来越哀伤自嘲,笑容变得苦涩,他直起身,转头看着镜子里那张完全看不出年级的绝色容颜,“其实,当初我真的也很想杀了他们,但是……我不想变得和他们一样,只要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连自己的至亲至爱都杀……我……”

    秦殇微微后撤一些,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遍东方醉,这才慎重的点了点头:“嗯……确实……大概是被阿醉现在的模样影响了。”

    东方醉嘴角抽搐,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束发。”便赌气似的坐了下去。

    ……秦殇看着眼前这个一点都不像是二十五岁的女人,冲着屋顶翻了个白眼,无奈的拿起梳子。

    很快的,在秦殇一双巧手之下,东方醉满头墨发全部被整齐的用紫金冠固定在头顶。

    “看看,怎么样?是不是很俊俏?”秦殇略微得意的扬起眉梢,满脸春风哪里还看得见一点刚才伤春悲秋的样子?

    东方醉左右转了转头,嘴唇颤动,脸色不太好看,半晌,似乎终于是忍无可忍的把紫金冠摘了下来,手指指着角落里:“用那个。”

    秦殇看过去,不太意外的看见了闪着诡异亮光的黑玉冠。

    “你是刺客吗?”他透过镜子看着东方醉,问的十分认真。

    东方醉眯眼:“你见过这么威武的刺客?”

    “刺客才整天都穿黑的。”秦殇虽然嘴上这么说,手上却还是妥协的去拿了黑玉冠。

    东方醉正欲开口,便突然皱起了眉。

    秦殇眼神也闪了一下,用了个巧劲儿把玉冠固定好,很快就听到了敲门声。

    “王爷,可起了?”

    这个声音不属于任何一个东方醉所认识的人,朝秦殇使了个眼色,秦殇会意,立刻婀娜多姿的走到门边,那一颦一笑看的东方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示威似的朝东方醉眨了眨眼,秦殇满面柔情的开了门:“呦,这是谁呀,扰了王爷的美梦你可担得起?”

    ……默。

    “这、这位公子,小的是……是燕王府新来的门卫,管家让小的来给王爷打个招呼,说是新科状元水风轻天不亮就在王府里等着了……”

    “水风轻?”门卫话刚说完人东方醉就已经窜到了门口,秦殇扁扁嘴,不情不愿的让出个道,一脸的不耐烦的倚在门上。

    那小门卫满脸通红,根本就不敢看秦殇,支支吾吾的朝东方醉说了个大概。

    话说这水风轻也不知道是发了哪门子的疯,三更半夜跑到燕王府说要见东方醉,管家说王爷不在,水风轻竟然一屁股坐到了大堂说是要等着她回去……

    东方醉表情颇为复杂的看了一眼秦殇,秦殇的情绪就比较奇妙了,欲语还休,半嗔半怪,拿乔了半晌才阴阳怪气的道:“哼,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意思。”说完,也不管别人,自顾自的往里间走。

    东方醉打发了门卫,转身跟了进去:“你说她发什么癔症,大半夜不睡觉跑去燕王府发骚?”

    秦殇手里拿着胭脂,漫不经心的在手背上试着颜色,“谁知道你们这些女人?都已经快要当驸马的人了,还整日的想着旧情人,是不是只有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东方醉:“什么?”

    “还能有什么?”秦殇放下胭脂,看着东方醉:“阿醉,你觉得如果那扶苏小道长知道你每晚都是在不夜宫里过夜的,会是怎么一副表情?”

    东方醉莫名其妙的看着秦殇,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看到她吃瘪,大大满足了秦殇的恶趣味,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之后,秦殇颇为为难的说:“你说,会不会有人说你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追着小道长,还要泡我这老花魁?”

    东方醉皱了皱眉,“……我只做应做之事,无须向任何人解释。”

    秦殇叹了口气,无奈的摇头:“我的傻徒儿呦,你可真是榆木脑袋。你既已认定了柳扶苏,就应该将他视为家人,照顾一下他的感受。”

    “他会有什么感受?”东方醉满脑袋都是问号,“他才不会在意我……呃?师父你砸我干什么?”

    “我砸你个无良的负心女!”秦殇啐了一口,“你以为,柳扶苏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吗?你以为,他不在意你,会收你那些稀奇古怪的礼物,会让十九骑在三清观外边扎营煮饭?”

    东方醉愣住,她还真没想过。一直以来,都是她在付出,都是她以为。单方面,她都单方面的认为自己不可能成功。

    “阿醉,自信一点。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没人会知道。即便柳扶苏他知道了,如果他因为这些事情而离开你嫌弃你的话,那他根本就不值得我的好徒儿为他付出这么多。”秦殇道。

    东方醉仰头笑了笑:“师父,我才和他见过两次面而已,你觉得他会相信我说的话么?”

    秦殇把胭脂放到桌上,站了起来:“阿醉,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许多事情应该自己想明白。为师问你,难道柳扶苏就干净吗?”

    东方醉垂眸,她只花了一夜便把柳扶苏的从出生到现在发生过的所有事情都了解的清清楚楚,甚至包括他小时候爱吃哪的零嘴,身上哪里有胎记。

    柳扶苏本出身书香门第,因长姐好赌,母亲死后没多久家产就她被败光了,最后还落得他被卖入青楼的下场。

    扬州城里,没有人不知道柳扶苏。

    而水风轻,也正是来自扬州。

    两人本是青梅竹马的一对恋人,却被迫分开,水风轻的母亲是绝对不会同意她娶一个风尘男子的,更何况,水风轻满怀理想抱负,怎么会蠢到给自己制造这样一个绊脚石?

    但是,爱这个东西就是这么奇怪。在柳扶苏的开苞夜,水风轻终是无法忘记多年来的感情,一掷千金,直接替柳扶苏赎了身。

    本以为二人可以就此分道扬镳,却怎奈那柳扶苏是个烈性男子,不肯亏欠与水风轻,既然要断,就断的干干净净。于是,水风轻在进京前一晚和柳扶苏发生了关系。

    那之后,同年,两人前后进京,水风轻攀上了右相顾留芳,而也因东方醉和顾留芳关系密切,所以见面的次数很多。

    若水风轻是腾飞的话,那柳扶苏则是坠落了。

    东方醉不知道为什么柳扶苏要偷偷跟在水风轻身后进京,更不清楚这个男人既然都跟来了为什么还要去做道士。

    但是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不管水风轻还会不会和柳扶苏在一起,柳扶苏到底还喜不喜欢水风轻,从此以后,他们二人永不可能。

    因为东方醉不准。

    看着东方醉脸上渐渐显露出的自信,秦殇很是欣慰,点着她的额头说:“呐,现在呢,就赶快回你的老窝去看看,你的情敌究竟想要折腾什么。”

    东方醉打开秦殇的手,转身准备离开,临出门前,东方醉突然说:“派人送些归神散到燕王府。”

    秦殇愣了一下,顿时笑的合不拢嘴,不过片刻的功夫,这丫头真是开窍啊。

    “嗯嗯嗯,知道了,不过你记得不要点多,就算不是内服,常年吸入对你的身体也是不好的。”秦殇嘱咐道。

    东方醉点了点头,也不看他,冒出一句完全搭不上边儿的话:“其实你不老。”

    秦殇还在想要叮嘱些什么,听到这句话,呆了呆,再看向门口的时候,东方醉已经没影了。转头,望着镜子,秦殇抚上脸颊,良久之后,才嗔道:“你个不孝徒儿老了为师都不会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