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清远山断崖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18本章字数:2357字

    的确,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赌局,赌注是一辈子的幸福。东方醉转身,面带讽刺,她没有看任何人,只是轻声吩咐:“青,替本王送水大人上清远山断崖。”

    水风轻不自觉的扬了扬眉毛,清远山断崖,那可是禁地。

    一直面无表情立在原地的青应了声:“是。”便径直走到水风轻身边,“水大人,请。”

    水风轻这才得以从地上站起来,跪的时间长了,膝盖有些隐痛,毕竟是读书人,没有练过武功,身体和东方醉比起来,虽然身高相差不多,却显得瘦弱许多,气势上也就此矮了一截,不过,现在不是比这个的时候。

    “有劳。”水风轻很有礼貌的对青温和一笑,随着她走了出去。

    看着水风轻的背影,东方醉的表情越来越复杂,复杂到她自己都快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了。

    清远山断崖。

    东方醉负手站在崖边,没有表情的看着深不见底的沟壑。清远山地势平坦,却在末端有一极深不可测的悬崖,因常年有人在此地失踪,报官之后又毫无可查,负责京城治安的东方醉便大笔一挥,把这地儿给禁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禁了之后,还真就没有人再失踪了。

    而现在,东方醉站在这断崖边,也不说话,也不动弹,就立在那里,任风吹着她的衣摆,本来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被吹得凌乱不堪。

    不过她本人似乎对这些并不在意。

    微弱的脚步声传来,东方醉的耳朵动了动,继而转过头,说了到这里之后的第一句话:“水大人,你说,如果我们二人从这里跳下去,柳道长会救哪一个?”

    水风轻说话时嘴角习惯性的上扬,“王爷是在和卑职开玩笑吧?”

    东方醉转回头,继续看着崖底:“你看本王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

    水风轻还真听话的上下看了看东方醉,不得不承认,东方醉长的十分俊俏,不论是身材还是容貌,都是一等一的,但空有长相,一介武夫,完全不是柳扶苏会喜欢的类型。

    “王爷何必拿性命来做筹码,值得吗。”水风轻不会武功,她不知道柳扶苏已经快到了,说这话的时候是陈述句,不知道是对别人说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东方醉也不理会,径自道:“这山崖虽然高,但本王却还未放在眼里。”自信流露在她的脸上,灿烂的有些刺眼,“水大人不会武功,本王知道。放心,本王安排的很妥当,水大人你无须真的跳下去,因为……”柳扶苏不会让你掉下去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就是东方醉潜意识里的想法。

    水风轻听出她的意思,有些疑惑,却没有问出来,既然知道结果如何,为什么还要打这个赌?

    “若本王输了,就依你所求。”东方醉后退了几步,抬起头看着正午的太阳,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水风轻忽然觉得眼前的女人似乎并不像传言中的那般不堪,她会给人一种麻痹大意的感觉,让你起先觉得将她看的很透彻,却在最终才发现,其实你根本就没有看懂。

    这就是水风轻现在的感觉,她完全不明白东方醉究竟要做什么,但还是恭敬道:“多谢王爷,届时还望王爷赏脸喝杯喜酒。”

    喜酒?东方醉无所谓的笑了笑,她低下头,看着水风轻,招了招手:“来,站在本王身边,逼真一点,恩?”

    水风轻点了点头,笑着走到东方醉身边,背对着悬崖,和她并肩站着。

    与此同时,断崖周围还有两个人。一个是东方醉的贴身护卫青,另一个则是水风轻带来的人。

    随水风轻一同来的,是一个女子。东方醉无聊之下,便开始打量起一直都没有引起她注意的这个人。

    看不出她是什么身份,只是看起来似乎并不像是下人。她的身上有一种贵族的气质,即便穿着粗布衣裳,面上也扮的卑微,可骨子里却是桀骜不驯的。

    在被打量的同时,那人也在观察东方醉。在此之前,她从未亲眼见过周国的这位王爷,只是从别人的描述中了解到,周国这位王爷有多么强悍、危险和可怕,明里暗里黑白两道所向披靡,活生生就是个三头六臂的怪物。

    可是,当真的看见了她,才知道那些话都是假的。如果不是身上习武之人的那份举手投足的冷漠强硬,定会误认为她只是一位常年浸染在书中的博学之人。

    温文尔雅,但不瘦弱。

    这就是水风轻和东方醉最根本的区别。

    一直一动不动的东方醉忽然扭开了头,看向一处。几乎是下意识的,其他三人也跟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目光的尽头,是一身道服的柳扶苏和燕王十九骑的队长蒋诚。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柳扶苏的脸阴沉沉的,冷冷的扫过站在断崖边的两个女人。

    水风轻无辜的一笑,很轻松的脱开责任。

    东方醉只是最初看了柳扶苏一眼便别开了头,现在她正双眼没有焦距的直视前方。

    “柳道长。”东方醉平淡的开口,“这断崖看不到底,很深。”

    柳扶苏瞪着她,双拳紧握,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上更加苍白了。

    “昨天半夜水大人就在本王府上等着了,等了一晚上才把本王等回来。”东方醉自言自语的说着,还颇为赞赏的点了一下头:“很有诚意。”

    水风轻听着身边的人一句句的话,眯着眼睛,笑吟吟的低下头,似乎这一切都不关她的事。

    余光里,东方醉看到了柳扶苏听到那句话时一瞬间的颤抖,在心里笑了一下,东方醉转过头,不再躲避的直视他:“水大人和本王说,你和与她早有婚约,让本王成全你们。”

    柳扶苏愣住了,不明所以的看向低着头的水风轻,刚要说话,就被东方醉抢了先。

    “可是,她已有红儿了,也就是九皇子,本王的九弟东方红,水风轻,她已经是驸马了,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东方醉说完,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身边泰然自若的水风轻。

    你可真是自信呢?东方醉低低的笑了。

    “本王虽素来风流,真正动心之人,却从未有过。”东方醉婉转而悠扬的声音十分好听,可是如果细听,就可以听出那话语深处的一些些不确定,一些些犹豫。

    柳扶苏静静的听着东方醉的话,他看着她,她颀长却绝不瘦弱的身体包裹在再简单不过的黑色长衫之中,黑衣黑发,更衬得皮肤白皙,稍稍眯着的桃花眼中带着一点迷惑和讥笑,藏得极深,整个人魅惑邪气中似乎有些弱不禁风的模样。

    但她给人的感觉跟常人不同,别人站在那里感觉十分平常,而她站在那里,就好像一把隐没在鞘中,收拢了寒光的刀。

    所有的压力和气场都悄无声息,却也故意流露出那浅淡而难以察觉的威严,那种感觉就好像和周围隔着一道屏障,完完全全的把她隔离在喧嚣之外。

    不知道为什么,柳扶苏心尖上颤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