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野兽变美人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19本章字数:2977字

    东方醉觉得很痛,浑身都在痛,喉咙干涩的厉害,嘴里粘粘的,想要咽口水,却被血液浓重的铁锈味刺激的想吐。

    说吐还真的吐了,只不过什么都没吐出来,除了血。

    深呼吸,东方醉强撑着身子靠在墙壁上。慢慢睁开眼,盈盈的火光让她的视线朦胧了很久,待看清楚后,才发现自己正身在一处山洞里。

    山洞里很干燥,也很整齐,有被人打扫过的痕迹。东方醉忽然站了起来,因为她没有看到柳扶苏。可是刚站好,就脑子一黑,重新倒了下去。

    捂着胸口,东方醉费力的吸气呼气,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本就毫无人色的脸阴兀的吓人。

    难道他走了?这个认知让东方醉迷茫了很久,手不自觉的握着拳,自嘲的扯动嘴角,立刻感觉到伤口裂开,有血流了出来。

    无力的抬手抹了抹嘴角,重重的往后靠去,背后的疼痛让她几乎痉挛,墙壁凹凸出的碎石似是扎进了肉中一般。东方醉双臂无力下垂,似乎不打算在意那些,但手下的触感却引起了她的注意。

    低下头,东方醉这才发现,自己身下竟然铺了一层厚厚的稻草,而且,自己身上的伤口也都被处理过了,大大小小有好几处都被干净的白灰色布条包扎着。

    这些都是外伤,是体内蛊毒发作之后,没有内力支撑,冲击力太大,被碎石和崖上树枝划伤的。这样造成的伤口常常是小而繁多,而且很深。不像刀剑等兵器形成的伤口,整齐明显。

    饶是东方醉这种经常行军打仗的人,也有些吃不消,太疼了。

    叹了口气,东方醉双眼无神的看着火堆,火烧得很旺,偶尔还可以听见树木燃烧的声音,噼里啪啦,就跟她现在的心情一样。

    蛊毒看来是发作了,自己还能挺多久,可以撑到第几次毒发?东方醉傻了吧唧的对着火堆笑,笑的没心没肺,她还真没想到这毒会在这个时候发作,这下好了,让人看笑话了。

    不知道会不会在将来的某一天,会出现一条:燕王东方醉为情自杀的消息。

    洞口的响动引起了东方醉的注意,她皱了皱,难道有野兽?

    捂着胸口,东方醉依着墙壁借力站了起来,如果真的是野兽的话,那不是连全尸都没有了。

    想她东方醉也算是风光一世,竟然会落得这个下场,东方醉聚精会神的看着洞口,即便内力受损,耳力还是在的,东方醉现在脸上的表情可谓精彩纷呈,她寻思着野兽啊野兽你可别吃我,我这身子骨可是有剧毒,一十二年来天天都喝的剧毒,你要吃了我,你自己也甭想活。

    但,东方醉恐怕要失望了。因为,来的不是野兽,也不是其他什么,是一个人,是柳扶苏。

    野兽变美人啊……

    东方醉眼神复杂的抿唇看着不远处,柳扶苏黑着一张脸,白色中衣外披着破碎不堪的外衫,一条条的,有点像流苏……

    对上道长冷冰冰的眼睛,王爷没忍住,一屁股倒在稻草上。

    “……”柳扶苏无语的加快脚步冲了过来,脱了外衫,把手里拎着的四条鱼仍在上面,然后转过身,动作温柔却面带怒容的检查某人的伤口有没有裂开。

    “呃……”东方醉想说点什么,可是一张嘴就马上给闭了,这一嘴的铁锈味连自己都受不了,柳扶苏那么爱干净的人还不得被她给熏跑了?

    你说她怎么知道柳扶苏爱干净?自己分析的呗。

    别看他那一身道袍都是差不多的款式,可他每天穿的都不是同一套,并且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那白灰色的道袍有过任何污渍。

    就比如说现在,即便是这种境况,柳扶苏那白色中衣上也是纤尘不染。

    “知道疼了?”柳扶苏不带感情的质问打断东方醉的胡思乱想,黑白分明的双眸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哼!不许乱看!”

    “……”东方醉有点尴尬,想要笑一笑表示歉意,却忽然想起嘴角的伤口,顿时不知如何是好,一张本来骇人冷硬的脸上皮笑肉不笑,惹得柳扶苏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一笑,可把东方醉的魂儿都给勾跑了。

    “呵呵……”东方醉忍不住跟着柳扶苏笑了起来。

    柳扶苏看着她这副登徒子的模样,报复似的在她腰间的伤口处捏了一下,很满意的看到那张笑脸顿时变成苦瓜。

    “你……没事吧?”东方醉忍着痛问道。

    其实从柳扶苏一进来,她就已经在上下打量他了,在她可以看到的地方没有明显伤口,就是不知道衣服下面……

    龌龊!东方醉懊恼的把眼睛从柳扶苏身上移开,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柳扶苏跟着跳下来并不代表他选择自己,他始终拉住的是水风轻,不是她。

    看东方醉忽然不知道想什么的别过头,柳扶苏眯了眯眼,决定无视她的问题,她是伤了身上又不是伤了眼睛,自己不会看吗?(不知道谁刚才说不许人家乱看……望天。)

    忽然想到坠崖时的不对,柳扶苏冷着脸说:“八王爷的武功,不说是天下第一,也应该是难逢敌手了吧。”

    东方醉身子僵了一下,没什么表情,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哑着嗓子回答:“柳道长太高看本王了,其实本王的武功和柳道长看到的一样差。”

    柳扶苏不语,他眯了眯眼,直直的盯着她,不打算让她糊弄过去。

    东方醉看着柳扶苏那一脸“你不说实话我就丢你在这里喂狼”的表情,身子自动自发的往后挪了挪。

    柳扶苏毫不退让,她退他进。

    万般无奈,东方醉随便编了个借口:“其实也没什么,老毛病而已,不妨事的。”

    柳扶苏怀疑的上下打量她,寻找蛛丝马迹。

    避开那审视的目光,东方醉翻着白眼望天。

    “真的?”柳扶苏语气很不确定。

    东方醉收回白眼,满脸僵硬笑容的对着他重重点头:“打仗受伤留下的毛病,一着急就心痛,熬过去就好了。”

    看看,这谎话说得,连眼睛都不带眨的。柳扶苏看着东方醉的眼睛,那双曾经璀璨夺目的桃花眼如今黯然无神,除了逃避和不安,就只剩下茫然了。

    想想发生这些事最主要还是因为自己,柳扶苏的气势也弱了,脸色也不那么难看了,“最好是真的。”

    说完,便径自转过身去处理刚才抓回来的鱼了。

    东方醉看着柳扶苏将一条条鱼插在树枝上,表情相当的严肃认真,她发自内心的笑了,其实这次跳崖……也不全是坏处。

    笑了一半,东方醉的脸色就又开始难看了,看了一眼柳扶苏,后者似乎真的在很专注的烤鱼,东方醉小心翼翼,轻手轻脚的在胸口里面摸索了半天,发现某些东西没有因为坠崖而丢失之后,大大的松了口气。

    偷偷的,东方醉动作轻慢的从胸口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那上面没有花纹和图案,就是纯白色的。

    柳扶苏把鱼翻了翻。

    东方醉打开了瓶盖。

    柳扶苏插鱼的树枝前面着火了。

    东方醉吃了好几粒药丸。

    柳扶苏把火扑灭了。

    东方醉心痛渐渐止住了,开始把瓶子往回放。

    柳扶苏烤好了,分了两条鱼为一份,顿了顿,他似乎是想了下,然后把其中一份改成三条,接着毫无预兆的转头,递给给东方醉,“给你吃。”

    而他面前的东方醉,正以一种很怪异的姿势捂着自己的胸口。

    把药瓶塞好,在柳扶苏充满怀疑的目光中,东方醉接过烤鱼,麻木的吃起来,连刺都不吐。

    “你吃鱼不吐刺?”柳扶苏好心提醒。

    东方醉表情僵硬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吐刺。这点痛算什么?她可不指望柳扶苏会给她挑刺,在这里又没别的东西吃,她还能怎么样?

    这个时候东方醉忽然醒悟,原来她真的是皇女,她和众多东方家兄弟姐妹一样,挑鱼刺,从来都不用自己来做……

    看着东方醉形同嚼蜡般的囫囵吞鱼,柳扶苏开始没胃口了,秀气的远山眉皱了半天,忍无可忍似的夺过她手中的鱼,在东方醉不敢相信的目光中迅速将鱼刺挑干净塞到她手里,然后拿着自己的烤鱼,黑口黑面的朝洞口走。

    “……”东方醉愣愣的握着手里的烤鱼,很久之后才有点迟疑的说:“那个……我听顾留芳说,道士是吃素的……”

    她以为洞外的柳扶苏并没有听见她的话,却怎奈紧接着她的话,柳扶苏冰冷的、带着怒气的吼声冲了进来:“你想我饿死吗?!”

    “……”东方醉沉重的揉了揉耳朵,明智的选择沉默。

    她深刻的发现,原来表面上很美很无害的东西,其实骨子里都是很反叛的。

    很可惜,她明白得太晚了,谁叫她稀里糊涂的就爱上了呢?这回可好,就算是泼夫,恐怕在她看来,也是可爱特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