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精神分裂症

    更新时间:2018-08-31 19:45:19本章字数:2855字

    柳扶苏显然没有体会到东方醉这句话的深层意思,毫不迟疑的点头:“不惜任何代价。”不管如何,她入狱是因为他,救出她,他们便互不相欠,那样,他才可以干干净净毫无挂念的和东方醉在一起。

    可是,他不知道,这句话说出对东方醉是怎么样的伤害,对他们之间的未来,是怎么样的挑战。误解和纠缠,往往就是因此产生的,有时候错过的是一段时间,有时候错过的,却是一辈子。

    “知道了。好好休息,你应该很累了。本王还有事,先走一步。”负手,离开,青色的影子未曾回头。

    东方醉素来就是个诡计多端的人,她从来都不是个好人,她将自己嘴里的“本王”和“我”分的清清楚楚。她是她,她以“我”做出的承诺,一诺千金。但,不代表,她不会以“本王”的身份来反悔。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皇家亲王,谁拒绝的了?

    能拒绝的人不会拒绝,想要拒绝的人无法拒绝。这就如同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什么话一言九鼎,什么话死不认账,区分的诡异至极的清楚,绝对不会混淆。

    但是,好像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她这些十分细微的变化……

    兵不厌诈,这是古训。她不能看着柳扶苏被水风轻利用,柳扶苏太单纯,太性情,水风轻城府极深,又对他的脾性和心思了如指掌,想要利用他来达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太简单了。

    柳扶苏太干净了,太嫩了。水风轻太深沉,太心计。

    真不知道老天爷怎么会让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过,不过也正因如此,细细算来,只有东方醉,才能护的这个傻男人周全。

    东方醉仰起头看了看刺眼的骄阳,再低下头时,额头渗出冷汗,没有犹豫的奔进承香苑,门被摔上之后,青面色难看的跟了进去。

    一个时辰之后。

    “……”青一张脸憋得又青又紫,死死地抿着唇,似乎有难言之隐。

    东方醉懒懒的歪在床上斜睨着她:“嗯?有话就说。”

    青深深的看着她,似乎在考虑她话的真实性。

    蹙眉,东方醉面露不悦,整个人陷进雪白的锦被中,几乎透明。

    “王爷。”良久,青咬了咬牙,好像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绝望的开口。

    “……”东方醉看着青从未有过的神情,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情也沉重了起来,于是她点了点头,面目凝重。

    “放手。”青说完这俩字,从新死抿住嘴。

    东方醉一愣,眨了眨眼,迷茫看着她,很显然,没听懂。

    青闭了闭眼,然后猛地睁开,白着一张脸,一字一顿,“王爷,请、您、放、手!”言罢,低头向她自己的胸口。

    东方醉随着她的目光下移,然后,苍白的脸开始泛红。

    ……十分安静……

    “真是不好意思啊……”东方醉意兴阑珊的收回不知道什么时候掐着青胸部手,掩饰性的甩了甩,“……呵呵呵呵呵。”

    青脸色铁青,她在心里发誓,以后王爷再毒发,她就让紫来!

    紫前面没有肉!(话说,某些暗卫很期待某只王爷毒法的说。望天。)

    “王爷,九皇子已带到,现在前殿等候。”赤的声音打断了僵持的沉默,东方醉从来没有觉得白天一身黑晚上一身白的首席暗卫——“赤”有这么可爱过。

    “稍等,本王马上到。”提高声音,东方醉颇为愉悦的回答。

    “王爷,恕属下多嘴,如果王爷还想活着等秦公子回来的话,属下劝您还是躺在这里好好休息几日为妙。”青这句话听起来,怎么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东方醉没什么表情,左顾右盼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你就没有点好话?”语气很无奈。

    “您太帅了,这话行吗?”青皮笑肉不笑的询问。

    “行,太行了。”东方醉嘴角一个劲的抽。

    “可是属下要昧着良心说,很痛苦。”青毫不留情丢出最后一击,然后转身就走,临消失之前还不忘毒舌的提醒:“王爷,别说属下没有劝过您,毒发有多难受只有您自己知道,属下不痛不痒,王爷若真不爱惜自己的身子,属下很乐意闭嘴,还有,属下今日疲乏的厉害,请假一天。”

    “……”东方醉咳了两下,翻了个白眼,接着高喊:“——霍管家,给本王更衣!”

    迈进大殿,东方醉白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赶紧找了个椅子坐下然后才抬头,一抬头吓了一跳。

    “八皇姐。”东方红一身青衫,长发用白玉冠固定,梅花玉簪横穿而过,谦谦君子,如璧如竹。

    这不吓人,真的,反而很赏心悦目。说吓人是因为……柳扶苏也在。

    目光在东方红和柳扶苏之间来回转了转,这俩人好像商量好的一样,你不看我我不看你,将对彼此的不屑和厌恶藏得很深。

    掩唇咳了两下,东方醉额头冒冷汗。有身体原因,也有心理原因。

    娘的,站在跟前的两个绝世美人全他妈喜欢水风轻那个混蛋,她这是造的什么孽?

    “八皇姐,身体不舒服?”东方红见东方醉不太正常,也顾不上和柳扶苏对峙了,赶忙跑到她身边嘘寒问暖,要多贴心有多贴心,看的柳扶苏一张脸气的惨白惨白的,完全不比东方醉的差。

    “无妨。”抬手拒绝东方红的手帕,东方醉对柳扶苏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扶苏也在啊。”

    “哼!”柳扶苏冷哼一声,阴着脸,“我不能在么?”说完,挑衅的看着东方红。

    东方红也不示弱,用评估的眼神上下打量他。

    “够了。”东方醉突然觉得很累,若是这两个人因为她吃醋,她会觉得,啊这个世界真是美好。可是偏偏是因为另一个女人,这叫她情何以堪?

    见东方醉不悦,东方红知道有点过火了,垂下头,抿唇不再言语。

    柳扶苏看了东方醉一眼,然后抬脚要离开。

    东方醉嘴巴比脑袋快,刚想阻止自己发言的时候下巴就脱线了:“我要带红儿去见水风轻,你要不要一起去?”

    果然,如料想中的,柳扶苏停住了脚,但,很快,他硬梆梆的拒绝:“我和她已经没关系了,还去做什么?”

    这句话莫名的取悦了东方醉,面色缓和,东方醉声音也放柔了:“咳咳,你不是说,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救她么?既然没关系了,那,不要救好了。”

    这话说的实在是模棱两可,东方醉心里突突的直跳,想要听到他的回答又害怕听到,可这边柳扶苏还没发话,东方红就不乐意了。

    “皇姐,不行,你一定得救风轻,她不能死!”东方红立刻红了眼眶,拽着东方醉的胳膊使劲撒娇。

    东方醉抿唇看了他一眼,接着,眼神似无意的瞄向柳扶苏,用很认真的口气说:“红儿,如果我说,救水风轻,皇姐要付出很严重的代价,你还要救吗?”

    东方红愣住了,柳扶苏也怔住了。

    前者失魂落魄,六神无主。后者站得笔直,除了白刷刷的背影其他的东方醉完全看不到。

    “……这……”东方红为难的低下头,用很小的声音问:“……什么……代价?”

    东方醉知道,柳扶苏肯定也很想知道这是什么代价。不过,她不打算说出来。

    “是什么代价,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说,你,还要不要八姐救她?”东方醉直直的看着东方红,余光和耳朵却全神贯注的集中在柳扶苏身上。

    是了,柳扶苏天人交战中。

    “如果……如果救了,皇姐会死吗?”东方红问了一个很不厚道的问题。

    东方醉笑得特别温柔,甚至还揉了揉他的头发,“这一点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个代价和生死无关,但……”转头,面无表情的盯着柳扶苏的背影,“关系到皇姐的后半生。”

    东方红听了,沉默很久,最终,双眸盈满水光,很自责的看着东方醉,意思再明显不过。

    东方醉不生气,当然,更不可能开心。不生气是因为她欠东方红的,东方红让她救,她不会拒绝。至于不开心,那就不用解释了。

    是个女人都会不开心,拿自己的下半辈子去换情敌的飞黄腾达,有时候东方醉真怀疑自己是神经病。

    “那,你呢?”东方醉压低声音,看着不远处纹丝不动的背影,这是她第二次问他这个问题,这一次比第一次问的明确得多,她基本上就等于已经开诚布公的告诉他,如果我救了你的姘头,咱俩估计就得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