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0:30本章字数:4033字

    苏童搭乘早班城轨列车,从H市赶到花都市时,已到上午九点钟。

    与东华集团总裁袁野约定的入职面谈时间是十点半,趁着这个空档,苏童来到了花都公安局门前的公园内坐了下来,她想给男友黎嘉木一个惊喜。

    宝石蓝荷叶边西装套裙外加一条红色腰带,将苏童的身材衬托的婀娜不失干练,酒红色的长发盘成一个韩式鸟窝头,为职业白领咄咄逼人的气势,增添了一份端庄与妩媚。

    这让苏童处在这间小公园内,如鹤立鸡群一般的醒目,不时招来几束艳羡的目光。苏童早已习惯了注目礼,她安静地坐着,嘴角微微浮现着笑意。

    开着五颜六色小花的空地上,一个五岁左右的小男孩,正死乞白赖地把手中金色的小风车塞给蹲在地上摘花的小女孩。

    小女孩却不屑一顾地顺手丢在了地上,愤恨地说道:“离我远点,你去找大班那个老女人吧!”

    “大班就成老女人了?”苏童“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只笑了一半,就羞愧地低下头。

    “二十八岁呢?!”苏童明知道手机屏幕会将眼角细微的皱纹隐去,还是下意识地拿起来照了一下:鹅蛋脸上,一双丹凤眼的眼神凌厉却不失娇媚,白皙的脸庞尚且细腻光滑。

    苏童不由得暗自赞叹了自己一声。

    电话却适时响起,屏幕里,身穿警服的黎嘉木端正、阳光,单眼皮,微眯着,一副含情默默的样子。黝黑的皮肤,端正的狮鼻。虽不是帅得惊心动魄,倒也令人心旷神怡。

    苏童对着手机屏幕继续微笑下去:“嗨!警察叔叔!”

    “傻样!亲爱的,我起码还要等一个小时才能过来。”电话里的黎嘉木一脸歉意。

    “你知道我时间多宝贵吗?我只能停留半个小时。”苏童有点恼火,她没说实话。

    “童童,我不在局里,老头子又发酒疯,正耗着我呢!”黎嘉木的语调充盈着狼狈。

    苏童不由自主地吸了一口凉气,春末夏初的空气里,弥漫着充足的氧气与花的芬芳,呛的苏童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童童,你先别着急,我马上想办法。。。。。。我又不能。。。。。。。”黎嘉木想找些词汇修饰一下自己的意思,最后还是放弃了。

    苏童明白他想说什么,她不给他再说下去的机会:“既然你忙我就不打扰了,你预约的日期延后三个月。”苏童说完,不理黎嘉木的哀嚎,果断地挂了电话,随即拨了另外一个号码:“喂,戚秘书您好。。。。。。我到了。。。。。。”

    双子星大厦前,戚代薇一身深灰色西装短裙,笑盈盈地站在那里与苏童打招呼:“我是袁总的秘书戚代薇,欢迎苏小姐!”

    戚代薇算是那种“可人”类型的。

    前凸后翘的身材,声音婉转娇柔,媚而不俗的那种。虽说门牙微微有点上翘,但却不影响美感,是那种足可以让男人忘记商场征战的烦恼,愿意呆在办公室加班的那种。

    “真不好意思,麻烦戚秘书过来接我。”苏童连声道谢。看着戚代薇前面带路时那婀娜的身姿,苏童突然为自己一贯奔放的步伐感到自卑。

    于是,她尝试放慢脚步,让自己看起来也如戚代薇一般的娇柔。但是,踩出的脚步声,竟然有些凌乱。

    戚代薇自然感应到了背后的凌乱,她嘴角微微上翘,泛着微笑。

    两人一前一后,正准备进双子星那雄伟而空旷的大堂,冷不丁地,不知道从那里窜出来了一个乞丐,佝偻着身子,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美女姐姐,打发一点吧?”乞丐伸出手,对着戚代薇。他一头如蓬草一样的乱发,将面部遮盖了大半;长而密的胡须,将脸庞上的一双眼睛衬得小而无神。倒是身上的一件灰不溜秋的格子衫,将乞丐衬托出了几分“犀利哥”的神韵。

    “滚一边去,脏兮兮的!”戚代薇下意识地往一边趔了一下身子,一双鲜嫩白皙的手指,赶紧捂住了鼻子。

    乞丐并不纠缠,他转头对着苏童:“美女姐姐。”

    乞丐的样子猥琐,但是,身上却并没有怪异的味道。看着戚代薇夸张的表情及动作,苏童有些不齿,更为乞丐感到怜悯。

    于是,她低下头,从包里翻出了一些零钱。

    戚代薇见乞丐缠住了苏童,趁机离去。

    苏童明显感觉到,在乞丐接过了自己的零钱之后,顺势塞了一张纸条在她手里。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这句没头没尾的话,从乞丐杂草丛生的嘴边传出来,一度让苏童以为自己有了幻觉。她顾不得多想,戚代薇已经进了电梯,苏童赶紧跟了上去。

    花都市“泉林山庄”别墅。

    伊兰居A栋,是东华集团总裁袁野的家。

    花园幽静的草坪上,布置了一个小型的祭奠仪式。袁野穿一身素色的长衫,端正地站铺着洁白桌布的祭台前,看着那张黑框的照片,神色肃穆。

    照片里的人,三十几岁的样子,浓重的眉眼,高挺的鼻梁,眉宇之间,与袁野极为相象。

    袁野整理了一下仪容,举起手里点燃的香,深深鞠躬:“你在那边还好吗?”一向沉稳的他,竟然有些哽咽,一声低沉的称呼,被他强行吞进了喉咙里,就连站在一边的妻子都不曾听到。

    现场,变得异常肃穆。

    袁野的妻子庄敏儿,一位长相端庄、举止雍容的年轻少妇,她神色哀伤地看着袁野完成了仪式,便如常呼唤她与袁野五岁的儿子袁雨泽。但是呼唤了两声,却没有听到答应。

    袁野有些不悦。

    “刚才就在门口的!”庄敏儿有些慌乱,在叔叔的祭日磕头上香,儿子从一岁时,就明白这项神圣工作的重要性。

    “雨泽?!”庄敏儿一边呼唤,一边往室内走去:“兰姐!兰姐?你看见雨泽没?”庄敏儿开始呼唤保姆兰姐。

    “太太!雨泽刚还站在你身后呢!”保姆兰姐将双手在围裙上抹着,匆忙从厨房里跑了出来。

    “再找一下,兴许是调皮,藏起来了。”袁野听出了妻子的慌乱,他从花园走回客厅,看了一下腕上的表,轻声安慰妻子。他一向如此,四十岁不到的年纪,却有着超乎寻常的沉稳,处变不惊,稳如泰山。

    “雨泽!雨泽!”

    “我的小少爷?雨泽!”

    两个女人迅速搜寻完整栋别墅,语调里,开始透着哭腔。

    袁野又看了看表,十点三十分,与双子星项目总监苏童约定的入职面谈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他不能再耽搁了。

    他叫住惶恐不定的兰姐:“兰姐,给物业打电话,让她们协助找一下,你照顾好太太,找到少爷即刻给我电话。”袁野说完,不等两个女人有所反应,便匆忙出了门。

    二十分钟后,原野的车刚刚到达双子星大厦,庄敏儿便来了电话:在别墅小溪径,找到了儿子。

    袁野心底却没有多少喜悦。

    一个五岁的男孩,是如何走了将近2000米,去到那么幽静的地方呢?何况,他从未带他去过那里。

    一丝阴影,在袁野的心头萦绕。

    双子星大厦A座五十八楼的会客室里。

    苏童已经坐了二十分钟,等待,让惜时如金的苏童觉得郁闷,但是她忍住,不让焦躁在面颊上浮现出分毫。

    放弃原先优越的工作来到东州市工作,自然是为了能和黎嘉木修成正果。但是,一想到结婚,一想到她要直面黎嘉木的父亲,苏童心底就开始微微颤抖。这情绪让她烦闷不堪,于是,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将她高挑的身材隐隐映照出来。透过玻璃,也将外面的景象尽收眼底。苏童站在窗前,眼神望着楼下那些如火柴盒一般大小的汽车出神。突然,一个佝偻的身影映入了眼帘:自己在上楼之前遇到的那个乞丐,正站在双子星楼下的巷子里徘徊,他不是抬头,往双子星大厦顶部望上一眼,似乎在观察什么。

    苏童下意识地摸出了乞丐悄悄塞给自己的小纸条:万事小心。

    “为什么?就因为自己不像戚秘书一样歧视乞丐?就因为自己塞给了乞丐十块的零钱?”一向大大咧咧的苏童,有些茫然。

    “苏小姐,真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袁总到了。”袁野的秘书戚代薇轻轻敲了一下会客室的门,柔声对苏童说。

    苏童如释重负。

    戚代薇带着苏童,来到袁野的办公室门前,她伸出白皙鲜嫩的手指,轻轻地敲了一下办公室的门,随后推门进去,对着那张宽大老板台后的袁野娇柔地说道:“袁总,苏小姐到了。”

    “欢迎苏小姐。”袁野朝着苏童热情地打着招呼,丝毫看不出,他刚经历过儿子失踪这一场虚惊。

    望着眼前的袁野,苏童竟然微微一愣。

    极少有如此年轻且风度样貌绝佳的总裁,起码她是第一次见到。

    东华集团执行总裁、双子星大厦的经营管理人袁野,看起来三十四五岁的年纪。根本不像资料上介绍的,已经是四十岁的人。

    他的面颊四四方方、棱角分明;他身材很高,脊背厚重,健硕,淋漓尽致彰显雄性光辉,让人即刻产生可以依靠的感觉。

    他直视苏童的眼神没有一般财团老总那种咄咄逼人,财大气粗的庸俗。他的眼神里,更多的是阳光、开朗,除了表达足够的热情,没有丝毫杂质。

    那双与苏童紧握的手白皙,宽大,力度适中,既表达了热情的欢迎,又没有因为是女性的手,而让对方引起半点不适。

    苏童见过世面,她的工作性质就是与这些大财团的老总直接接触,能留下如此美好印象的,袁野是第一位。

    “袁总好。”苏童还算是淡定,内心那点小花痴被自己无情地撕碎,不卑不亢地与袁野打了招呼。

    “真不好意思,路上耽搁了一点时间。”袁野一边说,一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看着苏童在沙发里坐定的时候,自己才轻轻坐了下来。

    端正的坐姿,并没有因为沙发的柔软而发生倾斜,这让苏童心底又是一阵赞叹。

    “我没有想到,苏小姐是如此的年轻。”袁野为苏童的茶杯里续了茶水,微笑着说道。

    “我认为袁总应该关心的是项目资金的筹备情况,而不是我的年龄。”苏童把端在手中的茶杯又放在了茶几上,语调不卑不亢。

    袁野微微一愣,他原本是想要赞赏一下苏童的年轻有为,却没有想到,对方并不领情。

    同时,苏童那微微上翘的嘴角上浮现的不屑,让袁野觉得受到了挑衅。但是,他却以一种轻缓的手势为苏童续了茶,这才对一边的戚代薇说道:“赖总在吗?”

    “不在。电话没人接,可能是在忙吧。”戚代薇虽然在说别人,自己却满是歉意,好像失去联络的人,是她自己一样。

    袁野并未表露什么,他呷了一口茶,轻声对苏童说道:“加入到双子星,大家就是一家人了。我向你表示热烈的欢迎。

    你的项目运营计划书,我已经看过了,我全力支持你的工作。至于资金这一块,你不用担心。东华总部已将全部资源倾斜在双子星项目上,我唯一的要求便是:8月18日,一定要开业!”

    “我的工作是需要资金的支持。既然您已经表态,剩下的便是我的工作,绝对不会辜负您的期望。”苏童直视袁野,咄咄逼人的眼光,并未因对方是自己的老板而有所收敛。

    这是苏童一贯的做法。她不允许那些财大气粗的老板,在自己跟前有半点傲慢与懈怠。她要将他们心底那些被金钱堆砌起来的傲慢击打的粉碎。

    她要让那些人知道:自己用才智协助他们成就事业,双方的地位是平等互利的,而不是主人对仆人的耀武扬威!

    哪怕面前的人是温文尔雅的袁野,也该如此!

    这便是苏童的入职仪式。简单,明快,最主要的,让苏童充满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