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0:30本章字数:4040字

    临时项目组的接待室里,苏童隔着一个茶几,坐在黎嘉木对面,虽然坐的端正,却也难掩内心不安。

    瞒着男友在花都市工作,部门员工又突然死亡,纵然苏童处理过无数的危机,今日也不免慌乱。

    黎嘉木自然懂得苏童内心的慌乱,心中纵有怜悯,但是不为所动:“苏小姐,请问您是高文博什么人?”

    “我。。。。。。警察叔叔。。。。。。”苏童怯懦地低声嘟囔着,眼神可怜巴巴地看着黎嘉木。

    “严肃点。”黎嘉木依旧不为所动,“你是什么时候认识死者的?死者之前有过赌博之类的行为吗?入职后,有跟身边的人起什么冲突吗?”黎嘉木一股脑地问了许多问题。

    苏童开始恢复镇定,脑海中竭力思索高文博入职后这不足24小时的工作状况,映入眼帘的,是金达那一张猥琐的眼神。

    “他昨天晚上交接班的时候,跟前任保安经理有过冲突,好像是因为监控的事情。”苏童向黎嘉木叙述着自己巡视到保安室见到的那一幕。

    “还有其他异常的状况吗?”黎嘉木详细地做着笔录,头也不抬地问道。

    “我电脑丢了。”高文博莫名其妙地死亡,苏童再想到自己无端丢失的电脑,心底开始觉得惊悚。

    “请叙述与案件有关的线索。”黎嘉木依旧不抬头,他害怕自己抬起头心就软了。

    “在我宿舍丢的,前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不见的。”苏童依旧是低低的声音,却透着无尽的惶恐。

    “什么?你没什么事吧?”黎嘉木心底一惊,他抬起头,紧张地问,再也无法掩饰眼神内的关切。

    “把我的电脑拿走了,又塞了一个旧电脑给我。”苏童的惶恐,只有在黎嘉木面前才会彻底暴露。

    “电脑里都有什么资料?”黎嘉木问。

    “双子星所需部门的个人简历及招商运营计划书。”苏童详细地告诉了黎嘉木。

    问清楚了电脑丢失的细节,黎嘉木沉默了,他心底开始变得忧虑。

    这不是普通的入室盗窃案。

    普通盗窃案不会用一款相同的报废电脑来掉包,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图?

    高文博的死基本确定是他杀,在市中心,人流绸密的清水公园,并且嘴里含着自己的工牌,歹徒好像生怕警察无法确定到身份一样给予明示。这代表什么?

    苏童的电脑在前一天丢失,与高文博的死亡有着必然的联系吗?

    方向拷贝完酒店内48小时的监控记录,在对其他保安员做了一些必要的问询之后,黎嘉木也顺手带走了苏童那个被人掉包后,放下的那一部报废的电脑。虽然希望渺茫,他还是希望能找与高文博被杀之间的关系。

    黎嘉木与苏童都没有想到过,在分别三个月之后的再一次重逢,竟然是在如此怪异的气氛中。

    临走前,黎嘉木盯着苏童的眼睛,深沉地说道:“同志,有困难,找警察,请相信我们不会让任何一个市民失望”

    “是,请政府放心,我会照顾自己,尽量不给政府添麻烦。”苏童乖巧地应着,以两个人才懂的语句,互相表达着关切与爱护。

    送走了黎嘉木,苏童坐在椅子里,久久没有动弹一下。

    这一切都太诡异了。

    高文博的简历,早在两年前,就存在于她的简历档案库,一直都在她的跟踪回访之列。

    她信得过那个人,军人出身,没有不良嗜好,没有违纪记录,但是,为什么就会在入职不到24小时,就莫名其妙地死亡了呢?她不敢再猜测下去,为今之计,当然是要汇报给集团的总裁知道。

    足足坐了二十分钟的苏童深呼吸了一口,让自己的心境得到平复,这才去了双子星A座五十八楼袁野的办公室。

    袁野正埋头处理文件,听到门外有敲门声,示意进来,却见到了一脸肃穆的苏童。

    “苏总,您这是?”见到苏童神色如此凝重,袁野关切地问道。他有些意外,便将手里的文件从面前推开,右手的笔还衔在拇指与食指之间。

    “袁总,我跟您汇报一件事,昨天新入职的保安部经理,在昨晚发现意外死亡。公安局那边刚过来调查情况。”苏童没有使用斟酌过的语言,她直截了当地向袁野汇报了情况。

    “什么?谁?”袁野夹在手里的笔滑落了出去,杵到了办公桌上,又顺着光滑的桌面掉在了地上,发出了“咔嚓”的一声脆响。

    “保安部经理高文博,死因未明。”苏童补充。对于公司员工突然离世,袁野与自己有着同样的惊愕,在苏童的预料之中。

    “你。。。。。。你要妥善处理。。。。。。他的。。。。。。后事,联系家属,尽量。。。。。。不!一定要让家属满意,多给予一些赔偿金,我们不要吝啬钱,钱就是为人服务的。”袁野絮絮叨叨地说着,从帅气的总裁,转瞬而成一位多愁善感的阿叔。

    袁野的安排,多多少少让苏童感到意外。

    她处理过无数的工伤事故,多数情况下,老总都是在问:我们要承担什么责任?有没有保险理赔?

    像袁野这般,主动要求安抚死者家属,并力求死者家属满意的,还真是不多见。

    “谢谢您的体恤,我替高经理的家属感谢您。”苏童诚挚地对袁野说了一些感谢的话,这才离开。

    苏童离去后,袁野将笔直的身子一下子靠进了大班椅松软的椅背上,以承托就要虚脱的身体。

    他不想有什么意外发生,可是意外好像专门跟自己作对一样的。

    从儿子莫名其妙失踪,再到保安部经理意外死亡,袁野开始觉得,似乎有一只巨大的手,在他的头顶萦绕,让他透不过气来。

    他闭上眼睛,紧紧地闭上,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拧成了一个疙瘩,自从儿子无端失踪之后,他已经养成了这么一个习惯。

    花都市公安局。

    法医正在解读尸检报告:死者:高文博,三十四岁。

    根据尸检结果,口鼻腔前可见多量白色或淡红色泡沫,心、肝、肾等内脏有硅藻物质等症状,确定为溺水死亡。

    但是,存在以下疑点:心肺内硅藻含量极低,与清水公园喷泉水池内所蕴含硅藻的种类和数量不相符;同时,多出了一种硫酸铜的成分;死者右手食指缺失,疑似被钝器砸断。。。。。。

    作为高文博案件的负责人,黎嘉木的脸上有着异乎寻常的神色。

    散会后,他从档案室抱了一叠资料,敲开了师傅也是花都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建国的办公室的门。

    两师徒一直低头研究着,良久之后,才从卷宗内抬起了头,相互凝视着,气氛严肃。

    “小子,你想说什么?”冯副局长是黎嘉木的师傅,自然明白黎嘉木眼神中的惊喜。

    “老头子,三年内,两起案子,都是溺水死亡,还都是莫名其妙地失去了右手食指,这说明什么?”黎嘉木显得有些兴奋。

    “说明案件有一定的偶然性?”

    “不!这说明,第一次的案件是隐晦的,不愿更多人知道。这次选择将尸体明目张胆地抛弃在清水公园,更多的是一种警告。”

    “你想怎么做?”

    “我想找出这两个毫不相干的人,是谁共同的朋友。”

    “可以并案,低调进行,以这个案件为掩护。”冯副局长指着高文博遇害案件的卷宗。

    “是!”黎嘉木收起嬉皮笑脸的模样,端正站立,两只手指放在额头上,算是向师傅行礼。

    “你给我踏实点,几十岁的人了,跟个小青年学。”冯副局长拿起桌子上的卷宗,朝着黎嘉木的头上拍下去。

    黎嘉木闪身躲过,把卷宗接在手里,转身出了门。

    黎嘉木的样子轻松,其实心底却沉重的就像背了一座小山。

    他手里,拿了两份卷宗。

    一份,当然是双子星保安部经理高文博的;另外一份,则来自三年前的一桩悬案。

    2014年10月28日。

    本市缉毒大队队长梁绍齐的尸体,是在西郊郊野公园行山径的一条小溪边被发现。

    尸检结果是溺水死亡,右手食指被钝器砸断,身体其他部位没有明显伤痕。

    因为连日阴雨,事发地段又是偏远地带的行山径,尸体被发现时,已经在溪水中浸泡了许多日,现场也无法提取任何物证。

    因为死者身份特殊,花都市公安局成立了以副局长冯建国为组长的专案组,黎嘉木是组员之一。

    经过了一年的调查,任何线索都没有发现,甚至,案发第一现场都无法确定,唯一的线索,便是死者的体内,蕴含着一种溪水内不可能存在的物质:硫酸铜。

    以此推断,梁绍齐是被人杀死后,抛尸在西郊郊野公园的行山径。

    这便成为了一桩悬案,也成为黎嘉木与师傅心中永远的痛。

    高文博的尸体内蕴含相同的硫酸铜物质;相同的右手食指缺失。这或许为三年前的谜案,带来一线曙光。

    19日下午14:35分。

    双子星大厦前,礼仪公司正在筹备一个盛大的欢迎仪式。

    一个世界知名的奢侈品品牌答应前来双子星考察入驻的事情。邀请函已经发了出去,约定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现场丝毫马虎不得。

    苏童再一次查验了欢迎仪式的现场,对现场效果非常满意的她正准备离开,招商经理刘云飞却一头大汗地跑了过来。

    “小哥,你是部门经理,咱能不能有点经理的样子?”苏童不喜欢下属如此毛里毛糙的。

    “苏总啊,我告诉你结果,你比我还还急。”刘云飞把手里的一份传真递给了苏童。

    刘云说的没错。

    看完传真,要是眼前有一睹墙,苏童就想一头撞上去。不!是拉着戚代薇一起撞上去!

    事发前天,她拿了一封邀请函给戚代薇,想让袁野亲笔签名以示尊重。戚代薇答应了,告诉苏童,签完名就帮苏童发出去,让苏童不用再跟踪。

    袁野是签名了,戚代薇也发了,但是,戚代薇却将有袁野签名的邀请函,发给了另外一家品牌,还附带了一份洽谈细节。

    两家公司的社会影响及财力不同,所享受的待遇自然不同。所以,财力单薄的那家公司在看到了竞争对手居然可以享受如此优厚的待遇,觉得自己受到歧视,拒绝入驻双子星。

    而另外一家更为著名的公司则因为没有收到回复,认为不受重视,也放弃了签约的机会。

    辛苦了许久的联络,被戚代薇多此一举的行动无情地粉碎。苏童着实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她怒气冲冲地来到了A座五十八楼。

    戚代薇悠闲自得地靠在椅背上,看着苏童几乎是扭曲的面容,似笑非笑:“苏总,您今天气色不太好呢?”

    “戚秘书,我想请教你,为什么要帮我发那份邀请函出去?”苏童几乎是掐着自己的大腿,让自己镇定着说话的。

    “袁总啊!袁总说你太忙了,让我协助你的工作。”戚代薇靠在转椅上,手里攥着一个口红,正准备把手机屏幕调成镜子:“怎么了?你不喜欢,我以后不帮就可以了。”戚代薇的脸上,是一如既往地微笑着,好像苏童的愤怒,跟她毫不相干。

    “你。。。。。。我。。。。。。你知道我耗费了多少精力才说服对方来现场考察的吗?”苏童开始觉得有点血管堵塞的意味。

    “哎呀!”戚代薇一声惊呼:“你把事情搞砸了?你看看你,做事怎么毛里毛糙的。下次注意就可以了。也别太上心,你看你那小脸,都蜡黄蜡黄的了。要注意保养啊。女人再能干,不懂得保养,很快就成黄脸婆了。

    唉,你看看,我这款口红不错,跟你皮肤搭呢。。。。。。。。。”戚代薇将自己手里拿着的口红举起来,给苏童看。

    苏童没有看那一根该死的口红,她怕那红色会诱导自己,将戚代薇的脖子扭下来。”“好吧,你开心就好!”苏童咬着牙微笑着,不给戚代薇看到自己的愤怒与失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