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0:30本章字数:3554字

    黎嘉木一个“壁咚”面对苏童,一脸媚笑地说道:“主子,你老人家心情好了,翻一下臣妾的牌好不?”

    一股熟悉的味道,侵袭着苏童的心肺。

    工作上的阻碍及这一段时间一来遇到的意外,将苏童压抑的委屈与失落一起勾引上来。她真想就势倒进那个厚实的怀抱里,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就那样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爱人的亲昵。

    但是,苏童却将那些渴望深藏了起来,她捋捋头发,义正言辞地看着黎嘉木:“警察同志,请注意个人形象。”

    “警察也是人啊,跟自己的女朋友亲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黎嘉木一边说,一边准备低头,他想亲吻一下苏童的额头。

    苏童却突然惊讶地叫了一声:“你为什么不戴表?”

    黎嘉木慌忙放下搭在电梯壁上的手臂:“睡不着,去训练场练了会,冲凉的时候忘在更衣室了。”黎嘉木慌忙解释,他知道,今晚的约会泡汤了。

    “谢谢你!总算没把我男友给丢了。”苏童冲着黎嘉木莞尔一笑,顺势从黎嘉木的身边撤开。

    “主子?!”黎嘉木可怜巴巴地喊了一声,“光听说有制服控,我可没听说过手表控哦!”

    “几十岁的人,这么不成熟!改天我给你电话。”电梯门在此刻打开,苏童嘟囔着,倒退着出了电梯,剩下黎嘉木呆愣愣地站在那里。

    “不成熟吗?”他摸摸自己胡子拉碴的脸。

    过了一小会儿,方向气喘吁吁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看见黎嘉木,愤怒到眼睛喷出火光:“我算认识你了!”

    “兄弟,后悔吧!到现在才认识我,你之前虚度了多少光阴啊。”

    “凭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因为我比你多了两颗星!”

    “了不起么?!”

    黎嘉木还想贫,兜里的电话却响了起来,他摸出电话,一脸绝望。

    方向挤挤眼:“我还爬楼梯去?”

    “爬你个头啊!去查当天所有路口的监控,弄清楚袁野当天晚上都去了哪里。拨出去的所有电话,打给谁,做什么的。他去哪拉屎了我都要知道。”

    “没了?”方向不住点头,见黎嘉木一口气中间停顿,赶紧又问了一句。

    “没了”

    “嗯。。。。”

    “还不快走!”黎嘉木几乎给这一口气憋死。看着方向离开,这才接通了手里的电话,不过,脸上倒是有一些意外:“爸。。。。。。?您是。。。。。。。。好!好!我马上过来!谢谢您!”

    花都市清水湾派出所内,一位二十来岁的女警,正忙着为一个醉汉做笔录,协助她的是一个比她还要年轻的小伙子,虽然一身威严的警服,却也难掩脸上的稚嫩。

    看得出,女警遇到了一个难缠的主,因为眼角已经隐隐见到了泪花:“同志,麻烦您配合我们,把事件的经过详细讲一遍好吗?”

    “还。。。。。。问啥?已经明。。。。。。白的事情,还让我再。。。。。。说一遍,你们。。。。。。这不是纯粹浪费资源吗?国家给你发工资,是让做有意义的事,你说你在我身上。。。。。。浪费这精力干啥。”

    醉汉五十几岁的年纪,穿着一件白色的老头衫,胸口前满是污渍。背有些微微驼,两鬓过早地斑白,眼神游离,口齿含糊,不过,思路倒是很清。

    “你是案件当事人,有义务配合我的问询。”女警继续忍耐。

    “我看你长的也怪。。。。。。水灵,不过我那傻儿子。。。。。。也不一定能看上你,要不,我倒是真的愿。。。。。。意你做。。。。。。。我儿媳妇!”

    女警差点就“哇”的一声哭出来。

    年轻的男警官实在看不下去了,厉声呵斥:“你老实点,这是程序,一定要走的。你必须配合。”

    “程序?小伙子?你可千万不要被程序这个词给套牢了,会害死你的!”醉汉并没有因为年轻警官的吼叫而愤怒或者是恐惧,似乎是有感而发。

    “爸!”一声呼唤,把大家的眼光都吸引到了门口,醉汉见到来人,气焰立马消失,就如霜打的茄子一样,焉了下来。

    “你。。。。。。你来做什么?”醉汉怯懦地对来人说道。

    “你。。。。。。你可真行啊!跨区作案!咱家在东区,你居然跑到西区喝醉砸人家店?”来人是黎嘉木,又羞又愧又愤怒,黎嘉木的脸都几乎变了形。

    “东区那不都认识你吗,我怕给你添麻烦!”醉汉是黎嘉木的父亲黎刚,他开始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解释。

    “你真是我亲爹!可真够体贴的!”如果有可能,黎嘉木一定让自己吐血而亡!

    “小黎啊,也没什么大事,对方也就是烂掉了几个碟子,也承认是自己歧视客人,才导致误会。没什么事,就带着父亲回去吧,到家再说。”说话的,是清水湾派出所的王指导员。

    他从黎刚的手机里翻出了黎嘉木的电话,这才通知了黎嘉木。

    “谢谢王指导员,对方需要多少赔款,您尽管给我清单就可以了。”黎嘉木处理父亲醉酒的纠纷早已驾轻就熟。

    “行吧,有问题我再通知你。”王指导员挥挥手。

    在女警诧异又愤慨的目光中,黎嘉木拽着父亲,出了清水湾派出所。

    街道上早已灯火阑珊。

    未到炎夏,天气却燥热难耐。

    风中,夹杂着一股烟尘的味道,有点呛喉咙。

    黎嘉木浑身湿透了,衣服贴在身上,难受的很。他看看跟在自己身边的父亲,那件白色的老头衫也是被汗水湿透,汗渍与污渍混合着,一股气味扑鼻而来。

    黎嘉木心头有些不忍,他停下脚步,看着父亲,轻声说道:“你饿了吧。”

    “饿!老子肯定饿了,一天吃一顿饭还不饿!”父亲没好气地说道。

    “我不是给你买了米买了菜吗?你就不能把喝酒的时间拿来给自己煮点饭吃吗?非要等我,我哪有时间?”黎嘉木有些绝望。

    “你就不能成个家,给我弄个孙子带带?那女的肯定是不喜欢你,要不为啥跟你五年了都不跟你结婚?”黎刚呛了回去。

    “我的事你不要管。”黎嘉木没好气地说道。

    “我的事你也不要管,我喝死跟你也没关系。”黎刚扭头转进了一边的巷子,黎嘉木一把没拽到,赶紧跟了过来。

    “爸,我车在那边呢。”黎嘉木声调软了下来,不想为这件事再吵,他们的争论,已经引起了路人的注意。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让我下地狱吧!”黎刚低着头往前自顾自地走着,嘴里愤愤地嘟囔着。

    每次父亲说这话,就是黎嘉木服软的时候。

    他不忍父亲背负如此沉重的枷锁,却对于结果无能为力,于是,他不再说话,默默地跟随在父亲的身后,低头走着路。

    八年了,黎嘉木不知道父亲还需要多少个八年,才能将自己从痛苦中解脱出来。

    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投射在街道上,将两个人的身影拉了好长。街上热闹非凡,人声鼎沸,而这对父子的内心,却是无尽的孤独。

    双子星地下停车场,项目组临时办公室。

    经过一个月的努力,十二个部门的经理已经全部到位,剩下的,便是各个部门对于所属员工的培训工作,这也是一项极其重要的工作。

    下午,苏童去到了客房部,去监督员工培训的进展。没想到,苏童一进训练厅,便见到了戚代薇站在那里,正与客房部经理肖阳谈论着什么。

    “戚秘书?”苏童叫了一声,有些疑惑。

    按道理来说,袁野如果有什么吩咐,一定是让戚秘书给苏童电话的,由苏童来汇报工作,而戚代薇亲自站在这里询问肖阳,倒是让苏童有些意外。

    “哎呦,苏总啊,我可是找了您许久呢。”戚代薇轻快地说这话,面上的笑容让人有甜腻的感觉。

    “哦?您打过我的电话吗?”苏童赶紧看自己的手机,她以为是自己到其他楼层,信号不好,错过了什么。

    “看您说的,您那么忙,我怎么敢打扰您呢。”戚代薇的面颊上依旧是微笑的。

    苏童甚至怀疑,这满面的笑容与说出的那些话,肯定不是一个人。她明知道答案是错误的,还是下意识地往戚代薇身后望了一眼。

    “那您是。。。。。。”苏童被戚代薇的话弄的有些无所适从,也有点恼火。

    “您说您才是项目的总监,应该能独立处理项目组的事情,为什么有了问题,就直接推给袁总呢?你知道吗,袁总正在与贵宾会面,您就那样不负责任地让外人闯进去,袁总多没面子,多生气吗?”

    “你够了!”苏童一时没忍住,破口而出,惹得周围正在接受礼仪训练的客房服务员都好奇地扭头看了过来。

    “你。。。。。。苏总,您怎么这么大的脾气,接受不到半点批评呢?”戚代薇好像受到了极大的委屈,眼睛瞬间看到晶莹的泪花。

    “小姐,我犯错了,你可以指正我,要杀要刮,你总得让我知道错在哪里,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不是?”苏童再也无法保持冷静,她觉得自己一头长发已经不再柔顺,似乎已经炸开如一头狮王。

    站在一边的肖阳看情形不对,赶紧跑到一边,慌忙端来两杯咖啡。

    但是戚代薇与苏童两人谁都没有接,只是相互凝视着。

    肖阳依旧笑嘻嘻地站在两人中间,似乎生怕两个女人在听到一声号令,即刻如雄狮一般撕咬在一起。

    “你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吗?这样也太失职了吧。”戚代薇依旧不说原因,似乎判定了,苏童越是不明白所以,越容易崩溃。

    但是,她判断错误了。

    苏童并没有再追问下去,也没有再发火,而是直接拿出电话,拨了出去:“袁总?”苏童对着电话叫一声。

    戚代薇紧走了一步,从苏童的手里抢过电话:“袁总,没什么事,我。。。。。。”戚代薇说了一句,便发现不对,她把电话拿在眼前,这才发现苏童的电话只是拨打自己办公室的座机而已。

    戚代薇临危不乱,不紧不慢地将电话还给了一脸得意的苏童,依旧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苏总,不要大小事就烦袁总,为了‘万城’中介的事,他正烦着呢。”

    “万城中介怎么了?”苏童依旧是一头雾水。

    “你为什么不及时填报付款申请呢?欠人家那么多钱。还让人家误会咱东华有信誉问题。”

    戚代薇终于切入正题,不过,差点没把苏童噎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