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0:30本章字数:3797字

    花都市公安局。

    黎嘉木所在的办公室在刑侦科最靠后的那间办公室。

    相比其他科室,面积有些窄。一个狭小的窗户与外面链接,证明这是一间屋子,而不是一个盒子。

    屋里的空调已经坏了一个星期了,后勤保证在第一个台风来临之前一定装上,所以,这屋子里的主人唯有祈祷,让台风早点来。

    方向微胖,经不起热,他弄来了一台大功率的风扇,对着办公桌的位置昏天暗地地吹着,风扇发出“呼呼”的噪音,对面说话听起来都费劲。

    黎嘉木赶回办公室的时候,方向正坐在电脑前,不停地搜索、储存、再搜索,满头满身都是汗水。

    见到黎嘉木进屋,方向兴奋地指着电脑内储存的资料喊道:“我找到了,那个破译错了,那个号码是这个!”

    黎嘉木上来就是一巴掌:“我跟你多大仇啊?好不容易逮着机会,酒店的房间我都预定了!还给你破坏了情调。”

    “那你还看不?”方向挨了一巴掌,有点蒙,他茫然地看着黎嘉木。

    “看呐!要不我放着春宵不度,赶回来干什么!”黎嘉木没好气地嘟囔着,眼睛却被电脑上一张图片吸引。

    那是一副街景图片,图片上的日期显示是2014年10月26日7:12分,在图片中,有一辆黑色的越野车,车牌号清晰可见:花A:7312。

    “你为什么有这个?”黎嘉木心头一阵狂跳。

    “我把梁队长遇害时的线索与高文博遇害的线索放在一起做交叉比对,原本是搜索高文博遇害当天的是否有街景图,便顺手搜索了一下梁队长遇害那天的。没有想到的是,居然还真的有图片保留了下来。”

    “10月26日7:12分,也就是梁绍齐队长尸检准确死亡时间的后三个小时。”黎嘉木嘟囔了一句。

    “那是条山径,极少有人直接开车上去,总不至于是有人想测试自己车的性能吧?”

    “你的烟呢?”黎嘉木往方向的袋子里摸。

    “你不是说戒了吗?”方向迟疑了一下,还是摸出烟递给了黎嘉木。

    黎嘉木是说过戒烟了,但是,此刻,唯有一根点燃的烟,才会缓解他内心的躁动,他无法平静下来。

    一张奇怪的数字,揭示出一个神秘的车牌。而那个车牌的车,居然出现在缉毒队队长尸体附近,这是巧合吗?

    黎嘉木摇摇头。

    这绝对不是巧合,偷偷塞给自己纸条的人,非常清楚自己在处理相关的案子。他的目的也非常清晰,那便是希望自己藉此寻找到更多有利于案件的线索。那个人是谁呢?

    黎嘉木苦苦思索那天去双子星后,所能接触到的人,可是却一无所获。

    对方给了一个车牌号,却不明说,又是在双子星范围传递的信息,唯一的解释是:双子星的某一个人,了解两起凶杀案的幕后隐情,他希望自己按照那个车牌号码,将两起案件并案,也或者是说,这两起案件,是同一个人所为。

    黎嘉木凝视着写字板上张贴的那辆车的照片,苦苦凝思。

    一个神秘的车牌,将两单原本就存疑的命案更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双子星总裁袁野,在高文博的案件中的行为属于反常的。他是撬开迷局的那根撬杠吗?

    黎嘉木想到这里,便冲着身后喊道:“袁野的事情都查清楚了吗?”

    身后,并没有得到方向的回应。黎嘉木有些好奇,他扭头一看,这才发现,方向不知道什么时侯睡着了。

    他微胖的身体斜躺在椅子上,双脚踏在地板上,正打着呼噜。眼镜歪倒一边,嘴角还上翘着,保持微笑的状态。

    “真是属猪的,这么一点工夫就睡着了!”黎嘉木骂了一句,他看看表,已是凌晨五点钟。

    黎嘉木摇头叹息了一声,望着那“呼呼”转动的风扇,很担心把方向给吹感冒了。于是,他走到风扇前,将风扇调小了一个档位。

    哪知道,黎嘉木一动风扇,方向立马坐了起来:“有什么事你说。”他语无伦次又一本正经地。

    “我让你调查袁野的情况,你调查的怎么样?”黎嘉木有些好笑,他强忍住。

    “是这样的——”方向的优点在于能快速睡觉,也能即刻清醒投入工作状态。

    “高文博2009年之前,在申城市服役;袁野则在H市打工。两人相差780公里,人生轨迹不存在交集。。。。。。”

    “你先停一下。”黎嘉木一下子喝止住了方向。

    “我没错啊?我做了详细的调查。”方向疑惑地解释。

    “你说高文博在哪里服役?”黎嘉木有些紧张。

    “申城市,武警XX支队,2004年入伍,2009年退役。”方向补充。

    “那段时间,梁绍齐也在申城市任职对吧?”黎嘉木的心口似乎被卡住了一样。

    “梁绍齐的履历上显示:2001年至2010年,在申城市公安局缉毒大队任大队长,曾破获了几起大案。”方向将所有的资料用红色的线显示出来。

    “这就有意思了。”黎嘉木望着窗外,兴奋又紧张。

    此时,冉冉升起的太阳,将世界染得通红一片,预示着今天依旧是一个酷热的日子。

    “嘟-----嘟----”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谁这么早。”方向嘟囔了一声,接通了电话:“喂。。。。。。。好!我知道了,我会向黎队汇报。”

    “怎么了?”黎嘉木揉揉发酸的眼睛。

    “高文博妻子的账户上多出的那十万块钱已经查明,是来自东华集团所属的一个账户。”

    “哦!”

    双子星大厦A座58楼,袁野的办公室内。

    办公室被临时布置了一个采访的现场,几架摄像机及摄影灯将袁野聚焦在一起,勾勒出了一副完美的画面。

    这是袁野八年来第一次主动地面对媒体,还是电视台的直播。

    花都市那位漂亮的女记者终于获到了独家采访袁野的机会,此刻,正坐在袁野的对面,兴趣盎然地对袁野进行采访——记者:袁先生,你默默资助本市敬老院、孤儿院长达七年的时间,这中间,如果您对外界透露这些消息,我相信,市民对于您将会是另外一个看法,但是为何您的公关部从未对外界透露过呢?

    袁野:圣经上说:你施舍的时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做的。

    我不觉得资助养老院、孤儿院是什么特别要人感恩戴德的事情。他们需要钱才能生活下去,或者是生活的更好。而钱对于我来说,无非是减少几顿饭局的事情,真的不值得对外宣传。

    记者:是什么原因,让您决定接受我的采访,将这一切公之于众呢?

    袁野微微一愣,采访的纲要里,没有这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他是必须回答的。袁野沉默了一下,平缓地说道:“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精神方面的引导。以我个人的经历,来唤醒民众对慈善事业的关注,因为我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单薄了。。。。。。。”

    这一场采访,比原定的时间多了十五分钟。看的出,双方都非常满意今天的结果。

    美女记者在离开时,连声对袁野说着谢谢,甚至还留下了自己私人的号码。

    袁野礼貌地收起了号码,客气地把美女记者送出了办公室,却意外地发现,黎嘉木与方向正站在走廊中间。

    “呃。。。。。。黎警官。”袁野平和地打了招呼。

    “不好意思,我又来打扰了。”黎嘉木与方向身穿便服,依旧让记者一帮人好奇地探头看着。

    “没事,您请办公室坐。”袁野依旧是那种平和热情的、就像是见到了老朋友一样的语调,丝毫不因为对方是警察,而有所不悦或者是紧张。

    再一次与袁野面对面坐在一起,黎嘉木已经驾轻就熟,不像之前因为对方是企业家的身份而有所顾虑,他单刀直入:“袁总,你认识张华吗?”

    “张华?”袁野疑惑地看着黎嘉木,摇摇头:“我对这个人没什么印象。”

    “既然你没什么印象,为什么要转账给她?”黎嘉木步步紧逼。

    “转账?什么时候转的账?”袁野的声音有些大。

    “高文博的妻子张华,在高文博去世后,收到了一笔来自东华集团财务部电子银行转账。”黎嘉木紧紧盯着袁野的面颊,期待能从袁野的表情里得出一些有用的东西,但是袁野的面颊上除了疑惑及不悦,却再也没有其他的表示。

    “阿薇啊?”袁野没有理会黎嘉木,转而呼唤秘书戚代薇。

    “袁总,您请讲。”戚代薇赶紧从门口走了进来,体贴地站在袁野的对面。,一个星期的样子,戚代薇的身材似乎比之前更加苗条婀娜了。

    “让赖总过来,给警察解释一下转账的问题。”袁野心平气和地说。

    “袁总,恐怕?”戚代薇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袁野依旧是平淡的语调。

    “苏总在外面,也是为了安总的事来的。”戚代薇指指门口。

    袁野有些错愕,他下意识地点点头。

    戚代薇即刻对站在办公室外面的苏童喊道:“苏总,袁总请您过来。”

    苏童怀里抱了一叠的文件,满脸绝望地踏进屋子,却一眼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黎嘉木,她恍惚了一下,礼节性地点点头,赶紧转移目光:“袁总。”苏童叫了一声袁野。

    “你那边有什么问题?”袁野歉意地对黎嘉木点点头,接过了苏童递过来的那一叠文件。

    “袁总,截止目前,一共有四个项目的资金都没有如期支付。丽影公司的广告已经停播;万城中介也决定停止花工的续约。清洁公司清洗外墙的工人到现在还没有收到第一笔工资,如果下个星期再收不到工资的话,他们说会拉横幅到政府抗议。。。。。。”苏童将手里一叠叠的文件交给袁野,并逐份解释。

    “你等等,上次在东华总部开会的时候,赖总不是说过没问题吗?”袁野有点蒙。

    “我到财务部查验过了,账户已经被冻结了。”苏童几乎是绝望地对袁野说道。

    “什么!?”即便是袁野有着良好的修养及沉稳的性格,也禁不住从沙发上猛地站了起来。

    也许袁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站起来之后,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拿起了手里的电话,拨了出去,“到底怎么回事?”他一边拨电话,一边问戚代薇。

    “非常规冻结。”戚代薇沉重地嘟囔了一声。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袁野看着戚代薇。

    “我也是苏总上来之后才向财务部了解到的情况。”戚代薇垂下头。

    袁野将自己手里的电话恨恨地摔了出去,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烦闷。

    黎嘉木与方向默默地坐在那里,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脸上不显露半点表情。

    倒是袁野,也许是将那个电话摔出去之后,平息了内心的烦闷,他顿了片刻,这才来到了黎嘉木的身边,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黎警官,转账的事情我不知情,我会找到财务的总监去核查这件事情,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

    “那好吧,希望袁先生能尽快完成调查,我们急需要这个结果。”黎嘉木站起来,客气地回答。

    “请放心。”袁野做出亲自送客的样子,看着黎嘉木与方向站起来,走到办公室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