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0:30本章字数:3734字

    袁野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黎嘉木又掉头回来了。

    “您还有什么事吗?”这是袁野第一次表现出有点不耐烦的样子。

    “我想请问袁先生,2009年的时候,您去过申城市吗?”黎嘉木站在袁野的面前,一字一句地问道。

    “申城市?没。。。。。。有吧。。。。。。。。我不记得我曾经出差去过那里。”袁野做出了竭力思考的样子,有些吱唔地说道。

    “那好吧,没什么事了。打扰了。”黎嘉木说完,这才将自己那一双如X光机一样的眼光从袁野的面颊上移开,扭头出了门。

    方向径直往前走,一直走到了电梯口,一扭头,却发现黎嘉木磨磨蹭蹭地,还在自己身后老远的地方。

    “要不我去给你叫一声?”方向不齿地撇撇嘴。

    “叫什么?”黎嘉木装作听不懂一样的,紧走了两步,赶到了方向的跟前。

    “我去叫你的小心心呐!”方向狡黠地眨着眼睛。

    “你等着吧,没大没小的,你小心年底的奖金。”黎嘉木手指着方向,一脸凶恶地威胁,眼光却一直瞄着身后,扭扭捏捏地不想进电梯。

    好在,他期盼的身影,终于出现了。苏童手里拿着文件夹,匆匆从袁野的办公室走了出来。

    “我不要再爬楼梯,这是五十八楼!”方向可怜巴巴地低声哀求。

    黎嘉木瞪了方向一眼,没有说话,赶紧用身体挡住了即将关上的电梯门,等到苏童进来。

    “你们要走了?”因为急匆匆的赶路,苏童说话有点气喘,看来,她也是在争取这点团聚的时间。

    “是,我们该回去了。”黎嘉木的语调变得温柔了许多。

    说着,他们便一同进了电梯。

    鉴于黎嘉木的职业性质,苏童从不问他到某一个地方的目的,哪怕今天也是一样。简短的问候,就如普通的路人,唯有两人能相互感受到对方心底那团炽热的火焰。

    “你。。。。。。”黎嘉木想说你在这里的工作还习惯吧,话还没说完,电梯门便在56楼停住。

    随着打开的电梯门,初夏颠颠地进了电梯,脑后的那束马尾随着她轻快的脚步,左右摇摆。

    “苏总!”初夏进了电梯一眼看到了苏童,欢快地打着招呼,甜美的声音,就如春天的百灵。

    “核查完了吗?”

    苏童问初夏。

    “核查完了。电话号码是从SPA馆打出去的。应该是那些装修的工人在使用。”初夏扬起手里的一份清单。

    “怎么了?”黎嘉木不解地望着苏童。

    “哦,56、57是会所,袁总说暂且停工,但是座机电话还在使用中,我让初夏过来核实一下。”

    “工作要这么细吗?”黎嘉木有些不解。

    “那当然了,项目没有移交之前,任何一笔支出都要有出处的。”初夏接过话题。

    “你好。”方向看着站在面前的初夏,觉得,应该跟对方打个招呼。

    初夏还没来得及回应,电梯顶上的灯光“呲”的一声,突然熄灭了。

    “搞什么?”黎嘉木疑惑地说了一声,他以为是坠梯,刚想提醒电梯内的人注意一下,电梯内却传来了一声惨叫:“啊-----”那叫声凄厉、惶恐,让电梯内的人毛骨悚然。

    方向吓得赶紧摸出了手机,手机屏幕微弱的亮光,照亮了黑暗的电梯,两人这才发现。初夏正蜷缩在苏童的怀里,瑟瑟发抖!

    苏童紧紧揽住初夏,脸庞是并没有惊吓,多的是一种怜悯与疼惜。看来似是经历过这样的状况。

    苏童的坦然让黎嘉木放了心。

    好在,头顶的灯终于忽闪着再次打开,电梯内,瞬间变得雪亮。黎嘉木与方向都不由自主地长舒了一口气。

    “我们出去透透气。”苏童扶起了浑身战栗的初夏,对黎嘉木说道。

    黎嘉木赶紧摁了电梯的开门键,看着苏童搀扶着初夏离去的背影,忧虑又无奈。

    “她。。。。。。唉。。。。。。真是。。。。。。”方向一脸怜惜地站在那里。

    “这个。。。。。。。”黎嘉木沉吟了一下,心底已经大概明白了什么事情。

    初夏在进入电梯是正常的,灯突然熄灭后只是短暂的一秒钟,初夏便发出了惊恐的惨叫,最大的可能便是她有幽闭恐惧症。

    那么聪慧的姑娘,实在看不出来会有这样的病症,黎嘉木的心底,对初夏多了一分怜惜。

    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

    方向一直闷声不响地跟在黎嘉木的身后,车就在前面,黎嘉木却突然停住了脚步:“走,去转转。”

    方向依旧是不出声,默默跟在黎嘉木的身后。

    黎嘉木并没有目标,他漫无目的地在停车场转悠,似乎在找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找。

    十分钟后,方向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老大,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为什么要隐瞒去过申城市呢?”黎嘉木像是问方向,又像是自言自语。

    “你看,我都说他可能跟高文博是认识的吧。”方向有些得意地接话。

    “你说下去。”黎嘉木鼓励方向。

    “高文博之前或许了解到他某些过往,他不想高文博说出去,或许高文博又开过价,但是他无法接受,于是选择灭口。”

    “那高文博账户里的钱呢?死亡之后再汇款,良心发现吗?”黎嘉木紧紧盯着方向,等待方向给出答案。

    “这个。。。。。。我暂时也想不明白,如果他杀了人,绝对不会再暗地里汇款。可如果不是他杀的,当晚高文博是从哪里离开的?跟谁离开的?袁野当晚离开后,消失的那四个小时究竟去了哪里?”

    方向的问题,也是黎嘉木的困惑所在。

    师傅冯副局长已经接到了上面的提示:袁野是有社会地位的人,在证据不能确凿的情况下,不能采取强制手段。

    但是,案件发展到现在,迷雾似乎越来越重了。

    如果是袁野杀害了高文博,那他的动机是什么?在高文博死亡之后,家属账户里收到十万元的银行转账,这到底是故布迷阵,还有另有人在操纵这一切?

    那个塞给自己车牌号的人到底是谁?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黎嘉木站在双子星这座庞大的建筑内,望着华丽的、四通八达的楼梯,就如是存在脑海中的线索,每一条都直通谜底,每一条又都像是错乱的交汇。

    现在,唯有希望能快点联络上东华集团的财务总监赖宁新,来了解那笔汇款的经过。

    “那是谁?”沉思的黎嘉木被方向一句话喊醒。

    “哪里?”顺着方向的手指,黎嘉木看到,一个娇俏的身影,正站在一条楼梯口,把头抵着墙,似乎在低声接着一个电话。

    黎嘉木对那个人当然是有印象的,来双子星两次,都是她负责接待。

    黎嘉木走了上去,为了避免尴尬,提前打了一声招呼:“戚秘书?”

    戚代薇正低头讲着电话,猛然见到有人呼唤自己,有些慌乱:“哦。。。。。。。你是。。。。。。。。黎警官有什么事吗?”

    戚代薇慌乱的挂断了电话。

    黎嘉木发现,戚代薇的眼睛红红的,似乎是刚为什么事情伤心过。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任何男人见到一个娇弱的美女哀怨的神情,都会激发内心那一丝恻隐,对于黎嘉木来说也不例外。

    “没事。。。。。。。没事,就是有点想家了。”戚代薇微笑着,那一副龅牙微微上翘,将刚才眼神的哀怨一扫而去。

    方向并不知道黎嘉木葫芦卖的什么药,也不方便插话,就只能傻愣愣地站在一边看着。

    “哦,我助手方向。”黎嘉木似乎是词穷了,见到站在一边的方向就像是见到救星,慌忙引荐。

    “方警官好。”戚代薇大方地伸出手,意欲与方向握手。

    方向倒是被黎嘉木这一招给弄的乱了方寸,他伸手也不是,不伸也不是,唯有满脸通红地说道:“你好!你好!”

    戚代薇倒是不在乎。为了避免方向尴尬,她即刻缩回了那双如嫩笋一般娇柔白皙的手。

    “戚秘书跟了袁总多久了?”黎嘉木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问话。

    “我跟了袁总三年了。”戚代薇微笑着,一点都看不出刚才曾经有过哀伤。

    “真是厉害了。”

    “是我好运气。”

    “戚秘书是本地人?”

    “我是来花都市打工的,要是本地人,随便卖几块地皮就够了,哪用得着出来打工这么辛苦。”

    方向与黎嘉木都听的出,戚代薇的这一句话,才是肺腑之言。

    “那行,我们就不打扰戚秘书了。”黎嘉木拍拍方向的肩膀,示意离开。

    “好的,黎警官身份特殊,我就不讲再见了。”戚代薇挥手示意。

    方向开着车,还没出地下停车场就忍不住了,他斜着眼儿瞄了一眼黎嘉木,不屑地说道:“已经有根的草了,还想到处蹭点浮萍!”

    “你。。。。。。啥?”黎嘉木把头靠在靠背上,微闭双眼,似乎正在沉思,没有听到方向的话。

    “我说你,小心噎着。”方向没好气地踩了一下油门,加快了车速。

    “对自己负责,不用录音。。。。。。除非她要向某人汇报。。。。。。”黎嘉木喃喃自语。

    “就这会儿你就动心了?”方向扭头看看黎嘉木,嘲笑地说道。

    “动你个头啊!你就是一猪脑子,你没看到她在录音吗?”黎嘉木在方向的脑门上拍了一巴掌。

    “录音?!”方向惊讶地问了一句,他倒是没注意。

    “我们跟她打完招呼后,她即刻挂了电话,没有说抱歉之类的,证明电话另一端的人跟她关系特殊。

    她的眼圈是红的,证明和对方在谈论一个伤心的话题。

    见到我们过来,即刻一副笑脸,应对自如,证明这个人的城府极深。

    这中间,她还将电话快速调为录音状态,证明她不是第一次这么做,操作过程已经极及熟练。

    她担心我们会问一些敏感的问题,但是,也不至于录下来回去复习,唯一的目的便是接到了某人的指令,将她的所见所闻及时汇报上去。”黎嘉木眯着眼睛,一点一点地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哇!我靠!就一分四十二秒,你弄这么多信息!”方向的眼神从不屑转成了崇拜。

    黎嘉木没有理会方向,他依旧沉寂在自己思绪里:“纸条不是她给我的,她的神色与话题的方向不对,那是谁呢?”黎嘉木微闭起双眼,喃喃自语:“哼哼!一个小女子,不简单呐!不简单呐!”

    方向专心地开着车,路两边的树木在炽热的阳光下显得萎靡不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那渴望雨水的焦躁,写在每一片树叶上。

    方向突然缓了一下脚底的油门:“老大,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方向看着半天沉默不语的黎嘉木,神经兮兮地说道。

    “什么事?还绕弯子?”黎嘉木有点烦。

    “我觉得,嫂子那小助理有点面熟。”方向的底气也不太足。

    “对,小姑娘你都眼熟,要不要我让你嫂子给你介绍介绍?”

    “哼!把人都想的跟你一样,我真觉得她有点面熟。”方向嘟囔了一句,专心地开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