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更新时间:2018-08-31 20:00:30本章字数:4334字

    双子星大厦项目临时办公室内。

    苏童黑着脸,坐在办公桌前,回复一封来自中介公司的邮件。

    她看着对方的邮件上,那个以一个巨大的、黑色的粗体字“骗子”为开头的邮件,心底愤慨,羞愧,绝望又无奈。这是她职业生涯中,被侮辱得最凄惨的一次,辛苦几年建立起来的良好信用,被双子星这个项目击打的粉碎。

    她甚至开始谴责原先那盲目的自信。唯一能解决这些问题的,便是袁野。

    苏童放弃回复,满怀忧虑与期待地去了58楼A座袁野的办公室。

    戚代薇坐在那里,正把头埋在办公桌底下,以至于苏童叫了几声,戚代薇才慌乱的抬起了头。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戚代薇的神色有些慌乱。

    “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你慌什么。”苏童没好气地说道,现在的两人,就如火星撞地球,每一次都有火花。

    “哎呦!苏总,您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亏心事啊,总好过有人是丧门星,进门就招黑!”

    “你给自己这么个评价,真是恰如其分。”苏童反唇相讥。

    “有您在,我哪敢抢了您的风头,这个称呼,除了您,再没有第二个合适的人了。”

    “咣!”一声巨响,吓得苏童没敢再接话,戚代薇也赶紧把手指放在唇边,示意苏童不要再做声。

    响声是从袁野的办公室里传出来的。

    两人蹑手蹑脚地走到袁野的办公室门前,没想到,门却被袁野从屋里一下子拉开,袁野黑着脸,站在门口,正想大声喊戚代薇,却发现戚代薇已经站在门口,又一眼看到了苏童,袁野的脸色更加难看,大概是不想被苏童见到自己失态的样子。

    “苏总,你有什么事?”看的出,袁野在竭力掩饰自己。

    “我还是来要钱。”苏童怯懦地说着,好像自己的理由是多么的不齿。她突然发现,在来之前的愤怒与对袁野的指责,在见到袁野的一刹那,全部都烟消云散,她的内心,对袁野没有怨恨与不满,更多的,是一种怜悯。

    对,苏童为此刻的心境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形容词。

    才几天的时间,袁野似乎起了巨大的变化。

    他的鬓角边,居然长出了几丝白发,原先光滑的眼角,挤满了皱纹。额头的正中间位置,是一条触目惊心的、深深的皱纹,就如一道干涸的河床。

    “进来说吧。”袁野朝着办公室里面示意了一下,之前充满阳光与温情的眼神,变得忧郁不堪。

    苏童与戚代薇一起朝着屋内走去。袁野却突然沉声唤住了戚代薇:“阿薇啊,我跟苏总谈点事情,任何人都不见。”

    戚代薇微微一愣,旋即明白了什么,一丝不被信任的尴尬在面容上浮现,随即被她用微笑遮盖:“好的,我知道了。”戚代薇一边说,一边就势为袁野关上了房门。

    这一举动是最聪明的做法,既掩饰了自己并不是要跟随苏童一起进屋,又表现出体贴的一面。

    苏童在袁野的对面坐定,就像第一次来面试时那样,不过,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双方的情绪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袁野不再是那个温文尔雅、踌躇满志的总裁;而苏童也不再是那个一心打击对方气焰的职业经理人。

    双方再次面对面坐在一起,身份不变,心境却如一道过山车。

    屋子角落的空调,“滋滋”地冒着冷气。冷气钻出风孔,化作几丝白烟,飘渺地向前延伸。

    屋内冻冰冰的,苏童极其想要一件披肩,来安慰有些止不住颤抖的身体,但是,她望了望袁野,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袁野的脖子上,居然还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袁野以往那种意气风发的神采被一种绝望及无助的神色掩盖起来,让他的样子看起来了老了好几岁。

    苏童有些不懂,按道理来说,这些财团的总裁们见惯了这种商场的险恶,可为何袁野会表现的如此激烈且绝望呢?

    但是,心底对美好事物的维系依然占了上风。

    也许眼前的人是那个儒雅倜傥的袁野,才会让苏童的心底生出了怜悯,那一刻,苏童甚至觉得,如果有可能,自己一定会帮助袁野度过眼前的这个难关,虽然这无异于是一个天方夜谭的想法,苏童的决心却是笃定的。

    想法归想法,但是眼前的困局还要面对。于是,苏童看着袁野,声调极其轻微地说道:“袁总,我。。。。。。”苏童踌躇着,想要斟词酌句,却发现,那样其实很虚伪,于是,她放弃了那个思路,直截了当地说道:“袁总,资金再不到位的话,怕是项目难以为继了。”

    “我明白。”袁野将身体依托进沙发的靠背上,似乎是在为自己寻找到一个依靠。

    试了几下,发现并不能让疲惫的心底得到安慰,干脆直起了脊背。

    他抽了几张茶几上的纸巾,擦拭了一下已经挂在下颚的汗珠。这才对苏童说:“苏总,是这样的。”袁野说道这里,咽了一口吐沫,以确定自己下了决心:“东华集团的账户,因为赖总操作上的一些疏忽,致使冻结,但是请相信,那只是时间的问题,等到解封后,资金即刻便会补充进来。”

    “袁总,恐怕是等不及的,我能理解,但是那些合作的公司肯定是不能接受的。”

    袁野啧啧嘴唇,其实就连他自己都清楚,有关资金信用的指正,就像是一副多米诺骨牌,倒掉一颗,就已经决定了败局。

    “这个。。。。。。现在也找不到赖总。。。。。。。。昨天,戚秘书给了我一个提议,我想听一下你的看法。”袁野似乎在下决心:这样的事情,到底要不要讲出来。

    苏童听得出,这一句,才是袁野跟自己谈话的重点。

    “袁总请讲。”苏童点头示意。

    “戚秘书建议我,即刻邀请一些较为有实力的公司加入到双子星,你怎么看。”

    “是一种方法,但不是上策。”苏童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样做,可以快速解决资金短缺问题,但是,您要面对董事会的首肯,这是其一。其二,双子星是大项目,如果此刻邀请外来资金加入,会对东华及您个人的信誉及实力造成巨大的打击及质疑。其三,外来的公司会与东华产生利益方面的碰撞及纠纷,对于管控双子星及未来运营来说,都不是一件有益的事情。”

    “嗯。。。。。”袁野沉吟着,苏童所说的这些,当然是袁野早就考虑过的问题,他不过是在心理上想为自己找一个同盟罢了。

    如果让外资加入到东华集团,参与对双子星项目的管理,势必造成双雄并立的局面。对于东华以后的运营及战略规划,都将带来致命的阻碍。

    “您还是考虑其他融资的方法吧,我那边,会尽力去劝说那些合作的公司,看能不能再缓一下。”苏童盘算着回去怎么回复邮件,尽量帮袁野争取到一些时间。

    “那行吧,谢谢你。”袁野道了谢,心底并未放松下来,他的神色,似乎是比之前更为严峻了。

    送走了苏童,袁野站起来,又将空调调大了一个档位,站在风口那里对着那“滋滋”的白烟吹了许久。

    “袁总!袁总!”办公室的门被戚代薇一把推开,还没等袁野反应过来,戚代薇便一下子摁开了袁野办公室墙上的那部巨大的液晶电视。

    “你慌里慌张的,怎么了?”袁野有些不悦,但是随即被电视上的画面吸引:“本台现在播报突发新闻:清雅小区B栋四单元内发生一起命案,19岁的女屋主被发现窒息死亡。警方现在通缉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

    该男子与屋主是同居关系,事发时,有邻居听到屋主与该男子的争吵声。

    该男子下落不明。

    电视屏幕中,打出了一张监控的截图,照片中的人五十几岁,背有些微微的驼,鬓角的头发有些花白,带着一副宽边的眼睛,穿一身深灰色中山装。即便他经过监控时低着头,袁野也不禁随着戚代薇的惊呼声叫了一句:赖总?

    被警方通缉的人,正是东华集团财务总监,双子星项目财务主管:赖宁新!

    6月12日,这一天会在袁野的记忆力烙上一个沉重的烙印。

    东华集团的十三股东,集聚在双子星58楼A座的会议室内,一场临时股东大会,正在激烈的气氛中召开。

    “我觉得你不再适合担任东华集团的执行总裁。”比起上次股东大会的隐忍,章北海这次已经非常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章北海说完,眼神在会议桌的四周游走了一圈,然后停顿在其中一位股东的身上。

    “是啊,是啊,我们几个都跟章总商量过了,觉得袁总还是出去度度假,放松一下的好。”其中一位股东会意地接上了章北海的话。

    “如果我离开了,这边会是一个怎样的境况?”袁野没有愤怒,也没有显出慌乱,他平静地看着章北海,轻声问道。

    “这个。。。。。。你离开董事会,我们会推举一位执行总裁,继续你没有完成的工作。”章北海的面颊上有些窃喜,他判断,袁野一定是感觉到绝望了,在顺水推舟。

    “这个我明白,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是被推举为执行总裁,你会怎么处理眼前的资金困局。”袁野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平静。

    “老弟啊,这是一个烂摊子,没人愿意接手的。

    但是,假设我真的被大家推举为执行总裁,我会把自己私人户口里的资金及动员身边的朋友集资,来度过眼前的难关。”章北海大概是想在一众股东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与决心,这也无疑是竞选宣言。

    “既然章总有能力解决眼前的困局,为什么不现在就帮我一起度过难关呢?我们的利益是捆绑在一起的,我做执行总裁七年来,哪一次只顾自己,而忽略掉了大家的利益呢?”袁野的语调开始变得咄咄逼人。

    “这。。。。。。”章北海大概没有料到,自己的竞选宣言反倒成了自己谋取个人利益的把柄,他有些尴尬,旋即反应了过来:“双子星员工入职后死亡;东华集团账户被冻结。这些事情都证明,你管理失职,不再胜任总裁的职位。”

    “员工意外的死因尚未查明,你不能把责任完全推到我身上;因为赖宁新挪用集团款项,致使银承逾期导致东华账户被冻结,这件事情,我有责任,因为我监管不力。好像章总也不能独善其身吧?你才是分管财务方面的。我可不可以理解为,赖宁新的所作所为,是受到了某些人的指示?”

    “啊。。。。。。”

    “这事确实不好说啊。”

    “还是再看看吧。”

    会议室里,开始了一阵窃窃私语,一众股东好像突然如梦初醒一般地议论纷纷。唯有占有最小股份的股东李成龙一言不发。

    他四十来岁,高高瘦瘦的身材,总是沉默寡言的样子。在这个用钱衡量身价的地方,李成龙总是很知趣地保持着沉默,大家几乎都忽视这个人的存在。

    章北海环顾一圈,没有得到支持,只得无趣又尴尬地坐在那里,半天没有出一句声。

    袁野乘胜追击:“我觉得,为今之计,是如何有一笔资金让双子星项目继续下去,等到财务那边完成相关的手续再把资金补入空缺。”

    “袁总有什么想法呢?”股东孙长明站起来,一脸期待。

    “我建议,暂停海滨酒店度假村的收购项目,我们在座的各位股东先把私人账户里的资金垫资。”

    “这绝对不可能。”章北海黑着面孔。

    “我倒是想听一下你的不可能。”袁野终于有些愤慨。

    “海滨度假酒店收购已经到了商谈合同细节的时候,预付定金已经划到对方的账户。如果此时停止收购,那么预付定金将会无法收回,信誉也将蒙羞。

    私人账户的款项,不便用在公众项目上,毕竟大家手下都有几百、上千号人都等着开饭不是。”

    “是啊!”

    “是啊!章总说的有道理啊。”

    会议室里,一片附和之声。

    “如果不能达成协议,那就散会吧。”袁野对大家下达了散会的命令。

    “我们的建议,还是希望袁总能好好考虑。您出去散散心,对大家都好。”章北海离座前,语重心长地丢了一句充满恐吓味道的话。

    人去屋空。

    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了袁野一个人。但是那一份死寂的空气,却让袁野更加愤懑。

    他就那样坐着,一声不出地坐着。他紧咬着牙,似乎要将满腔的愤怒与压抑,强制性地消除出去。

    但是足足坐了十分钟的袁野依旧没办法缓解内心的一股怒火,终于还是站了起来,一脚踹在面前的会议桌上。

    “卡擦”一声,会议桌应声断裂。